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天赋迂儒自圣狂——陈寅恪的气质与风骨
  • 《宋史》与《金史》杂考(一)
  • 魏源的边疆史地研究述略
  • 吕思勉纪实
  • 《绎史》评介
  • 张荫麟的幸与不幸
  • 陶菊隐的多重价值
  • 连横与《台湾通史》
  • 不要让历史学失去诗意
  • 唐德刚与《张学良口述历史》
  • 钱大昕的学术批评
  • 国学百年经典:顾颉刚与《古史辨》
  • 村民的历史:《北朝村民的生活世界》
  • 孙家洲:“古史分期”大讨论中的人与事
  • 以史经世:史学良知的当代之旅——陈旭麓先生传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史家史著
    《宋史》与《金史》杂考(一)

    发布时间: 2007/2/6 11:26:4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辽金史研究
    文字 〖 〗 )

    在元人所修的辽、宋、金三史中,《辽史》的记载过于简单,大致可算是二十四史中质量最差的一部。 

    《宋史》可算是二十四史中卷帙最大,而又最为芜杂的一部,计496卷。据《宋史》卷203《艺文志》和《文献通考》卷192,并参据王云海先生《宋会要研究》和蔡崇榜先生《宋代修史制度研究》专著中的考订,宋太祖、太宗和真宗《三朝国史》为150卷,宋仁宗、英宗《两朝国史》为120卷,《神宗正史》120卷,《哲宗正史》210卷,南宋修宋神宗、哲宗、徽宗、钦宗《四朝国史》350卷,《宋史·艺文志》则说第一种《三朝国史》为155卷。北宋的五种纪传体国史,共达950卷,其中宋神宗、哲宗两朝当然有重复。另外还有南宋的《中兴四朝国史》,卷数不明。元人修《宋史》,主要是将宋朝原来的纪传体国史删繁就简而成。与宋朝自编的纪传体国史相比,《宋史》仍然是失之于略。 

    《四库全书总目》卷46唯独赞许《金史》说:“其首尾完密,条例整齐,约而不疏,赡而不芜,在三史之中,独为最善。”然而按笔者近年来使用的经验,《金史》的重要缺点也是失之于略,连同其他缺略、错讹之类,其质量实际上并不高于《宋史》。清朝四库馆臣所以下上述论断,正因为他们对辽、宋、金三史不可能下近人那样深入的、细密的研究功夫。清人施国祁作《金史详校》,对此书失误的考订下了很大功夫,但仍留下了相当大的研究余地。

    标点本的《宋史》和《金史》当然是现代学者最重要的考订成果,但也不可能苛求将宋、金二史的失误一扫无余。笔者在读《宋史》和《金史》时,发现其中的一些问题和错讹,今作琐碎的杂考于下。

    一、三司户部户税案当掌夏税与秋税 

    《宋史》卷162《职官志·三司使》,3809页载:“户部分掌五案:一曰户税案,(掌夏税。)”据《职官分纪》卷13《三司》所载,户部原有“夏税、秋税”案,“咸平四年,并夏、秋税为一,曰户税”。可知《宋史》的“掌夏税”一句,在“夏”之下当脱一“秋”字,否则,两税中的秋税就成无专案管理,于理不通。今查龚延明先生《宋史职官志补正》第69至70页未予考订,特在此附志。1

    二、宋徽宗有三个王贵妃 

    《宋史》卷243《王贵妃传》,8640页载:“王贵妃,与郑后俱为押班。徽宗立,封平昌郡君,进位至贵妃。生郓王楷、莘王植、陈王机,惠淑、康淑、顺德、柔福、冲懿帝姬。政和七年九月薨,谥曰懿肃。” 

    据《宋会要》后妃3之9和《皇宋十朝纲要》卷15所载,分明有两个王贵妃,今分别摘录于下:“徽宗贵妃王氏,初封寿昌郡君。建中靖国元年十月,进美人。崇宁二年三月,进婉容。三年七月,进德妃。四年八月,进淑妃。大观元年四月,进贵妃。生郓王楷、荆王楫、肃王枢、徐王〔棣〕、相国公  、崇德公主、保淑公主、熙淑公主。”“贵妃王氏,崇宁三年九月,封平昌郡君。四年闰二月,进才人。三月,进美人。是月,进婕妤。五年八月,进修容。大观二年〔二月〕,进婉容。七月,进贤妃。政和元年七月,进德妃。三年二月,进淑妃。四年三月,进贵妃。七年九月薨,谥曰懿肃。生莘王植、陈王机、惠淑公主、康淑公主、〔顺德公主〕、柔福公主、冲懿公主。”为了分辨方便,今按宋宫的习惯,可将两人分别称为大王贵妃和小王贵妃。将以上记载参对《宋史·徽宗纪》,也稍有出入。如崇宁三年“秋七月癸酉,以婉仪王氏为德妃”。婉仪高于婉容一阶。大王贵妃是否又曾另外升迁婉仪,姑以存疑。《皇宋十朝纲要》载小王贵妃于政和“元年六月,进德妃”,“四年五月,进贵妃”,今参据《宋史·徽宗纪》,“政和元年春正月己巳,以贤妃王氏为德妃”,四年“三月丙子朔,以淑妃王氏为贵妃”。可知小王贵妃升迁德妃的月份,三书不同,升迁贵妃的月份,《皇宋十朝纲要》的月份又与其他两书有异。 

    可见元人修《宋史》草率,竟将两个王贵妃合并为一人。“与郑后俱为押班”和“生郓王楷”者,是大王贵妃,而“封平昌郡君”和生“莘王植、陈王机”以及惠淑等五个公主,“政和七年九月薨,谥曰懿肃”者,则是小王贵妃。 

    《宋史》卷243《徽宗显恭王皇后传》载:“郑、王二妃方亢宠,后待之均平。”郑妃就是后来的郑后,而此处的王妃应是指资格较老的大王贵妃。又《宋史》卷246《郓王楷传》载:“政和八年,廷策进士,唱名第一。母王妃方有宠,遂超拜太傅,改王郓。”政和八年即重和元年,可知大王贵妃的死期晚于小王贵妃,但肯定在宋徽宗当俘虏前死去,所以《靖康稗史笺证》的《开封府状》、《呻吟语》、《宋俘记》等都不载此人。 

    《宋史》卷469《冯益传》载:“先是,伪柔福帝姬之来,自称为王贵妃季女。益自言尝在贵妃阁,帝遣之验视。益为所诈,遂以真告。”此处的“王贵妃”当然是指小王贵妃,宦官冯益曾在其阁分服役。宋朝妃嫔等住所称阁或阁分,邓之诚先生《东京梦华录注》卷1,41页已有考证。柔福帝姬正好是她的四女。2 

    以上只是介绍了两个王贵妃,另据《靖康稗史笺证》的《开封府状》说:“王德妃,三十五岁,已封贵妃。”看来是刚封不久的。同书的《呻吟语》载,靖康二年“六月初四日,王贵妃薨。”《宋俘记》所载相同。此又是《宋史·后妃传》所失载。 

    但《宋会要》后妃3之16和《皇宋十朝纲要》卷15载有王贤妃:“大观元年闰十月,封平昌郡君。二年正月,进才人。二月,进美人。四年五月,进修容。政和三年闰四月,进婉容。重和元年十一月,进贤妃。生沂王  、冲惠公主。”她封贤妃的时间可与《宋史·徽宗纪》互相印证。宋宫的妃分贵妃、淑妃、德妃和贤妃四等,是否就是这个王贤妃,后来又进封德妃,在被俘前又进封贵妃,姑以存疑。 

    三、宋徽宗被俘前后的子女 

    《宋史》卷246《宗室传》和卷248《公主传》,8725页和8783页载,“徽宗三十一子”,“徽宗三十四女”。《皇宋十朝纲要》卷15作“皇子二十九”,“公主三十四”,但皇子中没有将宋钦宗和宋高宗统计在内,其实还是三十一人。据崔文印先生笺证《靖康稗史笺证》的《开封府状》和《宋俘记》看来,特别是公主,时称“帝姬”,在人数和年齿上有所出入。由于宋徽宗的部分子女是在他被俘前死亡,据向金人报告的宋《开封府状》,时有“皇子二十三人”,“帝姬二十一人”。 

    据靖康二年的《开封府状》,宋徽宗被俘前的最小儿子,是“韩国公相三岁,即小皇子”。赵相在《宋史》中失载,应是第三十二子。《宋会要》后妃4之12:“(宣和)七年八月四日,诏:‘婕妤王氏隆诞,亲属可依下项推恩……’”从宣和七年到靖康二年,正好三年。可知赵相应是王婕妤所生。 

    据《宋史·公主传》和《皇宋十朝纲要》卷15,宋徽宗的第二十女是柔福帝姬,仪福帝姬为三十二女。然而据《开封府状》,在柔福帝姬之前尚有“仪福帝姬十七岁,即圆珠”,则与她同岁的柔福帝姬也可能是第二十一女。 

    从《宋史·公主传》和《皇宋十朝纲要》卷15所载宋徽宗第二十二女以下,与《开封府状》所载的齿序颇有差别,今以《宋史·公主传》和《皇宋十朝纲要》为甲,《开封府状》为乙,将三书的记录排列于下: 

    甲、宁福帝姬、保福帝姬、贤福帝姬、仁福帝姬、和福帝姬、永福帝姬、惠福帝姬、令福帝姬、华福帝姬、庆福帝姬、仪福帝姬、纯福帝姬、恭福帝姬。 

    乙、保福帝姬、仁福帝姬、惠福帝姬、永福帝姬、贤福帝姬、宁福帝姬、和福帝姬、令福帝姬、华福帝姬、庆福帝姬、纯福帝姬。 

    比较三书的差异,仪福帝姬的齿序差别很大,其他帝姬也有齿序差别。最小的恭福帝3姬的下落,则两书记载不同,《开封府状》说已“薨逝”,而《宋史·公主传》说:“独恭福帝姬生才周  ,金人不知,故不行。建炎三年薨,封隋国公主。”《开封府状》另载有“三金即敦福帝姬”,已“薨逝”。此外,“华福帝姬”《皇宋十朝纲要》作“莘福公主”,“莘”字可能是笔误。 

    如以两书所载合计,宋徽宗女加上敦福帝姬,为三十五人。另据《宋会要》后妃3之24,乔才人“生显福公主”,则为三十六人。但正如崔文印先生在笺证中说:“《公主传》无号‘敦福帝姬’者,疑有误记。”因为当时带着“福”字的帝姬甚多,宋徽宗在被俘前究竟有三十四女,还是三十五女或三十六女,不能有足够的证据,姑以存疑。 

    关于宋徽宗诸子的生母,笔者已另有考订,今将诸女的生母,依《宋史·公主传》和《皇宋十朝纲要》的序列,考订于下:嘉德帝姬:据《宋会要》后妃1之5,《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郑后。荣德帝姬:据《宋会要》后妃1之5,《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王后。 

    《宋史》卷243《徽宗显恭王皇后传》载:“生钦宗及崇国公主。” 

    但其他记载不见荣德帝姬曾号“崇国”。顺淑帝姬:据《宋会要》后妃3之16,《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杨贤妃。安德帝姬:据《宋会要》后妃1之5,《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郑后。茂德帝姬:据《宋会要》后妃1之5,《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大刘贵妃。寿淑帝姬:据《宋会要》后妃1之5,《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郑后。惠淑帝姬:据《宋会要》后妃3之9,《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小王贵妃。安淑帝姬:据《宋会要》后妃1之5,《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大刘贵妃。崇德帝姬:据《宋会要》后妃3之9,《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大王贵妃。康淑帝姬:据《宋会要》后妃3之9,《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小王贵妃。荣淑帝姬:据《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郑后,《宋会要》后妃1之5作“崇淑”。保淑帝姬:据《宋会要》后妃3之9,《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大王贵妃。成德帝姬:据《宋会要》后妃1之5,《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郑后。洵德帝姬:据《宋会要》后妃1之5,《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大刘贵妃。悼穆帝姬:据《宋会要》后妃3之9,《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崔贵妃。显德帝姬:熙淑帝姬:据《宋会要》后妃3之9,《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大王贵妃。敦淑帝姬:据《宋会要》后妃3之9,生母崔贵妃,《皇宋十朝纲要》卷15作“崇淑”。4顺德帝姬:据《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小王贵妃。柔福帝姬:据《宋会要》后妃3之9,《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小王贵妃。申福帝姬:《宋史·公主传》作“追封冲慧”,据《宋会要》后妃3之16,《皇宋十朝纲要》卷15,王贤妃生“冲惠公主”。宁福帝姬:据《宋会要》后妃3之9,《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崔贵妃。保福帝姬:据《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韩修容。贤福帝姬:据《宋会要》后妃3之9,《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小王贵妃。仁福帝姬:据《宋会要》后妃3之9,《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崔贵妃。和福帝姬:据《宋会要》后妃1之6,《皇宋十朝纲要》卷15,《宋史》卷243《刘贵妃传》,生母小刘贵妃。永福帝姬:据《宋会要》后妃3之9,《皇宋十朝纲要》卷15,生母崔贵妃。惠福帝姬:令福帝姬:华福帝姬:庆福帝姬:仪福帝姬:纯福帝姬:恭福帝姬:宋徽宗的帝姬或前后改号,或死后又有追封,在此不再逐一列举。 
    宋徽宗被俘后,据《靖康稗史笺证》的《呻吟语》和《宋俘记》,“又生六子八女”。其中可考者,按宋朝年号,分列如下:建炎元年四月,赵极,北上“途中小王婕妤出”。建炎二年二月十九日,“生女,邵才人出”。建炎二年二月二十七日,“生子,闫婉容出”。建炎二年三月十二日,“生子,狄才人出”。上述二子一女“均殇”。建炎四年四月二十七日,“生子柱,闫婉容出”。绍兴元年五月二十二日,“生子檀,郑昭媛出”。 

    按宋徽宗被俘前后合计,他的儿子共有三十八人,女儿共有四十二人,或四十三人,或四十四人。5 

    四、宋钦宗的后妃子女 

    宋钦宗的后妃子女,《宋史》卷243只有《钦宗朱皇后传》,并说“后既北迁,不知崩闻”。同书卷246《宗室传》记载了赵谌和赵训,说“训乃北地所生”。 

    据《靖康稗史笺证·青宫译语》载:“道宗(宋徽宗)五、七日必御一处女,得御一次,即畀位号,续幸一次,进一阶。退位后,出宫女六千人,宜其亡国。少帝贤,务读书,不迩声色。受禅半载,无以备执事,乃立一妃、十夫人,廑三人得幸,自余俭德不可举数。”《宋史》当然不须载十夫人,但不载一妃,显属遗漏。 

    据《靖康稗史笺证·呻吟语》所载,建炎二年八月“二十四日,虏主以二帝见祖庙”,“朱后归第自缢,,仍投水薨”。宋钦宗的朱后自杀于金朝的御寨。到建炎四年,金太宗又将她“封为靖康郡贞节夫人”。同书的《宋俘记》所载相同。朱后自杀的事又为《宋史》所失载。 

    关于宋钦宗的妃,《靖康稗史笺证·青宫译语》称“朱慎妃”,而同书的《开封府状》和《宋俘记》又称“朱慎德妃”,按宋朝有德妃名号,而无慎妃名号,估计可能是避其家名讳,而将德妃改称慎妃。 

    关于宋钦宗的子女,据《靖康稗史笺证·开封府状》,除“太子谌十岁”外,另有“柔嘉公主七岁”,也一同被俘,这又为《宋史》卷248《公主传》所失载。 

    钦宗被俘后的子女,《靖康稗史笺证·呻吟语》载,建炎元年“九月初六日,靖康帝生子谨,慎德妃出”。“十二月二十一日,少帝生子,殇,韩夫人(静,或名静观)出”。建炎二年“正月十七日,少帝生女,郑夫人出”。建炎三年“七月六日,少帝生子训,郑夫人出”。建炎四年十月“二十八日,少帝生女,慎德妃出”。“绍兴二年六月,少帝生女,狄夫人出”。同书的《宋俘记》载:“入国后,生二子:谨,(天会)五年九月,朱慎德妃出。训,七年七月初六日,郑庆云出。女二:七年四月,十年六月生,皆狄玉辉出。”《呻吟语》记载有三子三女,其中一子夭亡,而《宋俘记》只载二子二女,而女儿的生母也不相同。由此可见,《宋史》所载的赵训,其实是宋钦宗的幼子,其上还有赵谨和一个夭亡的哥哥。 

    五、荒诞的郭京六甲神兵 

    《宋史》卷353《孙傅传》,11137页载北宋末,郭京以六甲神兵出战,招致开封城陷落的经过。“金人围都城,傅日夜亲当矢石。读丘  《感事诗》,有‘郭京、杨适、刘无忌’之语,于市人中访得无忌,龙卫兵中得京。好事者言京能施六甲法,可以6生擒二将(按:指金朝左副元帅完颜粘罕和右副元帅完颜斡离不),而扫荡无余,其法用七千七百七十七人。朝廷深信不疑”。“傅与何  尤尊信,倾心待之。或上书见傅曰:‘自古未闻以此成功者。正或听之,姑少信以兵,俟有尺寸功,乃稍进任。今委之太过,惧必为国家羞。’傅怒曰:‘京殆为时而生,敌中琐微无不知者。幸君与傅言,若告他人,将坐沮师之罪。’揖使出”。“京曰:‘非至危急,吾师不出。’(何)  数趣之,徙期再三,乃启宣化门出,戒守陴者悉下城,无得窃觇。京与张叔夜坐城楼上,金兵分四翼噪而前,京兵败退,堕于护龙河,填尸皆满,城门急闭。京遽白叔夜曰:‘须自下作法。’因下城,引余众南遁。是日,金兵遂登城”。 

    《三朝北盟会编》卷65,卷69的记事尤详,此处不必尽录。其记载说郭京是“拱圣副都头”。据《宋史》卷188《兵志》,拱圣和龙卫都是北宋的骑兵番号,但拱圣军属殿前司,而龙卫军属侍卫马军司。按宋军的编制,一都辖军士一百名,但步军和马军的都的指挥官名称不同,据《宋会要》职官32之4—5,《宋史》卷166《职官志》,步军称都头和副都头,马军则称军使和副兵马使。郭京身为马军,却称副都头,大约是非规范性的习惯称呼,而不是正式官称。《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则说,“何  等得殿前司剩员郭京,擢为大将”云云。按宋朝军制,剩员是军中衰老不任战斗者,仅得半俸。由此估计郭京的年龄应在六十岁以上。 

    《三朝北盟会编》说:“郭京言:‘可以掷豆为兵,且能隐形,今用六甲正兵七千七百七十七人,可以破敌。临敌正兵不动,神兵为用,所向无前。’殿帅王宗  骄慢无识,闻而异之,荐京可以成大功。”同书卷28记载:“王宗者,上母王皇后之亲属也。上欲宠异母党,乃除宗  主管殿前司公事。宗  素骄贵,不能任事。”在危难时刻,宋钦宗却委任这么一个不懂军事的亲戚担任军事要职。郭京最初就是王宗  所荐。 

    郭京凭什么取得如何 、孙傅等宰执大臣以至宋钦宗本人的信赖呢?据此书载:“令于殿前验之。其法用一猫一鼠,画地作围,开两角为生死道。先以猫入生道,鼠入死道,其鼠即为猫所杀。又将鼠入生道,猫入死道,猫即不见鼠。云如此用兵,入生道,则番贼不能见,可以胜也。朝臣间有攻其非者,何  、孙傅与内侍辈尤尊信,倾心待之。”此真所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按所谓六甲是道教的神仙。据《道藏》的《上清六甲祈祷秘法》说,“如得此书,须凭本师上坛传度,方可行用也。佐国治乱扶危,救民疾苦,九祖升仙。此书能使六甲、六丁之神”等,“能召风云雷雨,能破军寨,能使木牛木马,能使壁上画人走动,能令百草冬月放花,能追地下鬼神及地下伏藏之宝,能令行法人身飞千里万里,能辟水火刀兵,能敌百万之众,善射弓箭,万无一失”。 
    此书还记录了“六甲阳神名:甲子神字青公,名元德;甲戌神字林齐,名虚逸;甲申7神字权衡,名节略;甲午神字子卿,名潺仁;甲辰神字衮昌,名通元;甲寅神字子靡,名化石”。此外还有“六甲阴神名”和“六丁阴神名”,此处不备录。 

    此书又说:“六甲神像可千变万化,或独头,或三头,或一头,身披金甲或锦袍来降,其神通不可犯,各装束不同。甲子青公元德真君身着红锦袍、 绿吊 、金束带,身长一丈,有一面,赤色。甲戌林齐逸虚(虚逸?)真君着绿袍、马皮吊 ,系束带,身长二丈,有一五目,面如傅粉。甲申权衡节略真君着白葵花战袍、青皮吊 ,身长二丈,有一三目,面黄色。”但未提其他三神的状貌。所谓“吊  ”,《东京梦华录》卷6《元旦朝会》载西夏使节的装束,有“吊敦背”,参对《三朝北盟会编》卷74引《中兴遗史》,即是指“皮靴”。“吊敦背”疑为西夏文中的皮靴音译。“敦”与“  ”应通用。《上清六甲祈祷秘法》和《东京梦华录》所载,反映了西夏文对汉文的影响。 
    此书的幻怪自不待论,却提及六甲神等可以用于军事,这与《三朝北盟会编》所载的六甲神兵又可互相印证。 

    《金史》卷72《活女传》也记载了郭京的失败,金将完颜活女,宋人或岐译为眼,是完颜娄室的儿子。“宋将郭京出兵数万,趋娄室营,活女从旁奋击,敌乱,遂破之”。所述战斗过程颇略。按《三朝北盟会编》的记事,“大启宣化门出战”,“俄报云:‘前军已得大寨,树大旗于贼营矣!’又报云:‘前军夺贼马千匹矣!’其实皆妄”。“贼兵分四面鼓噪而进,我军方逾壕,虏二百余骑突之,冲断前军,一扫而尽。居后者尽堕护龙河。吊桥已为积尸所压,不可持矣。蹂践殆尽,哀号之声所不忍闻”。看来整个战斗过程是六甲神兵先攻金军,然后大败。 

    在开封外城被攻破时,郭京这个骗子居然得以下城逃遁。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4建炎元年四月乙亥载:“初,京城既破,武略大夫、光州刺史郭京自宣化门南遁,引所部六甲神兵二千人至襄阳府,屯洞山寺,欲立宗室为帝。陕西制置使钱盖、西道都总管王襄、统制官张思正等制之,不听。思正乘间会兵执京,囚之,至是以闻。思正持京以献,道为剧盗李孝忠所夺,思正刺京,杀之。”郭京的骗术尽管在开封城下破产,却并未因此而销声匿迹,依然在外招摇撞骗,其七千七百七十七人的残部仍达二千人,“欲立宗室为帝”,表明其政治野心不小。他的最后下场就是如此。

    作者:王曾瑜

    编辑:汀滢

    《宋史》与《金史》杂考(二)
    《晋书》的成就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