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资讯| 汉字| 汉语| 语林| 文库|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汉语史话
  • 汉语方言
  • 汉语探微
  • 研究时评
  • 汉语教育
  • □ 同类热点 □
  • 欧洲忘记了汉语却“发现”了汉字
  • 中国古代韵书综述
  • 新加坡华语特有词语探微
  • 现代汉语中的曰语“外来语”问题(上)
  • 二十年来台湾社会语言学的研究
  • 台风语词命名的女性化现象
  • 从新词语看语言与社会的关系
  • 用数字表示历史事件的几种写法
  • 论言语意义与传意效果
  • 古汉语副词的来源
  • 赵翼的诗和史学(2)
  • 汉语称谓研究十年
  • 生活·语言·形象:关于语言构建形象的再思考
  • 浅谈汉语新词语发布的词汇学意义
  • 通假字的流传、成语的变迁和所谓余秋雨的“误读”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汉语 >> 汉语 >> 研究时评
    二十世纪汉语轻声研究述评(1)

    发布时间: 2019/9/29 0:54:30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内容提要】本文概述了近些年来轻声研究的几个问题,诸如轻声的性质,轻声和轻音、轻声产生的原因、轻声的作用。最后分析了目前关于轻声研究中仍然存在的问题:有规律的;无规律的以及其它影响因素等。认为我们必须抓住实质,将理论研究与实践紧密结合,找出规律,为推广普通话,为语音规范作出贡献。  

      【关 键 词】汉语/轻声/规范  

      【 正 文 】  

      轻声作为普通话语音的重要特点之一,越来越被学术界所重视。轻声研究也越来越深入细致,但仍然存在着许多难以解决且急待解决的问题。本文就轻声几个方面的问题谈谈近年来人们对轻声的认识和理解。  


      一、轻声的性质  

      1.1 传统音韵学中是没有轻声这个概念的。 厉为民先生认为:“第一次提出‘轻声’概念的, 可能是赵元任的《国语罗马字研究》(1922年)”〔1〕。但赵先生对轻声的论述相当简单。 认为:轻音永远是轻读的,也用去声符号(就是不用去声符号,偶尔轻读的,仍用原来声调号)〔2〕。  

      1.2 随着语言的发展,轻声成为现代汉语语音的重要特点之一,几乎每一种教材,每一部现代汉语的理论著作都要把它作为专门的章节来论述。据统计,国家语委编订的《普通话水平测试大纲》〔3 〕中,50篇朗读范文后的语音提示里,一共是815个语音提示音节, 轻声音节360个,占提示音节总数的44%。由此看来, 在全国普通话等级测试中,轻声把握得准确与否,是衡量普通话水平的重要标志之一,也说明轻声在汉语语音中的重要性。  

      1.3 轻声概念在汉语语音学的确立不是一帆风顺的。 五十年代高景成先生认为:“北京语音因受外来语的影响,新词的增加,轻声有逐渐衰退的趋势”〔4 〕。事实正好相反,据统计:《现代汉语词典》,双音节词语32540个,其中轻声词共2164个,占双音节总数的6.65 %。轻声在口语、特别是在北方人的口语中十分活跃。在文艺作品中,轻声音节占全部音节的比重达15—20%。现代汉语中,平均每5—7个音节就有一个轻声音节〔5〕。轻声的使用越来越平凡, 但人们对它的认识还远远不够,对轻声性质的界定始终不能统一。  

      1.4 五十年代,张洵如先生认为轻声是汉语的第五调〔6〕。直到现在,还有人大声疾呼“请立轻声为第五声调”〔7〕。 根据现代较为科学的声学和语音试验结果,人们更多的认为轻声是一种特殊的变调现象。如现行高等学校文科教材《现代汉语》教科书中,给轻声定义为:所谓轻声并不是四声之外的第五种声调,而是四声的一种特殊音变,即在一定的条件下读得又轻又短的调子。〔8〕  

      1.5 从曹剑芬先生的语音实验报告中了解, 轻声字音的能量较弱,这是由语音四要素综合变化产生的效应。因此把轻声简单划归为声调范畴显然是不太妥当的,但具体到轻声四要素中,哪一要素对轻声产生更为直接和重要的影响,人们的看法并不一致。林焘先生从语音实验中得出结论认为:“调型升降显然不是轻声的本质,轻声以时长变化为主”。而曹剑芬认为:“相对说来,音长和音高变化是构成轻声特点的两个比较重要的因素。比较起来或许还是音高的作用更大些。”  

      1.6 近二十年来,人们开始重视轻声与重音之间的联系, 认为轻声是一种弱重音。关于汉语有无词重音,五十年代就有过争论,有人主张汉语有词重音,如黎锦熙认为:在多音节里,“此轻则彼重,后音有轻号,则前音重读可知。”〔9 〕徐世荣认为:“汉语的词和别的民族语言一样,一个词有一个重音。这个重音很有用途,它可以明显地标示出这几个音节的密结性,标示出这是一个词(或词级)。”〔10〕相反,高名凯与石安石却认为,汉语没有词重音。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曹剑芬和林茂灿作了声学试验,分别从语音的四要素和音韵母简缩理论两个不同侧面得出同一结论,认为普通话字组有轻重音现象,轻声是一种弱重音。  

      1.7 由于认识的角度不同,人们对轻声的性质各有争议, 一些人认为把轻声归为轻重音范畴有利于解释更多的语音现象,另一些人认为轻声仍属于是音变现象。从目前看来,这两种观点相持不下,有待于更科学和有力的事实去辨析。  


      二、轻声和轻音  

      2.1 轻声与轻音是两个不同的语音学概念。 徐世荣认为:轻音与轻声是不同的,轻声是属于声调范畴,而轻音是由音量的强度决定的〔11〕。  

      2.2 1990年国家语委的宋欣桥老师提出:轻音是轻重音的概念,而轻声是声调的概念。又提出:从轻音的角度,轻音实际上是次轻音,轻声是最轻音,轻音的原字调仍保留,只是读得轻一些,但还没有形成轻声的调值,轻声失去了原字调值而变为轻声的调值的轻读音节。轻声源于轻音,轻声形成之前有一个长期的轻读过程。  

      2.3 又有人从另一角度理解, 认为轻声和轻音都是普遍话音节的轻读现象,但不是处在同一层面上的两个语音概念。认为轻声即指狭义的轻声,就是指通常所出现的结构轻音中同词法结构相关的两音节词内的轻音问题,我们理解为双音词中词素或非词素音节之后的轻读音节;而广义的结构轻音除了包括上述轻声之外,还包括三音节,句中轻声以及语流中的语调轻音等。因此,曹剑芬认为,轻声是普通话里一种特殊的轻读音节,是一种同词法结构相关的轻音。  


      三、轻声产生的原因  

      3.1 由于轻声是作用于人的听觉神经上的细微差别的一种语音现象,由于语音本身稍纵即逝的特点,以及现代人构拟古音韵系统的方式和手段的不确定性、不完善性,对于轻声产生的原因的探讨在某种程度上带有一定的假想性和无可验证性。即便如此,这些探讨仍然是必要的和值得肯定的,是有积极意义的。  

      3.2 从流传和保存下来的大量的古文献资料和文学作品中发现,古代汉语词汇以单音节为主,在语言的发展过程中由于表达的需要,往往在它的前面或后面加上一个意义相同或意义相近的语素。语言学界很多人认为词语的双音节化是产生轻声的重要原因之一。  

      3.3 第二种观点认为轻声的产生与人的发音器官的生理结构相关。我们知道人的发音器官由口腔、喉头、声带和肺及气管三部分组成,按照肌肉紧张原理,每发一个音时,发音器官的肌肉,特别是喉部的肌肉都明显地紧张一次,每一块肌肉的紧张度增而复减,就形成一个音节。实验证明,当舌位处在央元音位置时,肌肉的紧张度是最小的,即是最省力的状态。林茂灿等的声学实验结果告诉我们单元音韵母在轻读时或多或少地向央元音e移动。因此,人们认为, 在说话的时候为了减轻发音器官的紧张和疲劳,或为了省力,在能让对方听明白的情况下,把双音节的后一个音节发得又轻又短。  

      3.4 第三种观点认为轻声产生的原因之一是语言的要求。 人们为了增加语言的美感,要求诗必押韵,词必合辙,使语言或婉转悠扬,或跌宕起伏。轻声的出现,使语音轻重交替、起伏有致,更增强了语言的表现力。  


      四、轻声的作用  


      4.1 轻声作为现代汉语的一个特殊的语音现象引起我们重视的是:大部分轻声词被方言区的人读成重音时,只能给我们一种怪腔怪调的感觉,如广州人常把“漂亮(piàoliang)”念成“piàoliàng ”,港台电视剧中的主人公常把“爸爸(bàba)”念成“bàbá”、 “妈妈(māma)”念成“màmá”,外国人说汉语,把“石头(shitou )”念成“shitu”等等,都不会影响我们对词义的理解。 然而如果把“你太大意了!”一句中的“大意(dàyi)”念成“dy ”,听话的人就会对你的言语产生误解或不知其意。因此,现代汉语中一小部分能够起区别词义、词性等作用的轻声词很早就被人们认识和了解了。  

      4.2 早在五十年代, 徐世荣先生就从轻重音的角度分析词重音的作用,这种分析的结果与徐枢和鲁允中从轻声角度分析的结果是异途同归,认为轻声(或重音)可以区别词、词义或词组。如:  

      第一,变读轻声后、词性发生变化:  

      (1)名词变为动词  
    活动huódòng(名词)“广场上正在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  
    活动huódong(动词)“你得经常活动才行”。  

      (2)动词变为名词  
    运气yùnqì(动词)“练气功首先得学会从丹田运气。”  
    运气yùnqi(名词)“你真是运气。”  

      (3)形容词变读轻声后成为名词  
    对头duìtóu(形容词)“这件事,他做得很对头。”  
    对头duìtou(名词)“他俩是死对头了。”  
      第二,变读轻声后,词义发生变化:  
    孙子sūnzǐ(名词)“孙子在当时很有名气。 ”(指战国时一位著名的军事家。)  
    孙子sūnzi(名词)“他的孙子都有好几个了。”(指儿子的儿子。)  
    兄弟xiōngdì(名词)“他们兄弟俩可好多了。 ”(指哥哥和弟弟。)  
    兄弟xiōngdi(名词)“他有两个兄弟。”(指有两个弟弟。)  

      上面所举的例子,轻声和非轻声的书面形式相同,在区分时口语中倒是更便于区分;如果在书面语中,则要放在具体的语言环境中才能区别开来。  
    报仇bàochóu(动词)“他发誓要报仇雪恨。 ”(词义指采取行动,打击仇敌。)  
    报酬bàochou(名词)“他们主动上街为民服务,不求报酬。”(词义指付出劳动后得到的钱或物。)  
      文字wénzì(名词):他是搞文字工作的。 (词义是指写文章或写材料这方面。)  

      蚊子wénzi(名词)(意指一种昆虫,吸人畜的血液,传播病菌。)  

      以上所举例子,轻声和非轻声的书面形式不相同,听觉上可根据轻重音区别,书面语也根据形态分辨。另外上面所举的例子有的词义发生变化,而词性在变读轻声后一般是保持不变的,有的轻声词不光词义发生变化,其词性也相应发生变化。又如:  

      大意dàyì(名词)“请把这篇文章的大意概括出来。”  
      大意dàyi(形容词)“他稍稍大意了点。” 
    编辑:秋痕

    浅论网络语言对现代汉语的影响
    二十世纪汉语轻声研究述评(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