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教育人物| 教育思想| 学校学制| 今日教育| 教育研究| 教育相关|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教育史话
  • 教育文摘
  • 教育万象
  • □ 同类热点 □
  • 陶行知:生活即教育
  • 学习《论语》之如何学习
  • 何谓世界一流大学?——在北京大学的演讲(下)
  • 梅贻琦:大学一解
  • 斯坦福对话北大----中西教育理念的交流和碰撞
  • 影响中国青年的100句人生名言(1)
  • 陶行知:什么是生活教育
  • 蔡元培:我的读书经验
  • 高考恢复以来历年高考作文题
  • 大学以精神为最上
  • 李镇西:把童年还给童年
  • 论大学 大学是人类之一概文明的"反应堆"
  • 陶行知:生活教育
  • 2007年江苏省优秀高考作文选登
  • 2007年高考满分作文:沉默的父爱(北京)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教育 >> 教育相关 >> 教育文摘
    认定22名学生作品抄袭全给0分是否较真?老师这么说

    发布时间: 2018/9/17 0:00:58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北京青年报
    文字 〖 〗 )
    选修课布置期末作品为原创科幻小说 22名学生作品被鉴定为抄袭 老师用文言文发“0分通报”
      国科大副教授:我为什么给学生0分
      这两天,中国科学院大学副教授苏湛“火了”,起因是他用文言文写了一封成绩公告。苏教授在公告中写道:“凡今抄袭者,一经查实,不问考勤,皆黜落。”而他“黜落”的方式是,给22位期末作品涉嫌抄袭的学生直接打了0分。
      苏教授的“严格”在网上引发讨论。不少网友都对老师坚持原则的态度表示支持,但也有人认为,一门选修课而已,直接给0分是否太过较真?对此,苏湛本人回应说:“我判分的时候也没有想过要批判学术不端什么的,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公平,人家辛辛苦苦、老老实实做拿80分,你复制粘贴拿90分,这不公平。”苏湛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被认定为抄袭的作品,大部分都是照搬他人已经出版的作品,可以确定“整个作品没有一个字是学生自己写的”。
      从校内“火”到校外的选修课
      9月11日,158名中国科学院大学选修《科幻文学与影视创作系列讲座》课程的学生收到了一份来自该校课程网站的成绩公告。公告的内容是一封文言文邮件,其中提到,对于违反期末作业“原创文学作品”规则的同学,“皆黜落。”黜落,旧指科场除名落第、落榜,而在这封邮件中,老师对抄袭学生“黜落”的方式为,该科目成绩直接记为0分,并在邮件最后特别注明,“此分不改,勿念。”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科幻文学与影视创作系列讲座》是由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苏湛副教授组织开设的一门公共选修课,系该校夏季学期首次开设的课程。苏湛副教授介绍,课程共18学时,上课时间都集中在为期3周的夏季学期里,学生都是该校硕士一年级的学生,1学分。
      谈及设立课程的初衷,苏湛解释,是在和中国传媒大学的同行交流时发现,大家都认可科幻文学及相关影视创作会成为未来发展的热门方向,但苦于没有很好的人才培养模式,“中传的学生在文学创作上更有优势,但对最新科技的了解可能就比较少;国科大的学生理工科知识储备更扎实,但文学创作能力可能就比较弱。”意识到双方的优缺点后,苏湛决定在夏季学期先开一门相关课程,给校内一些对文学创作感兴趣的同学提供专业指导。为此,他专门邀请了多位相关领域专家,每期一位帮助同学们了解科幻文学创作领域的各个方面。
      课程设立后,很快引发学生当中的“抢课潮”。由于想选修的同学太多,原本安排的教室可能坐不下那么多人,开课前,教务处特意为这门课换了一个大教室。最终,一共158人成功选到这门课。苏湛说,课程之所以受欢迎,一方面是源于自己学院其他老师的推荐,“有老师觉得这个课值得听,就要求自己的硕士必须选修”;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国科大虽然以理工科见长,但对文学创作感兴趣、具有写作天赋的学生也不在少数。
      但苏湛没有想到,课程结束后,自己竟然从校内“火”到了校外。这一次,他走红的原因倒不是因为课程设置,而是因为他给22位选修这门课的同学判了0分。
      被判0分期末作品均系全文照搬
      苏湛说,第一节自己就跟学生们介绍了课程的评分标准:考勤占60分,期末作品占40分。其中考勤以每节课签到的方式进行考察,“因为班里学生多,一一点名不太现实,抽查呢,又不太符合我原意。签到这个东西呢,确实有趁人不注意签完到就走的,但我觉得锱铢必较非以待君子,也就在这事上没较真,但对大部分学生来说,还是会起到监督督促的作用。”
      他介绍,自己布置的期末作品是自己写一篇科幻小说,字数不限。“一开始就想到了可能会有人抄,所以专门对此作了提醒。”在讲课用的PPT中,苏湛专门加了一页“相关提醒”,并在课堂上三令五申:不要抄袭!
      结果作品收到后,苏湛发现有学生不仅抄袭,甚至全文照搬。“有些是请校外专家评阅时,被专家点名表扬‘写得真好’,那我得好好看一下呀,结果一看发现不对,不像学生水平,一查,果然是名家作品;还有些是正好我读过的原作,一看就知道是抄的。”苏湛十分愤慨,“以前也有过学生抄袭的情况,有些理科生可能不太熟悉文科类论文的写作,会在作业中直接照搬他人观点,当做‘公式’使用,我一般的处理方式都是打回去让学生重写。但这次不一样,不存在对‘尺度’的问题。”他介绍,此次被确认抄袭的22份学生作品,部分是直接复制粘贴了他人已经出版的作品,部分是将国外作品的英文名换成了中文名然后全文未改,少数几篇是在他人作品基础上删减了一些段落,“但归根究底,整个作品没有一个字是学生自己写的,不牵扯什么判定尺度,放在什么地方、什么文化背景下这都是彻头彻尾的抄袭。”
      0分与关于公平的一堂课
      苏湛说,这次他很生气,一是没有想到抄袭程度会这么严重,另一方面是感到后怕:“如果我没有重新看,或者看得不够细,可能他们就能拿个高分,这对其他同学不公平。”
      面对外界各种讨论,苏湛回应,打0分前他没有把这件事想得太复杂,“首先想到的就是公平,还是那句话,人家辛辛苦苦、老老实实做,拿80分,你复制粘贴拿90分,这不公平。我自问水平没那么高,不能保证没有一个漏网的。但是只要你被我抓住,就必须付出代价。”
      在给学生的邮件里,苏湛写道:“子曰: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又或曰:不责奸佞,何以酬忠义?成绩者,国之公器,人才之所系,湛不敢自专,故延请校外专家共阅诸君奇文以勘贤愚。视今诸生,有长于言辞,妙笔生花者,擢于上等以褒其能;有讷言敏行,藏秀于心者,诸师虽秉笔直判,亦皆予合格,以慰其劳。人各有能,不可强求,但诚实勤勉,皆我赤子。惟抄袭剽窃、沐猴而冠之丑行,诸恶之首,天下所共诛,必不容也。”
      苏湛表示,158篇作品中有好有坏,甚至还有学生提前打招呼,“老师我实在不会写小说,写了一篇自己对这门课程、对科幻文学的理解可以吗?”对这样的学生,虽然作品“不对题”,但结合他的考勤等情况也都给过了,总分最低也有80分。唯独对抄袭,是绝对不能忍受的。

      成绩发布后,有同学发邮件向苏湛“求情”,苏湛的回应是:“勿致歉、勿申诉、勿求情。勿致歉,诸君无歉可致,汝或有愧于己,而无愧于师。勿申诉,汝作弊之行已三推六证,汝无冤。勿求情,汝路,汝自行之,福也汝之福,咎也汝之咎,吾所不能救也。”
      苏湛说,自己之所以有勇气直接给学生打0分,是因为学校一贯要求老师在教学、评分时严格要求,“学校对任课教师的一贯要求就是我的底气,国科大就是我的后台。”
      9月14日,中国科学院大学官方微信报道了校内师生对于此事的观点。国科大教务部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苏湛老师作为授课教师,严格课程考试,履行了教师的应尽职责,符合国科大的教学管理规定,学校对此表示坚决支持、充分肯定。据了解,学校多位老师得知此事后,都对苏老师表示赞赏,认为他做得很对,体现并坚持了国科大的价值和传统。”
      对话
      苏湛:我不能拿着鞭子去培养君子
      22个0分、一篇文言文公告,同事们都说“苏老师,这下你可成网红了”。苏湛对此倒是 “淡定”,他表示,相比专业课,公选课学生抄袭的情况更加严重也更加普遍,不少学生都抱着“水”过去就算了的态度。
      公选课成抄袭重灾区
      北青报:之前的课程有出现过抄袭的情况吗?
      苏湛:也有。尤其是一些理工科学院的学生在选修人文社科类课程时,会把握不好“抄袭”的尺度,把一些其他人的观点当做“公式”,直接在文章中用。
      北青报:遇到这种情况也会打0分?
      苏湛:不会,我们也理解这种学科上的差异。一般会打回去给学生,让他重新写。告诉他,你不是不知道“尺度”在哪儿嘛,这就是尺度。
      北青报:那这次为什么会直接给0分?
      苏湛:因为这次比较严重,都是全文照搬,这已经不是算不算抄袭的情况了。
      北青报:是不是公选课抄袭情况相对就是会普遍一些?
      苏湛:是,很多学生对选修课就是抱着“水”过去就行的态度。理由呢,无非就是实验室太忙,自己的专业课任务太重,写东西真的没有特长之类的。
      “水”课浪费时间也浪费学校资源
      北青报:您对学生“水”课怎么看?
      苏湛:我肯定是不支持。你说你选了这门课,但老师讲的你都学会了,那来不来听课其实无所谓。但你说你就抱着“水”学分的态度选了某门课,那不仅是在浪费你自己的时间,也是浪费学校的资源。
      北青报:您有什么防止学生“水”课的方法吗?
      苏湛:我觉得吧,像抽查之类的方法,都是防小人的,我不愿意这样防自己的学生。大学和职业教育的不同,就在于不仅仅是要培养学生的专业技能。在我看来,大学要培养的是君子,是一个全面发展的人。所以除了专业技能,也要重视其他方面的修养。学理工的,不能对人文一无所知;学人文的,对尖端科研也必须有所了解。你“水”课,其实是把自己放到了一个更低的要求上。那我作为老师,我是在教君子,我也愿意相信自己的学生都是君子,哪有拿着鞭子去教君子的。
      不怕没有人再选自己的课
      北青报:0分会对学生毕业有影响吗?
      苏湛:影响不大,有人来求情我也给他们解释。并不是说我这门课你拿了0分就不能毕业了,只要你选修课修够了学分,就能正常毕业。唯一的影响是成绩会被计入绩点,永久保留在你的成绩单上。
      北青报:会担心以后没人敢选自己的课吗?
      苏湛:国科大的学生还不至于因为老师不让抄,就凑不齐人,开不了课。真那样中科院这大学也不必办了,先去办幼儿园吧。如果真有一天我的课没人选了,只可能是一个原因,就是我讲的太差,大家懒得听。
      北青报:学生对你什么评价?
      苏湛:每学期其实都有学生调查,但我没敢看,我心理比较脆弱,害怕看到学生对我的评价不好。之前有看过一次学生反映我的缺点,比如“话多”、“讲课不重视时间”,都是正中要害,但真不好改呀,只能说慢慢改吧。不过,听说我的课评价还都不错。
      本版文/本报记者 孔令晗
    编辑:秋痕

    当过快递小哥、车床工 27岁新生和00后一起上大学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