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资讯| 汉字| 汉语| 语林| 文库|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汉字源流
  • 字里乾坤
  • 汉字文化
  • 说文解字
  • 研究争鸣
  • □ 同类热点 □
  • 一篇关于汉字的文章
  • 说说古人的名·字·号
  • 百字图
  • 漢字的形體演變
  • 姓名与字辈
  • 中国古代的字
  • 漢字的結構
  • 姓名与文字游戏
  • 中国古代皇族称谓
  • 百家姓溯源:高
  • 汉字合字法构成的含蓄性表达
  • 汉语名字:从海量重名到生僻怪异
  • 专家透露中国重复最多的姓名 称三字才是正宗
  • 中国字体演变过程(1)
  • 古人的姓氏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汉语 >> 汉字 >> 汉字文化
    漢字的結構

    发布时间: 2008/12/24 8:39:15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汉语言文学网
    文字 〖 〗 )
    有些漢字由最初的圖畫或刻劃直接演變而來,這樣的字叫做獨體字,前面所舉的例字都是獨體字。有些漢字由兩個或兩個以上的獨體字組合而成,如“江”“信”“武”“樹”“起”等,這樣的字叫做合體字。大多數漢字都是合體字,獨體字比較少。
      由於漢字有獨體和合體之分,在合體字之中又有不同的組合方式,所以傳統有“六書”之說。“六書”包括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早在周朝時期,“六書”就被列爲六藝之一,是當時公卿大夫子弟的必修課。據《周禮·地官·保氏》記載:“保氏掌諫王惡而養國子(公卿大夫的子弟)以道,乃教之六藝:一曰五禮(吉、嘉、賓、軍、凶等方面的禮儀),二曰六樂(黃帝、堯、舜、禹、湯、周武王之樂),三曰五射(舉行射箭禮時的五種射法),四曰五馭(駕馭車馬的五種方法),五曰六書,六曰九數(九類數學問題的解法)。”在很長時間裏,學者們把“六書”當作漢字的造字方法。班固《漢書·藝文志》:“古者八歲入小學,故《周官》保氏掌養國子,教之六書,謂象形、象事、象意、象聲、轉注、假借,造字之本也。”許慎的《說文解字》即以“六書”來分析漢字的形體結構,解釋漢字的本義。許慎在《說文解字·敘》中對“六書”逐一下了簡明的定義,並舉了例證。他說:“周禮:八歲入小學,保氏教國子,先以六書。一曰指事,指事者,視而可識,察而見意,‘上’‘下’是也;二曰象形,象形者,畫成其物,隨體詰詘(qū),‘日’‘月’是也;三曰形聲,形聲者,以事爲名,取譬相成,‘江’‘河’是也;四曰會意,會意者,比類合誼,以見指撝(huī),‘武’‘信’是也;五曰轉注,轉注者,建類一首,同義相受,‘考’‘老’是也;六曰假借,假借者,本無其字,依聲托事,‘令’‘長’是也。”
      對於“六書”是否都是造字方法,後代學者的看法與漢朝學者不完全相同。後代多數學者認爲,象形、指事、會意和形聲可以造出新字,而轉注和假借不能造出新字,所以“六書”不能認爲都是造字方法。於是有學者提出“四體二用”說,認爲象形、指事、會意和形聲是造字的方法,而轉注和假借則是用字的方法。不過這種觀點也沒有得到公認,分歧主要集中在轉注上。究竟什么是轉注字,轉注是否是造字方法,這兩方面都有不同意見。對於什么是轉注字,大致有四種意見。一種意見認爲,部首相同、意義相同的字是轉注字;一種意見認爲,轉注字就是互訓字,凡是可以互相訓釋的字就是轉注字;第三種意見認爲,部首相同、意義相同而且聲音相同或相近的字才是轉注字;第四種意見,也是最新的一種意見,認爲轉注字是採用相同部首爲從同一原始根詞派生出來的若幹個詞而造的字。對於轉注是否是造字方法,一種意見認爲,轉注不是造字方法而是用字的方法;另一種意見認爲,轉注就是依據同義同音原則選擇相同的部首造出的孳乳字,所以轉注是造字方法。以上種種分歧意見至今沒有得到統一,轉注究竟應怎樣解釋,還需要進一步研究。
      傳統的“六書”是從造字方法角度來分析漢字的,從漢字的構形和表示音義的角度來看,可以將漢字分爲三類:一類是單純表義的,包括“六書”中的象形字、指事字和會意字。一類是單純表音的,即傳統所說的假借字。假借雖然不能造出新字,但是從漢字的符號功能角度講,選擇一個同音字來表示語言中的一個語素,使這個語素獲得書面書寫形式,這也是一種文字孳乳的方式。傳統之所以將假借視爲“六書”之一,原因也許就在於此。還有一類是既表義也表音的,這就是“六書”中的形聲字。至於轉注字,許慎舉的例字是“考”“老”,根據他的分析,“考”是形聲字(從“老”省,“丂(kǎo)”聲),應歸入第三類;而“老”根據甲骨文的形體(),是象形字,應歸入第一類。所以轉注字從形體結[FS:PAGE]構角度說是不能歸入同一類的。下面按照上述三類分別作一些說明和舉例。
      一、表義字
      (一)獨體表義字——象形字。象形字是描摹事物的形象,使人一看就能瞭解字的意義。例如: 
      女:《說文·女部》:“女,婦人也。象形。”
      心:《說文·心部》:“心,人心,土藏也,在身之中。象形。”
      牛:《說文·牛部》:“牛,大牲也。牛,件也,件,事理也。象角頭三、封尾之形。”
      羊:《說文·羊部》:“祥也。從  (guǎ),象頭角足尾之形。”
      車:《說文·車部》:“車,輿輪之總名,夏后時奚仲所造。象形。”
      冊:《說文·冊部》:“冊,符命也。諸侯進受於王也。象其劄一長一短、中有二編之形。”
      衣:《說文·衣部》:“衣,依也。上曰衣,下曰裳。象覆二人之形。”按:許慎解“衣”字為象形是,謂象覆二人之形非。“衣”象上衣之形。
      弓:《說文·弓部》:“弓,以近窮遠。象形。”
      行:《說文·行部》:“行,人之步趨也,從彳、亍。”按:許慎說非。据甲骨文、金文,“行”皆象道路之形。羅振玉《殷虛書契考釋》:“行象四達之衢,人之所行也。”
      以上各字甲骨文、金文和小篆的寫法分別是:
            
      (二)指事符號表義字——指事字。指事字有些是在象形字上加特定的標記,正如許慎所說,“視而可識,察而見義”,需要仔細觀察才能明白其意義。例如: 
      上:《說文·上部》:“上,高也。……指事也。”
      下:《說文·上部》:“下,底也。指事。”
      刃:《說文·刀部》:“刃,刀鋻也。象刀有刃之形。”按:許慎字形分析非。據甲骨文、金文形體,“刃”字當為指事字,“丶”為指事符號,指明刀刃所在。
      亦:《說文·亦部》:“亦,人之臂亦也。從大,象兩亦之形。”按:許慎字形分析有誤,此為指事字,“大”為人形,兩點分指腋下。
      本:《說文·木部》:“本,木下曰本。從木,一在其下。”徐鍇曰:“一,記其處也。” 
      以上各字的甲骨文、金文和小篆的寫法是:
       
      有些指事字則是採用象徵性的符號來表示。例如數位“一”“二”“三”就分別用一劃兩劃三劃來表示。還有一些是用事物的形象來指示一種意象。例如:
    高:《說文·高部》:“高,崇也,象高臺之形。”按:“高”甲骨文作 ,象高臺之形,但是它是用高臺的物象來指示“高崇”的意義。
    小:《說文·小部》:“小,物之微也。從八,丨見而分之。”按:“小”甲骨文作 ,象細小的沙粒之形,用細小的沙粒之形來指示“細小”的意義。許慎對此字的字形分析是錯誤的。
      大:《說文·大部》:“大,天大地大人亦大,故大象人形。”按:“大”甲骨文作 ,象高大的人形,它是用大人的形象來指示大小之“大”的意義。 
    以上  這些字《說文》均不認爲是指示字,或歸入象形,或歸入會意,皆非。
      (三)合體表義字——會意字。會意字是將兩個或兩個以上的獨體字組合在一起,並且把它們的意義合在一起,讓人從組合中體會出其意義。例如: 
      牢:[FS:PAGE]《說文·牛部》:“牢,閑養牛馬圈也。從牛、冬省,取其四周帀也。”李孝定《甲骨文字集釋》:“所謂從冬者,實象牢形,即許言‘取其四周帀’者是也。”
      兵:《說文·廾部》:“兵,械也。從廾,持斤並力之皃。”按:廾字小篆作 ,象兩隻手形。
      益:《說文·皿部》:“益,饒也。從水、皿,皿益之意也。”
      逐:《說文·辵部》:“逐,追也。從辵從豚省。”
      秉:《說文·又部》:“秉,禾束也。從又持禾。”按:又字小篆作 ,象一隻手形。
      采:《說文·木部》:“采,捋取也。從木從爪。”
      北:《說文·北部》:“北,乖也。從二人相背。”
      休:《說文·人部》:“休,息止也。從人依木。”
      解:《說文·角部》:“解,判也。從刀判牛角。”本義是解剖、分解。 
      以上各字甲骨文、金文和小篆的寫法是:
         
      在商、周時期,會意字一般都是用意符的形象會合成義的,可以稱之爲合形成義。如“莫”用“日”和“茻(mǎng)”兩個象形字構成,顯示出“日在茻中”,從而體會出“傍晚”的意義(“莫”即“暮”的本字)。後來也有一些會意字是用意符的意義會合成義,可以稱之爲合義成義。如“少力”爲“劣”“不正”爲“歪”“不用”爲“甭”等。從造字的角度講,合形會意的能産性要比合義成義的能産性大得多。

      二、表音字
      語言的某個語素沒有專門爲它造字,書寫的時候借用另一個同音字來表示,這樣的字就是假借字。有些字被假借表示另一個語素,而表示其本義的時候反而極少,以致于後人往往不知道它們的本義是什么了。例如: 
      我:《說文·我部》:“我,施身之謂也。”按許慎之說非。李孝定《甲骨文字集釋》:“契文‘我’象兵器之形。以其柲(引者按:字音bì,古代兵器的柄)似戈,故與戈同,非從戈也。……卜辭均假為施身之謂之辭。”
      其:《說文·箕部》:“箕,……其,籀文箕。”段玉裁注:“按經籍通用此字為語詞。”據此,“其”字本是籀文“箕”字,假借為語氣副詞和代詞。
      之:羅振玉《增訂殷虛書契考釋》:“卜辭從止從一,人所之也。《爾雅·釋詁》:‘之,往也。’當為‘之’之初誼。”按:“之”訓“往”,上古典籍中常見,如《孟子·梁惠王上》:“牛何之?”但上古典籍中用以表示指示代詞和結構助詞的用法則是假借。
      莫:《說文·茻部》:“莫,日且冥也。從日在茻中。”據《說文》,“莫”是“暮”的本字,但典籍中一般假借表示否定代詞。
      焉:《說文·鳥部(附)》:“焉,鳥黃色,出於江淮。象形。”典籍中均假借表示指示代詞和語氣詞。
      於:《說文·鳥部(附)》:“烏,孝鳥也。象形。……於,象古文烏省。”“於”本是古文[FS:PAGE]“烏”字的一體,自春秋時期開始假借表示介詞,其本義反而由此而廢。 
    编辑:秋痕

    漢字的性質和特點
    漢字的形體演變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