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朝代
  • 人物
  • 制度
  • 疆域民族
  • 事件
  • □ 同类热点 □
  • 夏(约前21-前17世纪)
  • 夏朝帝王谱
  • 夏朝史论(约公元前21世纪─约公元前17世纪)
  • 夏朝诞生之谜:破解真实的大禹治水(1)
  • 夏朝
  • 学者推断夏朝可能起源于长江中下游"良渚文化"
  • 夏朝诞生之谜:破解真实的大禹治水(3)
  • 夏朝的建立和覆亡
  • 最后的秘密——巴、夏与三星堆(4)
  • 最后的秘密——巴、夏与三星堆(1)
  • 夏朝诞生之谜:破解真实的大禹治水(2)
  • 中国夏朝的地理知识
  • 最后的秘密——巴、夏与三星堆(3)
  • 最后的秘密——巴、夏与三星堆(2)
  • 夏国家形成的地理因素(1)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上古至周 >>  >> 朝代
    夏史和夏文化研究的魅力与困惑(2)

    发布时间: 2011/12/20 9:43:3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经济史论坛
    文字 〖 〗 )
    如何定义夏文化


      以上在论述何为夏文化以及推定夏文化的手段与方法时,论者每每都是以夏鼐先生1977年在登封告成遗址发掘现场会上提出的“夏文化应该是指夏王朝时期夏民族的文化”这一定义为前提。然而。当我们进一步追问什么是夏民族时,问题就凸显出来了。例如,作为夏民族其组成,除了夏后氏之外,至少还应包括史书中所说的夏的同姓族郑(或称国族)。而作为夏的同姓国族,据《史记,夏本纪》:“禹为姒姓,其后分封,用国为姓,故有夏后氏、有扈氏、有男氐、斟寻氏、彤城氏、褒氏、费氏、杞氏、缯氏、辛氏、冥氏、斟戈氏。”夏后氏为王室所在,其他各个族氏则分散各地,有的在今陕西,有的在今河南,也有的在今山东。那些分布在今山东一带的斟寻氏、斟灌氏、费氏、鄯氏、辛氏等国族实处于岳石文化的分布范围,而岳石文化一般认为是夏代的东夷文化。这样,若夏文化是指夏王朝时期夏民族的文化。那么作为夏民族组成部分的夏的同姓国族,有的却表现为东夷文化,可见目前有关夏文化的定义是有问题的。实际上,任何一种考古学文化都是难以囊括上述夏的那些同姓国族所处的各地域的。


      此外,再就夏代的那些异姓国族或族邦而言,如作为夏代侯伯的昆吾,其为己姓,初居帝丘濮阳,后迁至许昌,夏民族中包不包括昆吾氏?再如位于山东媵县的薛国的奚仲,《左传》定公元年说他曾担任夏朝的“车正”。夏民族中是否包括任姓的奚仲?还有,在夏代,商的邦君被称为“商侯”,《国语·周语上》说商侯冥担任过夏朝管理或治理水的职官,并因此而殉职,那么子姓的商族是否被包括在夏民族中?可见以是否在夏的朝廷中任官、是否属于夏的与国或附属国来作为判定构成夏民族的标准。也是有困难的。


      既然什么是夏民族,我们都弄不清楚,那么将夏文化定义为“夏王朝时期夏民族的文化”,显然容易令人困惑。摆脱这一困惑的出路,我以为有两个思路可供考虑。其一,鉴于现在考古学界在探讨夏文化时,意欲探寻的都是夏王都所在地的文化,为此笔者建议,我们不妨将夏文化定义为“夏王朝时期夏后氏即夏王族的文化”,这样的话,虽说夏文化概念的范围有所缩小,但其可操作性和可行性却显现出来了。其二,索性把夏文化与族共同体或族属关系相分离,称夏文化为夏代的考古学文化也是完全可以的。这样大凡时间范围在公元前21世纪至公元前l6世纪的考古学文化都属于夏代文化。至于它们具体属于夏代哪个部族、国族或族邦的文化,则视该遗址的规格和所在地、该文化类型的分布地域等,与文献所能提供的线索相结合,可做进一步的推论研究。即使一时无法论定该遗址或该文化类型的族属之类的问题,也没关系,只要能在时间上判断出它属于夏代的文化即可。


    夏王朝是“复合型”国家结构


      夏史研究中另一具有挑战性的课题是夏代的国家结构问题。尽管学术界对夏代的国家结构曾提出“方国联盟”说、“城邦联盟”说、“早期共主制政体下的原始联盟制”说、“奴隶制中央集权王朝”说等,但这些观点都只概括了夏代国家结构的某一方面的特征,而不能说明问题的全部。如“方国联盟”说和“城邦联盟”说,只注意到那些从属于夏后氏即夏王邦(夏王国)的诸邦国所具有的相对独立性的一面,而忽视了它们的从属性、隶属性和夏后氏在王朝中作为“天下共主”的地位和作用,至于所谓“奴隶制中央集权王朝”说,则将那些从属、隶属于夏王国诸邦国视作王室之下的地方一级行政机构,把“天下共主”等同于后世的“中央集权”。怎样才能克服这些说法各自的片面性?笔者曾提出夏代与商周时期一样,其国家结构都属于“复合型国家结构”,只是三代的发展程度不同而已。在这一结构中既包含夏王邦(王国)也包含属邦(附属国),王邦与属邦是不平等的,王邦为“国上之国”,处于天下共主的地位,属邦为主权不完整的(不是完全独立的)“国中之国”。这些属邦有许多是在夏代之前的颛顼尧舜时代即已存在的邦国。夏王朝建立后,它们并没有转换为王朝的地方一级权力机构,只是臣服或服属于王朝,从而使得该邦国的主权变得不完整,主权不能完全独立,但它们作为邦国的其他性能都是存在的,所以,形成了王朝内的“国中之国”。而作为王邦即中央王国,则既直接统治着本邦(王邦)亦即后世所谓的“王畿”地区(王直接控制的直辖地),也间接支配着臣服或服属于它的若干邦国。邦国的结构是单一型的。而夏王朝在“天下共主”的结构中,它是由王邦与众多属邦共同组成的,是复合型的,就像数学中的复合函数一样,函数里面套函数。


      将夏王朝解释成复合型国家结构,则上述用某一考古学文化囊括分散于各地的夏的同姓和异姓族邦的难题,也就迎刃而解。因为位于中央的夏王国(夏后氏)与处于周边的诸邦国(方国),在物质文化乃至精神文化上,本来就是既有联系又有区别,将它们统称为夏代文化是可以的,但称之为夏族的文化是不妥的。


      夏代的历史文化丰富多彩,其中具有挑战性的课题及其困感,当然绝非上述几例,但上述讨论充分说明,挑战性正是它的魅力所在,困惑的出现与消解的过程恰恰是研究的深化或问题的解决过程,夏史和夏文化的研究就是在这样的辩证发展过程中向前推进的。
    编辑:李惠

    夏史和夏文化研究的魅力与困惑(1)
    夏王朝的建立和奴隶制度的巩固(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