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朝代
  • 人物
  • 制度
  • 疆域民族
  • 事件
  • □ 同类热点 □
  • 唐(公元618年-公元907年)
  • 略论唐代的南朝化倾向
  • 唐朝时期藩镇割据
  • 唐朝人的衣食住行、卫生习惯
  • 谈谈唐朝的“孝治天下”
  • 盛世悲歌:唐朝覆亡真相
  • 唐代的耳环——兼论天王戴耳环问题
  • 盛唐开放的时代
  • 唐朝皇帝列表
  • 唐朝的四时节令
  • 唐朝人的文化生活:女子可以自办“沙龙
  • 大唐时尚:杂技艺术流行
  • 唐代刺史与淫祠
  • 玩物尚志:唐朝那些玩意儿
  • 唐朝时马球盛行 两位皇帝因为马球而丧命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隋唐五代 >>  >> 朝代
    小议唐朝藩镇之乱(6)

    发布时间: 2011/4/18 9:58:26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凤凰网历史
    文字 〖 〗 )
    说点题外话,宪宗也继承了李唐皇室私生活不检点的传统,看到李琦的小妾郑氏貌美,便据为己有,生下了宣宗皇帝,又成就了一桩李唐皇室的乱伦案例。此外,宪宗的正妻(严格说也不是正妻,因为理论上的正妻是皇后,宪宗没有立皇后)郭妃(郭子仪的孙女)是他自己的姑姑。郑氏是那种少有的幸运儿,作为反贼的家属,本来是要株连的,现在因祸得福,成了皇妃,后来被追封为“孝明皇后”。可见一个人的价值往往取决于他的领导,“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确实说的不错。


        在连续讨平三个跋扈的节度使后,雄心勃勃的宪宗把目光转向了河北,意欲铲平天下祸乱的根源,第一目标就是成德。在德宗削藩时,成德镇就改姓王了,首任节度使就是王武俊。王武俊死后,儿子王士真继任,到了宪宗元和四年(公元809年)的时候,王士真也死了,其子王承宗按照“惯例”担任留后,然后上奏朝廷索要旌节。宪宗打算乘此机会向河北藩镇开刀,决定拒绝王承宗,节度使由朝廷派人,如果王承宗奉诏,一切都好说,如果胆敢抗旨,那就兴师讨之。


        但宪宗这次明显欠考虑,之前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了另一个割据藩镇淄青身上。德宗时期的淄青节度使是李纳,李纳死后儿子李师古继任。在宪宗讨伐刘辟期间,李师古也死了,然后李纳的另一个儿子李师道自封留后,朝廷当时正在征讨刘辟,不想节外生枝,也就予以了承认。同样是父死子继,相距时间也很近,承认李师道,不承认王承宗,这如何服人?而且成德与西川、镇海的情况也截然不同,成德割据已经快50年,“内则胶固岁深,外则蔓连势广,其将士百姓怀其累代煦妪之恩,不知君臣逆顺之理”。


        就像清人王夫之说的,当时最不应该打的就是成德,因为成德最难打,“南有魏博以为之障,北有幽燕(指卢龙)以为之援,东有淄青为率然之首尾”。要打也应该先打淮西,因为淮西“处四战之地,旁无应援”。所以讨伐成德的动议一经提出,就遭到了大臣的强烈反对,包括宪宗的核心智囊团,与之前讨伐西川、镇海时智囊们的主战态度形成鲜明对比。尤其是宪宗朝的名相李绛,劝到:“太平之业,非朝夕可致,愿陛下审处之。”


        但宪宗内心深处还是想打,在考虑了李绛等人的意见后提出一个折中方案。从成德划出德、棣二州,设“保信”战区,同时命成德向朝廷缴纳赋税,并且交出辖区内官吏的任命权,这实际上是一个削弱成德实力的方案。宪宗对成德念念不忘,正式的任命诏书长时间不发,弄得王承宗越来越心虚,越等越害怕,于是不断向朝廷上书解释。宪宗便派人去成德安抚王承宗,也顺便探探虚实。


        王承宗接待钦差的礼数非常恭顺,并且表示愿意献出德、棣二州以证明自己的忠心。王承宗的恭顺让宪宗找不到讨伐的口实,只好任命王承宗为成德军节度使,任命德州刺史薛昌朝为保信军节度使。这个薛昌朝是王承宗的亲戚,也就是说虽然从成德划出去了德、棣二州,但这两个州还是在王承宗自己人的手里,所以王承宗没有一点意见。而宪宗这样做,则意在分裂王承宗的势力,你原来的手下现在和你一样都是节度使,你还想管着他的难度就增大了。


        但王承宗割让二州的举动引发了其他割据藩镇的不满,大家都一样的活法,你开了这个先例,那朝廷以后要割我的地怎么办?魏博节度使田季安使出了阴招。他一面派人向王承宗诬告薛昌朝与朝廷勾结,另一方面把朝廷的使者留下来大吃大喝数日。如此一来,等到使者到达德州的时候,薛昌朝已经被愤怒的王承宗给抓走了。宪宗大怒,命王承宗放人,王承宗拒绝,早就想打的宪宗终于找到了借口。从此,拉开了宪宗削藩生涯中最为郁闷的一页。


        元和四年(公元809年)十月,宪宗下诏命宦官吐突承璀为统帅,统领左右神策军(中央禁军)、河中、河阳、浙西、宣歙等诸道兵马讨伐成德,同时命成德周边的藩镇,包括魏博和卢龙也发兵进讨。田季安又使出了阴招。一面表示奉旨讨伐成德,然后又派人告知王承宗:“我打你,那是背友,不打,那是叛君,所以啊,你给我一个县,对你来说微不足道,我也可以给天子交差。”卢龙最初也很纠结,但其与成德本就是世仇,在权衡利弊之后,决定出兵讨伐。


        可以看出,这次削藩存在很大问题。首先是核心领导班子意见不统一,第二是宦官掌军。都知道宋朝限制武将权利,但这种情况其实在唐朝就已经出现了。比如安史之乱期间频繁更换军队统帅,攻打相州的时候不设主将,平叛功臣郭子仪、李光弼、仆固怀恩、来瑱等人饱受猜忌,中央禁军交予宦官不交予武将,宦官监军制度大盛。武将不得专掌军事对唐朝的削藩产生了极为消极的影响。宪宗也继承了这个传统,自肃宗之后第二次命宦官负责大规模军事行动。


        结果是魏博得到一个县之后按兵不动,其他诸道兵马迁延不进,互相推诿扯皮。而吐突承璀身为全军统帅,毫无军事能力,他所辖的神策军接战不久一员骁将即战死,士气大损。打了大半年,诸道兵马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反倒是同为割据镇的卢龙讨伐最为卖力,战果也最大。战场上师久无功,翰林学士白居易屡次劝谏宪宗退兵。而王承宗这时也向朝廷服软认错,他的同伙淄青和魏博也上书要求赦免王承宗。宪宗无可奈何,只好予以宽恕,并重新任命其为成德节度使,鸣金收兵。


        到了元和十年(公元815年)的时候,当时朝廷正在讨伐淮西,京城发生了恐怖事件。主战派的宰相武元衡和大臣裴度遇刺,一死一伤,有人告发这是成德干的(到底是成德还是淄青,始终没搞清楚,但淄青派人行刺的证据确凿)。愤怒之极的宪宗下诏怒斥王承宗,拒绝其朝贡,并撂下句狠话:“你等着,回头弄死你。”然后命魏博、振武、义武做好准备,随时出击。而王承宗愈发嚣张,“纵兵四掠,幽、沧、定三镇皆苦之,争上表请讨承宗”。次年(公元816年)元月,宪宗再次对成德动手,“制削王承宗官爵,命河东、幽州、义武、横海、魏博、昭义六道进讨。”


        最后的结果如何呢?“六镇讨王承宗者兵十馀万,回环数千里,既无统帅,又相去远,期约难壹,由是历二年无功,千里馈运,牛驴死者什四五。”宪宗二讨成德再次以失败告终。元和十五年(公元820年)十月(宪宗死于本年年初),王承宗死,其弟王承元继位。当时的形势是:五个割据藩镇,淮西、淄青被灭,魏博早已归顺,卢龙也早已归顺,只是还没正式移交而已。成德孤立无援,况且朝廷两次讨伐虽然失败,但那是操作问题,不是实力问题。王承元不想步淮西、淄青后尘,决定回归朝廷。至此,成德镇割据58年而灭。
    编辑:秋痕

    小议唐朝藩镇之乱(5)
    小议唐朝藩镇之乱(7)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