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朝代
  • 人物
  • 事件
  • 制度
  • 疆域民族
  • □ 同类热点 □
  • 宋太祖赵匡胤祖籍考辩
  • 宋史 司马光传
  • 北宋政治军事家庞籍
  • 苏轼
  • 轻轻的叹息 王安石之死(4)
  • 辛弃疾
  • 欧阳修
  • 李清照
  • 黄庭坚:生前之乐,身后之名
  • 岳飞
  • 周邦彦
  • 范成大
  • 姜夔
  • 欧阳修:此情不关风月 沉著更兼豪放
  • 南宋陈亮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宋元 >>  >> 人物
    苏东坡的现代性

    发布时间: 2011/7/13 10:24:4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眉山日报
    文字 〖 〗 )
    苏东坡去世已经九百多年了,但是我们今天还在阅读他,研究他,纪念他。热爱他的人成千上万,而且还会继续增加。现在很多事情都难以预测,但是有一点能预测:我们的文化先贤们,比如屈原,比如杜甫,比如苏东坡,比如鲁迅,这些人的精神存在会让时光的流逝变得毫无意义。我在上海讲过,和苏东坡这样的人相比,我们才像古人:当我们作古千百年以后,苏东坡三个字还会闪闪发光。这个现象的背后,肯定潜藏着一些值得去研究的东西。苏东坡为什么能够穿越当下直指未来?他身上究竟有哪些现代人难以企及的东西?他比现代人更为现代吗?他同时属于古代、现代和未来吗?他毕生所追求的理想具有普世价值吗?


       这么短的时间里,要逐一回答这些问题是不可能的,我也没有这个能力。


       我想说两点。


       第一,苏东坡敢于挑战一切不正当的权力。众所周知,他对王安石变法是持反对态度的,尤其反对青苗法、市易法,因为前者让全国的农民吃亏,后者使全国的商人倒霉。苏轼也是变革派,宋仁宗的时代,他把“三冗”(冗官、冗兵、冗费)问题看得非常透彻。到了神宗朝,他的总体变革思路和王安石大相径庭。苏轼重民生,坚决以民为本,而王安石对朝廷的进账数字更感兴趣。另外,苏东坡是渐变派,好比白天不知不觉地变成黑夜,而王安石是骤变派,好比要让人们从酷暑一下子进入严冬。这样一来,两个人的矛盾尖锐了。当时苏东坡官小,但是勇气大,喉咙大,交游广阔,因而影响大。他两次上书神宗皇帝,加起来恐怕有一万多字,如果翻译成白话文,有几万字之多,言辞很不客气。他甚至写诗形容宋神宗:“盲人骑瞎马,半夜临深池。”老实讲,这种敢于直接对皇帝和铁腕宰相讲真话的勇气,令人不能不由衷钦佩。为什么钦佩?因为官场中很多人做不到。应该说,苏轼和王安石私交是不错的,他们彼此欣赏对方的才华,如果苏轼搞一点折中主义,那么他升官的可能性很大。然而他性不忍事,对百姓的苦难不能视若无睹。他在杭州写诗,讥讽王安石搞的盐法、青苗法,终于被投进乌台大牢,差一点丢了性命。北宋立国一百二十年,第一次大搞文字狱,让苏东坡给碰上了,这是偶然的吗?他出狱后贬黄州,一去就是五年。这一回他应该有所收敛了吧?可是他不,他要坚持他自己所认定的真理。从这个意义上讲,苏轼真是理性充沛而又野性十足。这个大勇士终其一生只向真理低头。元佑元年(1086)司马光当政,尽废熙宁新法,苏东坡又不高兴了,因为长期的基层经验告诉他,王安石搞的那一套也有好东西,不能全盘否定。于是,他和司马光又针锋相对了。比如关于是否要废除已经执行了十六年的免役法问题,苏轼去找司马光谈了一整天,费尽口舌,毫无结果,回家后大呼:“司马牛,司马牛!”


       王安石和司马光,前后两个大宰相,都是牛性子(宋人笔记:“安石,牛形人也,故敢为天下先。”)而苏东坡像一名勇敢的斗牛士,在原则问题上坚决不让步。他和司马光的个人关系也很好,当时他五十多岁了,官做得很大,垂帘听政的高太后对他的恩宠非同寻常。如果他配合司马光,就有可能接司马丞相的班。然而他不拿原则问题做交易。高太后去世后,他也不去讨好宋哲宗,依附章敦、蔡京、吕惠卿那些得志小人,结果吃了大亏,六十岁贬惠州,“陆走炎荒四千里”。六十三岁又贬到儋州,却和儋州的百姓打成一片,传播中原文明,做了很多很多流传千古的好事情。


       苏东坡一辈子以民为本,反对一切不正当的权力,并且勇于承担灾难性的后果,敢于赴汤蹈火。这是现代精神吗?我想是的。只是需要补充一点:现代人真该好好学一学苏东坡。苏东坡是堂堂正正的人,光明磊落的人,不怕掉官帽的人。“奋厉有当世志”,他几十年担当世界,先天下之忧而忧。他身上所体现的正义、公平、博爱等普世价值,我们应当弘扬和传播。他悲天悯人的情怀是任何时代的普世价值。
     

         第二,苏东坡对生活的永不衰减的热情,是值得现代人视为榜样的。
         

        古人讲修身,讲养气,苏东坡修身修得最认真,养气养得最出色。依我看,他一点都不比他所尊崇的孔子、孟子差。小时候他在眉山也比较顽皮,爷爷苏序、母亲程氏给了他很好的影响。踏上仕途四十年,辗转南北东西,苏轼始终是一身正气。“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园乞儿”,这是什么样的境界?历史几千年,能进入这种境界的人有多少?他能够穿越社会各阶层,和各种各样的人做朋友,包括与坏人打交道,因为坏人身上也有优点。比如章敦,苏轼早在凤翔就发现了章敦有敢于杀人的苗头,但他一直和章敦保持着联系,对章敦身上的胆气表示钦佩。苏轼具有非常明确的价值观和道德观,但是他能从坏人身上看到优点,能从好人乃至巨人的身上看到缺点和毛病,这是极为难能可贵的。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心胸广大。为什么心胸广大?因为他有很好的遗传基因、文化基因。他是毫无保留地投入生存的万顷波涛,每一次受伤都使他变得更为强大。“谁似东坡老?白首忘机。”他待人几乎完全没有机心,更别说像时下的一些人动不动就机关算尽,结果,算来算去算自己。苏东坡一生都在帮助别人,帮助穷苦人,他甚至帮助自己的仇人。比如他帮助搞得他九死一生的章敦。沈括害过他,在杭州整他的黑材料,他也不计较。“吾眼见得天下无一个不是好人。”中国的传统精英文化能够催生苏东坡这样的人物,我们真是感到很欣慰啊!


       上下几千年,一个苏东坡。他巨大的生命张力构成了一个顶级谜团,等待着我们去破解。
     

       我曾经在《品中国文人》这部书中写过一句话:“一个苏东坡,胜过十万影视明星。”有些影视圈中的人看了不高兴,托人传话。但是我想表达的是,这句话还有所保留。是苏东坡而不是什么娱乐界明星,才让我们知道人的生命、人的精神,可以抵达什么样的丰富性,喷发到什么样的高度。


       苏东坡是大文豪,是法国《世界报》评选的全球十二位千年英雄之一,是中国历史长河中的庞然大物,是热血智者,是宋代第一勇士,是比现代人更为现代的生活大师。


       是的,生活大师!


       我想说,这个人真是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议了,干什么都出色,到任何地方都受人尊敬和爱戴。他到杭州就说自己是杭州人,说了好多次。他到密州、徐州、黄州、常州、惠州、儋州,也都这么说,而且说得很认真,又写诗又写信,让我们这些东坡老家眉山的人都感到有些嫉妒了。他到惠州说:“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他到儋州说:“我本儋耳人,寄生西蜀州。”又向中原豪迈宣布:“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伟大的苏东坡真正做到了四海为家,走到哪儿就把生命的创造力带到哪儿,把真善美像种子一样到处撒。


       苏东坡就像一个胀鼓鼓的皮球,越把皮球往水中按,皮球就蹦得越高。昨天是锦衣玉食的高官,今天是开荒种地的农民,并且是一名“管制分子”,全家人跟着他颠沛流离,受穷挨饿。苏东坡号称坡仙,却并不是神仙,他也会郁闷,关起门来独坐沉思,但是不久,他又弹起来了。黄州惠州儋州,三次精神力量的大反弹,弹得那么高,那么光彩夺目,那么令人高山仰止。命运的低谷反而催生艺术的巅峰、人生的伟业。苏东坡又像古希腊神话中的大力士孙参,一旦身子接触大地,就会变得力大无穷。他在儋州的三年做了多少好事情啊,他和这片神奇的土地血肉相连!李太白天马行空像天仙,苏东坡广接地气像地仙。地仙总是乐呵呵的,与人亲近的,能吃能玩能开玩笑,能照顾朋友,能傲视权贵,能用诗画巨笔赞美祖国的大好河山。总之,我们的苏东坡,今天依然神采奕奕地生活在我们中间,指点我们的文明进程。


       有一点毋庸置疑:未来几年、几十年,乃至更长的时间,苏东坡的品牌价值将会越来越大。伟大的苏东坡永在当下。


    文 刘小川
    编辑:张兴兴

    千古风流人物,只识苏轼
    巾帼英雄梁红玉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