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教育人物| 教育思想| 学校学制| 今日教育| 教育研究| 教育相关|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教育史话
  • 教育文摘
  • 教育万象
  • □ 同类热点 □
  • 陶行知:生活即教育
  • 学习《论语》之如何学习
  • 何谓世界一流大学?——在北京大学的演讲(下)
  • 梅贻琦:大学一解
  • 斯坦福对话北大----中西教育理念的交流和碰撞
  • 影响中国青年的100句人生名言(1)
  • 陶行知:什么是生活教育
  • 蔡元培:我的读书经验
  • 高考恢复以来历年高考作文题
  • 大学以精神为最上
  • 李镇西:把童年还给童年
  • 论大学 大学是人类之一概文明的"反应堆"
  • 陶行知:生活教育
  • 2007年江苏省优秀高考作文选登
  • 2007年高考满分作文:沉默的父爱(北京)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教育 >> 教育相关 >> 教育文摘
    这个捡来的孩子考上大学了她的一句感恩话让人泪目…

    发布时间: 2018/9/4 0:23:3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人民网微信公众号
    文字 〖 〗 )
    “特别感谢这个家庭,如果不是他们,我可能在冬天的时候就冻死在外面了。”仇文飞哭得稀里哗啦。在离开家踏上大学路途时刻,这名17岁的女孩再也无法控制住感情。
      “逼”出来的全村第二个大学生
      仇文飞毕业于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一中,今年高考她以635分考入华中师范大学,成为全村第二个大学生,取得这个成绩并不容易。仇文飞家在会泽县海拔最高的大海乡,为了改变命运,她从小就刻苦学习,初中毕业时以全乡第二名的成绩考入会泽一中。
      “从大海乡到会泽,感觉跟其他同学的差距太大了,不得不多花时间来赶上。”仇文飞经常夜里一两点才睡,千方百计挤时间学习。
      高中三年,仇文飞一直在做学习计划,但没几天又觉得不实际,然后推翻重做。“感觉一直在逼自己,逼着逼着就习惯了,很多计划也就因此完成了。”
      孙朝鹏是仇文飞高一时的班主任,他认为仇文飞学习认真刻苦,也很聪明听话,是老师都喜欢的那种学生。仇文飞也很喜欢这个教学方式轻松的老师,原本她对数学有些恐惧,经过孙朝鹏的教学后,发现数学也不太难,并且慢慢产生了兴趣。
      高二有一段时间,由于偏科严重,仇文飞的成绩有所下滑,一度想辍学。“后来我就想,如果不读书我又能干嘛呢?慢慢才调整过来。”仇文飞笑着回忆道。
      高考填报志愿时,仇文飞原本的目标是西南大学的免费师范生,“因为这样家里就不用再为我上学的费用发愁了”。在报考专业上,虽然她一直觉得自己物理成绩差,但还是想报物理专业:“中学几年都没学好,我就想看看上大学了能不能搞明白这物理到底是个啥东西。”最终,仇文飞的第一志愿未能如愿,上了华中师范大学数学专业。
      从坎坷中走来:想靠自己努力多多挣钱
      从学校回家,仇文飞要先坐一个小时农村客运到乡里,再走上近一个小时的山路,回程下坡去时上坡,这一路几乎都是在悬崖边上。下雨过后到处是坑坑洼洼,随处可见山上落下来的石头。
      要走到仇文飞家,还得经过一段又陡又弯的山坡。一不留神就有冲到山下的危险。穿着松糕鞋的仇文飞已经来去自如,但她同学第一次来她家时,几乎是蹲在地上一点一点地挪下去的。
      这个家很简陋,土坯、石头建筑的屋顶铺着石板,进门一侧堆放着一包又一包的玉米、辣椒。掉色的三门柜子、一个老旧沙发、一台已经坏掉的彩电,是家里仅有的家具家电。“每到下雨天,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锅碗瓢盆都被用来接雨水;到了冬天,屋里冷得直跺脚。”仇文飞说。
      小时候,父亲在附近的矿上打工,仇文飞印象中那时每天都有零花钱。好景不长,父亲后来得了尘肺病,一病就是八年,在仇文飞初一那年去世了。母亲既要照顾父亲又要操持整个家,留下了病根,至今饱受腰椎骨质增生和风湿的折磨,但她只是从中医那里弄点药酒“喝一点擦一点”。
      仇文飞的母亲李国艳说,她养着一头毛驴、三头牛、六头猪和八只鸡,还种着“很多亩”亲戚家的地,每天早上天不亮就得起来煮猪食喂猪,直到晚上八九点才能忙完。“从小把娃娃拉扯大,就是希望她走出大山。”李国艳说,“卖个洋芋、鸡蛋都要攒着给娃娃读书。”
      “砸锅卖铁都要供你读书”,仇文飞说这是父母跟她说得最多的话。她在学前班时就学会了洗衣做饭,并开始捡蘑菇、收塑料瓶、帮人干农活等赚点钱。第一次卖完蘑菇,她感受到了赚钱的喜悦:不仅解决了自己的零花钱,还可以给爸妈买东西。“以后我想变成一个‘财迷’,赚好多好多钱。”
      母女情:爱在心口难开
      仇文飞很小就知道自己是捡来的,她与父亲的感情十分深厚。父亲去世后,仇文飞每次回家都要去看他,孤零零地坐在坟前,讲自己的学习和生活。
      “小时候,我觉得是为父亲读书,我们家才有出路;父亲去世后,我觉得是为他的遗愿读书;后来,我才开始觉得是为自己读书。”拿到录取通知书后,仇文飞来到父亲的坟前,哭着告诉了父亲:“爸爸,我考上大学了。”
      对母亲的感情,仇文飞显得有些复杂。“她性子慢、我性子急,加上很多观念都不一致,我们在一起经常吵架。”仇文飞说,“我觉得妈妈不识字还挺好,我们班建了个微信群,其他家长都会看到成绩,而我妈妈不会用微信也就没有这种担心了。”
      很多事情仇文飞并不会对母亲说,选择自己憋着。从小到大,母亲也从来不问自己的学习成绩,每次都是问“有没有钱、有没有吃饱、有没有生病”。直到快高考了,母亲终于记起成绩这件事。
      “字也不识一个,也不知孩子考了多少分,记性不好,说了也记不住。”李国艳尴尬地笑着。
      从初中开始,仇文飞明白了母亲的不容易,但两人之间还是会有矛盾摩擦。父亲去世后,仇文飞说,自己更加感觉亲情的可贵了,去哪里都会跟母亲说一声。打电话的时间也从以前的不超过三分钟,到后面的十几分钟。“有一次我居然跟她聊了半个多小时,太不可思议了。”
      当地政府对考上重点大学的贫困学生有5000元奖励,仇文飞准备拿到后留给母亲。自己去上大学不从家里拿一分钱。“算下这些年的补助、赚的钱和别人资助的钱,我觉得差不多够用了。”仇文飞说,大学毕业后如果母亲愿意,她想带着母亲一起去工作的地方。
      来源:新华社,记者:白靖利 胡超 王安浩维
    编辑:秋痕

    就读侦察学专业的“00后”未来警察:男儿要有担当
    江苏东海一女老师抱娃出黑板报走红网络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