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五霸七雄| 大秦帝国| 强汉风云| 三分天下| 魏晋南北| 隋唐演义| 五代十国| 宋辽夏金| 大漠元蒙| 厂卫明庭| 八旗满清| 上古至先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战史战例
  • 将帅风云
  • 军马兵械
  • 著作论述
  • □ 同类热点 □
  • 后唐灭后梁的战争
  • 潞州之战
  • 幽州之战
  • 象牙潭之战
  • 魏州之战
  • 幽州之战
  • 明珠曲之战
  • 同州之战
  • 柏乡之战
  • 寿州之战
  • 柘槔之战
  • 淮南之战
  • 虔州之战
  • 紫金山之战
  • 后唐灭后梁之战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军事 >> 五代十国 >> 战史战例
    1600年前最愉悦的一次偷袭

    发布时间: 2010/8/23 15:11:3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新浪博客
    文字 〖 〗 )

    当西秦大军攻入乐都时,乞伏炽磐的心情是十分愉悦的。这不仅仅因为他出兵之前,出现了“有云五色,起于南山”(《晋书》)的祥兆。更重要的,是他长长出了心中的一口恶气,一口在他心中憋了13年的恶气。看着无家可归的南凉国主秃发傉檀,此情此景,让他想起13年前的自己。那时的他,正寄居南凉篱下,每天看着秃发家族的脸色行事,像丧家犬一样的摇尾乞怜。现在他再次已踏上了南凉国土,却是以征服者的身份出现,他没有理由不高兴。

     

    就经历来讲,乞伏炽磐是西秦四任帝王之中,最富传奇色彩的一个。他是西秦的第三任掌舵人,在他的领导下,西秦的国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鼎盛。更重要的是,他也是让西秦重新扬眉吐气的人。西秦有过一次灭国的经历,父亲乞伏乾归当政时,因为受到后秦的强势打击,不得不投降后秦(先是投降南凉,后又投降后秦)。正是后来乞伏炽磐的不懈努力,才又让西秦在群雄争霸的凉州,重新占得了一席之地。从这点上讲,乞伏炽磐是西秦的最大功臣。

     

    第二次建国,比着第一次更加艰难。乾归当时被姚兴滞留长安,待遇虽然不错,给了个主客尚书的官职,却没有什么自由,等于被后秦给看管了起来。相比之下,乞伏炽磐的处境要稍好一些,被姚兴封为建武将军、行西夷校尉,统帅旧部。西秦政权虽然灭亡了,但毕竟故有的势力还在,需要一个有威信的人去打理,乞伏炽磐便是充当了这样一个角色。换句话说,他也不过是后秦麾下的一分子,要受到多方的牵制。然而,在十六国乱世,机会总会有的。当后秦与大夏相攻伐,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北面而无暇顾及西部时,炽磐便趁机纠集部众自立,并想办法迎回父亲,再次建国。

     

    西秦第二次建国后,崛起的速度非常快,在路卫兵看来,这也与乞伏炽磐有着很大关系。父亲乾归虽是国主,儿子炽磐却是统帅三军的大将军。乞伏炽磐“性勇果英毅,临机能断,权略过人”,是个难得的人才。可以说西秦的一切征伐扩张,都离不开炽磐。他先是率军在岭南大败南凉秃发傉檀的太子秃发武台,“获牛马十余万而还”。而后又在伯阳堡打败后秦的姚龙,“徙四千余户于苑川,三千余户于谭郊”(《晋书》)。可谓战功赫赫,加速了西秦崛起的步伐。乞伏乾归死后,炽磐袭秦王位,又西破吐谷浑,进一步扩大帝国势力,成为西部一个军事实力不可小觑的政权。

     

    等到根基扎稳,炽磐的目标便瞄准了南凉。他时刻在寻找机会,以便一口吞下这块肥肉。那么,乞伏炽磐为什么偏偏要和南凉过不去呢?皆因他和南凉有过一段不小的渊源。乞伏氏和秃发氏,本都是鲜卑的分支,属于同种同源。二者还曾一度联姻和好,共同抗击强大的后凉。也正是因为这层关系,西秦在被后秦灭国后,乞伏乾归带着炽磐还有一家老小,全都投奔了南凉。

     

    南凉当时的国主是秃发利鹿孤,对乞伏乾归也不错,把他们安排在晋兴一地。吃喝虽然不愁,然而作为曾经的一方霸主,那种寄人篱下的滋味并不好受。况且乞伏乾归投降南凉,本就是形势所迫,难免会心有不甘。所以,当南羌的梁戈“遣使招之”(《晋书》),让他叛逃南凉时,他自然会心动。结果行踪败露,利鹿孤派人阻截,乞伏乾归怕回去后被利鹿孤杀害,便丢下一家老小,只身投奔了后秦。

     

    应该说,乞伏乾归离开南凉是迟早的事。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先前同为平起平坐的君主,现在却看人脸色,乾归心里憋屈是肯定的。而对利鹿孤来讲,也始终会对乾归心存芥蒂、有所提防,以免他东山再起。就像乞伏乾归临走时对炽磐说的话,利鹿孤“忌吾威名,势不全立”(《晋书》)。我迟早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撇下一家老小独自逃往后秦,乞伏乾归也是有考虑的,并非全然不顾家人的死活。因为一则当时情况紧急,拖家带口很不方便。利鹿孤派人追击,大家谁也走不了。自己单骑出逃,目标要小得多。二则,乾归当时准备投奔的,是正值强大兴盛的后秦帝国。有后秦撑腰,南凉也不敢把他一家老小怎么样。

     

    然而这样一来,炽磐在南凉的日子就不大好过了,等于成了人家的人质。虽然南凉不会对他怎么样,可也不会像爷一样伺候,受个挤兑挨个白眼是断然免不了的。一个落难的皇子,心里的憋屈可想而知。所以那段日子,对于炽磐来说,印象是极为深刻的。甚至炽磐还差点在南凉送了命。炽磐想念在长安的父亲,就找机会准备偷偷逃走,结果被南凉军捕获(从南凉的防备之森严,也能看出当时炽磐是不自由的)。利鹿孤一怒之下要杀炽磐,幸亏其弟秃发傉檀的劝阻,炽磐才幸免于难。

     

    不过这也不是全无好处,委屈和磨难,也历练了炽磐坚韧的性格。这也是炽磐能让西秦迅速复国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即位后的炽磐,在武功上达到了鼎盛,但他绝不满足于既得的成绩,他时刻在等待着捕获大鱼。“缮甲整兵,以待四方之隙”(《晋书》)。乞伏炽磐有着更为远大的目标,就是称霸凉州。

     

    就像当初后秦与大夏大起干戈,西秦趁机复国一样。南凉秃发傉檀西征乙弗,也给乞伏炽磐提供了可乘之机。秃发傉檀执政晚期,越发穷兵黩武,与北凉展开旷日持久的拉锯战,国力消耗很大。于是傉檀西征吐谷浑的乙弗部,以获取战备物资。结果物资虽然捞了不少,没想到却被炽磐抄了后路。公元414年,乞伏炽磐奇袭南凉都城乐都,“一旬而克”,仅用了10天,可谓不费吹灰之力。都城陷落,南凉兵败如山,一时间“诸城皆降于炽磐”。秃发傉檀鸡飞蛋打,失去了国之根本,所率大军也是人心惶惶,“众多逃返”、“将士皆散”。再加上炽磐派出的5000精骑日夜追剿,傉檀走投无路,万般无奈之下,只得投降了西秦。兼并南凉,也让西秦成了名副其实的“兵强地广”(《晋书》)的强国。

     

    也许是顾念当初秃发傉檀的救命之恩,炽磐对来降的傉檀很是热情。“遣使郊迎,待以上宾之礼”(《晋书》。欢迎场面搞的很隆重。还封其为骠骑大将军、左南公,待遇也不错。然而,这也就像当初秃发利鹿孤和乞伏乾归的“势不全立”一样,炽磐终究还是对傉檀放心不过,派人送毒酒赐死了秃发傉檀。(文/路卫兵)

    编辑:杨丽

    南汉交州之战
    潞州之战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