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朝代
  • 人物
  • 制度
  • 疆域民族
  • 事件
  • □ 同类热点 □
  • 三国时期:毋丘俭东征攻克高句丽首都
  • 三国时期的宫廷政变
  • 诸葛亮“七擒孟获”是否真有其事?
  • 易中天称三国时诸葛亮登门自荐 刘备曾不予理会
  • 刘备追得最辛苦的人不是诸葛亮
  • 赤壁不是周瑜烧的 血吸虫病致曹操兵败赤壁?
  • 三国鼎立
  • 曹操《遗令》虚晃一枪
  • 蜀国最大冤案是谁酿成的?
  • 画蛇添足的典型案例:诸葛亮七擒孟获很愚蠢(1)
  • 细节定成败:曹操在赤壁之战失败的真正原因(2)
  • 细节定成败:曹操在赤壁之战失败的真正原因(1)
  • 细节定成败:曹操在赤壁之战失败的真正原因(3)
  • 高平陵之变──司马懿智除曹爽
  • 画蛇添足的典型案例:诸葛亮七擒孟获很愚蠢(2)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魏晋南北朝 >> 三国 >> 事件
    三国博弈与孙刘荆州之争(1)

    发布时间: 2011/11/9 9:12:31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剑历史门户网
    文字 〖 〗 )

    提  要:三国鼎立的历史是一个三方不断变化的博弈过程,在曹魏强大军事压力下结盟图存互保的孙刘联盟,也需适时予以调整。“跨有荆益”与“外结好孙权”之间的矛盾并不必然导致联盟破裂。但是,当蜀汉跨有荆益而军事战略未作相应调整变化时,关羽贸然北伐,暂时打破了三方力量平衡而破坏到孙刘联盟存在的根基,由此,孙权背盟、荆州失守,则在情理之中。 


        关键词:《隆中对》,博弈,荆州,关羽 


        “大意失荆州”,这句脍炙人口的俗语表达了普通百姓对荆州之失的看法。历史学家、军事学家与文学家们也纷纷据此探讨孙刘联盟乃至整个三国时期的政治、军事、外交斗争。本文拟将荆州之争置入三国博弈这个大背景中加以分析,以就教于方家。 


        一、 孙刘联盟:三国博弈中的利益最大化 


        三国总的趋势,是孙刘结盟共同抗曹,但,孙刘联盟是不是牢不可破?它们之间是否存在着战略矛盾?结盟又有着怎样的前提条件? 


        毫无疑问,孙刘联盟有尖锐的冲突,这便是诸多专家学者所指出的《隆中对》里“跨有荆益”与“外结好孙权”之间的矛盾--荆州之争。荆州是“用武之国”,更是长江防线承上启下的关键。历史上凡割据江南半壁江山者,多以扬州为核心,以荆州为门户,以益州为屏蔽。崛起于江东的孙氏,对荆、益二州渴盼甚殷。早在刘表初亡,鲁肃就劝孙权乘势占领荆州: 


        夫荆楚与国邻接,水流顺北,外带江汉,内阻山陵,有金城之固,沃野万里,士民殷富,若据而有之,此帝王之资也。[1] 


        由于地缘关系,荆州一直是蜀汉与东吴斗争的焦点。但是,孙刘联盟的矛盾不止于荆州,而是全面的争夺,这是由双方战略目标决定的。 


        魏、蜀、吴三国鼎立,割据只是现状,统一才是他们的终极目标。对任何一方而言,在统一的道路上,其他两方都是自己最终的敌人。先主永安崩后,蜀邓芝出使孙吴,面对孙权的提议:“若天下太平,二主分治,不亦乐乎!”邓芝马上反驳,“夫天无二日,土无二王,如并魏之后,大王未深识天命者也,君各茂其德,臣各尽其忠,将提枹鼓,则战争方始耳”。孙权不以为忤,反而大笑,“君之诚款,乃当尔耶!”[2]这说明,孙刘联盟在任何时候,都是双方面对强敌共同求存的产物,他们对双方的冲突甚至是兵戎相见的结局毫不讳言。无论是荆州,还是益州,都是孙吴追求的“盘中餐”。荆州之争,只不过是诸多争夺中最迫近的现实争端而已。 


        最终目标的冲突,决定了孙刘联盟只能是暂时的手段,而非目的。但是,存在矛盾的联盟,仍有维系的理由,尤其是在最根本的前提--关系孙、刘生死存亡的曹魏军事威胁没有解除之前,双方还有妥协的余地与必要。事实证明,曹魏军事压力越大,孙刘联盟越稳定(甚至成为双方压倒一切的首选),这在孙权借荆州一事表现得最为明显。 


        荆州的极端重要,孙吴君臣无不明了於心,占领荆州一直是孙氏父子的目标。但赤壁战后,东吴不仅没有夺取刘备治下的荆南四郡,反而将自己血战得来的荆州(主要是南郡地区)借给刘备。是什么迫使孙权放弃了到手的利益?鲁肃的话作出最清楚不过的解释,“曹公威力实重,初临荆州,威信未洽,宜以借备,使抚安之,多操之敌,而自为树党,计之上也”。[3]刘表治下的荆州长期与孙吴对峙,赤壁战后,荆州士族作出了自己的选择:荆州豪杰归先主者日众。在曹操虎视眈眈的情况下,孙权只好把荆州暂时借给刘备,以“多操之敌”。应当承认,孙权是一位非常高明的政治家,能审时度势地“放弃”,在这一点上,他比主张扣压刘备的周瑜更具战略眼光。 


        孙权将刘备安置在荆州,是一着不得已的“妙棋”。对于入吴缔盟的刘备而言,曹操方却,孙吴信心空前高涨,他也不敢保证曹操的威摄一定能发挥效力,毕竟荆州对孙吴太重要了。所以,他与孙权会盟仍有巨大的风险,——庞统见证了这个危险。但没有退路的刘备只能铤而走险,“此诚出於险途,非万全之计也”。[4] 


        由此可见,从建立之初,支撑孙刘联盟的,绝不是脉脉的温情,也不是个人的意愿,而是赤裸裸的利益。孙吴可以把血战到手的战略要地荆州借给刘备,蜀汉也可以在连吃大亏(荆州失守关羽被杀、彝陵惨败刘备身死)的情况下主动与孙权连和,究其原因,皆是他们面对强敌压力,结盟外援,保全自己(注释1)。未审於此,后人却站在蜀汉的立场,深责孙吴背盟,不该乘人之危,袭夺荆州,岂不是很天真吗? 


        孙刘联盟作为政治斗争的工具,必有它存在的前提,更有它破灭的条件。由于三国进程的特殊性,蜀汉与孙吴共长江天险(尤其是共享长江防线的核心--荆州),共同构成南北对峙的一方,这说明,孙刘联盟之中,合作大于分歧。联盟的稳定,从根本上取决于魏蜀吴三方的实力对比(主要表现在曹魏对蜀吴两方施加强大的军事、政治压力),当然也受蜀吴各自发展战略及孙刘双方维护联盟的决心与政策的影响。 


         二、荆州:“外结好孙权”的着力点与晴雨表 


        蜀汉的发展战略是《隆中对》,建安十九年,刘备攻占成都,基本实现了《隆中对》里“跨有荆、益”的战略构想。但是,随着蜀汉势力的扩张,原本在曹操威胁下形成的孙刘联盟却出现了明显的裂痕。 


        这个裂痕是孙刘双方各自发展必然冲突的产物。曹操北归之后,统一进程受阻,只是在汉中及江淮间与蜀、吴进行局部的争斗,蜀汉及孙吴获得了长足发展。孙吴向西图益州未遂,转而向北,建安十三年赤壁之战,十四年逐曹仁于江陵,十六年徙治秣陵(改名建业),十八年与曹操相持于濡须,十九年克皖城,掠得男女数万口。刘备亦于是年得益州。 


        孙权向北发展,是为了争取更好的战略态势。清顾祖禹总结历史经验,云:“自南北分疆,往往以长淮为大江之蔽。”又曰:“江南以江淮为险,而守江者莫如守淮。南得淮则足以拒北,北得淮则南不可复保矣。”[5]魏、蜀、吴三国鼎立,东吴战略形势先天不足。孙权据守长江下游,既没有解决上游的安全问题,又受到北方武力的威胁。在两面受敌的情况下,孙权权衡利弊,乃全力北向争夺合肥,为自己的长江防线争得一定的战略空间,以解燃眉之急。  

    编辑:刘岩

    魏晋“清谈误国论”是怎样形成的
    三国博弈与孙刘荆州之争(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