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朝代
  • 人物
  • 制度
  • 疆域民族
  • 事件
  • □ 同类热点 □
  • 秦始皇统一中国
  • 秦始皇泰山封禅
  • 为了前进的后退——秦朝焚书坑儒的必然及其影响
  • 秦朝的宫廷政变
  • 历史的误会:孟姜女哭长城可别栽赃给秦始皇
  • “焚书坑儒”的悲剧剖析
  • 秦朝海外的探索:徐福东渡究竟去了何方?(2)
  • 秦始皇封禅泰山论略
  • 20万秦军消失之谜
  • 秦始皇有没有坑儒
  • 焚书坑儒
  • 秦始皇巡游的时空特征及其原因分析
  • 修筑万里长城
  • 楚汉之争
  • 秦始皇建立中央集权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秦汉 >> 秦朝 >> 事件
    为了前进的后退——秦朝焚书坑儒的必然及其影响

    发布时间: 2010/11/16 15:37:1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新浪BLOG
    文字 〖 〗 )

    钱穆的《国学概论》里有一个章节名叫《赢秦之焚书坑儒》,有些话说得很有意思,他首先从《吕氏春秋》说起,揭出学术随政治而变化的趋势,“诸子争鸣,至战国晚季而益烈,是非樊乱,议论百出。秦一天下,学术随政治而转移,乃亦有渐趋统一之趋向,吕不韦著春秋,意在荟萃群言,牢笼众说,借政治之势力,定学术于一是。”但是只荟萃牢笼还不够,因为各种异端杂说毕竟还是存在的,只要存在,即使一时被牢笼在手,难保哪一天不会跳出去,所以干脆彻底一点,以高压锄异说,焚其书,坑其人,封建社会学术思想的大一统局面就是以此为前提的,而先秦学术的百家争鸣局面也自此而终,“盖诸子之兴,本为在下者以学术争政治;而其衰,则为在上者以政治争学术。”

    历史上都很多的事情是无奈的,立足与那个时期,很多的事情发生都有着他的必然性,虽然站在几百年、几千年的今天而言这样的行为是不可思议的,甚至是不可容忍残酷致极的。我们对他们那时行为造成的资料等的遗失扼腕痛惜,甚者宣扬这是一种倒退的行为。可是这样的倒退却有着他的不可扭转性与必然性。

    焚书坑儒是发生在中国古代的秦朝。在秦始皇三十四年(公元前213年),一位朝廷的高官淳于越(原齐国人)反对当时实行的“郡县制”,要求根据古制,分封子弟。他当场批评周青臣是阿谀奉迎。他说:“殷、周之王千余岁,封子弟功臣,自为枝辅。”又说如发生大臣篡权之事,无以自救。他又讥讽说:“事不师古而能长久者,非所闻也。”丞相李斯加以驳斥,他指斥淳于越是“愚儒”,还谴责儒生们“不师今而学古,以非当世,惑乱黔首”,“入则心非,出则巷议,夸主以为名,异取以为高,率群下以造谤”。他认为这样一群儒生是一种危险势力,建议始皇坚决制止他们的非法活动,并提出了焚书的建议。焚书的内容有:(1)史书除《秦纪》以外,六国史书一律烧掉; 2)《诗》、《书》、百家语除博士官收藏的以外,其他人藏书都集中到郡,由郡守、尉监督烧掉;(3)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4)医药、卜筮、种树等书不在禁列;5)若有学法令者,以吏为师。主张禁止“儒生”(读书人)以古非今,以私学诽谤朝政。(原文为:语皆道古而害今,饰虚言以乱实,人善其所私学,以非上所建立。今陛下并有天下,别黑白而定一尊;而私学乃相与非法教之制。闻令下,即各以其私学议之,入则心非,出则巷议,非主以为名,异趣以为高,率群下以造谤。如此弗禁,则主势降乎上,党与成乎下。禁之便。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所不去者,医药卜筮种树之书。若欲有学法令,以吏为师。)秦始皇采纳李斯的建议,下令焚烧《秦记》以外的列国史记,对不属于博士馆的私藏《诗》、《书》等也限期交出烧毁;有敢谈论《诗》、《书》的处死,称赞过去的而议论现在政策的灭族;禁止私学,想学法令的人要以官吏为师。这种措施引起许多读书人的不满。第二年,许多方士(修炼功法炼丹的人)、儒生攻击秦始皇。秦始皇派人调查,将四百六十多名方士和儒生挖大坑活埋。历史上称这些事情为“焚书坑儒”。

    有关秦朝焚书坑儒事件有过很多的记载,焚书和坑儒是两件事,也是史学家们历数秦始皇暴政“罪行”最具体的凭证。记载秦始皇焚书坑儒最早记录的是《史记·秦始皇本纪》,秦始皇34年,博士淳于越进言反对实行中央集权的郡县制,要求恢复商周时的分封制,并说:“事不师古而能长久者,非所闻也。”秦始皇召开大臣会议讨论,丞相李斯向秦始皇建议道:“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以非古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令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所不去者,医药、卜筮、种树之书。”在另一本书《史记·李斯传》也记载着李斯建议秦始皇焚书。公元前212年,方士卢生欺骗秦始皇说能炼丹求仙药,得到丰硕赏赐后,又背地与儒生候生攻击秦始皇,并逃亡。秦始皇派御史审问,众儒生互相揭发,串牵出四百六十多人,秦始皇下令按律坑杀。《史记》也保留了对此的评论,如《史记·儒林传》有:“及之秦之季世,焚诗书,坑术士,六艺从此缺焉。”《史记·六国年表序》还说:“秦既得意,烧天下书,诸侯史记甚尤,为其所剌讥也。诗书多复见,多藏人家,而史记独藏于周室以故灭,惜哉!”由此可见,秦始皇焚书坑儒是不容质疑的事实,为什么后世对此评价不同呢?原因就在于后世评者的阶级立场与对秦始皇的动机认识不同罢了。

    在评价秦始皇焚书坑儒事件时,我们必须先了解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历史背景。秦王朝于公元前256年灭了东周,公元前230年——221年又灭掉齐、楚、燕、韩、赵、魏六国,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制的封建国家,秦始皇推行了一系列加强国家统一的措施,确立了中央集权制,建立了中央政府;在全国范围内设立郡县制度,废除官吏世袭卿禄制度;用法律的形式承认土地私有;销毁民间兵器,迁涉富豪;去险阻,修驰道,筑长城,把燕、赵、秦原来的长城连接起来,加经修缮,并在险关派兵守卫,设立要塞。尽管修筑规模巨大的长城,牺牲了无数人的生命和国家财力,给当时的人民带来了许多灾难,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流传就很广。但长城对于防止当时北方强大的游牧民族匈奴贵族的掠夺,保护北方人民生命和财产的安全、农业的生产起了积极的作用。筑长城也是后来的儒生们攻击秦始皇的耙子之一。统一了货币,车同轨,书同文,促进了中华民族的统一,为形成几年来的华夏文明不被分裂奠定了基础。春秋末年开始,到战国之末,士阶层异常活跃,出现了诸子并起,百家争鸣的学术繁荣盛况。战国时代诸侯纷争,虽然经济上造成很大摧残,但思想文化却是空前活跃,各种思想流派、学术团体都流行游动于世。仅从学派来讲,就有儒家、法家、道家、墨家、名家、阴阳家、纵横家、兵家、农家、杂家等所谓“九流十家。”从思想方面来讲,各家学派各抒己见,相互诘难,形成了中国历史上仅有的一次百家争鸣的局面,从而极大地推动了学术思想的繁荣昌盛,迎来了我国古代学术发展的黄金时代。随着封建国家的统一,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成了当时社会的政治统治形式,秦始皇在强化他政治、经济上的专制权力的同时,也开始推行文化思想上的专制统治了。不过,他并没有一开始就对文化思想领域采取残酷的手段,从始皇二十六年(前221年)建立统一政权开始,到实施焚书的始皇三十四年(前213年)的8年间,曾从六国的宫廷和民间搜集了大量的古典文献。同时又征聘70多位老学者,授以博士之官。还召集了2000余人的学生置于博士官之下,命之曰诸生。其目的在于利用他们对古典文化进行清理甄别,以政府的力量禁止不利于封建专制政权的书,奖励那些对秦政权有利的书籍。诚如秦始皇自己所说:“吾前收天下书,不中用者尽去之,悉召文学方术士甚众,欲以兴太平。”因此,秦政权不仅对70位博士优礼备加,而且对于诸生也“尊赐之甚厚”。但是,事情的发展并不按秦始皇的本来设想进行,这些博士和诸生都是旧时代的学者,满脑子都是旧文化和复古思想,认为复古周礼的儒家思想都是好的。所以,他们不但对加强专制统治思想没有帮助,反过来对秦始皇的所为指手划脚,说三道四。而秦始皇恰恰是个蔑视儒家、推崇法家思想的人,他十分崇拜法家集大成者韩非的主张:“明主之国,无书简之文,以法为教;无先王之语,以吏为师。”认为这才是富国强兵,超越三皇五帝的唯一妙法,所以对博士诸生的表现心有不满。以致后来引起了焚书坑儒的产生。

    对于秦始皇焚书的原因。《史记》里记载得很清楚,由于当时“诸生不师今而学古,以非当世,惑乱黔首。”为了巩固中央集权和国家的统一,防止“私学而相与非法教,”达到“别黑白而定一尊”的目的。其实这种堵塞言路,销毁书籍的做法,并不是李斯和秦始皇的创造,在先秦列国早就存在,《孟子。万篇章》记有具体事例,诸侯各国为了维护自己统治,防止其他学说损害国家的意识形态,动摇国家的根本,也早就采取了钳制言路、销毁书籍的做法,《韩非子。诡便篇》说秦孝公时,商鞅变法就烧过书,此外韩非子也是积极限制私学者,说:“私学乱法度也。”当时把私学看成实行法治的主要障碍,为了铲除私学,自然要销毁教材。而当时主张禁止私学的人不是少数,也为大多数国家统治者所接受,孔子在春秋时可以周游列国,到了战国时期已经不可能重现。既然焚书早就有之,为什么史学家们把账只算在秦始皇一人头上呢?把秦始皇看成摧残古代文化的千古罪人呢?这是因为秦以前的各国焚书事件没有确切的记录,“书缺有间,”无材料可以考证。秦以前的是分裂状况,某国即使毁书烧籍,并不能对文化典籍造成极大的损害,其他诸候国尚可保存书籍。最主要的是对秦始皇存在阶级偏见,鲁迅在《华德焚书异同论》一文中说:“秦始皇实在冤枉得很,他吃亏是在二世而亡,一班闲班们都替新主子去讲他的坏话了。不错,秦始皇烧过书,烧书是为了统一思想,但他没有烧掉医书、农书,但收录了许多别国的‘客卿,’并不重视秦的思想,倒是博采各种思想的。”

    所以我们在评价秦始皇焚书坑儒的是非时,应该根据当时的历史条件,在尊重史实的基础上,作出正确的结论和评价,秦始皇作为一个封建帝王,在完全了统一大业之后,所采取的统一思想的措施是理所应当的。班固在《汉书。异姓诸候王表序》中说:“秦既称帝,堕城、销刃、钳语、烧书。”班固认为堕城、销刃、钳语、烧书都是秦始皇统一和加强中央集权的措施,为什么堕城、销刃,甚至杀豪坤没有遭到后世的谴责,惟独焚书坑儒却受到后代人永世不赦的漫骂呢?实际上一些人离开了特定的历史背景,孤立地看待这一事件。今天我们没有必要为古人开脱,对秦始皇焚书后果的评价,古往今来,众说纷纭,《隋书。年弘传》说:“秦始皇驭字,吞灭诸候,先王坟籍,扫地皆尽。”《旧唐书。经籍志》也云:“三代之书,经秦燔炀殆尽。”这些看法都是认为先秦的经书俱被大火毁灭,但也有人认为秦朝焚书仅限史书,经书诸子并无太大损失。王充在《论衡。书解》中言:“秦虽无道,不燔诸子,诸子尺书,文篇俱在。”刘勰也有同样的看法,在《文心雕龙。诸子篇》里,他说:“秦暴烈火,势炎昆冈,而烟燎之毒,不及诸子。”康有为在《新学伪经考》文里指出“焚书坑儒,虽为虐政,无关六经之存亡。”

    秦始皇到底烧了多少书?《史记》记得很是明白,除了秦记,卜筮之书《易》外,商鞅、韩非子等法家的代表著作和有关数学、农学、方伎、医术等方面的书籍外,其它史记、六艺,诸子百家著作之书,基本上毁于一旦。既然如此,为什么后世还有诸多的经文传世呢?《史记》认为“诗书所以复见,多藏于人家。”这个记载是正确的,说明司马迁是严肃的。许多书应该是由民间保存收藏才留了下来。从晋太康中汲县发现的竹书和后世简帛的出世,也都证明了。《史记》也记载博士所著书未焚,说明秦后博士宫里仍然保存大批的文典古籍,不过项羽入关,“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使古代的典籍,遭遇到彻底的浩劫,秦始皇出于政治目的焚书,尚有留存,项羽肆虐制暴而焚其余,典籍尽毁,后世却将这笔账算到了秦始皇的头上,未免公正。但不管怎么说,秦始皇焚书坑儒,使我国古典文献遭受到空前的浩劫,其损失是无法估量的,从这一点上看,无论秦始皇当时有多么充足的理由,都是不能宽恕的,说这种措施有进步意义,也是不恰当的。对秦始皇本人的残暴批判是应该的。对功过于民族的一些评价也应该实事求,毛泽东说过,中国之所以没有像欧洲那样分裂成几十个国家,始终保持着汉文化强大的生命力、同化力,即使是近代帝国主义阴谋瓜分中国,都不能得逞,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秦始皇统一了度量衡、文字,形成了一个凝聚力和向心力巨大的民族,这也是黄河文明没有像尼罗河文明、恒河文明和两河文明衰亡,民族分裂成无数国家的重要原因,在这点上秦始皇又对民族有着巨大的贡献。正如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焚书是在清朝乾隆时期。乾隆帝即位后,遵奉乃父遗训,继续大兴文字狱,同时,又通过各种手段来夸耀文治。他组织了以纪昀为总纂官的著名文人学者共360人,历时10年,编撰出了我国封建时代一部空前绝后的大型全书——《四库全书》。但是,乾隆帝编书的根本目的在于推行文化专制主义,借以巩固清王朝的统治。在编书的头一年,他曾两次提出:编写《四库全书》时,对古籍该“毁弃”的应予毁弃,该“删改”的应予删改。毁弃、删改的原则是什么?编书的第二年8月,他在给军机大臣的谕旨中明确指出:“凡有诋毁本朝之语,正应乘此机会查办一番,尽行销毁,以杜绝、遏止邪言,正人心而厚风俗。”因此,在编审《四库全书》的过程中,凡明朝野史及明人有关奏议文集,只要内容稍有嫌疑而对清廷不利者,也一概焚毁勿论。更有甚者,一些并不“诋毁本朝”,甚至与政治毫无干系的著述,如顾炎武的《音学五书》等也遭到毁版的厄运。至于那些被删改的书,往往被弄得面目全非。据统计,整个乾隆时期,共焚毁各种禁书达71万卷之多。可见,乾隆焚书之甚也堪称空前绝后,实在是中国封建社会最大规模的一次焚书。可是后人还是能将乾隆皇帝的功绩很大方的传诵出来,所以说我们是应该公正的评价秦始皇的。

    两千余年,十几个王朝的兴、亡,中央集权的秦代国家结构沿用至今,证明在人民亿万、疆域辽阔和历史悠久的中国存在一个巨大的历史惯性。这个惯性是任何人都躲不开的。对这个国家结构的正、反两面,特别是它的历史过程。正如毛主席发动了文化大革命,毛主席是清楚清醒的,这是他的伟大过人之处。摆在毛泽东主席面前的现实是中央集权的秦代国家结构不能不用,又要一定解决政权的兴亡问题,关键是坚决清除腐败,统一思想,不许集体性、小额、经常性的权钱交易存在,摧毁非公有制经济存在的基础,摧毁任何异端学说,要为人民创造一个更公平的社会。我想这是毛泽东主席发动文革的动因,也是毛泽东主席将革命的对象指向党内的动因。毛泽东主席的理想就是想通过建立中央集权的类似秦代国家结构并能自我修复功能的伟大实践,让红色中国千秋万代,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从这点上看,毛泽东主席和秦始皇一样远见卓识,出手决伐,然千秋之下,依然被人误解,实为一叹!只是后来造成的结果却是无法预料的,在宏大的动机下却产生了影响深远的不可挽回的一定负面效应。为了中国的前进义无返顾。

    最后就以毛泽东训郭沫若的一首诗来诉说对秦始皇焚书坑儒的正确认识:
    劝君少骂秦始皇,焚书事业要商量。/ 祖龙虽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
    百代都兴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

    编辑:魏舰

    秦始皇不立皇后之谜:因受母亲淫乱宫闱影响?
    荆轲刺秦王的历史真相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