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五霸七雄| 大秦帝国| 强汉风云| 三分天下| 魏晋南北| 隋唐演义| 五代十国| 宋辽夏金| 大漠元蒙| 厂卫明庭| 八旗满清| 上古至先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战史战例
  • 将帅风云
  • 军马兵械
  • 著作论述
  • □ 同类热点 □
  • 魏攻秦河西之战
  • 晋阳之战
  • 越灭吴之战“卧薪尝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
  • 长平之战中国历史上最早、规模最大的包围歼灭战
  • 邲之战晋楚争霸中原的第二次较量
  • 阴晋之战
  • 柏举之战“千里破楚、五战入郢”
  • 函谷关之战
  • 秦收复河西之战
  • 桂陵、马陵之战“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
  • 城濮之战“退避三舍,后发制人”
  • 浊泽之战
  • 繻葛之战“礼乐征伐自天子出”的消亡
  • 魏灭中山之战
  • 赵攻中山之战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军事 >> 五霸七雄 >> 战史战例
    长平之战战败的原因(3)

    发布时间: 2011/12/13 13:53:46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历史故事网
    文字 〖 〗 )
    对于秦军来说,这其实是一个相当冒险的举措。秦军要穿过一条将整个长平谷地一分为二的河流。如今,这条河流仍在潺潺流淌。而对当时的秦军来说,奇袭行动,要么全军覆没,要么彻底改变相持局面。

      那么,这两支“奇兵”是如何作战的呢?

      我们知道,秦军有一支5000人的骑兵。他们是怎样的装备?众所周知,骑兵的装备在秦朝才有所改良,才配备有齐全的鞍鞯,主要的武器装备为弓箭以及矛、戟等长兵器与剑等短兵器;到了汉代,骑兵则增加了环柄长铁刀的兵器配备。

      然而,在对兵马俑坑的考古研究中,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秦骑兵的战马没有马镫。这就意味着,骑士必须两脚悬空,很不便于冲锋、格斗,在很大程度上影响骑兵的战斗力。

      其次,马背上作战,长矛和战刀都适合。考古学家却找到了箭头、弩这样的远射兵器。这确实有些出人意料,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正是骑兵处在发展阶段时的形象。由此推断,在长平战场上,直扑赵军大本营的5000骑兵,并不是挥刀舞枪冲击敌人。他们的任务很可能是监视赵军大本营的动静,袭击赵军运送粮草的后勤部队。

      这对骑士的骑术和马匹的要求非常之高。

      秦骑兵纵队使用的是什么战马?两千多年后,在秦始皇兵马俑坑,考古人员测量了100多匹陶土战马的身高,惊奇地发现:所有的战马高度都统一为133厘米。史书上说:秦军选择战马的第一个条件是马的高度必须达到5尺8寸,5尺8寸正好是今天的133厘米。由此可见,秦人对战马的选择十分严格。

      别忘了秦国的历史。三千年前,秦人的祖先生活在今天甘肃东部的高原,那儿草场肥沃,最适宜养马,秦人就是以养马而起家。早期秦人与游牧部落杂居,为了对抗牧人剽悍的骑士,秦人组建了自己的骑兵。这很可能是中国最早的骑兵部队。

      因此,秦国的好马多得数也数不清。好到什么程度?“探前蹶后,蹄间二寻者不可胜数也”,“探前蹶后”,前蹄子往前一拔就是探前,后蹄子往后一蹬,是蹶后,就是前蹄子和后蹄子之间,一纵一丈六,一纵一丈六。

      有了这样的战马,秦骑兵又以什么阵形战斗呢?

      考古证实:秦国的骑兵部队井然有序。他们四骑一组,三组一列,九列共108名组成一个纵队。这是迄今人们所知道的中国最早的骑兵编队。

      可想而知,秦国的两支包抄部队,会给赵军以怎样的打击。而此时,赵军主力已进到秦军预设的阵地之前,对秦军发动进攻。由于秦军阵地工事坚固,赵军进攻无效,往后撤退,却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

      这时候,赵军意识到,他们已钻进了秦军的口袋阵。但,真正的毁灭性打击,还未开始;真正悲惨的一幕,也远远没有到来。

      赵军被围后,立即建筑工事,等待救援。根据司马迁的《史记》记载,秦军统帅白起并没有马上发起总攻,他准备用更加残酷的办法削弱对手的战斗意志,白起围而不打,只出动轻兵反复袭击、折磨被围的赵军。

      秦军连创赵军的捷报传到咸阳,秦襄王十分高兴,亲自到了河内,即今河南省沁阳县。他把当地15岁以上的男丁全部编入军队,调遣到长平东北面的高地布防,切断赵国的援兵和粮道。

      赵军的所有退路断绝,长平战役进入了最为惨烈的阶段。四十万赵军被秦军死死围住,断粮已持续了46天。46个悲惨的日日夜夜,成群饥饿疲惫的赵军士兵,没有粮食,精神肉体遭受双重折磨,士兵们互相残杀,活着的人把伤亡的战友吞食掉。秦军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发惊恐不安。绝望像瘟疫一样蔓延。这,正是白起所期望的。

      赵括连续组织了四支部队轮番突围,企图冲开一条血路,均被铜墙铁壁般的秦军击退。合乎逻辑的推测应该是,赵军主力应是往自己的大本营方向突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赵军必须闯过一关,就是那25000人组成的奇兵,正是他们,关闭了赵括与大本营守军会合的铁门。

      这是怎样的一支奇兵?

      我们先回到兵马俑坑——这个凝固的地下军团,6000多个兵马俑组成了一个活生生的秦军军阵。排列在军阵最前面的是三排弩兵,他们是整个军阵的前锋。在军阵的最后面也有三排弩兵,防止敌人从背后袭击。

      在军阵的右翼,有两列士兵,一列朝前,另外一列面墙而立。在左翼,也有一列士兵面目向外,虎视眈眈。这样布置是提防大军的左右两侧遭到敌人的突然袭击。这些面壁的士兵正是整个军团两翼的护卫队。

      有前锋,有后卫,有两翼,在这四面的围绕之下,中间是个庞大的军阵的主体。这是由38路纵队组成的主力部队,步兵和战车相间交错,浩浩荡荡、气势磅礴。

      它是个屯聚的阵势,它没张开,兵书上曾经讲了,说这个坚若磐石兵阵,一旦展开,如弯弧挺刃,好像一把刀一样一下挺开来。

      这是古代战争史上极其经典的军阵范例,它进可以攻,无坚不摧;退可以守,固若金汤。在这样的军阵前,赵军难逃厄运。

      再说25000人的奇兵,在兵马俑的第二个俑坑,骑兵部队的边上,考古人员发现了大量战车的残迹,在秦时代,车步配合是最典型的作战方式。在庞大的战车后面,总有步兵跟随,进攻时战车和步兵总是一齐向前推进。车驰卒奔的作战方式曾经风行一千多年。

      然而,对兵马俑的探测结果却完全不同,在厚厚的黄土下,埋着一支纯粹由64辆战车组成的部队。

      这些战车车体窄小,仍旧由四匹马拉动。可以推想,由于没有步兵跟随,他们完全可以跟上骑兵的速度。战车上的士兵配备着戈、矛等刺杀兵器,正好弥补骑兵无法近身攻击的缺憾。

      可以推断,袭击被困赵军的轻兵,应该就是这种独立战车,将赵军一分为二的,最终挡住赵军突围的25000名奇兵很可能就有这种独立战车部队。

      对于赵军,死亡和失败的结局已不可逆转。

      赵括只能做最后的生死一搏,他亲率精兵,披上厚甲,强行突围。然而,当他出现在阵前,秦军的弩兵,万弩齐发,赵军兵士一个个倒下。统帅赵括就在最后一次突围中被射死。残余的士兵惊魂未定时,秦军青铜戈矛组成的方阵已经像一座座城一般压了过来。绝望的赵军最终被秦军彻底摧毁。

      赵国全军败亡覆没,都是赵括的错吗?不尽然。

      从赵军的特点看,是战国七雄中攻击能力最强的。从赵武灵王开始,他打的仗主要是攻击战、野战。赵括带去增援的20万大军,相当多的是北方边地精骑,换句话说,他们是来出差的,北方的战线压力同样大。让骑兵下马去死守,不符合他们的特点。

      赵括只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被推到一个错误的位置上,做了任何一个天才的将领所能做的所有选择,仅此而已。绝不是什么纸上谈兵,这一仗,换孙子来也得这么打,主动出击,是败中求胜的一赌,赌输了而已。

      赵国最大的错误,实际上从接收上党的那一瞬间就种下了。

      这个错误,导致长平战役失败,受尽折磨后向秦军投降的40万赵军被白起全体活埋。

      40万赵军恳求、哀号全无效用,他们在强烈的饥饿和呜咽中被深埋地下。

      白起为何如此凶残?

      有三点必须说明:

      其一,这不是简单的坑杀俘虏,而是战略需要,就是要最大限度消耗掉对手的人口。

      秦国自从秦孝公以后,在征战过程中,重要的掳掠目标就是人口。包括对楚国、魏国的战争,都抓大量的劳役为他们耕种。杀俘虏,就是灭绝他们的人口,让他们无法生产,无法生产,国力就会衰弱,最后面临灭亡。

      其二,40万赵军到秦国基本也是恐怖组织,放回去也不可能。

      其三,秦国之所以要屠掉40万人,也是有前科的。在长平战前,已经有了三次大规模的杀俘记录。

      历代文人,提及白起坑杀俘虏,就认为是残忍,却不知“残忍”背后的实情。

      在长平古战场的遗址上,考古学家们发现了成堆的白骨。尸骨的边上还遗留着士兵们的兵器和随身携带的钱币。这是古代战争史上最为悲惨的一页。

      这场前无古人的大战,震惊山东六国。赵国从此一蹶不振,其他诸侯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秦统一中国的脚步。

      这场超大规模的歼灭战,致使无数生灵涂炭,又有新的生命诞生,就在长平之战结束后的这一年,一个婴儿出生了,他,就是未来的秦始皇。

    编辑:张兴兴

    长平之战战败的原因(2)
    春秋:打仗靠狠(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