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朝代
  • 人物
  • 事件
  • 制度
  • 疆域民族
  • □ 同类热点 □
  • 清(公元1644年-公元1911年)
  • 皇太极为何把国号改“金”为“清”
  • 另一个角度看满清 看看清朝对中国的十大贡献
  • 清朝的“士不知耻”
  • 清朝皇家怎么过年?
  • 德龄公主谈晚清王朝内幕
  • 礼制传统与明清京师文化
  • 从白银到鸦片:清朝末年中西贸易破门录
  • 西方对晚清的解读 纽约时报眼中的1908年
  • 清代帝王生育揭秘
  • 清代性文化的严酷控制(1)
  • 晚清官员贪污的特点与根源
  • 大清国摄政王令旨
  • 1793年英国马戛尔尼勋爵眼中的清军
  • 皇太极的政治改革与后金封建化(2)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明清 >>  >> 朝代
    清王朝中期以后的婚姻行为(1)

    发布时间: 2011/12/3 9:52:10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剑历史门户网
    文字 〖 〗 )

    提要:本文主要依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藏乾隆朝刑科题本婚姻家庭类档案中收集的个案资料,对18世纪中后期中国的婚姻行为包括初婚年龄、离婚表现和再婚状况做了初步分析。研究结论表明,在当时社会,女性早婚是比较普遍的现象,男性中早婚和晚婚两种现象并存;离婚是人们尽可能避免的,离婚中,丈夫休妻和嫁卖妻子为主流;丧偶妇女再婚和守节并存,中青年丧偶妇女再婚比例较高,但守节也有一定比例。 


      关键词:婚姻行为 初婚年龄 离婚 再婚 
       

      婚姻行为包括多种内容。本文主要利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藏乾隆朝刑科题本婚姻家庭类(或称婚姻奸情类)档案中的个案资料,从婚姻的缔结、婚姻的解除和再婚等方面,探讨18世纪中后期中国社会的婚姻行为及其特征。 

       
      资料与研究方法说明 

       
      在刑科题本婚姻家庭类档案中,有关当事人在供词中要把本人基本情况做一陈述,如籍贯、年龄、职业身份、家庭背景、是否婚配、是初婚还是再婚。比较详细的供词还提及婚配时间。这就为我们了解当事人初婚状态、离婚表现和再婚行为提供了可能。不少命案将夫妇双方牵连进去,其供词可使我们获悉夫妇的婚姻状态。另外,当事人对职业身份的介绍也是分析婚姻行为背景的重要资料。 


      笔者共收集了约2?000件与本项研究有关的个案资料,其年代为乾隆四十六年至乾隆五十六年(1781—1791年)。这使我们有可能进行个案的数量汇总分析。与一些家谱调查相比,从样本量上看,本项研究显得不大。然而,作为一项个案分析,它所依据的资料是具有典型性的命案,由此着眼,它的样本量已具有一定规模。 


      婚姻行为与家庭背景有很大关系。客观地讲,刑科题本婚姻家庭类档案对当事人家庭经济状况的反映并不全面,即从当事人的供词中我们很难准确地把握其家庭经济水平。然而,多数当事人对其身份职业做了说明。在当时社会条件下,人们的身份职业不但与家庭经济状况密切相关,而且还决定着家庭的社会地位。身份职业背景资料将有助于我们认识该时期婚姻行为的特征。 


      由于档案资料涉及全国各个省份,所以为地区比较分析创造了条件。为避免个别省份样本量过少而使分析失去必要的数据基础,在作地区之间婚姻行为比较时,我们认为将省级单位扩大为区域单位会更有说服力。在相邻省份构成的区域内部,经济发展水平差异不大,民风也较接近,因而其婚姻行为趋向有相似之处。有鉴于此,这里将上述省份粗分为以下区域:黄河中下游区,包括直隶、山东和河南三省;黄土高原区,包括山西、陕西和甘肃三省;江淮区,包括安徽、江苏、江西和浙江四省;湖广区,包括湖北和湖南两省;云贵川区,包括云南、贵州和四川三省;东南及南部沿海区,包括广东、广西和福建三省;东北区,包括奉天和吉林两地;京师。 

       
      初婚行为分析 
       

      婚姻的缔结是婚姻的核心内容。这里我们想集中考察与初婚有关的婚姻行为,而初婚年龄又是其中的重点。相对于当代,近代以前有关婚姻年龄方面的系统资料比较少见。近年来,一些学者尝试利用家谱资料进行研究,取得一批成果。不过,家谱中缺少明确的婚姻年龄,研究者多是根据初育年龄逆推李中清、王丰对清代皇族《玉牒》资料进行了大量开发。在1710年代中,女性初婚年龄为18岁。到1850年代中增加到21岁多。而1700年皇族女性的初婚年龄只有15.6岁。由于《玉牒》中没有皇族男性成员的初婚年龄或订婚年龄记载,他们通过观察已婚男性第一个子女出生时的年龄来推算男性的初婚年龄,即假设从初婚到初育的平均间隔为3年。按照《玉牒》资料,18世纪初,男性初婚年龄为21岁;19世纪末,增加到26岁。由此减去3岁的间隔年龄,得出男性初婚年龄从18岁增加至23岁的认识。王丰、李中清著《两种不同的节制性限制机制:皇族人口对婚内生育率的控制》,见李中清、郭松义主编《清代皇族人口行为和社会环境》,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年,19—20页。 
      刘素芬依据刘翠溶对明清时期家谱人口的分析中所提供的长子出生时父母年龄来间接估计父母的初婚年龄。按照刘翠溶的家谱研究,长子出生时父亲年龄为27.36岁;北方较低,为25.14岁。母亲初育年龄为23.85岁,北方为24.37岁。参见刘翠溶《明清时期家族人口与社会经济变迁》,台北中研院经济研究所,1992年,53、87—89页。刘素芬据此分析,考虑到长子之前可能有女儿出生,因此推算结婚年龄至少要减去3年至5年,从而得出父亲初婚年龄为22.36岁至24.36岁,北方家族则为20.14岁至22.14岁;女性初婚年龄南北平均为18.85岁至20.85岁,北方平均为20.14和22.14岁的认识。参见刘素芬《清代皇族婚姻与宗法制度》,见李中清、郭松义主编《清代皇族人口行为和社会环境》,100、101、103页。。档案资料中比较明确的婚姻年龄信息或许能弥补这方面的不足。 


      (一)女性初婚年龄分析 


      在初婚年龄的研究中,女性初婚年龄较之男性更有意义。女性初婚年龄的高低直接与生育率的高低相关联。从这一时期的档案中,我们共收集到437例女性初婚个案资料。  


      按照李中清、王丰的研究,1710年皇族女性初婚年龄为18岁引李中清、王丰文,见《清代皇族人口行为和社会环境》,19—20页。而我们的数据取自18世纪中后期的个案资料,两者虽从年龄上有接近之处,时间上却不吻合。刘素芬的研究对此有所弥补。根据她对皇族人口所作的统计,1750—1790年,皇族女性的初婚年龄从20.54提升到20.88岁,至1800年达到21.53岁前引刘素芬《清代皇族婚姻与宗法制度》,见《清代皇族人口行为和社会环境》,103页。可以说,后者数据的年代与我们的个案数据有一致或相近之处。而皇族女性初婚年龄高于此项调查的初婚年龄约4岁。从这一时期看,皇族女性初婚行为与民间百姓女性有不同之处。 


        (二)男性初婚年龄分析  


      与女性相比,档案中的男性初婚资料较少。这是因为在婚姻家庭命案中,冲突引起的女性死亡事件较之男性为多。所以这就降低了我们获取男性初婚年龄资料的频率。    


      根据表3,男性15岁以下初婚者有26件,占总数的7.39%(清政府的法定男性初婚年龄为16岁。这一比例表明,清代中期早婚并非个别现象);16—20岁初婚者有153件,占总数的43.47%;21岁以上初婚者有173件,占总数的49.15%。而女性的这三项比例分别为20.37%、69.79%和9.84%。另外女性20岁之前初婚者为90.16%,男性为50.86%,即只有一半男性在20岁以前完成婚姻。从这一点来讲,在18世纪的清代社会,如把20岁之前的婚姻视为早婚的话,男性早婚并非十分普遍的行为。根据本调查,男性比较集中的婚龄在16—25岁之间,平均为22.15岁。个案数为247件,占总数的70.17%。值得注意的是,25岁以上初婚者在男性中有一定比例。其个案数量为98件,占总数的27.84%。  


      可见,18世纪后期,男性的平均初婚年龄并不在早婚范畴。根据刘素芬的统计,1750—1800年,皇族男子头胎生子平均年龄从24.76岁提高到26.35岁,并且由此推算出皇族男性平均初婚年龄在22—23岁的水平刘素芬:《清代皇族婚姻与宗法制度》,见《清代皇族人口行为和社会环境》,99页。这反映出皇族男性与我们所考察的民间男性初婚年龄有一致之处。 

     
      南北方男性初婚年龄并无明显的差异。以15岁以下为例,除云贵川区域达到13.04%外,其他地区均在10%以下。16—20岁组,南方的湖广区和沿海区超过总数的一半,分别为55.00%和66.67%。比较有意义的是31岁以上组,江淮区和东北区明显高于其他地区。东北区高达28.57%。这在很大程度上同该地迁移流动人口较多,性别比失调、婚姻条件较差有关。至于江淮区何以有五分之一强的男性在31岁以后才进入婚姻状态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如果我们将上述不同区域的个案以25岁为界,即把25岁以下初婚者视为正常状态,26岁以上者看做非正常状态,区域之间的差异又如何呢?将表6分项数字合计如下:黄土高原区25岁以下者为71.05%,25岁以上者为28.95%;黄河中下游区分别为84.31%、15.67%(15.69);江淮区分别为70.37%、29.63%;湖广区分别为85.00%、15.00%;云贵川区分别为78.26%、21.74%;沿海区分别为81.82%、18.18%;东北区分别为71.43%、28.57%;京师分别为71.43%、28.57%。表明上述各个区域25岁以下男性初婚者均在70%以上。进一步看,多数地区在80%以下。而黄土高原区和江淮区26岁以上初婚者则接近30%,说明不能适时婚配的男性不在少数。  


      区域之间平均初婚年龄状况呢?表3对此反映如下:黄土高原区为23.26岁,黄河中下游区20.87岁,江淮区24.19岁,湖广区22.2岁,云贵川区21.98岁,沿海区21岁。由此反映的地区差异是比较显著的。不过,与女性相比,男性平均初婚年龄在地区之间并无明显的南北分野。北方的黄土高原和南方的江淮区域都处在较高水平,江淮区则更超过全国平均水平约两岁。这两个区域间的平均初婚年龄同其26岁以上年龄段初婚者比例高有直接关系,如黄土高原区为28.95%,江淮区为29.63%。为什么两个背景迥异的区域会都趋向较高的初婚水平?我们认为很可能与两个区域的性别比较高有关按照宫中档乾隆朝奏折,18世纪后半期,陕西省主要年份的人口性别比均在130的水平;江苏同期则超过130,明显高于直隶(120)、云南(105)、广西(120)等省。参见台北故宫博物院编《宫中档乾隆朝奏折》2、13、19、26、33、41、53、54、66辑;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宫中朱批奏折》财政类。根据郭松义先生的研究,江苏的宗族人口性别比多在200上下,山西代州冯氏也在这个水平,显著高于河南、山东、广东、云南等地宗族人口。见郭松义《清代人口问题和婚姻状况的考察》,《中国史研究》1987年3期。不过,宗谱记录中可能有女性漏载的情况,然而若从中央到地方到宗族的人口数字中都能揭示出某个地区人口性别比偏高的特征,则表明该区域人口性别比高有一定的现实可能性。性比高必然使男性选择配偶的困难加重,以致不得不推迟婚姻时间。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黄土高原区域女性的低平均初婚年龄和男性的高平均初婚年龄形成明显反差。这种状况也同该区域性别比高有关。而沿海区域女性相对高的初婚年龄与男性相对低的初婚年龄也成为颇具特色的对比:女性初婚相对较晚,男性则相对较早。而根据表5,沿海区域女性21岁以上初婚比例又是全国最高的,接近四分之一;与此相对应,沿海区域男性初婚年龄中,15岁以下所占比例又是全国最高的,并且多集中在16—20岁。或者可以这样说,沿海的婚姻行为,可能与这一区域人口性别比较低有关。  

    编辑:刘岩

    晚清地方自治思想的输入及思潮的形成(5)
    清王朝中期以后的婚姻行为(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