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契丹王朝神秘失踪:契丹人今在何方?(3)
  • 《连山》《归藏》名称由来考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下)
  • 二十世纪的中国历史地理研究——回顾与展望
  • 中国谏议制度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上)
  • 《天朝田亩制度》和《资政新篇》
  • 宋代“衣服变古”及其时代特征
  • 陕西商帮的文化思考:重振秦商育商魂(1)
  • 西周金文中的小臣
  • 二十世纪魏晋南北朝研究(1)
  • 李鸿章私访俾斯麦 推心置腹谈中国变革
  • “九鼎”的传说及其史实素地的思考
  • 中国历代疆域变迁(6)
  • 历史学的基本学术理念:怀疑的态度与历史演进的方法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研究评论
    读《资治通鉴》:闲谈孟尝君

    发布时间: 2010/11/3 13:50:4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天涯
    文字 〖 〗 )

    孟尝君喜欢结交天下朋友,厚礼待之,这在古代属于“养士”。《资治通鉴》中记载,孟尝君“招致诸侯游士及有罪亡人,皆舍业厚遇之,存救其亲戚,食客常数千人,各自以为孟尝君亲己,由是孟尝君之名重天下。”广交朋友并没有错,但这里的孟尝君,却是拿着国家的钱来拉关系,把那些江湖大盗、海洋飞贼也收拢了来,给他们盖房子、娶媳妇,还资助他们的亲戚,以扩大自己的人际圈,拉拢自己的关系。
      
      这一切好像都是为了自己。秦国的国君听说孟尝君名满天下,是一位明星般的贤士。就拿本国的王子泾阳君当人质请孟尝君入秦。秦国王厚待孟尝君,封他为丞相。可是,他手下的人却说:“孟尝君生于齐国,相于齐国,你对他再好,它的心思也不会在你这里,他心里想的还是齐国。你封他这么大的官,给他这么大的权,他如果想着法子为齐国谋利而损害我们秦国的利益,就不得了。这样的人尽管很有才,但不能为我所用,等于没有,甚至还不如没有。”秦王感觉此话甚是,于是脸色一变,不仅撤了孟尝君的官,还将他押进大牢,企图杀掉,以免后患。我们在这里也可以看出秦国的风格,山东之士在他们眼里是可用而不可靠的,都是工具。能为我所用就用,不能为我所用就杀。暂时有用暂时不杀,什么时候没用了或者妨碍了其利益,就干脆地杀掉,没有一点人情。我们从商鞅、李斯的命运就可以看出来。对待孟尝君也是如此,为了拉拢你,可以高官厚禄,不惜一切代价。但一旦发现不能为我所用时,就会马上翻脸,势必杀掉而后快。我们不要忘了,秦国还有一个泾阳君在齐国当人质呢!如果秦王杀了孟尝君,难道就不怕齐国杀了泾阳君?互设人质,本来就是为了让对方有所忌惮,不能随意妄为。可是对秦国来说,这些都无所谓,齐国如果想杀泾阳君,杀掉就是了,这些根本不能成为束缚住秦国的理由。看来,秦国真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国家。可惜,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却不断地壮大,而那些束缚于仁义的东方诸候,却拿得起,放不下。结果处处束手束脚,挨打就是必然的。当年公叔痤向魏惠王推荐商鞅,告诉他,不用则杀之,魏惠王就没有听。看来,把自己的利益至上化,把人才赤裸裸地工具化,对山东诸国来说是很难做到的。毕竟是“礼仪之邦”,哪能做哪些事情。
      
      孟尝君想逃走,可是在这么大一个秦国,逃跑谈何容易?于是孟尝君想通过贿赂秦王的宠爱的姬妾找一条出路。姬妾答应为孟尝君说情,但有条件,就是要孟尝君的那件白狐皮袍。孟尝君确实有件白狐皮袍,但已经献给了秦王,无法满足姬妾的要求。他的幕僚中有个人善于盗窃,便潜入秦宫藏库,盗出白狐皮袍送给那个姬妾。姬妾于是替孟尝君说情让秦王释放他回国。秦王答应了,慌忙逃跑,怕秦王反悔。果不其然,秦王放走了孟尝君不久就后悔了,就派人去追杀。孟尝君急急逃到边关,按照守关制度,要等鸡叫才能放行过客,而这时天色还早。秦王派来追的人马上就到。幸亏孟尝君幕僚中有人善学鸡叫,四野的鸡一听他的叫声都引颈长鸣,孟尝君才得以出关脱身。
      
      看来孟尝君的钱真没有白花,他手下所养的这些“客”关键时候果然知恩图报,救了他的性命。可是,孟尝君的“养士”却遭到了孟子的批评。孟子批评孟尝君的原因在于其假公济私,以国家的名义,花公款养士,谋求的却是自己的私欲,而不是整个国家的利益。正如孟子所说,贤德的君子收养士人,是为了为国家谋求治国之才,最终着眼的是国家的富强和百姓的利益。而孟尝君则不是如此了,他是在利用国家的平台、政府的优势谋取自己的利益,扩张自己的势力,完全是在挖国家的墙脚。如果离开了国家的“势”,孟尝君何以养士?拿什么来养士?从这方面看,孟尝君确实是沽名钓誉。

    正如孟尝君的父亲靖郭君。他想在薛建城,一个幕客对他劝阻说:“君不闻海大鱼乎?网不能止,钩不能牵,荡而失水,则蝼蚁制焉。今夫齐,亦君之水也。君长有齐,奚以薛为!苟为失齐,虽隆薛之城到于天,庸足恃乎!” 这句话真是一个精彩的比喻:你没有看见大海里的鱼吗?网捕不到它,鱼钩钓不到它,但是,如果离开了水,连小小蚂蚁也可以制它于死地。今天的齐国,就是您的汪洋大海。您能长期掌握住齐国,又要薛城做什么!如果失去齐国大权,即使把薛城城墙砌到天上,也保不住自己!
      
      现在的孟尝君何尝不是如此,他所谓养士、好客,挥金如土,依靠的不过是齐国的“势”,而非自己的力量。一旦没有了强大的国家支持,一切都无法操作。孟子说得好,养士本身并没有错,关键是要看你养什么样的士,为了什么目的养士。士人中贤良的人,道德操守足以匡正风俗,才干足以整顿纲纪,见识足以高瞻远瞩、洞察一切,毅力足以团结仁人志士。这样的士,用到大处可以有利于天下,用到小处可以有利于一国。所以贤德的君子用丰厚的俸禄来收养他们,用尊崇的地位来礼待他们,为的是让天下百姓都普被恩泽,这是养贤之道的真谛。而孟尝君却良莠不分,不分聪明愚笨,不论好人坏人,只要自己能用得上,一概收留,这不是为国家,而是结党营私。这样的人,孟子绝对是要批评的。
      
      历史的恶作剧一直重复到了今天。有多少人身在高位,利用国家赋予的权力,打着为人民、为国家谋利益的幌子,谋取自己的私利。钱是国家的,他花起来大手大脚,一点也不心疼,四处拉关系,搞活动,建立自己的关系网,这样的人心目中哪里还有国家,不过是自己的私欲。

    编辑:杨子龙

    读《资治通鉴》:刎颈之交何以反目成仇?(3)
    读《资治通鉴》:秦国的“虎狼之师”是怎样炼(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