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朝代
  • 人物
  • 事件
  • 制度
  • 疆域民族
  • □ 同类热点 □
  • 林则徐生平
  • 满清八位皇后身世档案
  • 梁启超和他的新闻思想
  • 历史上的纪晓岚
  • 鳌拜生平简介
  • 林则徐:近代中国“开眼看世界第一人”
  • 蒙古亲王僧格林沁家族与清皇家的世代政治联姻考述
  • 白莲教王聪儿--武艺高强,有勇有谋的女英雄 (1)
  • 历代清帝像:乾隆
  • 张之洞及其《劝学篇》
  • 曾国藩:民生以穑事为先
  • 一代名相陈廷敬
  • 吴敬梓与郑板桥为什么不相往来
  • 历代清帝像:順治
  • 翁同龢-鹁鸽峰头墓草青 人物话旧重研评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明清 >>  >> 人物
    《清代皇帝传略》之嘉庆帝颙琰(1)

    发布时间: 2011/11/25 11:17:21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华文史网
    文字 〖 〗 )

    嘉庆帝颙琰,清高宗弘历第15子。生于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十月初六,五十四年被封为嘉亲王,六十年九月被册立为皇太子,次年1796年元旦即帝位,改元嘉庆。是清入关以后第五代皇帝。在位25年。卒于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七月二十五日,终年6l岁。谥号“睿皇帝”,庙号“仁宗”。  


    亲政之初  惩治权相  


        清高宗弘历遵世宗家法,秘密建储,于乾隆元年七月初二亲书密旨,定皇次子永琏为皇太子,缄名于乾清宫“正大光明”匾额后。乾隆三年,永琏夭亡,弘历的密旨即被取出。以后三十年未提此事。直至乾隆三十八年,弘历已是六十多岁的老人,建储之事已不能再缓,于是,他再次密藏御书,立14岁的皇十五子永琰为太子。为表示慎重,他在冬至南郊大祀时,特意将永琰之名祝告“苍昊”,并默祷说,如永琰不能克当太子,请天降罚以另“简贤良之人”。后来,弘历在盛京谒祖陵时,将此事又祭告太祖、太宗。  


        乾隆六十年九月初三,弘历在勤政殿召集王公大臣、文武百官,当众取出密缄,正式宣布立嘉亲王永琰为皇太子,命将太子名上一字“永”改书“颙”字,同时拟于冬至传位。后因当年十二月初一有日蚀,改为次年元旦归政。弘历确定永琰为嗣皇帝,在当时仅存于世的四个皇子中是最合适的人选了。正如朝鲜使臣、书状官沈兴永所评论的那样:“第8子永璇,性行乖戾,屡失上意;第1l子永瑆,柔而无断”;“第17子永璘,轻佻无威仪”;惟有永琰“度量豁达,相貌奇伟,皇上以类己最爱”。  


        为表示对弘历的敬重,已受命承继大统的颙琰表面上仍不得不谦恭一番。九月初四,颙琰和诸皇子、王公大臣上疏弘历,请他继续秉政,不必改元传位。弘历因自己初即位时曾许下心愿:如能在位60年,就传位给嗣子,不敢超过皇祖康熙在位61年之数。现在60年届满,理当实现前言,决定传位。但又表示归政后,凡遇军国大事及用人等事权,还要亲自处理。  


        嘉庆元年1796年正月元旦,在太和殿举行了授受大典。弘历亲将宝玺授予颙琰。颙琰即位,尊弘历为太上皇帝,诏告天下。宫内时宪书,仍用乾隆年号,各省改用“嘉庆”年号。弘历退位后,本应移居宁寿宫,让新皇帝住养心殿。但他以自己居住养心殿已六十年,安全吉祥,且便于召见群臣,不愿迁出,而让颙琰居毓庆宫,赐名“继德堂”。  


        弘历归政后,以太上皇名义训政。正如他对朝鲜使臣所说:“朕虽然归政,大事还是我办”。他经常御殿受百官朝贺或赐宴,颙琰完全处于陪侍地位。朝鲜使臣形容颙琰说:“……侍坐太上皇,上皇喜则亦喜,笑则亦笑”;“宴飨之时,侍坐上皇之侧,只视上皇之动静,而一不转嘱”。每逢初一、十五,颙琰还要亲自朝见弘历。嘉庆四年正月初三,弘历崩逝于乾清官,颙琰亲政。四天之后,下令将秉权达20余年的军机大臣和珅逮捕入狱。大丧之日,颙琰迫不及待地采取这一措施,使朝廷内外大为震惊。  


        和珅,姓钮祜禄氏,满洲正红旗人,以官学生在銮仪卫充当校尉。因机灵善辩,仪表俊伟,深得弘历宠信,很快就升为内务府大臣、户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任军机大臣24年,位极人臣,掌握着清廷的内外大权。他独断专行,飞扬跋扈,曾经行文各省,令凡有奏折,先将副本呈交军机处,然后上闻。他还遍置私党,对于不附己者,就在弘历面前进谗言加以陷害。和珅还是清代中叶贪黩之风的总根子。当时,朝廷内外文臣武将侵亏公帑,聚敛行贿,动则数十万甚至上百万两之多,都以和珅为后台。嘉庆初年,在镇压白莲教起义的过程中,各路将帅虚报功级,坐冒粮饷,也以和珅为靠山。和珅自己聚敛自丰,当政20余年,搜刮的财富价值可达亿两。  


        颙琰当皇子时,被弘历选为储君。和珅密知此事,于乾隆六十年九月初二,即定储位诏书发布的前一天,给颙琰呈递一柄如意,暗示他的即位完全是自己拥戴的结果。和珅这种以邀功为名、实欲揽权的作法使颙琰十分恼火。及至弘历以太上皇训政,和珅成为左右弘历意旨、出纳帝命之人,其专擅程度更甚,在朝诸臣甚至嗣皇帝都不得不畏惧几分。一次宴席上,他奏请弘历减掉太仆马匹,甚至影响到皇帝乘骑,因此颙琰很不高兴地自语说:“从此不能复乘马矣”。颙琰有事要奏报太上皇,也须由和珅代转。颙琰表面上若无其事地说:“朕方依相国理四海,何可轻也!”实际上对和珅的行为非常不满,但碍于太上皇,只好强为容忍。  


        弘历去世后第二天,颙琰命和珅与户部尚书福长安昼夜守值殡殿,不得擅自出入,借机剥夺了和珅的军机大臣、九门提督之职。接着,他下了一道谕旨,若有所指地声称,由于内外文武大臣通同为弊,因此在“剿办”白莲教的过程中“丧师辱国”,均“赖有上皇近臣,为之缓颊”,命令各部院大臣要着实查办。给事中王念孙等人心领神会,首先上书弹劾和珅。于是,颙琰下令将和珅革职,逮捕入狱,宣布他的20大罪状。上谕称:“苫块之中,每思‘三年无改’之义,皇考简用重臣,断不轻为更易,获罪者亦思保全。今和珅情罪重大,经科道列款参奏,实难刻贷。……即将和珅革职拿问”。颙琰起初要将他凌迟处死,但由于皇妹和孝公主下嫁和珅之子丰绅殷德,再三涕泣求情,加之大臣董诰、刘墉的劝阻,最后决定照康熙诛鳌拜、雍正诛年羹尧例,赐令和珅狱中自尽。并将没收的和珅家产赐给宗室,故民间流传的谚语说:“和珅跌倒,嘉庆吃饱”。  


        和珅被处决,他的党羽和一些亲近的官员皆惴惴不安。有的朝廷大臣趁机上疏,主张追究余党,颙琰为此发布上谕说,和珅专擅蒙蔽,以致下情不能上达,为肃清庶政,整饬吏治,必须除此元恶;和珅余党及一时失足者,只要痛改前非,既往不究。此谕一下,人心始安。从此朝廷的政治、军事及用人大权皆归颙琰。然而,自乾隆中叶以后,整个统治集团和地主阶级骄奢淫逸、贪婪残暴,使官僚统治机构日趋腐朽,吏治败坏,贪污盛行,土地兼并激烈,赋税、徭役苛重,大批农民流离失所,这样一种内创累累、积重难返的衰败局面,正是弘历留给颙琰的遗产。  


    镇压川楚农民大起义  


        嘉庆元年至九年1796—1804年爆发的川楚农民大起义,是鸦片战争前清朝规模最大的一次农民起义。起义的基本队伍是白莲教徒。当时白莲教在河南、湖北、陕西、四川等省广泛传播,入教的有荆襄的流民、棚民,长江的盐户,川东的逃兵等。他们互通声气,“穿衣吃饭,不分尔我”,形成与清王朝对抗的强大力量。因此,这次起义又称白莲教大起义。  


        早在乾隆五十九年,在川楚一带活动的白莲教教首宋之清、齐林等被清廷查获。清廷下令继续搜捕,“亲民之吏,多方婪索”,“株连罗织达数千人”,许多农民弃田逃走,盐户也纷纷失业。六十年冬,刘之协、王聪儿(齐林妻)、姚之富、刘起荣、张汉潮等白莲教主要领导人在襄阳聚会,提出了“官逼民反”的口号,决定分东、中、西三路于次年辰年辰月辰日丙辰年三月初十同时起义,并派人分赴各地准备。这时,在湖北长乐、长阳、枝江、宜都传教的张正谟、聂杰人等,因另一头目黄庭柱被捕,于嘉庆元年正月提前发动起义。起义队伍很快发展到一万余人。各地纷纷响应,占据山寨,攻拔县城,惩办贪官。同年三月,刘之协、王聪儿、姚之富、刘起荣、樊人杰、张汉潮、张天伦等率领一万人在襄阳黄龙垱起义,进攻枣阳、襄阳等地,起义军人数很快发展到四五万人。四川、陕西两省白莲教组织也风起云涌,响应起义。  


      清廷调兵遣将,派湖广总督毕沅、陕甘总督宜绵、四川总督福宁、湖北巡抚曹龄、西安将军恒瑞等率兵“围剿”,但起义军很快即蔓延于河南、湖北、四川三省。嘉庆二年,王聪儿、姚之富等出河南,攻入陕西,在川东的起义也声势浩大。三年,王聪儿、姚之富回至郧西,为清军所困,跳崖自杀,其余部即与川东起义军结合,继续在各地作战。同年,川东起义军首领王三槐被清军诱擒至北京处死,其他一些首领也先后牺牲。但起义军的力量并未因此而消沉,一个领导人牺牲,又涌现出另一个领导人,此伏彼起,仍以“官逼民反”为号召,领导广大群众继续斗争。嘉庆五年,起义军过涪江、嘉陵江,袭川西,成都震动。另一支起义军复穿过岷山草原,转战甘肃秦州、岷州。清廷见起义军“愈剿愈炽”,而官军又屡被击败。于是,一面以大量金钱为诱饵,招募乡勇,驱之为前锋,一面又采取“坚壁清野”、“筑塞团练”的办法,尽驱乡民入塞,断绝起义军的粮饷接济。在激烈的战斗中,起义军的重要首领、白莲教起义发动者之一张汉潮、高均德等壮烈牺牲。起义军首领冉天元与徐天德、王登廷等会聚四川,清军将其包围于苍溪,开始一场规模较大的决战,结果起义军大胜,歼毙清军副将以下军官24名。冉天元联合各路起义军强渡嘉陵江,进入川西,将主力集中于川西江油县的马蹄岗,准备用伏击战术全歼德楞泰率领的清军。德楞泰仅率数十亲兵据守山巅,以为必死,可惜正当冉天元率众登山即将活捉德楞泰的时候,冉天元的乘马中箭跌入山涧,被俘遇害。义军失去指挥,溃不成军,转胜为败。嘉庆六年,川东起义军首领徐天德、王廷诏战死,起义军分散为六支,至嘉庆九年陆续被镇压。起义军的樊人杰部在湖北房县战败,樊人杰和五百名起义军战士投河而死。苟文明在宁陕厅花石岩被围困,跳崖牺牲。  


        在清廷自诩胜利在望的时候,潜伏在南山老林之中的苟朝九等部起义军,联合被遣散回籍、谋生无路的乡勇,声势又壮大起来。他们忽川忽陕,忽聚忽散,利用奇袭、埋伏和化装成清军的办法打击敌人。颙琰诏令额勒登保以钦差大臣赴陕,会同德楞泰、杨遇春“进剿”。直到十年正月,苟朝九战败牺牲。  


        颙琰亲政之前,一切“剿捕”白莲教起义事宜均由太上皇弘历亲自调度指挥。嘉庆四年正月,弘历临死时拉着颙琰的手,“频望西南,似有遗恨”。颙琰亲政以后,处治了大学士和珅、达州知州戴如煌、武昌府同知常丹葵等贪官,将“官逼民反”的罪责归之于这些贪官,以息民愤。颙琰指出军事上的失败是“从前军营带兵各大员皆以和珅为可恃,只图迎合钻营,并不以军事为重,虚报功极,坐冒空粮,其弊不一而足”,告诫统兵将领应革除积弊。他面对川、楚、豫、陕、甘五省遍地烽烟的严峻局势,声称“若军务一日不竣,朕即一日负不孝之疚,内而军机大臣,外而领兵诸将,同为不忠之辈”。他在宫中卜了一卦,兆卦的占词说:“三人同心,乃奏肤功”,于是,任命都统勒保为经略大臣,节制五省军务,以明亮、额勒登保为副都统、参赞大臣,会同德楞泰、惠龄等将领,除了集中五省兵力之外,先后又调动京营满兵、蒙古兵、陕甘回兵、苗疆兵、广东兵,火器军资,不计其数,所耗军饷在二万万两以上。嘉庆四年,对没有作战能力和战场失利的将领责以“纵贼”之罪,“上负两朝委任之恩,下贻悉民倒悬之苦”,其中督抚将军如湖北永保、惠龄,河南景安,陕西宜绵、蔡承恩,四川英善、勒保或被处死,或革职充军。他并利用“但治从逆,不治从教”的宣传瓦解起义军,亲自撰写《邪教说》一篇,申明:习教而奉公守法者不必查拿,聚众犯法者方为惩办。“苟能安静奉法,即烧香治病,原有侧怛之心,在朝政所不禁。若借此聚众弄兵,渐成叛逆之案,则王法之所不容”。这些措施虽然不能马上收效,但对起义军的活动造成很大困难。由于起义军比较分散,长时期内没有建号称王,没有攻取城市,更没有提出更高的革命目标,清统治者说他们“并未易衣冠,立国号”、“尚无要结人心之术”,而且支派林立,各自流动作战,结果先后被清军各个击破。  


        白莲教起义沉重地打击了清王朝的封建统治,成为它由“盛世”到衰落的转折点。  

    编辑:刘岩

    清朝首任宁古塔将军父子:镇守东北边疆三十年
    《清代皇帝传略》之嘉庆帝颙琰(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