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五霸七雄| 大秦帝国| 强汉风云| 三分天下| 魏晋南北| 隋唐演义| 五代十国| 宋辽夏金| 大漠元蒙| 厂卫明庭| 八旗满清| 上古至先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战史战例
  • 将帅风云
  • 军马兵械
  • 著作论述
  • □ 同类热点 □
  • 清朝平定三藩之乱
  • 蒙古铁骑前仆后继“八里桥”血战英法联军(2)
  • 土尔扈特部东归:蒙古骑兵与哥萨克的较量(4)
  • 太平天国革命战争失败的教训(1)
  • 太平天国革命战争的最后失败[上](4)
  • 太平天国革命战争失败的教训(2)
  • 中法战争:马尾海战[图]
  • 中日甲午战争:辽东半岛之战
  • 中法战争:镇南关大战[图]
  • 太平天国革命战争失败的教训(3)
  • 高楼寨之战:捻军全歼清朝精锐的蒙古骑兵
  • 左宗棠收复新疆之战
  • 甲午战争中的大东沟海战(七)
  • 石达开----南安决策
  • 中日甲午战争:山东半岛之战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军事 >> 八旗满清 >> 战史战例
    清军被南明围于新会:居民每户出一人作"口粮"

    发布时间: 2016/8/16 13:11:55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凤凰网
    文字 〖 〗 )

        本文摘自《百家讲坛》2010年第10期,作者:追忆,原题:《一场“为救人而吃人”的残酷战争》 

        清朝入关后的早些年,明朝尚未最终覆亡,在南方还有以福王朱由崧为首的“弘光政权”,唐王朱聿键为首的“隆武政权”以及桂王朱由榔为首的“永历政权”,这段时期统称为“南明”。其中,“永历政权”由于得到广泛的拥护,曾一度与清廷划江而治,可惜由于内部倾轧,永历朝廷最终错失了多次复兴的良机,不得不偏安云贵一隅。 

        为挽回颓势,南明西宁王李定国(原大西军将领)决定联络东南沿海的郑成功夹攻夺取广东,以图兴复南明的大业。夺取广东的最关键一役在于攻下广州西南的新会,“克新会,则广州可下”。恢复广东是当时南明中兴的最佳战略,李定国对此一直踌躇满志。 

        清顺治十一年(1654年)二月,李定国聚集全部主力挥师入粤,一路势如破竹。这年四月,大西军开始全面围攻广东新会,誓要取新会而下广州。而坚守新会的清军(汉军)也获得死战命令: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新会,人在城在,人不在城也要在。 

        在李定国的三次大型围城攻坚战中,驻守新会的清军屡屡将百姓驱逐出来当“炮灰”,李定国不忍心,于是一次次放弃进攻。具体是这样的:当李定国通过挖掘地道抵达城墙根下炸开城墙,正要组织大炮猛轰缺口的时候,新会清军就驱逐百姓有序地出来搬石块,一一堵回缺口;当李定国用葵树干扎成“捆青”堆砌成台阶要爬上城墙时,新会清军就让百姓从城墙里挖缺口爬出来,将“捆青”一一搬进城内。李定国没辙了,只好借优势的兵力实施了长期围困,要将新会清军困死饿死。 

        而新会清军也早制订了不惜一切代价保住城池的方案,并且还针对李定国不忍伤害百姓的“善良弱点”采用了各种不择手段的守卫方式。在对内的宣传方面,新会清军大肆宣扬失守的可怕后果—一旦失守,清廷必将派兵反攻,重新夺下城池之日必会有灭绝性的屠城,因为“扬州屠城”才发生过不久。于是,对谁当皇帝不甚理会的百姓自然就站在清军一边,全力支持他们守城,所以才甘心被驱赶。有人评论李定国的这场战争是“好汉遇到了无赖”,可是战争中,“无赖”何尝不是战争策略之一呢?对于弱者一方的新会清军,如果他们非要守住城池,也只有“无赖”这一招数了,否则面对20万大军,他们拿什么去抵挡? 

        在李定国对新会城围困了三个月后,新会城内已再无粮草。而当时,李定国的军队也遭遇了大规模瘟疫,双方都在一线生机下死撑着。李定国本想期待郑成功的军队按约与他会师新会,然而郑成功屡屡拖延发兵时间;而清廷则早已派遣八旗大军南下,联合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继茂的汉军蛰伏在广东三水,伺机支援新会。 

        在这关键时候,新会清军决定让城内百姓,每家每户贡献出一人作为“人肉口粮”。在实施过程中,涌现了许多忠烈妇女,为自己的丈夫和家人自愿爬进油锅。《新会县志》记载,有个姓莫的媳妇与婆母相依为命,守将要杀食婆婆,莫氏叩头请求替婆婆死,守将说:“真是一位孝顺的好媳妇!”就答应了她的要求,把莫氏烹煮吃了。又有一个姓李的妇女,丈夫被守将抓去,将要被杀,李氏哭着说:“丈夫还没有儿子,如果杀了他,就绝了他家的后代了,我即使活着又有何用?请把我吃了吧!”守将也答应了,将李氏烹食,把她的骸骨交给她的丈夫带回家安葬。还有一位姓梁的穷书生将被烹食,他的十岁女儿请求代替,守将被感动了,就把他们父女一同释放。数月下来,新会清军竟吃了一万多人。不过,到当年十二月城围被解后,剩余百姓因自觉“安全”了,所以也没多少人痛恨清军的“吃人之举”。 

        对于这段历史,《新会县志》原文如此说:“自被围半载,饥死者半,杀食者半,子女被掠者半。天降丧乱,未有如是之惨者也。”不过这段文字记录的是战争造成的惨状,而对新会清军却鲜有批判,此为一奇。或许当时的新会百姓都还在庆幸没有遭遇满城皆尽的“灭顶之灾”…… 

        就在新会城内如此不择手段地渡过“朝不保夕”的粮食危机时,李定国在城外的大军也因瘟疫死伤过半,郑成功大军却依旧爽约渺渺无望。清廷援军趁机杀到,八旗清兵会同平、靖二藩军队前后夹击,用大炮轰乱了李定国最厉害的象兵阵。经过四天激战,李定国大军尽数兵丧在今天新会北门外的圭峰山下,20万大军最终只剩数千人逃回了云南。新会一役后,李定国精锐尽失,从此他再无力量进军广东,南明复兴的希望遂化为泡影。 

        这场战争里,李定国因怜悯百姓之心没能攻下城池,新会清军则因吃人守住了城池避免了灭绝性屠城的出现,救了百姓。在道德方面,还真难以评说这样的“吃人战争”。一切常规的人类价值观就这样在战争中被扭曲了。
    编辑:秋痕

    变革垂败叹晚清(2)
    甲午战争日军"口号":协助汉民族之革命运动(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