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朝代
  • 人物
  • 制度
  • 疆域民族
  • 事件
  • □ 同类热点 □
  • 三国时期:毋丘俭东征攻克高句丽首都
  • 三国时期的宫廷政变
  • 诸葛亮“七擒孟获”是否真有其事?
  • 易中天称三国时诸葛亮登门自荐 刘备曾不予理会
  • 刘备追得最辛苦的人不是诸葛亮
  • 赤壁不是周瑜烧的 血吸虫病致曹操兵败赤壁?
  • 三国鼎立
  • 曹操《遗令》虚晃一枪
  • 蜀国最大冤案是谁酿成的?
  • 画蛇添足的典型案例:诸葛亮七擒孟获很愚蠢(1)
  • 细节定成败:曹操在赤壁之战失败的真正原因(2)
  • 细节定成败:曹操在赤壁之战失败的真正原因(1)
  • 细节定成败:曹操在赤壁之战失败的真正原因(3)
  • 高平陵之变──司马懿智除曹爽
  • 画蛇添足的典型案例:诸葛亮七擒孟获很愚蠢(2)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魏晋南北朝 >> 三国 >> 事件
    三国博弈与孙刘荆州之争(2)

    发布时间: 2011/11/9 9:12:28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剑历史门户网
    文字 〖 〗 )

    孙吴北方防线稳定之后,北方威胁虽在,但随着蜀汉力量的增强,来自长江上流荆州的潜在威胁就显得比较突出了。到底是仍然向北,还是转而着手改善西防,东吴有一个战略调整。尽管孙权也想北伐夺取徐州,无奈黄河流域与长江流域分属两个地理单元。正如吕蒙的分析,徐州“地势陆通,骁骑所骋”,就算一举可克,“操后旬必来争,虽以七八万人守之,犹当怀忧”。骑兵作战是曹操的强项,而东吴的水军在徐州无用武之地。这样看来,与南方交通不便的徐州,只会成为东吴的包袱。相比之下,攻占荆州的利益更大,可以“全据长江”,自成体系:守南郡、扼白帝,再“前据襄阳”,一待这样的国防体系建成,东吴“何忧於操,何赖於羽”![6]  


        为改善上游防线,孙权以刘备得益州为口实索还荆州,双方矛盾激化,兵戎相见:孙权亲驻陆口,刘备进军公安。战争一触即发之时,适值曹操兵发汉中,威胁到益州腹地。刘备无法两线作战,仍联孙抗曹,而汉中得失于益州关系极大。因此,他只得与孙权求和,“遂分荆州,以湘水为界:长沙、江夏、桂阳以东属权,南郡、零陵、武陵以西属备”。[7]联盟暂时得保,孙权随即与是年再北攻合肥。 


        应该看到,刘备与孙权中分荆州之后,局势有所缓和,关羽所领荆州不再是汉末完整的荆州,甚至也不是刘备借来的那个相对完整的荆州。荆襄诸郡,分属三国:曹魏领襄阳、南阳;蜀汉占南郡、零陵、武陵;孙吴治江夏、长沙、桂阳。这实际上是一个相对稳定的战略态势。 


        顾祖禹论及湖北形势时,曾精辟地说过:“湖广之形胜,在武昌乎?在襄阳乎?抑荆州乎?曰:以天下言之,则重在襄阳;以东南言之,则重在武昌;以湖广言之,则重在荆州。”三分荆州之后,荆州成为三国角力的焦点所在,三国各占其门户。从孙吴的角度来看,完全占有荆州乃至益州当然理想,但就目前情况而言,据有江夏,未尝不也是屏蔽扬州的战略据点,基本上实现了吕蒙的国防体系。徙都武昌,正在于“孙权知东南形胜必在上流也,于是城夏口,都武昌。”[8] 


        大概孙权的心中也知道全取荆州无异於与虎谋皮,心中想要的,仍然是三郡(备既定益州,权求长沙、零、桂,备不承旨),鲁肃与关羽相会,也说,“今已得益州,既无奉还之意,但求三郡,又不从命。”[9]因此,当孙权占领三郡后,尽管仍然不满意,但基本接受了这个结果。
     

        因此,泛泛地谈论“跨有荆益”与“外结好孙权”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恐怕不能贴切地理解孙刘联盟。若仅就战略态势而言,荆州是江东心腹之患,高据孙吴上流的益州同样可以威胁江东,——这已为晋灭吴之役所证明。即使在彝陵惨败之后,蜀使邓芝仍可以威胁打了胜仗的孙权,假若魏国攻吴,“蜀必顺流见可而进,如此,江南之地非复大王之有也。”面对如此明目张胆的公开威胁,心高气傲的孙权居然“默然良久曰:‘君言是也。’”[10] 


        在不能独点荆州、更不能夺取益州的情况下,孙权占有保障东南的武昌(鄂州,非顾祖禹所论武昌),面对的是蜀汉关羽与曹魏襄阳,而此时的关羽,由于协同留守荆州的诸葛亮、张飞、赵云诸人都已入蜀,手下缺少文臣武将,同时,只领有小半个荆州,实力大受损失。以关羽的能力,面对孙吴举国来侵,守住荆州纵然稍显吃力,但绝非不可能之事。 


        有鉴于此,得到三郡后,孙权即使赞同吕蒙的计策,甚至在周瑜、吕蒙及陆逊等孙吴重臣都赞同西攻荆州的情况下,仍然对彻底破盟袭击荆州犹豫不决。所以,正如朱子彦先生所指出的那样,“假如刘备具有战略眼光,处交上灵活一些,主动归还荆州南三郡,以缓吴之攻。吴蜀矛盾的爆发不至于如此之速,即使爆发也不至于如此之剧,形势发展可能又是另一番模样。”[11]  

    三、“跨有荆益”:扩张顺序与战略重心 


        在诸葛亮的战略设计中,荆州与益州被看作是恢复汉室的基地,一旦“天下有变”,蜀汉分兵北上,一向宛、洛,一出秦川。后人解读为两路出兵、奇正相生,如王夫之曰,“以形势言,出宛、雒者正兵也,出秦川者奇兵也,欲昭烈自率大众出秦川,而命将向宛、雒,失轻重矣。”[12]史念海先生也说,诸葛亮是要自己领荆州之兵为正兵,而让刘备出秦川以为奇兵,原因是曹操的统治核心在宛、洛,荆州之兵可以直捣黄龙。[13] 


        其实,所谓正兵、奇兵,并不完全是指主力、偏师。就三分形势而言,即使天下形势发生重大变化,胜负天平朝着刘备集团倾斜,诸葛亮也不可能以举国之力同曹魏在宛、洛决战。其原因不外有二,一是三方博弈,东方尚有孙吴虎视眈眈,诸葛亮怎么可能全力与曹魏决战,而将空虚的侧翼及后方留给孙吴鲸吞?二是诸葛亮兵出秦川,很显然是觉得统一天下的进程不太可能一蹴而就,只是尽可能占据一个良好的战略态势。关中,正是争夺天下的关键,所谓 “夫作事者必于东南,收功实者常于西北”[14],西汉的建立者刘邦,就是从汉中出发,一举还定三秦,并以此为战略基地与项羽争夺天下--这正是诸葛亮及鲁肃等人所念念不忘的“高帝之业也”。 


        在诸葛亮最初的设想中,刘备集团应当占领刘表治下完整的荆州,但随着历史进程,刘备经历了借荆州、分荆州、失荆州三个阶段。关羽兵败殒身后,荆州完全丧失,《隆中对》里所设想的“荆州之兵”完全成了泡影。个中原因,主要是荆、益两州的地位此消彼长,而蜀汉政策没有相应调整--当然,曹魏与孙吴的战略调整也是很重要的。 


        诸葛亮隆中对策时,荆州虽然危机重重,但总的说来,仍然是汉末大乱中难得的乐土。随着曹军南下,三方鏖兵,荆州连遭兵火,此时的荆州已非复刘表治下平安富足的荆州了,正如庞统所言:“荆州荒残,人物殚尽,东有孙吴,北有曹氏,鼎足之计,难以得志。”[15]在刘备集团看来,富饶而鲜遭兵燹的益州显得日益重要。 


        基于《隆中对》对荆州的重视,更因为荆州是当时仅有的立足之地,不能有任何闪失,故而刘备入蜀仅带庞统、黄忠、魏延(此时地位尚低)等人随从,而留诸葛亮、关羽、张飞、赵云等心腹重臣镇守荆州。随着益州战事的持续,屡屡受挫的刘备不得不陆续调发诸葛亮、张飞、赵云等人入蜀助战,只留下关羽及部分人马镇守荆州,极大的削弱了荆州的力量。这不仅事实上降低了荆州的战略地位,而且也开启吴人觊觎之心。 


        刘备入蜀之后,表面实现了“跨有荆益”的战略目标,盛极一时,但实际上却是面临着两面作战的危险。《隆中对》里“跨有荆益”,因为荆州西靠益州,便可摆除四面受敌,而主要北拒曹操、东和孙权;益州东面有荆州屏障,便可全力在关中地区对付曹魏。但此时的刘备集团刚刚立足稍稳,曹操却起兵入汉中、降张鲁,孙权也起兵前来与关羽争夺荆州。刘备集团同时与曹操、孙权为敌,情况可谓危急。因此,如何摆脱两线作战的不利局面,尽快稳定局势是摆在刘备目前的首要任务。  

    编辑:刘岩

    三国博弈与孙刘荆州之争(1)
    三国博弈与孙刘荆州之争(3)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