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古代数术| 古代航海| 古代农业| 古代发明| 古代交通| 科技资讯| 天文地理| 论坛
□ 同类目录 □
  • 天文地理
  • 古代数术
  • 古代航海
  • 古代农业
  • 古代发明
  • 古代交通
  • 科技资讯
  • □ 同类更新 □
  • 彭加木遭遇是真的?平行宇宙是荒唐臆想还是事实
  • 暗能量:宇宙加速膨胀的黑暗推手
  • 原始黑洞可能与暗物质形成无关
  • 火山或提高生命存在几率
  • “蛟龙号”在西北印度洋发现高达253℃热液喷口
  • 科学家观测早期宇宙质量最大黑洞
  • 中微子探测器最新结果或帮助揭开宇宙暗物质之谜
  • 超高速星正飞离银河系,它想干什么?
  • 欧空局图片揭示火星洪水遗迹:绵延3000公里
  • 今进入惊蛰节气南方持续大范围降雨或闻春雷
  • 重子与反重子衰减差异首次被发现
  • 月球的身份能“晋级”吗?
  • 我们可以穿越时空吗?
  • 流星出现时为何会同时听到声音
  • 3月1日天宇上演“金星合月”美丽天象极具观赏性

  • 彭加木遭遇是真的?平行宇宙是荒唐臆想还是事实

    发布时间: 2017/3/11 0:09:05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新浪综合
    文字 〖 〗 )

    来源:《科学美国人》中文版《环球科学》(北京)
      原标题:荒唐臆想还是科学事实?物理学家眼中的“平行宇宙”
      交替现实、平行次元、多重宇宙,虽然叫法不一样,但都表达了同一个意思:我们以截然不同的方式生活在其他宇宙中。你一定很熟悉科幻小说里的这些情节:三号宇宙中的你不在读这篇文章而是在跳伞;六号宇宙中,你是一只小强;而八十七号宇宙中压根就没有生命,连原子都不存在。
    Rick and Morty第二季中,来自不同时空的Morty坐在一起  近些年来,这种看似疯狂的想法已经从白日做梦逐渐转变为真正的科学,多重宇宙甚至成为了物理学领域的主流观点。
      理论上讲,除了我们所在的宇宙外,还可能存在无数个宇宙,就像沸水中的一连串泡泡那样。每个泡泡都拥有自己的一套物理规律。虽然我们从未见过其他泡泡,但部分物理学家表示,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多重宇宙”是合理的,甚至很可能存在。
      塔夫茨大学物理学家Alex Vilenkin说道:“若是在15年前谈起多重宇宙,大部分物理学家会觉得荒唐可笑。但现在,他们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尽管如此,多重宇宙的概念仍然充满争议——还是有很多科学家对此持怀疑态度,甚至有人明确反对。但像Vilenkin这样的支持者认为,有充分的理由表明多重宇宙需要被认真对待。
      事实上,科学家几十年来一直在思考多重宇宙的各种存在形式。例如,物理学家Hugh Everett曾在1957年提出一种新方法,用以解释量子物理中的诡异悖论,比如粒子怎样才能同时处于两个态?在宏观情况下,薛定谔的猫如何能够既生又死?Everett 认为,当你打开黑盒时,两种不同的现实开始分岔,猫在其中一个现实中活着,而在另一个现实中死了。物理学家将这种理论称为量子力学的多世界解释。
      这些多世界就是平行(多重)宇宙,它们共存于某个抽象数学空间中的不同区域,彼此之间永远隔绝。今天,虽然只有少数人赞同Everett 的观点,可量子物理学家仍在为此争论。
      而在20世纪80年代初,物理学家意识到还有可能存在另一种多重宇宙,这些多重宇宙和我们的宇宙处在同样的时空中,只是距离我们非常遥远。这个惊人的想法(即所谓的泡泡宇宙)源自宇宙学的新图像。
      麻省理工的物理学家 Alan Guth 于1980年(当时 Guth 在康奈尔大学做博士后)提出,宇宙在大爆炸后进入一个短暂的迅速膨胀阶段(10-36~10-32秒),而后恢复正常,但膨胀速度慢了许多。“暴胀”由某种排斥力驱动,它能够解释为什么我们的宇宙光滑、平坦——当时的宇宙学家为此困扰不已。
      “基于谨慎的假设,我们将得到一个激进的结果。”
      今天,绝大多数宇宙学家接受了暴胀,还提出许多模型来解释暴胀如何发生。而越来越精确的宇宙学观测也验证了暴胀理论的预言。
      举例来说,过去的几十年中,WMAP、Planck 卫星对 CMB(宇宙微波背景)进行了精确的观测,结果和暴胀理论的预言符合得相当好。宇宙学家还通过 CMB 数据获得了宇宙的物质密度,该数值与理论预言相差不到千分之五。
      “这些证据很有说服力,”爱丁堡大学物理学家 Andrew Liddle 说道,“大部分人都认为暴胀理论相当令人满意,几乎没有希望被推翻。”
      而在暴胀理论提出之初,Guth 等人很快发现方程指向一个令人惊讶的结果:暴胀是永恒的,只有在某些泡泡中才会停止。“泡泡以外的空间一直在发生暴胀,更多泡泡将在其中形成,”Vilenkin 解释道,“暴胀空间膨胀得太快,没有什么能够到达它的边界,因此我们可以认为,这些泡泡宇宙彼此独立。”根据这一图像,我们的宇宙不过是无数泡泡中的一个。
      在1983年,Vilenkin 发现最普通的暴胀模型就预言了多重宇宙。刨除多重宇宙的模型很生硬,也不现实。“基于最简单的假设,我们将得到永恒暴胀和多重宇宙,”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物理学家 Andreas Albrecht 说道,“(对于暴胀模型的)谨慎会推出(多重宇宙)这一激进结果。”
      对多重宇宙最有力的支持与暗能量有关。天文学家在1998年发现,宇宙正在越来越快地膨胀。他们后来将这种加速膨胀归因于暗能量,而膨胀速度则取决于宇宙学常数。但让物理学家感到困惑的是,基于对自然界基本力与粒子的理解,理论预言的宇宙学常数数值比实验测量值大了将近10122倍。为什么测量值这么小?大家并不知道确切的答案,不过多重宇宙倒是能提供一种解释。
      在20世纪80年代,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 Steven Weinberg 曾对宇宙学常数进行研究。他提出,对于多重宇宙,宇宙学常数的数值在不同的泡泡中可以不一样。只有一小部分数值合适的宇宙才有希望孕育出生命。所以在我们的宇宙中,宇宙学常数这么小的原因就在于,只有这样星系才能形成、生命方可演化。数值稍大些则会导致宇宙在原子结合之前就已分崩离析。我们何其幸运!
      类似的“人择原理”也能用于解释自然界的其他基本常数,比如中子质量。如果数值有一丁点儿的偏差,生命将不复存在,更不会有人测得偏差了多少。在物理学家找到更合适的理由之前,这至少算是一种解释,聊胜于无。
      事实证明,Weinberg 的分析极有先见之明。天文学家测得的(1998年)宇宙学常数与 Weinberg 预测的(1987年)相差不大。从那时起,物理学家进一步完善了 Weinberg 的设想,得到的计算值与观测值更为接近:虽然并非完全吻合,但的确是至今为止符合得最好的。
      同时,万有理论的最佳候选——弦论,提供了支持多重宇宙的理论框架。弦论中存在小到我们无法感知的额外维,这些维度以无数种方式卷起来,每种卷曲方式对应一个泡泡宇宙。但弦论的致命缺点在于缺乏观测证据。
      提到观测证据,多重宇宙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但研究人员还抱有希望。比如说,如果我们宇宙的“友邻”偶然间撞上我们,就会在 CMB 上留下蛛丝马迹。天文学家已经开始努力寻找,但还没有任何结果。
      此外,在2015年末,Vilenkin 及其同事提出了另一种方法:利用黑洞来确定多重宇宙是否存在。一旦暴胀停止,泡泡宇宙将坍缩成黑洞。暴胀的时间越长,形成的黑洞质量越大,其内部甚至可以包含另一个正在暴胀的宇宙。因此,暴胀会在多重宇宙中留下一连串质量不同的黑洞。[那我们呢?在别的宇宙看来,我们自己的宇宙可能也是一个黑洞。]原则上,通过测量黑洞碰撞在时空中产生的涟漪——比如 LIGO 在2016年发现的引力波信号——天文学家可以得到黑洞质量的统计分布,分析他们是否由暴胀产生,并以此作为检验多重宇宙的间接证据。(关于这项工作的更多介绍请戳这里)
      当然,这项工作只是种初步探索,对多重宇宙的支持与否无疑取决于将来的实验观测。支持者所能期待的最好结果是存在某种间接证据:更好的模型或是暴胀理论的确证。
      “没有哪个科学理论被真正证明过。大家接受的只是可以解释自然界某些现象的最好的已知理论。”
      然而,多重宇宙的存在仍缺乏直接证据,也许根本无法被检验,这给反对者留下了把柄。
      最激烈的批评者是普林斯顿大学的 Paul Steinhardt。他和 Albrecht, Guth,以及斯坦福大学的 Andrei Linde 同为暴胀理论的创始人。但当他意识到暴胀永不停止,还会孕育无数泡泡宇宙时,他认为理论存在问题:多重宇宙并非暴胀的特征,而是缺陷。
      在他看来,这就好比有人告诉你一个理论,它能解释天空为什么是蓝的。初看非常可信,但是仔细推敲后发现,它不仅仅产生蓝色的天空,还有紫色的天空,五彩斑斓的天空……
      多重宇宙无法解释任何事情——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科学的特点就是能够对理论进行检验。而如果一个理论能够预言一切,那这样的理论就无法得到检验,或是证伪,因此也不是个有效的科学理论。Steinhardt 认为,多重宇宙只是平添混乱。
      支持者则认为这种观点太过狭隘。Guth 说道,“没有哪个科学理论被真正证明过。大家接受的只是可以解释自然界某些现象的最好的已知理论。”
      可证伪性也许是个哲学问题。但想要在多重宇宙中研究物理同样存在现实问题,最核心的困难在于,物理研究依赖于计算某种现象的发生概率——比如说粒子衰变的可能性。但当你考虑的可能性有无数种时,计算概率就毫无意义,也就无从研究相应的物理图像。
      Guth 表示,“概率的定义是我所知道的最让人受挫的问题之一。”
      试图解决概率“困境”(也就是度量问题)的成果有限。几年前,Albrecht 基于理论物理学家 Don Page 的工作提出,在考虑多重宇宙时,物理学家通常采用的概率工具将失效。不过他表示,小心地定义概率也许能够解决度量问题。这增加了他对多重宇宙的信心(虽然仍持怀疑态度)——他认为有10%的可能性。(Guth 则认为有过半的可能性。)
      而 Steinhardt 认为,试图解决度量问题是对错误的想法进行特殊的修正。多重宇宙的问题过于严重,宇宙学家甚至应该将暴胀也一同放弃。“反弹”模型是一种可能的替代理论。在这类模型中,宇宙并非始于大爆炸,而是一直存在着。只不过“大爆炸”之前,宇宙在收缩,直到触底反弹,开始膨胀。有些模型中,宇宙甚至经历了无数次“膨胀-收缩”的循环。这些理论不需要暴胀,因此也没有多重宇宙。
      只有一小部分物理学家正在研究反弹宇宙学。事实上,这种理论并不像暴胀那样成功,但 Steinhardt 等人仍在继续探索并拥护它。
      此外,还有一些物理学家在尝试保留暴胀,但没有多重宇宙的宇宙论。这也许是可能的,但这么做需要引入新物理。Albrecht 发现如果想要让这种理论说得通,我们需要对基本的物理定律做出某些极端的假设。这种方法相当激进。
      当然,暴胀导致多重宇宙的想法也很激进。Albrecht 表示,这一想法的根基还不够稳固,但这无伤大雅——物理学前沿研究本就如此。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对于多重宇宙,这恐怕是物理学家所能达成的唯一共识。

    编辑:秋痕

    暗能量:宇宙加速膨胀的黑暗推手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