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五霸七雄| 大秦帝国| 强汉风云| 三分天下| 魏晋南北| 隋唐演义| 五代十国| 宋辽夏金| 大漠元蒙| 厂卫明庭| 八旗满清| 上古至先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战史战例
  • 将帅风云
  • 军马兵械
  • 著作论述
  • □ 同类热点 □
  • 魏攻秦河西之战
  • 晋阳之战
  • 越灭吴之战“卧薪尝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
  • 长平之战中国历史上最早、规模最大的包围歼灭战
  • 邲之战晋楚争霸中原的第二次较量
  • 阴晋之战
  • 柏举之战“千里破楚、五战入郢”
  • 函谷关之战
  • 秦收复河西之战
  • 桂陵、马陵之战“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
  • 城濮之战“退避三舍,后发制人”
  • 浊泽之战
  • 繻葛之战“礼乐征伐自天子出”的消亡
  • 魏灭中山之战
  • 赵攻中山之战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军事 >> 五霸七雄 >> 战史战例
    春秋:打仗靠狠(1)

    发布时间: 2011/12/13 14:51:10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浩学历史网
    文字 〖 〗 )
    说到春秋中原争霸的战争,先要提起一个人,就是晋文公重耳。

      有人说,重耳打小是个纨绔子弟,这是冤枉。

      公元前656年,重耳离开晋国,四处逃亡,完全是缘于晋国内乱,说得更清楚一点,是因为一桩冤案——

      重耳的父亲晋献公,宠爱骊姬,骊姬是个有理想的女人,她的理想是让自己的亲生儿子奚齐当上太子,以后继承君位。于是,这个女人用计陷害已立的太子申生。让申生将下了毒的酒肉献给晋献公,晋献公误以为太子要谋害自己,最后逼得申生自缢而死。死了一个还不够,骊姬觉得申生的弟弟重耳和夷吾仍具威胁,又陷害这哥儿俩。晋献公再次上当,派兵攻打蒲城,讨伐重耳。重耳被迫从蒲城逃亡到狄国。

      这就是《左传》里记载的晋国“骊姬之乱”。

      要知道,一个国家与另一个国家的战争,一个种族与另一个种族的战争,一个势力集团与另一个势力集团的战争,归根结底,都是人与人之间的战争。显而易见,说战争必先说透人。

      拿重耳来说,避祸而逃,一逃整整十九年。

      这是何等辛酸的十九年?

      没有这十九年的磨砺,也就没有后来改变中原格局的城濮决战。

      当时,跟随重耳一同逃亡的几个大臣,狐偃、赵衰、魏武子、司空季子都是晋朝的人才。他们陪伴重耳在狄国待了十二年,为躲避追杀,又辗转到卫国。

      卫文公对待重耳,丝毫没有春天般的温暖,而是秋风扫落叶。重耳在一个叫五鹿的地方挨饿,比喝了三鹿更痛苦,只能向农夫乞讨食物。待不下去,又到了齐国。

      齐桓公大不一样,厚待重耳,将自己的宗室女儿姜氏嫁给重耳,又赐给马车十二乘,一乘是四匹马。有点只要人人献出一点爱,世界就变成美好人间的意思。

      对于一个流离失所、长期饥肠辘辘的人来说,这就算到天堂了。

      重耳很满足,沐浴在齐桓公慈善事业的阳光中。要说这时他有什么雄心壮志,想当春秋霸主,那是扯淡。这期间,他内心苦涩,精神颓丧。唯一的奢求就是生存,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齐桓公给了他,他有些“乐不思晋”。

      想想看,一路艰辛奔走,却不像西天取经最终有个盼头。人最怕什么?不怕骑虎难下,怕的是找不到老虎骑。

      无事业可从的人,肉体即便充实,内心也是惶惑空洞的。

      幸运的是,重耳身边有能人有智者商量对策,他们想规劝重耳离开齐国,切勿贪图安乐。

      一帮人蹲在桑树下密谋,却不知树上有个采桑的婢女。婢女跑去报告姜氏,姜氏很害怕,担心齐桓公得知后杀了重耳,便亲自劝说重耳逃走。重耳坚决不肯,床上有睡的,桌上有吃的,身上有穿的,谁还愿意再过窘迫潦倒食不果腹无依无靠的日子。

      姜氏只好与狐偃共谋,将重耳灌醉送出齐国。

      路上,重耳醒来,勃然大怒,操戈驱赶狐偃。但是,这时他已不能回齐国了。

      告别齐国,重耳一行又先后到了曹国和郑国。这两国的大臣深知重耳身边的人都是人才,劝自己君主善待重耳。可两国的君主曹君和郑文公却有眼不识金镶玉,对重耳怠慢无礼。重耳只能继续漂流,到了宋国,宋襄公赠马车二十乘。之后,重耳前往楚国,见到楚成王。

      在楚国,重耳清醒意识到一条生存法则——靠谁都靠不住,要活着要自立,就一条:不要靠,要一起搞。

      因为楚成王盛宴款待重耳时,问重耳将来如果返回晋国,用什么来报答?

      这个疑问句具有醍醐灌顶的效果!

      即便当时的重耳不会预见到,他与楚国将来会有一场改变中原格局的历史性会战,但至少他清醒了,他没有朋友,没有恩人,就算他感恩,对方也要吃掉他,这是国家利益。国家利益高于一切,要侵吞占领称霸,就要战争,战场上不讲私人交情,商场上也一样。

      清醒后的重耳,这样回答:楚国各种物资都有,不需要晋国的,若我得回晋国,一旦晋、楚交战两国演习军事,在中原相遇,“其辟君三舍”,如果还得不到君王的宽大,就将跟君王较量一下。——《左传》里这么记载。

      退避三舍,这是耳熟能详的成语,一舍为三十里,三舍九十里。

      楚国的令尹子玉一听重耳的话,觉得不对劲。这家伙眼下落魄,貌似懦弱,可他的眼睛背叛他的心,骨子里蕴藏霸气和刚强,是个逢敌必亮剑的主儿。今日留他性命,将来必生后患。

      楚成王却不听从,没除掉重耳,而是将其送到秦国。典型的拿豆包不当干粮,搁嘴边都不啃,哪能想到席间一番话,竟真成了将来一场大战的伏笔。

      秦穆公笑纳了重耳,把他当枪使,以对付当时的晋怀公。你齐桓公送一个女儿,我大手笔,送五个女儿,嫁给重耳为妻妾。

      直到公元前636年,秦穆公才送重耳归国。

      晋国此时是个什么情况呢?国势衰弱,晋怀公不得人心。重耳归国后,晋国的大臣们转向重耳。重耳掌握了军权,进入曲沃,成为晋国新一代君王,是为晋文公。

      晋文公登上历史的政治舞台,干了两件大事。这两件事都是一个目的:强盛国力。头一件:安内,进行国家内政改革。第二件:联外,外交活动,争取盟国。

      晋文公到底是周游过列国的角色,逃亡十九年,积累了很多财富。回国登君位,短短两年,便使内乱十余年之久的晋国百废俱兴。

      晋国真的强盛了。但能强过楚国吗?数年来,楚国一直在发动战争。泓水之战击败宋国,声威大震,一股打遍中原无敌手的气势,席卷而来,迅猛向黄河流域扩张,相继控制了鲁、郑、陈、蔡、许、曹、卫、宋等中小国家。

      楚成王的战略是一手软一手硬,亲善镇压并用。泓水之战前,陈国私通宋国,楚成王就派大军征讨。泓水之战后,宋成公来投降,则给予优厚待遇。对于未与楚国结盟的齐、晋、秦三个大国,则用不同手段区别对待。

      对齐国,楚国拥立公子雍,并派兵驻守彀邑监视他,同时任用齐桓公的七个儿子为楚国大夫,以收拢齐国人心。对秦国,则派重兵屯守商密(今河南淅川县荆紫关)等地,以阻碍秦军东出。对晋,则以隆重的礼节招待当年流亡的重耳,其目的就是,预先联络感情,为楚国霸占中原减少一个对手。

      再说齐国现状,原本为中原霸主,可齐桓公死后,国家陷入内乱旋涡,失去了霸主地位。秦国又致力于向西方兼并,对东方诸侯争霸持观望态度,保持中立。就国力而言,唯有晋国可以与楚国抗衡。

      楚成王野心膨胀,晋文公心里门儿清。此时,他已60多岁。一个60多岁的君王还能折腾多久?他会想到自己死后,国家会不会被楚国这头猛虎吞没;还会在夜阑人静时回顾自己的一生。哪个男儿不想“手握天下权,醉枕美人膝”?晋文公更想!

      这辈子不能就这么交待了,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争当霸主。

      楚成王有楚成王的争霸战略,晋文公也有自己的一套。很简单,六个字:尊王室、联齐秦。以此与楚国争霸。

      简单的六个字,含义却不凡。“尊王室”,是以齐桓公和宋襄公为鉴,吸纳其经验,汲取其教训,尤其是齐桓公“尊王攘夷”的办法,是事半功倍的良策。

      晋文公登君位第二年,公元前635年,周室发生内乱,周襄王逃到郑国,遣使者向秦、晋等国求救。

      狐偃对晋文公说:“求诸侯,莫如勤王,诸侯信之,且大义也。”

      意思极明确:勤王,可提高晋朝在诸侯中的威信,相当于买到个名誉。

      名誉是非常要紧的。孟子曾下过断语:春秋无义战。在他眼中,为了争做霸主而发动战争,结果是杀人盈城,尸骨遍野,民不聊生,这些君主都是历史的罪人。

      一个君主要比别的君主显得“正义”一点,出师征战就必得有个靠谱的名分,简言之:旗号。

    编辑:张兴兴

    长平之战战败的原因(3)
    春秋:打仗靠狠(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