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教育人物| 教育思想| 学校学制| 今日教育| 教育研究| 教育相关|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古代教育研究
  • 专题研究
  • □ 同类热点 □
  • 教育学中国化百年反思
  • 香港孔教学院:现代民间儒教的基地
  • 大学忘了教什么
  • 论中国教会女子高等教育的早期发展
  • 什么是自由教育
  • 我国女子大学的历史、现状和未来
  • 教育目的和奇里斯马效应
  • 世局变迁与宗教发展——以教会大学史研究为视角
  • 胡适论西方在华教会教育
  • 塑造中国大学精神的现代实践
  • 传教士对中国近代教育的贡献
  • 论民国时期的大学教员聘任
  • 十字路口的中国大学
  • 王铭铭:教育空间的现代性与民间观念
  • 新传统与大学文化守成主义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教育 >> 教育研究 >> 专题研究
    黄厚江共生写作教学之“读写共生”艺术探微(1)

    发布时间: 2019/3/5 0:36:0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作文教学一直是语文教学中的难点,不论是对学生还是对老师。读写结合,是一种传统的写作教学经验,它在一定程度上能降低作文教学的难度,提高学生的接受能力。但是,如果在课堂上“读”与“写”的比例掌握不好,就很容易本末倒置,变写作教学课为阅读教学课。研究黄厚江老师的共生写作教学案例,就能明确地了解到:读写结合,其实是读与写交替、交融的共生活动。并且,还要意识到,写作教学中,“写”一定要占主要地位。 
      黄厚江老师执教的《写出特别之处背后的故事》,就为我们提供了解决上述问题的思路。 
      一、“一读一写”定场景 
      导入结束后,黄老师就直奔主题,在屏幕上出示了一位作家写的一篇文章的开头,开头部分交代了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人物,还有事件的起因。黄老师请一名学生读了一遍,然后让其他学生思考“文中的雪人有什么特别之处”。在黄老师的引导下,学生将目光锁定在那张贺卡上。这张贺卡,不仅让文中的“我”产生了好奇,此时,也引发了同学们的思考,是谁给雪人写了贺卡?贺卡的内容又是什么?这张神秘的贺卡背后到底有一个怎样的故事?围绕着“贺卡”这个共生点,黄老师以聊天的方式,确定了写贺卡的应该是一位充满童真的小学生后,黄老师顺势提出了写的要求。 
      第一回的读写反馈是非常关键的。既要在特定的场景中合理想象,又要抓住写贺卡人的身份特征;既不能束缚学生的想象,也不能脱离原文内容太远。通过学生的反馈信息可以看出,这部分的“读写共生”完成得很理想。在点评了两位同学的反馈之后,黄老师便出示了原文: 
      雪人:你又白又胖,桔子皮嘴唇真好看。你一定不怕冷,半夜里自己害怕吗?饿了就吃雪吧。咱俩做个好朋友! 
      祝愿:新年快乐 心想事成! 
      沈阳岐山三校二年四班 李小屹 
      三言两语简单过渡,看似“不求甚解”,实则“穿针引线”。原文一出示,学生自会拿自己写的内容去比较,此时,老师便不必去赘言,更不必带着学生一词一句地去分析。 
      二、“再读再写”定情节 
      还是这张贺卡,现在已经明确了贺卡的内容,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为了便于学生理解和推测,黄老师再次出示文章内容: 
      我寄出也接受过一些贺卡,這张却让人心动。我有点嫉妒雪人,能收到李小屹这么诚挚的关爱。 
      我把贺卡放回雪人的襟怀,只露一点小角。回到家,放不下这件事,给李小屹写了一张贺卡,以雪人的名义。我不知这样做对不对,希望不至伤害孩子的感情。 
      读到这里,学生对这篇文章的情节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这张写给雪人的特别的贺卡背后,一定有个特别吸引人的故事。黄老师入情入理的引导,让学生写得也水到渠成。学生在完成“雪人回信”的这一环节中,大多关注了作者的初衷和情感。 
      在这一环节中,黄老师还是没有对引入的文章做任何分析,只是让学生借着引入的文章去思考,去推测。而对于学生反馈上来的文字,黄老师却格外上心,基本都给予肯定的点评,即便有用词不妥当的地方,黄老师也是先征求学生的意见,再对其进行更改。这一点,特别值得我们学习。 
      在展示完两名同学的书写内容后,黄老师出示引用的文章: 
      李小屹:真高兴得到你的贺卡,在无数个冬天里面,从来都没人送给我贺卡。你是我的好朋友! 
      祝愿:获得双百 永远快乐! 
      岐山中路10号三单元门前 雪人 
      此时,黄老师依然借着前面学生反馈的书写内容加以点评,强调这件事情的特别之处,然后再次发问:故事能不能就到此结束呢? 
      学生的回答是:不能。黄老师简单地阐释了不能就此结束的原因,然后继续追问:那后面的情节又会怎样进行呢?从这可以看出,黄老师每一次的提问,都是在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实质上也是在推进教学进程。学生就这样,跟着黄老师的引导,合理地想象,然后完成写的内容。 
      三、“三读三写”定发展 
      故事既然不能就此结束,那就得继续发展。其实,这一环节是上一环节的延续。同样,还是为了便于学生理解和推测,黄老师又出示了部分引入的文章: 
      我寄了出去,几天里,我时不时看一眼雪人,李小屹是否会来?认识一下也很好。第三天,我看见雪人肩膀又插上了一张贺卡,忙抽出来读。 
      此时,黄老师并没急于让学生去写,而是继续揣摩写贺卡的小学生的心理,因为这对接下来的环节很重要。通过黄老师的引导,加上学生的解释,同学们认为,写贺卡的孩子会相信神话。这样一来,学生在写“回雪人贺卡”的时候,才会有一定的方向。 
      通过三个学生的展示,我们貌似看到了那个天真可爱的孩子,在他们的书写内容中,既体现了人物的性格特征,也促进了故事情节的发展。黄老师作了简短的点评后,出示了原文: 
      雪人:我收到你的贺卡高兴得跳了起来,咱们不是已经实现神话了吗?但我的同学说这是假的。是假的吗?我爸说这是大人写的。我也觉得你不会写贺卡,大人是谁?十万火急!告诉我!(15个惊叹号)你如果不方便,也可通知我同学,王洋,电话621X X10;张弩,电话684XX77。 
      祝愿:万事如意 心想事成! 
      李小屹 
      原文出示后,黄老师问道:作者的贺卡内容有哪些特点?这一问,不是对原文内容的追问,而是为写作教学去追问的,因为李小屹既欣喜又怀疑的矛盾心理,是可以推动情节发展的,同时还预示着作者的写作意图。
    编辑:秋痕

    浅析当代中国法学教育的挑战与机遇
    黄厚江共生写作教学之“读写共生”艺术探微(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