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教育人物| 教育思想| 学校学制| 今日教育| 教育研究| 教育相关|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古代教育研究
  • 专题研究
  • □ 同类热点 □
  • 教育学中国化百年反思
  • 香港孔教学院:现代民间儒教的基地
  • 大学忘了教什么
  • 论中国教会女子高等教育的早期发展
  • 什么是自由教育
  • 我国女子大学的历史、现状和未来
  • 教育目的和奇里斯马效应
  • 世局变迁与宗教发展——以教会大学史研究为视角
  • 胡适论西方在华教会教育
  • 塑造中国大学精神的现代实践
  • 传教士对中国近代教育的贡献
  • 论民国时期的大学教员聘任
  • 十字路口的中国大学
  • 王铭铭:教育空间的现代性与民间观念
  • 新传统与大学文化守成主义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教育 >> 教育研究 >> 专题研究
    远程学习中教学交互层次塔的哲学基础探讨(2)

    发布时间: 2019/3/6 0:04:4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语言是交往行为发生的媒介,行为者通过共同认可的语言交往的有效性原则来达到相互理解和协调一致,包括真实性、正确性、真诚性三个方面(哈贝马斯,2004,p.100)。理想的话语情境是实现交往理性的路径。该情境是一组自由和无强制交往的形式条件和规则。该情境中的所有讨论对象都必须符合话语有效性要求,从而保证所有参与者、话题和意见不被强制。共同寻求真理是交往行为唯一的目的与动机,其他任何目的和动机都必须摒弃(哈贝马斯,2001)。哈贝马斯提出了理想的话语情境应该具备的四个条件:① 对话双方地位和权利平等,任何人都可以提出自己的不同意见,并对他人的意见进行批评、质疑和反对;② 交往结构需排除一切强制行为,除论据以外,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影响讨论; ③ 每个言语者都具有相同的言说权利,要充分表达自己的愿望、好恶和情感;④ 不受时间控制,没有决策和行政压力。   
      (三)真理共识论与主体间性   
      哈贝马斯基于交往行为理论提出了真理“共识论”。他认为人们通过理性讨论而达成的共识即真理。与启蒙时代思想家的真理观不同,这种真理是相对于当时的历史和社会情境的真理,而非绝对永恒的真理,即“真理的标准重新建立在人类理性的基础之上,真理不是存在于孤独的个人心中,而是存在于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交往和对话之中”(陈弘毅,2013),具有主体间性。主体间性即与他人的社会联系,强调主体在平等地位上借助语言进行交流和沟通,最终使主体间达成有效的、非强迫性的理解与共识,即建立交往关系。这种主体间性重视人与人交往的多主体性,区别于以往的强调人的主体性和强调主客体二分的单一主体性。主体间性的提出主要是为了克服以自我为中心的单主体性的不足,从自我走向他人,从而走向主体间。主体间性重视主体间的交往和互动,重视主体的共同性,以主体间和谐一致的交往为特征。   
      三、交往行为与远程学习教学交互   
      交往行为伴随人和人类社会的出现而出现,因此,严格来说,一切社会活动都是交往活动,或是伴随交往而发生的活动。所谓交往,即共在的主体之间的相互作用、相互交流、相互沟通、相互理解。交往清楚地昭示了人根本区别于动物的社会性,是人的基本存在方式。它反映的是“主体-主体”结构,即主体间性,交往中的主体间性潜藏着教育、教学的可能性。根据叶澜提出的教育形态交往起源说,教育是一种特殊的人类交往形式,即教育与交往的关系是特殊与一般的关系(叶澜,1991)。教学存在的基本前提是师生特殊的交往,即教与学共同的活动,所有的教学活动实际上都是一种交往活动,是一种发生在师生之间的特殊交往形式(张广君,2008)。远程教育作为一种在技术快速发展的背景下教与学时空相对分离的教育形态,既是一种特殊的教育形态,也是一种特殊的交往形态。   
      交往活动依赖于一定的媒介手段而开展。在语言、交往资料和交往环境等一系列媒介中,语言符号是交往媒介的基础。教育就是主体间以语言符号为媒介,通过知识、情感、态度、观念的交流与对话,形成相互“理解”与非强迫性“共识”的行为。相对于传统的面对面教学形式,远程教育教学的特殊性在于除了语言符号以外,教与学活动的开展必须依托于一定的媒体、技术平台与系统等信息技术手段来传递教与学相互作用的过程,这是一种区别于传统教学交往的全新交往形式。为进一步明确教学交互的内涵,我们对教学交互的本质进行了界定(陈丽,2004b)和进一步的修正,将其分为广义定义与狭义定义两种。其中狭义定义为:为了让学习者达到学习目标,学习者在学习环境中与其他主体之间相互交流和相互作用的过程(王志军,2016)。其中的“教学交互”中的“交互”与英文“Interaction”相应,是教育交往的基本特性,这种教学交互的发生以“人-机”交互为媒介,以“人-学习内容”的交互为基础,其次才是“人-人”之间的交互。   
      因此,现实世界中以语言为中介的面对面的交往行为在远程学习中表现为以媒体为中介的主体间相互作用的交互行为。远程学习中的教学交互行为是在特殊境遇(多种技术手段为支撑的学习环境)中的交往行为。   
      四、交往行为理论与远程学习   
      教学交互层次塔   
      (一)远程学习教学交互层次塔   
      为了系统表征学习过程中的教学交互过程与层次,笔者建构了远程学习教学交互层次塔(陈丽,2004c)。如图1所示,该层次塔将教学交互分成界面交互、信息交互和概念交互三层。低层的界面交互体现在学习者的肢体对媒体界面的操作过程中,是学习者与媒体界面的交互。中间的信息交互是学习者利用各种语言符号与教学要素间的信息交换过程,体现在学习者与学习资源、学习者与其他学习者以及学习者与教师的交互中。顶层的概念交互是一种发生在学习者头脑中的新旧概念之间相互作用的过程,其结果是学习者内部概念的同化与顺应的发生。这三个层次的教学交互由浅入深,由具体到抽象,高层次教学交互的开展以低层次教学交互为条件和基础。概念交互是教学交互的最终目标,可以用来衡量教学交互是否真正促进了有意义学习的发生(陈丽,2004c)。   
      远程学习的发展以媒体和技术为中介。不管是从技术的视角(丁兴富,2000)、教育学的视角(Anderson & Dron, 2011)还是其他视角(Abrami, 2012),对远程教育的发展进行分代,每一次技术的发展都会带来新的学习方式和新的教学交互机会,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Web2.0和社会媒体的发展,将我们带入了一个开放、共享、协同、创新的开放网络时代。教学交互的发展表现出“从封闭走向开放,从单一走向多样,从个体走向群体”的特点(王志军,陈丽,2015b)。学习者在远程学习环境中可以获得比传统课堂教学环境更多的交互机会、更丰富和灵活的交互方式以及更加广阔的交互空间。但是,研究和实践表明,不管技术如何发展,远程学习中最深入、最本质的教学交互还是教学交互层次塔所揭示的三层次交互,这一点可以从联通主义学习理论中教学交互模型的建构(Wang, et.al, 2014; 王志军,等,2015a )与教学交互模式的分析(Wang, Chen, Anderson, & Barbera , 2016)以及相关实践(Kizito, 2016)中得以证实,也进一步说明了远程学习教学交互层次塔是远程学习教学交互论的核心。
    编辑:秋痕

    远程学习中教学交互层次塔的哲学基础探讨(1)
    远程学习中教学交互层次塔的哲学基础探讨(3)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