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五霸七雄| 大秦帝国| 强汉风云| 三分天下| 魏晋南北| 隋唐演义| 五代十国| 宋辽夏金| 大漠元蒙| 厂卫明庭| 八旗满清| 上古至先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战史战例
  • 将帅风云
  • 军马兵械
  • 著作论述
  • □ 同类热点 □
  • 崔浩
  • 刘裕(2)
  • 石勒石世龙
  • 慕容廆
  • 刘渊
  • 桓温
  • 拓跋焘(太武帝佛狸)
  • 张宾
  • 王镇恶
  • 符坚
  • 冼夫人——中国古代杰出的女军事家(1)
  • 慕容翰
  • 姚苌
  • 刘裕(1)
  • 拓跋珪道武帝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军事 >> 魏晋南北 >> 将帅风云
    王镇恶

    发布时间: 2006/11/22 16:06:2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博源网
    文字 〖 〗 )
    王镇恶(373.6.11—418.3.7),北海剧县(今山东寿光东南)人,东晋著名将领。
        王镇恶的祖父是前秦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王猛。王镇恶的父亲王休,曾为河东太守。王镇恶出生于公元373年6月11日,阴历是宁康元年(373年)五月初五。按习俗,五月初五是不吉利的日子,家人便想把他送给别人家养活,以免对本族有害。可王猛见了王镇恶后很惊奇,说:“此非常儿,昔孟尝君恶月生而相齐,是儿亦将兴吾门矣”(《宋书·王镇恶列传》)!所以给他起名叫“镇恶”。
        王镇恶十三岁时,前秦败亡,关中扰乱。王镇恶流寓在外,曾寄食于渑池(今河南渑池)的李方家里,李方对王镇恶很好。王镇恶很是感激,便对李方说:“若遭遇英雄主,要取万户侯,当厚相报。”李方回答说:“君丞相孙,人才如此,何患不富贵。至时愿见用为本县令,足矣”(《宋书·王镇恶列传》)。后来王镇恶随刘裕北伐,破了洛阳,果然以晋朝大将身份任命李方做渑池县县令。
        后王镇恶随叔父王曜归晋,客居荆州。王镇恶“颇读诸子兵书,论军国大事,骑乘非所长,关弓亦甚弱,而意略纵横,果决能断”(《宋书·王镇恶列传》)。
        义熙五年(409年)三月,刘裕上表请求攻打南燕,有人向刘裕推荐了王镇恶。时王镇恶是天门临澧县县令。刘裕召见王镇恶,与其交谈后,刘裕甚为惊异,遂留王镇恶过夜。第二天早晨,刘裕对僚属说:“镇恶,王猛之孙,所谓将门有将也”(《宋书·王镇恶列传》)。当即以王镇恶为青州治中从事史,行参中军太尉军事,署前部贼曹。后屡战有功,封博陆县五等子。
        后刘裕相继平南燕、破卢循,威震天下,北府兵三大主力(刘裕、刘毅、何无忌,何无忌即已战死)的刘毅不甘屈居太尉刘裕之下,暗中积蓄实力,图谋朝权。刘裕也早有察觉,等待时机。
        义熙八年(412年)九月,刘毅至江陵,偶染疾病,上书请调其堂弟、兖州刺史刘藩为副手,刘裕假意应允。刘藩自广陵(今江苏扬州西北)入建康(今南京)。刘裕借机以皇帝诏书,陈列刘毅反叛之罪,指出刘藩与之共谋不轨,勒令刘藩自杀。
        十五日,刘裕率诸军自建康出发,王镇恶请战说:“公若有事西楚,请赐给百舸为前驱”(《宋书·王镇恶列传》)。二十九日至姑孰(今安徽当涂),又以王镇恶为振武将军,与龙骧将军蒯恩率百条小船作先头部队。刘裕还告诫王镇恶说:“若贼知吾上,比军至,亦当少日耳。政当岸上作军,未办便下船也。卿至彼,深加筹量,可击,便烧其船舰,且浮舸水侧,以待吾至。慰劳百姓,宣扬诏旨并赦文、及吾与卫军府文武书。罪止一人,其余一无所问。若贼都不知消息,未有备防,可袭便袭。今去,但云刘兖州上”(《宋书·王镇恶列传》)。
        王镇恶领命,昼夜兼程,并伪称是刘藩西上,刘毅信以为真。十月二十二日,王镇恶抵达豫章口(今湖北江陵东南),距江陵城20里,弃船步行进军。蒯恩率军在前,王镇恶紧随其后,每艘船上留一两个人,对着船岸上竖六七面旗,下面放一鼓,告诉留下来的人说:“计我将至城,便长严,令后有大军状”(《宋书·王镇恶列传》)。又遣人烧毁江津(今湖北沙市东南)刘毅的船舰,断其退路。王镇恶率军直指陵城,对前军说:“若有问者,但云刘兖州至”(《宋书·王镇恶列传》)。沿途津戍及百姓说刘藩来了,未产生怀疑。
        离城不到五六里时,遇上刘毅要将朱显之带着十几个骑兵和几十个步兵,要出江津。朱显之问他们是什么人,士兵回答:“刘兖州至。”朱显之驰马到近前,问刘籓在哪儿,士兵回答:“在后”(《宋书·王镇恶列传》)。朱显之不见刘藩,却发现军队都带着武器,这时又望见江津的船舰被烧,烟火冲天,而鼓声甚盛。朱显之知道不是刘藩至,便跃马急驰而回,对刘毅说:“外有大军,似从下上,垂已至城,江津船悉被火烧矣”(《宋书·王镇恶列传》)。于是急令关闭各城门。但王镇恶已突进江陵城,士兵也攀城而入,由于城门还未来得及关闭,所以顺利打开大城东门。
        大城共有八支刘毅的军队,已经做好戒备。蒯恩进东门,便折回向北而击射堂,前攻金城东门。王镇恶入东门,便直击金城(今内城)西门。分军攻金城南门。刘毅金城内东从旧将,还有六队千余人,西将直吏快手,还有二千余人。两军混战,从上午十点战至下午四点,西边的人都已退散和归降,王镇恶入城,便趁风放火,烧大城南门和东门。
        王镇恶遣人送诏书及赦文与刘毅,刘毅焚而不视,与司马毛惰之等督士卒力战。时金城中的士兵也不信刘裕亲自到来,一个叫王桓的人,家在江陵,以前因杀死桓谦,为刘裕所提拔,常在左右,这时率十余人帮助王镇恶作战。下午四时左右,王桓在金城东门北三十步地方凿开一个大洞。王桓率先钻进洞里,王镇恶紧随其后,后面士兵相继而入,与刘毅军短兵相接。
        王镇恶的士兵和刘毅的士兵大都是北府旧人,有的都是父兄子弟中表亲等亲戚。王镇恶令士兵边战边说,刘毅的士兵都得知刘是刘裕亲自率兵而来,战无斗志,溃散逃走。一更时,听事前阵散溃,斩刘毅的勇将赵蔡,但刘毅左右士兵仍关闭东西门抵抗。王镇恶恐其作困兽斗,增加士兵伤亡,遂引军出围金城,故网开南门。刘毅恐有埋伏,于三更时乘夜率300余人由北门突围。由于事出突然,当王镇恶率军攻城时,刘毅的马还在城外,仓促之间寻不着马,刘毅便去儿子刘肃民那里取马,刘肃民却不给。朱显之对刘肃民说:“人取汝父,而惜马不与,汝今自走,欲何之”(《宋书·王镇恶列传》)?于是夺过马给刘毅。刘毅刚一出来,便遇见王镇恶的军队,突围不成。刘毅又到蒯恩处突围,由于士兵已作战一天,疲惫不堪,刘毅才得以从大城东门逃出。
        刘毅投奔到牛牧佛寺。当初桓蔚战败时,也投奔到牛牧佛寺,寺僧昌将桓蔚藏之,刘毅便将昌和尚杀死。及至今日,刘毅也逃到此地,寺僧拒之说:“昔亡师容桓蔚,为刘卫军所杀,今实不敢容异人。”刘毅慨叹道:“为法自弊,一至于此”(《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一十六》)遂自缢而死。第二天,百姓告诉王镇恶军,将其斩首,其子侄也全部被杀。
        此战,王镇恶身先士卒,身中五箭,手中所执的槊也被射中,在手中折断。直到江陵平定后二十天,大部队才到达。王镇恶因此战之功,于十一月被封为汉寿县子,食邑五百户。
        南地少数民族领向博抵根占据阮头,常与晋廷为敌,王镇恶便率军去讨伐。临走时,王镇恶告诉荆州刺史司马休之,请求司马休之派兵以为声援,司马休之派其将朱襄助王镇恶。
        可在行军途中却出现了意外。原因是太尉刘裕妒恨荆州刺史司马休之在江陵的声望,又厌恶其子在京都建康(今南京)惹事,遂于义熙十一年(415年)正月,逮捕司马休之次子司马文宝等,命其自杀。同时以纵子凶暴为名,发兵西上,征伐司马休之。二十七日,兵出建康。二月,司马休之上书陈述刘裕罪状,举兵迎战。
        此时,王镇恶于是对诸将领说:“百姓皆知官军已上,朱襄等复是一贼,表里受敌,吾事败矣”(《宋书·王镇恶列传》)。王镇恶乃带兵连夜东下,时值江水迅急,转瞬间就行了数百里。到达之后,以竹笼盛石,堵塞水道。朱襄军至,王镇恶率军夹岸击之,斩朱襄,杀千余人。但王镇恶的缺点是贪,打败朱襄后,趁机停军抄掠诸蛮,未有及时返回。五月,王镇恶江陵,司马休之已被平定,刘裕很生气,没有按时召见他。王镇恶笑着说:“但令我一见公,无忧矣”(《宋书·王镇恶列传》)。不久,刘裕登城唤王镇恶。王镇恶能言善辩,素有口才。便随机应变,使刘裕消了气。王镇恶又带兵追击司马休之,至国境而还。被任为游击将军。
        当时羌族贵族姚苌建立起来的后秦,历来威胁东晋。刘裕在攻灭南燕和益州割据势力后,谋伐后秦。义熙十二年(416年)正月,后秦国王姚兴派兵攻东晋雍州(治今湖北襄阳),被雍州刺史赵伦之击败。为晋提供了北伐的借口。二月,后秦国主姚兴病死,太子姚泓即位,兄弟争位相杀,关中骚乱。四月,西秦主乞伏炽磐侵犯秦边。六月,并州(治今山西太原西北)匈奴部落聚众叛乱。同时,夏国赫连勃勃乘机起兵扰秦边境。后秦因此内外交困,国力大减。
        八月,刘裕以王镇恶为咨议参军,龙骧将军,领前锋。出发前,前将军刘穆之在积弩堂见到王镇恶,对其说:“公愍此遗黎,志荡逋逆。昔晋文王委伐蜀于邓艾,今亦委卿以关中,想勉建大功,勿孤此授”。王镇恶说:“不克咸阳,誓不复济江而还也”(《宋书·王镇恶列传》)!
        晋军共分兵五路征讨后秦:王镇恶与冠军将军檀道济率步兵为前锋,自淮、肥一带向许昌、洛阳(今河南许昌东、洛阳东北)方向进攻;建武将军沈林子、彭城内史刘遵考率水军,趋石门(今河南荥阳北),自汴水入河水(今黄河);直指洛阳;新野太守朱超石、宁朔将军胡藩率部由襄阳赴阳城(今河南登封东南),策应洛前锋主力,从南面进攻洛阳;振武将军沈田子、建威将军傅弘之率部由襄阳趋武关(今陕西商南西南),牵制关中的后秦军;冀州刺史王仲德统领前锋诸军,经泗水开巨野泽(今山东巨野北)入河水(今黄河)。
        九月,王镇恶和檀道济进入后秦境,所向皆捷。秦将王苟生献漆丘(今河南商丘东北)降王镇恶,徐州刺史姚掌以项城(今河南沈立)降檀道济。其它要点屯守兵力,亦望风降附。檀道济又破新蔡(今属河南),执杀太守董遵,进克中原重镇许昌,擒获秦颍川太守姚垣及大将杨业。
        十月,王镇恶、檀道济会师成皋(今荥阳西北)。后秦阳城、荥阳(今荥阳东北)二城皆降。镇守洛阳的后秦征南将军姚洸求救于长安。后秦主姚泓派越骑校尉阎生率骑兵3000人,武卫将军姚益男率步兵1万前往助守。同时遣并州牧姚懿自蒲坂(今山西水济西南)进屯陕津(即茅津,今河南三门峡市西黄河上)为后援。洛阳守将姚洸拒纳部将赵玄集中兵力,固守金墉(今洛阳东北),以待援军建议,分兵扼守各处险要:命宁朔将军赵玄率千余人南守柏谷坞(今河南偃师东南),广武将军石无讳东守巩城(今河南巩县西南)。不久,成皋、虎牢(今河南荥阳西北)守军相继降晋。王镇恶与檀道济、沈林子等长驱而进。石无讳退还洛阳,赵玄战死。晋军进逼洛阳,姚洸出降,秦军4000余人被俘。
        义熙十三年(417年)正月,刘裕留子彭城公刘义隆镇守彭城,亲率水军自彭城西进。刘裕原令前锋诸军到达洛阳后,等待后续大军会合再前进;但王镇恶见后秦内乱,潼关空虚,便机断而行,于二月乘胜进击渑池(今河南洛宁西),遣司马毛德祖攻蠡吾城(今河南洛宁西北)、引兵疾趋潼关。在渑池,王镇恶到李方家去拜访,见了他的母亲,厚加酬赏,任命李方作渑池令。
        进至潼关,为秦大将军姚绍所拒,姚绍深沟高垒以自守。王镇恶孤军远来,后备供应不足,便派人驰告刘裕,求发遣粮食和援军。当时刘裕的水军自淮、泗入清河,准备逆黄河西上,北魏因滑台丢失而倍防刘裕,不肯借道,拓跋嗣以司徒长孙嵩督山东诸军事,遣振威将军娥洁、冀州刺史阿薄干,率步骑兵10万屯黄河北岸。北魏还以数千骑兵,缘黄河北岸随刘裕军西行,不时袭扰,迟滞晋军西进。刘裕把王镇恶派来的人叫来,把船朝北的舷窗打开来,指着岸上的魏军说:“我语令勿进,而轻佻深入。岸上如此,何由得遣军”(《宋书·王镇恶列传》)?王镇恶于是亲自到弘农等地督上民租,军食复振。
        三月,夺取潼关,乘胜追击。后秦姚绍引兵出战失利,损兵千余,退驻定城(今潼关西),依险拒守。四月,姚绍遣长史姚洽、宁朔将军安鸾、护军姚墨蠡、河东太守唐小方率众2000进趋黄河以北九原(今山西新绛北),设立河防,以断绝王镇恶、檀道济之粮援,被沈林子击破,将士被杀殆尽。姚绍闻姚洽败死,发病身亡。东平公姚瓒代姚绍行使兵权,引兵攻袭沈林子,被沈林子击败。
        八月,刘裕至潼关,商讨进取之计,王镇恶请求带领水军从黄河入渭水,直逼长安,刘裕同意。王镇恶引水军自黄河进入渭水,后秦恢武将军姚难自香城(今陕西朝邑东)回救长安。王镇恶率兵追击。姚泓从灞上引兵回屯石桥(今长安城洛门东北),援接姚难。镇北将军姚强与姚难在泾上(今泾河入渭之口)汇合,共拒王镇恶。王镇恶遣毛德祖进击,破之。姚强战死,姚难逃往长安。姚瓒退守郑城(今陕西华县)。此时,刘裕也挥师进逼秦军。姚泓急遣姚丕守渭桥(今长安城北),辅国将军胡翼度守城东北之石积,姚瓒守灞东(灞水以东)。姚泓则自屯逍遥园(长安城西)。
        王镇恶军所乘的都是艨艟战舰,人全在舰内,秦人见船舰溯水而进,船外看不到划船的人。北方向来没有船只,莫不惊惋,以为是神。八月二十三日,王镇恶军到达渭桥,饱餐战饭,弃舟上岸。时渭水水流湍急,眨眼之间,船舰都随流而去。当时姚泓在长安城还有几万人,王镇恶抚慰士兵说:“卿诸人并家在江南,此是长安城北门外,去家万里,而舫乘衣粮,并已逐流去,岂复有求生之计邪!唯宜死战,可以立大功,不然,则无遗类矣”(《宋书·王镇恶列传》)。于是身先士卒,众人也知道没有退路,无不奋勇争先。后秦军一触即溃,大败而逃。姚泓与姚瓒引兵来救,遇姚丕部败退,自相践踏,不战而溃。姚泓单骑还宫,王镇恶自平朔门(长安北门)攻入长安。第二天,姚泓带妻子儿女归降,后秦灭亡。城内有六万多户,王镇恶对百九宣扬国恩,抚慰民心,纪律严明,百姓渐安。
        刘裕将至长安,王镇恶于灞上相迎,武帝慰劳他说:“成吾霸业者,真卿也。”王镇恶拜了两拜,辞谢说:“此明公之威,诸将之力,镇恶何功之有焉!”刘裕笑着说:“卿欲学冯异也”(《宋书·王镇恶列传》)。
        此时,关中丰全仓库殷积,王镇恶极意收敛,子女玉帛,不可胜计。刘裕因其功高,也不加过问。进号征虏将军。这时有人向武帝报告,王镇恶攻下长安后,把姚泓的辇藏起来,恐怕有野心。刘裕暗中派人把辇找到,结果发现辇放在墙边没人管,而车子上原来装饰的金银玩物,都被剔光了。刘裕闻后,这才放心。
        十一月,留守江南的重臣刘穆之病故,朝中空虚。当初,刘裕准备攻下关中后,在经略西北。此时,晋军将士都久战思归,都不想留下。刘裕也怕江南出事,便决议东反。留次子,年仅十二岁的桂阳公刘义真为安西将军,雍秦二州刺史,镇守长安;王镇恶以征虏将军领安西司马、冯翊太守。委以守御之任。
        由于王镇恶的祖父王猛为前秦丞相多年,甚得人心,而王镇恶又新立大功,所以晋军皆忌之。沈田子素与王镇恶不和,便于傅弘之多次对刘裕说:“镇恶家在关中,不可保信。”刘裕说:“今留卿文武将士精兵万人,彼若欲为不善,正足自灭耳。勿复多言。”刘裕私下对沈田子说:“钟会不得遂其乱者,以有卫瓘故也。语曰:‘猛兽不如群狐’,卿等十馀人,何惧王镇恶”(《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一十八》)!
        史学家司马光在评论此事时说:“‘疑则勿任,任则勿疑。’裕既委镇恶以关中,而复与田子有后言,是斗之使为乱也。惜乎!百年之寇,千里之士,得之艰难,失之造次,使丰、鄗之都复输寇手。荀子曰:‘兼并易能也,坚凝之难。’信哉”(《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一十八》)!
        十二月,刘裕离开长安。时赫连勃勃强盛,见刘裕至长安,不敢妄动。等大军东还,赫连勃勃便于闰十二月侵犯北地。
        义熙十四年(418年)正月,刘义真派中兵参军沈田子抵抗,但难以战胜,于是屯刘回堡,派人还报王镇恶。王镇恶当着沈田子派来的使者的面跟长史王修说:“公以十岁儿付吾等,当各思竭力,而拥兵不进,寇虏何由得平”(《宋书·王镇恶列传》)!使者回去后,把王镇恶的话告知沈田子,沈田子大怒,便起了歹心。
        十五日(即公元418年3月7日),王镇恶率军出北地,和沈田子相会,沈田子派其族人沈敬仁将王镇恶杀于幕下,时年四十六岁。沈田子又将王镇恶兄王基,弟王鸿、王遵、王渊及从弟王昭、王朗、王弘等七人全部杀死。并称受刘裕之命为之,王修又将沈田子杀死,后刘义真又将王修杀死,晋军群情离散,斗志全无。后被赫连勃勃所败,逃回江南。
        刘裕闻王镇恶死,追赠王镇恶为左将军、青州刺史。刘裕称帝后,追封他为龙阳县侯,食邑千五百户,并且抚恤亲属,谥壮,其子王灵福嗣。
    编辑:管理员

    慕容隆
    慕容恪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