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五霸七雄| 大秦帝国| 强汉风云| 三分天下| 魏晋南北| 隋唐演义| 五代十国| 宋辽夏金| 大漠元蒙| 厂卫明庭| 八旗满清| 上古至先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战史战例
  • 将帅风云
  • 军马兵械
  • 著作论述
  • □ 同类热点 □
  • 赵匡胤(2)
  • 赵匡胤(1)
  • 赵匡胤(4)
  • 南宋大将张俊(1)
  • 赵匡胤(3)
  • 张珏
  • 杜杲
  • 高怀德
  • 潘美
  • 赤盏合喜
  • 王全斌
  • 耶律德光
  • 纥石烈牙吾塔
  • 完颜赛不
  • 李庭芝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军事 >> 宋辽夏金 >> 将帅风云
    富弼:磨动辽国功同寇准(3)

    发布时间: 2015/12/9 9:15:08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大河报
    文字 〖 〗 )
    前面所言,是五代事。当时契丹两次兴兵,先后灭掉后唐、后晋。但那时的“中国”四分五裂,实力不足,即便如此,辽国也死伤惨重,付出很大代价。如今大宋疆域辽阔,军队众多,国家又稳定已久,国力非五代可比。辽人一旦兴兵,能确保必胜?即使取胜,群臣抢掠发财,皇帝只会损失兵马。相反,如果双方通好,岁币可都是皇上所得,好处大大的。

        富弼对辽国内情很熟悉。契丹立国,合部族、州县、属国三部分而成。部族是其根本,打仗全靠部族,他们平时从事畜牧,战时举族皆兵,一闻令下,立刻聚集,不带粮饷,全靠剽掠,战时抢劫的财物,全归自己,此即所谓“打草谷”,而皇帝还要为他们加官晋爵。所以战事一起,众将坐大,兴宗想靠战争巩固自己地位的愿望,只怕难以实现。因此,富弼此话一出,“契丹主大悟,首肯者久之”。富弼的说辞实在高明,撬开了辽国君臣,从此,哪位大臣再进言攻打大宋,动机就显得很可疑。

        后来,苏轼曾与父亲、弟弟一起欣赏富弼的《使北语录》,读到说“大辽国主”云:“用兵则士马物故,国家受其害;爵赏日加,人臣享其利。故北朝之臣劝用兵者,乃自为计,非为北朝计也。”父子三人“皆叹其言,以为明白而且中事机”。

        《辽史》也记载了富弼的话对辽兴宗的深刻影响:“是时,富弼为上言,大意谓辽与宋和,坐获岁币,则利在国家,臣下无与;与宋交兵,则利在臣下,还在国家。上感其言,和好始定。”

        有人说,“富弼之使也,以一言息南北百万兵,可谓伟矣”。此言不虚,富弼站在辽兴宗角度,分析利弊得失,最终促使辽兴宗打消战争念头。宋朝中期最大的危机,开始有了转机。

        严词拒绝割地要求

        打消了辽兴宗兴兵南侵的念头,富弼才开始对他提出的具体问题作回应。

        “杜塞雁门关,是为了对付西夏的元昊,并不是针对辽国;宋辽边境的塘水防御系统,兴建于澶渊之盟前,因地势低洼,水量增加,实属自然现象;沿边城池只是维修,民兵只是补差额,并没有违背澶渊所定盟约。”

        辽兴宗这些指责本来就是没事找事,被富弼点破,只好顺坡下驴:“如果不是你介绍,我真不知道其中详细的情形。”尽管如此,他仍不愿放弃割取关(指瓦桥关)南十县的要求,说自己“所欲得者,祖宗故地耳”,并不过分。

        这时,谈判进入另一个焦点,富弼毫不退让,回答道:晋高祖把卢龙地区给了契丹,周世宗又夺回了其中关南部分,这都是异代故事。如今宋朝已建国八十年,“欲各求异代故地,岂北朝之利乎”?说起祖宗故地,你们该把燕云十六州都退还给大宋呢。这里,富弼显示了过人的政治智慧,提出了处理历史领土问题的原则:尊重现实状况,不纠缠历史旧账。他所言合情合理,令辽兴宗一时语塞。

        尽管道理说不过富弼,辽兴宗并不打算放弃领土要求。第二天,他请富弼一同打猎,大草原上,两人信马由缰,兴宗老调弹出新花样:“宋辽是兄弟之国,要想保持牢固的兄弟情谊,宋朝一定要把关南十县还给辽国才行。”

        富弼在马上答道:“北朝欲得祖宗故地,南朝亦岂肯失祖宗故地邪?且北朝既以得地为荣,则南朝必以失地为辱。兄弟之国,岂可使一荣一辱哉?”

        荣辱之说,让辽兴宗若有所悟,感觉到大宋在领土问题上不可能让步。富弼继续说:“我来时,本朝皇帝就有交代,为祖宗守国,绝不敢把领土给予别人。北朝要这十个县,不过是想得到这些地方的租赋。我不想让两国赤子因此事大量死伤,因此愿意委屈点增加岁币,算是补给辽国这十个县的赋税。如果这样还不行,辽国还要割取这十个县,那就是要撕毁澶渊盟约,那么‘朕安得独避用兵乎’?!况且澶渊之盟‘天地鬼神实临之’,如果两国交兵,过不在宋,‘天地鬼神岂可欺也’?”

        此话一出,辽兴宗打消了要求割地的念头。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不捞点好处,他也难以下台,于是又提出娶大宋公主。这也是宋仁宗所不答应的。富弼看穿兴宗之所以要求通婚,目的在于取得陪嫁财物,因此说道:婚姻容易产生嫌隙,而这必然影响两国关系。况且帝女才四岁,成婚要在十多年后,如何能借此解决两国目前争端?而宋朝嫁公主,陪嫁不过十万缗,“岂若岁币无穷之利哉”?

        兴宗再次接受了富弼的说辞,双方争议的焦点最终到了商议增加岁币的数量上。

        这样的谈判结果,在当时可算十分成功。当时宋正全力应付西夏,没有准备,也没有实力再与辽国开启战端,君臣上下普遍畏战,富弼取得这样的结果,被普遍认为不辱使命,立下大功一件。数十年后,苏轼还对此作出高度评价。但富弼本人并不以为自己有功劳,宋仁宗曾多次要因此功提拔他,都被他拒绝。一直到死,他都不承认这是功劳,而且从不愿提起这件事。这样的谈判结果,在他看来是万般无奈的,他寄希望于日后“朝廷急修战备,急选将帅,俟其有隙,因而吊伐,以雪今日邀盟之耻也”。这种愿望,是他后来与范仲淹主持庆历新政的基础。

        在增加岁币数额的谈判中,富弼不经意般设下一个套,令辽国与西夏从盟友变成对手,一年多后,双方掐得死去活来。大宋的国际形势,大为改观。姚伟 任双玲
    编辑:秋痕

    富弼:磨动辽国功同寇准(2)
    富弼助大宋撬开辽夏同盟(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