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五霸七雄| 大秦帝国| 强汉风云| 三分天下| 魏晋南北| 隋唐演义| 五代十国| 宋辽夏金| 大漠元蒙| 厂卫明庭| 八旗满清| 上古至先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战史战例
  • 将帅风云
  • 军马兵械
  • 著作论述
  • □ 同类热点 □
  • 大唐凌烟阁二十四功臣画像及介绍[图组](4)
  • 大唐凌烟阁二十四功臣画像及介绍[图组](2)
  • 大唐凌烟阁二十四功臣画像及介绍[图组](3)
  • 李密
  • 唐代的武将等级
  • 大唐名将柴绍
  • 于仲文
  • 韩擒虎
  • 窦建德
  • 杨素
  • 贺若弼
  • 史万岁
  • 梁睿
  • 长孙晟
  • 高颎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军事 >> 隋唐演义 >> 将帅风云
    于仲文

    发布时间: 2006/11/27 14:45:2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博源网
    文字 〖 〗 )

    于仲文(545—613年),字次武,河南洛阳(今河南洛阳)人,隋朝名将。
        于仲文的祖父于谨为北魏、西魏、北周时期著名的军事将领;父亲于寔为北周大左辅、燕国公。于仲文“少聪敏,髫龀就学,耽阅不倦”(《隋书·于仲文列传》),其父于寔见后,惊异地说:“此儿必兴吾宗矣”(《隋书·于仲文列传》)。九岁时于仲文曾在云阳宫见过西魏大丞相宇文泰,宇文泰问:“闻儿好读书,书有何事?”于仲文回答说:“资父事君,忠孝而已”(《隋书·于仲文列传》)。宇文泰闻后甚是惊叹。其后于仲文就学于博士李祥,读《周易》、《三礼》,略通大义。
        长大后,于仲文“倜傥有大志,气调英拔,当时号为名公子”(《隋书·于仲文列传》)。起家为赵王属下,寻迁安固太守。时遇任、杜两家各失一牛,后寻回一牛,两家皆认此牛。州郡对此久不能决。益州长史韩伯俊说:“于安固少聪察,可令决之。”于仲文说道:“此易解耳”(《隋书·于仲文列传》)。于是令两家各驱牛群至,然后将寻回的牛放开,结果牛走到向任氏家的牛群中。又暗中派人微伤此牛,结果任氏非常伤心,杜家却依然如故。于是于仲文诃诘杜氏,杜氏服罪而去。
        当时始州刺史屈突尚是宇文护的党羽,因罪被下狱,但官吏因畏惧宇文护的权势,都不敢将其治罪。于仲文到后,不畏权势,将其治罪。蜀中百姓为此称赞他:“明断无双有于公,不避强御有次武”(《隋书·于仲文列传》)。不久,于仲文被征为御正下大夫,封延寿郡公,邑三千五百户。此后于仲文多次随军征战,累勋授仪同三司。周宣帝时,于仲文为东郡(治滑台,今河南滑县东旧城)太守。
        北周大象二年(580年)五月十一日,北周宣帝宇文赞病死。周静帝宇文衍年幼,左丞相杨坚专政。杨坚为预防北周宗室生变,稳固其统治权力,以千金公主将嫁于突厥为辞,诏赵、陈、越、代、滕五王入朝;因尉迟迥(北周文帝宇文恭外甥)位望素重,恐有异图,遂以会葬宣帝为名,诏使其子尉迟惇召尉迟迥入朝;并以韦孝宽为相州总管赴邺取代尉迟迥。六月,尉迟迥恐杨坚专权对北周不利,公开起兵反对杨坚。
        七月,青州总管尉迟勤(尉迟迥弟之子)从尉迟迥反杨。尉迟迥所统相(治邺,今河北临漳西南)、卫(治朝歌,今河南淇县)、黎(治黎阳,今河南浚县东北)、沼(治广年,今河北永年东南)、贝(治武城,今河北清河西北)、赵(治广阿,今河北隆尧东)、冀(治信都,今河北冀县)、瀛(治赵都军城,今河北河间)、沧(治饶安,今河北盐山西南)及勤所统青、齐、胶、光、莒等州(均属今山东)皆从之,有众数十万。荥州(治成皋,今河南汜水)刺史宇文胄、申州(治平阳,今河南倌阳)刺史李惠、徐州(治彭城,今江苏徐州)总管司录席毗罗等,皆据州响应;怀县(今河南武陟西南)永桥镇将纥豆陵惠以城降尉迟迥。整个山东(太行山以东)除沂州(治琅邪,今山东临沂西)外,几乎都为尉迟迥控制。
        时杨坚挟幼帝以号令中外,同月十日,杨坚调发关中兵,令韦孝宽为行军元帅,陇西公李询为元帅长史,郕公梁士彦、乐安公元谐、化政公宇文忻、濮阳公宇文述、武乡公崔弘度、清河公杨素等为总管,率军讨伐尉迟迥。
        此后尉迟迥遣兵分路进攻,命大将军檀让攻略河南之地,又派人到东郡诱劝于仲文归附,但遭到拒绝。尉迟迥怒其不从己,遂派仪同宇文威率军攻打东郡,于仲文指挥所部迎战,大破宇文威军,斩500余人,因功被授开府。尉迟迥又派荥州刺史字文胄率军自石济(今河南延津东北)向西、宇文威等率军由白马(今河南滑县附近)附近渡黄河向南,二路俱进,合围东郡,欲置于仲文于死地。在敌众势盛与城内赫连僧伽、敬子哲等响应尉迟迥的情况下,仲文自感难于坚守,只得抛妻别子,率60余骑自城西门突围而走,途中又遭追杀,一路边战边行,死者十之七八,终于回到京都长安。尉迟迥杀其三子一女。杨坚见到于仲秋文后,将其引入卧室,为之下泣。同时赐彩五百段,黄金二百两,进位大将军,领河南道行军总管。给以鼓吹,驰传诣洛阳发兵,进讨檀让。
        时韦孝宽拒尉迟迥于怀县永桥镇(今河南武陟西南),于仲文至韦孝宽处与其商议对策。总管宇文忻因杨坚初为丞相而有自疑之心,因而于仲文说:“公新从京师来,观执政意何如也?尉迥诚不足平,正恐事宁之后,更有藏弓之虑。”于仲文恐宇文忻生变,便回答说:“丞相宽仁大度,明识有馀,苟能竭诚,必心无贰。仲文在京三日,频见三善,以此为观,非寻常人也。”宇文忻又问:“三善如何?”于仲文又回答说:“有陈万敌者,新从贼中来,即令其弟难敌召募乡曲,从军讨贼。此其有大度一也。上士宋谦,奉使勾检,谦缘此别求他罪。丞相责之曰:‘入网者自可推求,何须别访,以亏大体。’此其不求人私二也。言及仲文妻子,未尝不潸泫。此其有仁心三也”(《隋书·于仲文列传》)。宇文忻闻后,心中遂安。
        此时檀让率军攻下曹州(治左城,今山东曹县西北)、亳州(治小黄,今安徽亳县)后,屯兵梁郡(今河南商丘南)。八月中旬,于仲文率军东进,在汴州(治浚仪,今河南开封西北)东倪坞,击败尉迟迥部将刘子昂、刘浴德两部后,进至蓼堤(今河南商丘县境,梁孝王时所筑大堤,长300里),距梁郡七里。时檀让有军数万,双方兵力众寡悬殊。于仲文先派羸弱之师前往挑战,檀让军悉数来战,于仲文继而佯装败退,待檀让军骄纵懈怠,疏忽戒备后,派精兵快速杀回,由左右两翼突然进击,大败檀让军,生俘5000余人,斩首700级,迫使檀让率余部退守成武(今属山东)。随后,于仲文军乘胜攻打梁郡,尉迟迥守将刘子宽弃城逃走。于仲文军又在追击中擒斩数千人,刘子宽仅以身免。此战,于仲文在兵力对比处于劣势情况下,以机动灵活之指挥,创造战机,突然回兵,攻其无备,终获胜利。
        在交战前,诸将都认为为:“军自远来,士马疲敝,不可决胜”(《隋书·于仲文列传》)。但于仲文却令三军迅速进餐,列阵大战,既而破敌。战后,诸将都疑惑地问道:“前兵疲不可交战,竟而克胜,其计安在?”于仲文含笑说:“吾所部将士皆山东人,果于速进,不宜持久。乘势击之,所以制胜”(《隋书·于仲文列传》)。诸将皆服其理,以为非所及也。
        于仲文乘胜攻克曹州(治左城,今山东曹县西北),俘尉迟迥所署刺史李仲康及上仪同房劲。檀让以余众守成武,别将高士儒以万人守永昌。于仲文诈为书信至各州县,说:“大将军至,可多积粟”(《隋书·于仲文列传》)。檀让闻讯后,认为于仲文部不能马上到达,遂放松警惕,犒劳将士。仲文知其懈怠后,遂选精骑奔袭,一日便至,袭占成武。
        这时,降尉迟迥将领席毗罗率军10万屯于沛县(今江苏沛县东),正准备攻打徐州(治彭城,今江苏徐州)。于仲文察知席毗罗妻子留住金乡,便派人假扮席毗罗使者,向金乡城主徐善净谎报:“檀让明日午时到金乡,将宣蜀公(尉迟迥)令,赏赐将士”(《隋书·于仲文列传》)。金乡人信以为真,皆喜。于仲文简选精兵,伪造尉迟迥的旗帜,加速前往。徐善净以为是檀让军到来,连忙迎接。于仲文随即将其擒获,遂占金乡。诸将多劝屠城,于仲文晓喻部属:“此城是毗罗起兵之所,当宽其妻子,其兵可自归。如即屠之,彼望绝矣”(《隋书·于仲文列传》)。众皆称善。果然,席毗罗仗其优势兵力来攻,企图夺回金乡。于仲文背城结阵,并于数里外麻田中设伏。席毗罗军列阵毕,刚刚发起进攻,背后伏兵突发,俱曳柴草鼓噪,尘埃张天,喧声震耳,席毗罗军顿时混乱。于仲文军乘势进击,席毗罗军惨败,争渡洙水(今山东钜野洙水河),溺死者甚众,洙水为之不流。于仲文俘檀让,槛送京师。席毗罗藏在荥阳一户人家,也被擒斩。尉迟迥所占河南各地,全部平定。后刻碑纪功,立于泗水岸上。此战,于仲文施诈术轻取金乡,又以金乡为饵,诱敌入伏,以少胜多,终于全歼敌军。
        于仲文回京后,杨坚将其引入卧室设宴招待,赐杂彩千馀段,妓女十人,拜柱国、河南道大行台。因杨坚称帝,未行。
        不久,于仲文因其叔父太尉于翼犯法,株连下狱。于仲文于狱中上书:“臣闻春生夏长,天地平分之功,子孝臣诚,人伦不易之道。曩者尉迥逆乱,所在影从。臣任处关河,地居冲要,尝胆枕戈,誓以必死。迥时购臣位大将军、邑万户。臣不顾妻子,不爱身命,冒白刃,溃重围,三男一女,相继沦没,披露肝胆,驰赴阙庭。蒙陛下授臣以高官,委臣以兵革。于时河南凶寇,狼顾鸱张,臣以羸兵八千,扫除氛昆。摧刘宽于梁郡,破檀让于蓼堤,平曹州,复东郡、安城、武定、永昌,解亳州围,殄徐州贼。席毗十万之众,一战土崩,河南蚁聚之徒,应时戡定。当群凶问鼎之际,黎元乏主之辰,臣第二叔翼先在幽州,总驭燕、赵,南邻群寇,北捍旄头,内外安抚,得免罪戾。臣第五叔智建斿黑水,与王谦为邻,式遏蛮陬,镇绥蜀道。臣兄顗作牧淮南,坐制勍敌,乘机剿定,传首京师。王谦窃据二江,叛换三蜀。臣第三叔义受脤庙庭,龚行天讨。自外父叔兄弟,皆当文武重寄,或衔命危难之间,或侍卫钩陈之侧,合门诚款,冀有可明。伏愿下泣辜之恩,降云雨之施,追草昧之始,录涓滴之功,则寒灰更然,枯骨生肉,不胜区区之至,谨冒死以闻”(《隋书·于仲文列传》)。隋文帝览表后,不胜感慨,遂将于仲文叔侄一并释放。
        不久,于仲文奉诏率兵驻守白狼塞(山西应县),以备突厥。明年,又拜行军元帅,统领十二总管攻打突厥。于仲文出服远镇,败突厥,斩千余人,六畜巨万计。然后于仲文率军从金河出白道(今呼和浩特北),并派总管辛明瑾、元滂、贺兰志、吕楚、段谐等2万人出盛乐道,趋那颉山。至护军川以北,与突厥相遇,突厥可汗见于仲文部军容整齐,不战而退。于仲文率精骑5000越山而追,不及而还。
        当时隋文帝发觉尚书文薄繁杂,官吏奸计,遂令于仲文为勘录省中事,专管上奏文书事宜。于仲文去伪存真,删繁就简,然后交隋文帝审阅。隋文帝对于仲文办事明断非常赞许,并厚加赏赐。隋文帝还常为物资转运忧虑,于仲文遂建议修建漕渠,引渭水以便航运。隋文帝许之,并责成于仲文督办此事。
        开皇八年(588年)十二月,隋发起灭陈之役。于仲文拜行军总管,率水军自章山出汉口。陈郢州刺史荀法尚、鲁山城主诞法澄、邓沙弥等请降,秦王杨俊将所降之众均划规于仲文指挥。
        开皇十年(590年)十一月,越州(治今浙江绍兴)高智慧、婺州(治今浙江金华)汪文进、苏州沈玄侩等均举兵反隋,于仲文复以行军总管讨之。时三军缺粮,米粮暴涨,于仲文和工部尚书宇文恺乘机私卖军粮,结果二人均被免官。明年,复官爵,率兵屯驻马邑(今山西朔县)突厥,数旬而罢。时晋王杨广知于仲文为将才,便常属意于仲文,看到于仲文闲置家中,便令其督率晋王军府事宜。
        开皇二十年(600年)四月,突厥步迦可汗率兵进犯隋边。隋文帝杨坚命晋王杨广为元帅,以于仲文将前军,大破突厥而还。仁寿(601—604年)初,拜太子右卫率。
        仁寿四年(604年),隋文帝死,晋王杨广继位,是为隋炀帝。于仲文迁右翊卫大将军,掌管文武选事。大业五年(609年)三月,于仲文随炀帝西巡河右,征讨吐谷浑,进位光禄大夫,甚见亲幸。
        于仲文在任右翊卫大将军期间,与工部尚书宇文恺争夺河东很库,二人被尚书左丞郎茂所弹劾:“臣闻贵贱殊礼,士农异业,所以人知局分,家识廉耻。宇文恺位望已隆,禄赐优厚,拔葵去织,寂尔无闻,求利下交,曾无愧色。于仲文大将,宿卫近臣,趋侍阶庭,朝夕闻道,虞、芮之风,抑而不慕,分铢之利,知而必争。何以贻范庶僚,示民轨物!若不纠绳,将亏政教”(《隋书·郎茂列传》)。结果双双获罪(此事出自《隋书·郎茂列传》)。
        大业七年(612年)二月十九日,隋炀帝巡幸至涿郡(治蓟县,今北京城西南),二十六日以高丽不遵臣礼为由,下诏征讨高丽,命天下兵卒,不论远近,都于明年春天到涿郡集中。
        大业八年(613年)正月,应征士兵全部集中于涿郡,共113.38万人,号称2百万,运输粮饷的民夫加倍。初二,炀帝下诏命左12军出镂方、长岑、溟海、盖马、建安、南苏、辽东、玄菟、扶余、朝鲜、沃沮、乐浪等道,右12军出粘蝉、含资、浑弥、临屯、侯城、提奚、蹋顿、肃慎、碣石、带方、襄平等道,分水、陆两路向高丽发起进攻。
        六月十一日,隋炀帝命右翊卫大将军于仲文与左翊卫大将军宇文述、左骁卫大将军荆元恒、右翊卫将军薛世雄、左屯卫将军辛世雄、右御卫将军张瑾、右武侯将军赵孝才、涿郡太守检校左武卫将军崔弘升、检校右御卫虎贲郎将卫文升等率9军共30.5万人,自怀远镇(在今辽宁辽中附近)渡辽水,越过高丽诸城,向鸭绿水(鸭绿江)挺进,与水军配合攻打平壤。
        于仲文率军出乐浪道,到达乌骨城后,于仲文挑羸马驴数千置于军后,然后率军东进。高丽出兵掩袭后队辎重,于仲文率军回击,大破高丽军。
        时高丽大臣乙支文德来诈降。出征前,宇文述与于仲文曾领受密旨捉拿乙支文德,二人准备将其扣压。时尚书右丞刘士龙为慰抚使,坚决制止,于仲文遂放跑了乙支文德,既而又反悔,害怕炀帝怪罪,遂派人哄骗乙支文德说:“更有言议,可复来也。”但乙支文德看出隋军的用意,未从,渡过鸭绿水。于仲文遂选骑兵渡水追之,每战皆克。乙支文德又遗诗给于仲文:“神策究天文,妙算穷地理。战胜功既高,知足愿云止”(《隋书·于仲文列传》)。于仲文则复信劝乙支文德归降,乙支文德烧栅而逃。
        于仲文等9军自怀远、泸河二镇出发时,令全军士卒携带百日粮秣,加上排甲以及衣资、戎具、火幕等器具,每人负担3石以上,无法承受。军卒们不敢违背“遗弃米粟者斩”的命令,在晚上宿营时,于幕帐中挖坑掩埋。待9路军马行至半路时,粮草已所剩无几了。时宇文述认为粮尽而欲回军,而于仲文则决定以精锐追乙支文德,可以立功。宇文述坚决不同意。于仲文怒道:“将军仗十万之众,不能破小贼,何颜以见帝!且仲文此行也,固无功矣。”宇文述也厉声说:“何以知无功?”于仲文又说:“昔周亚夫之为将也,见天子军容不变。此决在一人,所以功成名遂。今者人各其心,何以赴敌”(《隋书·于仲文列传》)!当初隋炀帝因于仲文长于谋略,便派其为诸军咨禀节度,所以才有此言。宇文述闻后,内不自安,不得已而从之,隋军乃渡过鸭绿水。
        乙支文德见隋军将士面带饥色,遂继续采取疲敌战术。每与隋军交战,一触即退,使隋军一日之内连获7次小胜。隋军为暂时的胜利所迷惑,被高丽军诱渡过萨水(今朝鲜清川江),深入到距平壤只有30里的地方,依山为营。
        乙支文德又遣使诈降,声称:“若旋师者,当奉高元朝行在所”(《隋书·宇文述列传》)。宇文述鉴于将士疲劳已极,不可再战,平壤城又险固难攻,便顺其诈,答应还师。后撤的隋军编成方阵行进,沿途不断遭到高丽军的四面袭击,只得且战且退。七月二十四日行至萨水,高丽军乘隋军半渡时,即向后军发起猛攻,担任后卫的辛世雄战死,其余诸军皆溃,仓皇逃窜。高丽军乘胜追击,宇文述等退到辽东城,仅剩2700余人,物资器械损失殆尽。隋炀帝见大势已去,乃于七月二十五日率军撤退。在平壤附近海域待机的来护儿水军,亦急忙从海路退回。
        因此次攻作战惨败而归,隋炀帝大怒,于十一月将于仲文与宇文述等皆除名为民,并斩刘士龙以谢天下。诸将皆委罪于于仲文,隋炀帝遂将诸将释放,独降罪于于仲文。于仲文因忧恚发病,病危方送回家中,不久去世,时年六十八。于仲文另撰《汉书刊繁》三十卷、《略览》三十卷。共有子九人,其中于钦明最为知名。
        点评:纵观于仲文一生,即有大胜,亦有大败,但史书上对他的评价还是相当客观的:“仲文博涉书记,以英略自许,尉迥之乱,遂立功名。自兹厥后,屡当推毂。辽东之役,实丧师徒。斯乃大树将颠,盖亦非战人之罪也”(《隋书·于仲文列传》)。

    编辑:秋痕

    编辑:管理员

    史万岁
    贺若弼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