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五霸七雄| 大秦帝国| 强汉风云| 三分天下| 魏晋南北| 隋唐演义| 五代十国| 宋辽夏金| 大漠元蒙| 厂卫明庭| 八旗满清| 上古至先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战史战例
  • 将帅风云
  • 军马兵械
  • 著作论述
  • □ 同类热点 □
  • 北魏统一北方的战争
  • 斛律光
  • 侯安都
  • 晋灭吴之战
  • 八王之乱
  • 金乡之战
  • 西晋末年流民起义
  • 陈敏反晋之战
  • 西陵之战
  • 宋攻谢晦之战
  • 凉州之战
  • 荥阳之战
  • 魏破吐谷浑之战
  • 盖吴起义
  • 宋攻魏河南之战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军事 >> 魏晋南北 >> 战史战例
    侯安都

    发布时间: 2006/12/18 11:32:1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国学网
    文字 〖 〗 )
    侯安都(520—563.7.6),字成师,始兴曲江(今广东韶关)人,南北朝时期陈朝名将。
        侯安都父亲侯文捍年轻时便州郡为官,以忠诚谨慎而知名。侯安都成名后,官至光禄大夫、始兴内史。侯安都善长隶书,能鼓琴,涉猎书传,五言诗写得颇有名气。还善长骑射,被邑里视为雄豪之人。后被梁始兴内史萧子范辟为主簿。
        太清三年(548年),南豫州牧侯景作乱。始兴太守陈霸先招集郡中豪杰,欲讨侯景,侯安都遂率千余人前去归附。大宝元年(550年)十一月,湘东王萧绎征讨侯景。大宝二年(551年)六月,江州刺史陈霸先亦兵发南康(今江西赣州西南),进屯西昌(今江西泰和)。侯安都率兵随从陈霸先征战,攻蔡路养,破李迁仕,克平侯景,皆有战功,被封为猛烈将军、通直散骑常侍,富川县子,邑三百户。承圣三年(554年)三月,侯安都随陈霸先镇守京口,任兰陵太守。
        时梁朝大权掌握在陈霸先和骠骑大将军王僧辩手中。承圣三年十二月,元帝萧绎被杀后,王僧辩、陈霸先共奉晋安王萧方智为太宰,还都建康。绍泰元年(555年)正月,北齐立贞阳侯萧渊明为梁主,遣兵送归就国。三月,在途中被梁散骑常侍裴之横阻之,齐军斩裴之横,俘数千人,王僧辩大惧,率军屯驻姑孰(今安徽当涂)。五月,王僧辩迫于北齐压力,迎萧渊明至建康,即皇帝位,改元天成,向齐称藩。陈霸先开始密谋袭王僧辩,只和侯安都商议,其余诸将莫有知者。
        八月,王僧辩闻北齐兵已抵寿春(今安徽寿县),将要向南进犯,即遣人告陈霸先准备防御,陈霸先就势举兵袭王僧辩。九月,陈霸先命侯安都和徐渡率领水军从京口直逼石头(今江苏南京西),亲率骑、步兵自江乘(今江苏南京北)罗落桥与二人两将会合。此时,知道此事的也只有四将,即侯安都、周文育、徐度和杜稜,外人皆以为是去抵御北齐兵。侯安都率军至石头城北,弃舟登岸,将趋石头。时陈霸先却控马未进,侯安都大惧,追上陈霸先骂道:“今日作贼,事势已成,生死须决,在后欲何所望!若败,俱死,后期得免斫头邪?”陈霸先说:“安都嗔我”(《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六》)!于是乃进。此时,王僧辩仍没有察觉。石头城北接冈阜,不很高,侯安都便披挂甲带长刀,让手下将其捧起,投到女垣内,军士相继而入,直逼王僧辩卧室。陈霸先也率步骑从南门入城,缢杀王僧辩父子。
        十月,陈霸先废萧渊明,复立萧方智为帝(是为梁敬帝),改元绍泰,仍称藩于北齐。侯安都因功被封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南徐州诸军事、仁威将军、南徐州刺史。
        王僧辩被杀后,其余部起兵反陈霸先。十月,震州刺史杜龛与义兴太守韦载、吴郡太守王僧智等据城抗陈霸先。陈霸先派部将周文育攻义兴(今江苏宜兴),战不利,陈霸先遂自率军东讨,让侯安都留台居守。时谯(今安徽和县)、秦(今江苏六合)二州刺史徐嗣徽以州降北齐,乘陈霸先东讨义兴之机,秘与豫州刺史任约,以精兵5000袭建康(今江苏南京),占据石头城,游骑至楼阙之下。侯安都下令关闭城门偃旗示弱,并下令城中:“登陴看贼者斩”(《陈书·侯安都列传》)。入夜,徐嗣徽等收兵回石头城。侯安都令士卒暗中打造御敌器具。天将亮时,徐嗣徽率骑兵又至。侯安都率300勇士开东西掖门出战,大破之,徐嗣徽等逃回石头城,从此不敢进逼台城。不久陈霸先回师建康。
        十一月,北齐遣兵5000渡江占据姑孰(今安徽当涂),以援徐嗣徽、任约。陈霸先于冶城(今江苏南京朝天宫一带)立栅以阻绝援军。北齐又命安州刺史翟子崇、楚州刺史刘士荣、淮州刺史柳达摩领兵万人于胡墅(今江苏南京长江北岸)渡江,向石头城送米3万石,马千匹。陈霸先得知后,命侯安都率水军夜袭胡墅,烧北齐船只千余艘,断其粮运。
        十二月,侯安都袭秦郡,败徐嗣徽栅,俘数百人,收其家口并马驴辎重,并派人将所徐嗣徽所弹的琵琶及所养的鹰送到他手中,并附信一封,上写:“昨至弟住处得此,今以相还”(《陈书·侯安都列传》)。徐嗣徽见后大为惊惧。陈霸先攻克北齐军石头、水南二栅,大败北齐兵。徐嗣徽、任约等领北齐水步军万余人准备进入石头,陈霸先派兵据江宁阻击,北齐军不敢进,驻屯浦口(今江苏南京北)。陈霸先又派侯安都率水军袭击,大破北齐军,徐嗣徽、任约等单舸逃走,侯安都尽收其军资器械。陈霸先围攻石头城,断其汲水道路,城中无水。北齐将柳达摩遣使向陈霸先求和,陈霸先遂与齐结盟,签订和约。徐嗣徽、任约随柳达摩奔北齐。时江宁令陈嗣、黄门侍郎曹朗据姑孰反,侯安都奉命将其讨平。二月,
        太平元年(556年)正月,遣陈蒨、周文育攻克吴兴(今属浙江),杜龛败死。王僧智等奔齐。二月,攻克会稽(今浙江绍兴),斩东扬州刺史张彪。至此,除江州刺史侯填拈江州、豫章外,王僧辩余部悉平。是月,侯安都与周铁虎率舟师立栅于梁山(今安徽和县南),以备江州。
        三月,北齐背约攻梁,遣仪同三司萧轨等与任约、徐嗣徽合兵10万出栅口(今安徽无为东南)向梁山进攻,被梁守将黄丛击败,退据芜湖(今安徽芜湖东)。陈霸先又遣部将沈泰至侯安都处加强防御。四月,侯安都率轻装兵士袭北齐军于历阳(今安徽和县),俘斩万余。
        五月,北齐军由芜湖入丹阳(今安徽当涂东北)至穆陵旧治所(今江苏江宁南)为周文育水军击败。北齐军遂留船芜湖,改由陆路进攻。陈霸先追侯安都还。北齐军自方山进到倪塘(今江宁东南),游骑至台城,建康震骇。陈霸先与周文育、侯安都部会合,侯安都与徐嗣徽战于耕坛(在方山北)南,侯安都率12骑突阵,破之,俘获齐将乞伏无劳,又将齐将东方老刺落马下,时北齐骑兵赶到,将其救回。
        六月,北齐军潜至钟山龙尾(今南京紫金山东北),侯安都与齐将王敬宝战于龙尾,派其从弟侯晓、军主张纂攻其阵,侯晓中枪坠马,张纂战死。侯安都驰马来救侯晓,斩北齐军骑兵11人,取张纂尸体而还,齐军见侯安都勇猛,不敢进逼。陈霸先遣将钱明率水军出江乘(今江苏句容北),截击北齐军粮运,夺其米船。北齐军杀马驴充饥,处境危困,遂翻越钟山,至达玄武湖西北,占据北郊坛(今南京九华山南)。陈霸先各部从复舟山(今南京九华山)东移,亦进至坛北,与北齐军对峙。时值连日大雨,北齐将士昼夜坐立泥中,悬锅做饭梁军驻处地高路燥,可轮流休整。时双方粮运不济,陈霸先之子陈蒨送米3000斛、鸭千只至,梁军饱餐,士卒奋勇。于佛晓出幕府山(今南京东北),陈霸先与吴明彻、沈泰等夹击北齐军,而侯安都则率另一支部队自白下(今南京金川门外)袭击北齐之后路。战前,侯安都鼓励部将萧摩诃说:“卿骁勇有名,千闻不如一见。”萧摩诃说:“今日令公见矣”(《陈书·萧摩诃列传》)。及战,侯安都坠马,被北齐军所围,萧摩诃单骑大呼,直冲北齐军,所向披靡,侯安都也因此幸免。在梁军猛烈的功势下,北齐军大败,被斩数千人,自相残踏而死者不计其数。梁军追击败逃齐军至临沂(今江苏句容北)。梁钟山、摄山(南京栖霞山)、江乘诸军皆捷,俘北齐萧轨等将46人,伤亡溺死者大半。
        战后,侯安都因功进爵为侯,增邑五百户,给鼓吹一部,又进号平南将军,改封西江县公。
        太平二年(557年)二月二月,梁曲江侯萧勃在广州反陈霸先,举兵北伐。过五岭至南康(今属江西),以郢州刺史欧阻頠及其部将傅泰、萧孜(萧勃侄子)为前军,至豫章,分屯要点。南江州刺史余孝顷在新吴(今江西奉新西)举兵响应萧勃,以其弟余孝劢守郡城,自率军出豫章据守石头,与萧孜会合。陈霸先派平西将军周文育率军进击。三月,萧勃在始兴(今广东广州韶关北)被杀。四月,萧孜、余孝顷仍据石头(今江西南昌西)抵抗。陈霸先遣侯安都协助周文育攻之。萧孜、余孝顷多设船舰,夹水为阵。侯安都潜师夜烧其船舰,周文育率水军、侯安都率步兵协同进攻,登岸结阵。不久,余孝顷率军断其后路。侯安都乃令士兵多伐松木,竖栅,列营渐进,屡战屡克,萧孜出降,余孝顷逃新吴。五月,余孝顷亦降。侯安都因功被进号镇北将军,加开府仪同三司。
        自从陈霸先立萧方智为帝后,王琳不服,于五月大治船舰,准备进攻陈霸先。六月,陈霸先以侯安都为为西道都督,周文育为南道都督,领水军2万会师于武昌(今属湖北武汉)征讨王琳。临行时,王公以下在新林饯行,侯安都跃马度桥,不料人马一起跌入水中,又坐蹋内掉落于橹井,当时大家都认为这是不祥之兆。
        十月,陈霸先代梁称帝,国号陈,是为陈武帝。不久,侯安都进抵武昌,王琳部将樊猛弃城退走。周文育军由豫章(今江西南昌)进至武昌,与侯安都会师。此时,侯安都得知陈霸先已废萧方智自立为帝,认为师出无名,叹息道:“吾今兹必败,战无名矣”(《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七》)!时两将并行,不相隶属,部下交争,稍不平。军至郢州(今湖北武汉),王琳将潘纯陀于城中遥射官军,侯安都怒,进军围之,未克。王琳军进至弇口(今湖北武汉西南),侯安都乃撤围移军至沌口(今武昌),仅留沈泰守汉曲(即汉口)。侯安都遇风不得进,王琳军据东岸,侯安都军等据西岸。相持数日后交战,侯安都军大败,侯安都、周文育、徐敬成、周铁虎、程灵洗等均被俘,仅沈泰退走。周铁虎辞气不屈被杀,王琳将侯安都等用长锁拴在一起,放到蹋下,让其所亲近的宦官王子晋看守。王琳军移驻郢州,又派部将樊猛袭占江州(今江西九江)。
        永定二年(558年)正月,王琳率兵10万进至湓城(治所江州,今江西九江),驻扎白水浦(九江西)。八月,侯安都、周文育、徐敬成三人向王子晋许以厚赂,王子晋便于黑夜假装钓鱼,将三人载上岸,三人藏在深草中,逃到建康。回京后,三到朝中请罪,陈武帝赦免三人,复其官爵。
        不久,侯安都为丹阳尹,出为都督南豫州诸军事、镇西将军、南豫州刺史。永定三年(559年),侯安都奉命攻打王琳将曹庆、常众爱等。侯安都自宫亭湖出松门,跟在常众爱后面。五月,周文育被部将熊昙朗所害,侯安都回取大舰。路遇王琳部将周炅、周协,侯安都生擒之。孝劢弟孝猷率4000人降侯安都。侯安都进军至左里,破曹庆、常众爱等,焚其船舰。常众爱逃往庐山,为村人所杀,余众悉平。
        六月,陈武帝去世。侯安都回军正至南皖,闻此讯后,便与临川王陈蒨一起回京。回京后,侯安都和众臣商议欲立陈蒨为帝,陈蒨谦让不敢当,时太后又因为衡阳王的缘故,未肯下令,于是群臣犹豫不能决。侯安都见此情势,便说:“今四方未定,何暇及远,临川王有功天下,须共立之。今日之事,后应者斩”(《陈书·侯安都列传》)。说罢按剑上殿,让太后拿出玉玺,又亲手解开陈蒨头发,推就丧次。皇后乃下令,以陈蒨继承大统。是日,陈茜即皇帝位,史称文帝。七月,侯安都升任司空,仍为都督南徐州诸军事、征北将军、南徐州刺史,给扶。
        十月,王琳得知陈霸先死,又率军东进,复拥永嘉王萧庄出屯濡须口(今安徽巢县),北齐慕容俨率军临逼长江为之声援。十一月,王琳进犯大雷,陈以侯填、侯安都、徐度合兵抵御。时虽为侯填为大都督,但指麾经略,多出至于侯安都。
        天嘉元年(560年),侯安都被增邑千户。二月,王琳战败,逃至北齐。侯安都进军湓城,讨平王琳余党,所向皆下。是月,衡阳献王陈昌还京,将到京城时,给文帝写了封信,言辞不逊。文帝看后很不高兴,便召见侯安都,从容地对他说:“太子将至,须别求一蕃,吾其老焉。”侯安都回答说:“自古岂有被代天子?臣愚不敢奉诏”(《陈书·侯安都列传》)。于是请迎陈昌。三月,陈昌死于途中。是月,侯安都因功进爵清远郡公,邑四千户。从此,侯安都威名甚重,群臣无出其右。
        五月,侯安都父亲始兴内史侯文捍去世,文帝征安都还京发丧。不久,复其本官,赠侯文捍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拜其母为清远国太夫人。并欲将其迎至建康,但其母不同意。文帝于是下诏,改桂阳的汝城县为卢阳郡,并分衡州的始兴、安远二郡,合三郡为东衡州,以侯安都从弟侯晓为东衡州刺史。同时以侯安都三子、年仅九岁的侯秘为始兴内史,并令在乡侍养。同年,改封侯安都桂阳郡公。
        天嘉二年(561年),陈东阳(今浙江金华)太守留异与北齐骠骑大将军王琳私下联络,秘派使者来往。王琳反陈霸先失败后,陈文帝命左卫将军沈恪取代留异之职,留异军据守下淮(今浙江兰溪境)起兵抵抗,沈恪与之交战兵败,退回钱塘(今浙江杭州)。留异获胜后上书陪罪。当时陈军主力正集中于湘、郢战场,于是受降留异,并对其加以抚慰,暂且牵制笼络。留异为防备朝廷派兵来讨,派兵戍守下淮以及建德(今浙江建德),控制长江通路。十二月,文帝派侯安都等军讨伐留异。
        天嘉三年(562年)三月,留异原以为陈军必由钱塘江溯江而上,不料侯安都却出其不意,由陆路经诸暨(今属浙江)从永康(今属浙江)而出。留异措不及防,率部逃奔桃枝岭(今浙江缙云西南),在山谷口竖栅筑城,组织防御。侯安都构筑连城攻留异军,并身先士卒,不幸为流矢所中,血流至踝,侯安都仍乘舆麾军,容色不变,并顺山势修大堰。适值大雨,雨水涨满堰坝,侯安都率大舰入堰,以楼船拍舰,发拍击毁其城上楼堞,留异携其子脱逃,至晋安(今福建福州)投靠闽州刺史陈宝应。侯安都虏其妻子,尽收其人马甲仗,凯旋而归。侯安都因功被加侍中、征北大将军,增邑并前五千户,仍还本镇。是年,辖境吏民上表请求为侯安都立碑,以颂其功绩,文帝诏许之。
        天嘉四年(563年)二月,侯安都为都督江吴二州诸军事、征南大将军、江州刺史。自从平定王琳后,侯安都以为功大位高,日渐骄傲,大肆招聚文武之士,骑驭驰骋,有时令这些名士提笔作诗,他亲自排列其好坏次序,然后给予各种赏赐。文士褚玠、马枢、阴铿、张正见、徐伯阳,刘删、祖孙登,武士则萧摩诃、裴子烈等,都是他的宾客,侯安都斋内动辄聚集千余人。其部下的将帅多数都不遵法度,在外遇事受到追究,则跑找侯安都庇护。文帝生性严谨,对此很不满意。但侯安都却不知悔改,反而日益骄横。有时他上表奏事,封好后发未写全,便又拆开补充,说又启某事。在侍宴酒酣时,则后仰斜倚,举止随便。一次陪文帝饮酒,侯安都问文帝:“何如作临川王时?”文帝不应。侯安都便再三追问,文帝不得已对他说:“此虽天命,抑亦明公之力”(《陈书·侯安都列传》)。宴会后,他又启奏文帝要求将其妻妾接到御堂欢会,文帝答应了他的请求,但十分不悦。翌日。侯安都坐在御坐上,众宾客坐在群臣席位,把酒给他祝寿。当初重云殿失火,侯安都擅自带将士披挂铠甲冲入殿内,文帝对此十分不满,从那时起,便对侯安都有了戒备。周迪于天嘉三年谋反时,朝臣商议派侯安都去平定,文帝没有听从,而是另派吴明彻去讨伐。同时,文帝又常常派台使去侯安都部下那里去巡视探查,侯安都知道后,心里日益不安。
        文帝向侯安都的舍人蔡景历探问侯安都平时的所作所为,蔡景历如实反映,并称侯安都要谋反。文帝决定除掉侯安都,但担心侯安都不受诏,所以才让他为都督江吴二州诸军事、征南大将军、江州刺史。侯安都授命后,于五月从京口回建康,部伍入驻石头城。六月,文帝将侯安都召进嘉德殿,设下宴席,又将其部下将帅都集中于尚书朝堂。一切安排就绪,即当场收捕了侯安都,把他在嘉德西省,然后又收其将帅,尽夺马仗而释之。然后下诏书述其罪恶,书曰:“昔汉厚功臣,韩、彭肇乱,晋倚蕃牧,敦、约称兵。托六尺于庞萌,野心窃发;寄股肱于霍禹,凶谋潜构。追惟往代,挻逆一揆,永言自古,患难同规。侯安都素乏遥图,本惭令德,幸属兴运,预奉经纶,拔迹行间,假之毛羽,推于偏帅,委以驰逐。位极三槐,任居四狱,名器隆赫,礼数莫俦。而志唯矜己,气在陵上,招聚逋逃,穷极轻狡,无赖无行,不畏不恭。受脤专征,剽掠一逞,推毂所镇,裒敛无厌。寄以徐蕃,接邻齐境,贸迁禁货,鬻卖居民,椎埋发掘,毒流泉壤,睚眦僵尸,罔顾彝宪。朕以爰初缔构,颇著功绩,飞骖代邸,预定嘉谋,所以淹抑有司,每怀遵养,杜绝百辟,日望自新。款襟期于话言,推丹赤于造次,策马甲第,羽林息警,置酒高堂,陛戟无卫。何尝内隐片嫌,去柏人而勿宿,外协猜防,入成皋而不留?而勃戾不悛,骄暴滋甚,招诱文武,密怀异图。去年十二月十一日,获中书舍人蔡景历启,称侯安都去月十日遣别驾周弘实来景历私省宿,访问禁中,具陈反计,朕犹加隐忍,待之如初。爰自北门,迁授南服,受命经停,奸谋益露。今者欲因初镇,将行不轨。此而可忍,孰不可容?赖社稷之灵,近侍诚悫,丑情彰暴,逆节显闻。外可详案旧典,速正刑书,止在同谋,馀无所问”(《陈书·侯安都列传》)。
        翌日(即公元563年7月6日),文帝将侯安都赐死,时年四十四岁,但文帝没有加罪于其家属。太建三年(572年),宣帝追封侯安都为陈集县侯。
        当初陈武帝在世时,曾与诸位将帅设宴饮酒,杜僧明、周文育、侯安都在坐,各称功伐,武帝说:“卿等悉良将也,而并有所短。杜公志大而识暗,狎于下而骄于尊,矜其功不收其拙。周侯交不择人,而推心过差,居危履险,猜防不设。侯郎傲诞而无厌,轻佻而肆志。并非全身之道”(《陈书·侯安都列传》)。后果如其言。
    编辑:秋痕


    斛律光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