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古代数术| 古代航海| 古代农业| 古代发明| 古代交通| 科技资讯| 天文地理| 论坛
□ 同类目录 □
  • 天文地理
  • 古代数术
  • 古代航海
  • 古代农业
  • 古代发明
  • 古代交通
  • 科技资讯
  • □ 同类更新 □
  • 徽州古道"会"徽商(2)
  • 徽州古道"会"徽商(1)
  • 徽州古道"会"徽商(2)
  • 徽州古道"会"徽商(1)
  • 大巴山深处荔枝古道荒废 杂草丛中现"拦马墙"(图)
  • 从前的金华到杭州有多远?(2)
  • 从前的金华到杭州有多远?(1)
  • 东汉“何君阁道碑”或解“南丝路”走向之谜
  • 百年岐澳古道曾为中山通澳要道 深藏山林尘封已久
  • 古代的交规:清代撞死人要打一百大板 坐牢3年
  • 隋炀帝开凿的大运河属防灾减灾工程 提高排洪能力
  • 四川沧桑古驿道:为杨贵妃送荔枝从此经过(图)
  • 深山密林间千年古道:马帮商队曾密布云南
  • 闽赣古道部分深藏稻田 石板多已弯曲磨出车辙(图)
  • “盐运古道第一滩”艾叶镇:北宋时开始制盐外输

  • 从前的金华到杭州有多远?(1)

    发布时间: 2016/7/16 0:04:46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金华日报
    文字 〖 〗 )
    按最新的高铁里程计算,金华到杭州不足一小时。若是自驾车,两小时左右。古代的金华到杭州却很远,单趟来回有时需要三至五日,而且上行与下行的时间还不一样,逆水而上更费时。
        钱塘江上游的富春江、新安江、兰江一线历来是祖国东南交通大动脉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光本地居民外出需要仰仗这条水路,即使闽北、赣东与皖南的人,也要依赖此为门户。更早时候的事情不可考,至迟在六朝,这条水路的运输就已非常繁忙,商人贸易往来以及官员莅任都要经行于此。古时的水运,触角涉及之深有今人不可思议之处。如在南朝齐时曾任东阳太守的诗人沈约,曾在这一水系的上游作有《泛永康江》一诗:“长枝萌紫叶,清源泛绿苔。山光浮水至,春色犯寒来。临睨信永矣,望美暧悠哉。寄言幽闺妾,罗袖勿空裁。”永康江大约即今武义江,诗中可见今时完全不具备通航条件的婺江上游,当年的通航能力却很不错。
        著名山水诗人谢灵运也有《东阳溪中赠答》诗二首写到了这一带的水运,这里的东阳指当时的“东阳郡”,也即金华。谢曾任永嘉太守,永嘉即今温州,大约他去温州莅任也是通过这条水系上溯,先到金华再转丽水去温州的。《东阳溪中赠答》诗二首:“可怜谁家妇?缘流洒素足。明月在云间,迢迢不可得。”“可怜谁家郎?缘流乘素舸。但问情若为,月就云中堕。”描述了江上划船的两个男女互相调笑的形状,与上述沈约的诗一起,足证这条水路古来的风土与人情之美!
        不过,这两组南朝诗人的诗只是述其大概,对这一时期这一水系的具体行船状况却并无记载。真正最早的记录,一直要等到唐朝以后了,是一个名叫李翱的诗人留下的。
        李翱自己也许不甚出名,但他的老师却很了不起,是大文豪韩愈。李翱是陇西成纪人,今属甘肃。他自己其实也有一首诗脍炙人口,就是那首著名的《答药山惟严》:“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我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天水在瓶。”是首少有的禅诗。他在唐宪宗元和四年(公元809年)时因为要赴任岭南,即今天的广东,曾经从这一带走过。他当时选择的道路是自洛阳从汴河转京杭大运河,再入钱塘江沿江上溯至衢州的常山,再翻岭到江西的玉山,沿赣江水系,过大庾岭到广州。据说这是当时从北方到岭南除经湘江水系外的唯一道路,且通航情况优于西去的那条线。
        也许是因为当时的旅行与通途确实不易,对这一行程他记有具体的日记,名为《来南录》。《来南录》中就记载有一节从杭州出发后到衢州常山的具体里程。美国汉学家薛爱华在他的汉学名作《朱雀———唐代的南方意象》里引用了这一资料,《朱雀———唐代的南方意象》是一本记载唐代岭南风物的汉学名作,他在书中详细推算了李翱的这一路径。根据他的推算,李翱开始这趟旅程的年份是公元809年,他在这年的3月31日到了杭州,歇息一周后,4月5日才从杭州出发(癸巳),当天就到了富阳。而从富阳过七里泷(今富春江镇)到睦州(后来的严州,今建德市梅城镇),却足足花了三天,到4月8日(丙申)才到。然后再从今天的梅城到龙游与衢江交界处的唐代盈川县旧址(今衢州盈川村),又花了三天。最后再隔一天到衢州城区。从杭州到衢州走了8天。不过考虑到行船当中的一些具体情况,如旅客的愿望以及天气的好坏等,也许每次的航行实际并用不了这么多时间。杭州至衢州的距离比金华远些,杭州至金华大概也可以快一些,减去相差的里程,估计可以少一两日。
        对此,更确切而详细还属《徐霞客游记》。由于1000多年来这一带的地质与水文状况少有变化,所以,就通航条件来说,徐霞客与李翱是差不多的。不过好像徐霞客的行船速度还是要比李翱略快一点。从桐庐起到金华,他又用了三天时间。时走时停,有趁风利,有就月明的。
        这样的情况一直到清末还是如此。
        晚清时东阳白坦出了个大人物叫吴品珩,他曾任总理各国事物衙门章京、安徽布政使和浙江省行政厅厅长等职,因为探亲与任职需要,经常往来于家乡与京省之间,他有记日记的习惯,其中就有不少牵涉家乡这一段水路的繁缛笔墨。比如他在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农历二月十二开始,有一段从杭州回金华给本地举人们讲学的日程,具体记录如下:
        十二日,阴。已末出凤山门(杭州),在龙舌咀趁义乌芦乌船赴郡,为孝廉堂开课。午后开行,晚至闻家堰宿,计行三十里。
        十三日,阴。船遇顺风……是日计行船九十里。
        十四日,阴。顺风。黎明开船。晚抵七里泷之西口宿焉。是日计行船百三十里。
        十五日,阴。大风。早晨开船已过下旗滩不能驶上。逾两时始得过滩。晚抵大洋宿焉。是日只行六十里。
    编辑:秋痕

    东汉“何君阁道碑”或解“南丝路”走向之谜
    从前的金华到杭州有多远?(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