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朝代
  • 人物
  • 事件
  • 制度
  • 疆域民族
  • □ 同类热点 □
  • 明代疆域
  • 明帝国疆域有多大?明朝疆域丢失与朱元璋祖训(2)
  • 明代蒙古 --- 北元和明朝的战争
  • 明帝国疆域有多大?明朝疆域丢失与朱元璋祖训(3)
  • 明帝国疆域有多大?明朝疆域丢失与朱元璋祖训(1)
  • 明与蒙古的关系
  • 《读史方舆纪要》:明
  • 明初的民族政策小议
  • 明朝对西藏主权的延续
  • 趁元明朝更替之乱 高丽将中朝边界推到图们江(2)
  • 趁元明朝更替之乱 高丽将中朝边界推到图们江(3)
  • 趁元明朝更替之乱 高丽将中朝边界推到图们江(1)
  • 趁元明朝更替之乱 高丽将中朝边界推到图们江(4)
  • 明朝对东北女真的管辖和建州女真的社会发展(1)
  • 统一女真各部的历史使命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明清 >>  >> 疆域民族
    郑和下西洋与东南亚华夷秩序的构建(4)

    发布时间: 2012/3/8 10:43:31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华文史网
    文字 〖 〗 )
    二、明成祖在东南亚地区构建的华夷秩序 


        明成祖为何要大规模向东南亚国家以及其他国家派遣使团?他在永乐九年七月间与吏部尚书夏骞义的一次谈话中,曾涉及到与四夷的交往问题:“朕初即位,恒虑德不及远。今四方夷狄,皆归忠心。”[7] (卷一一七,“永乐九年七月丙戌”条)所谓“德”,自先秦以来就是一个涵盖十分宽泛的综合概念,包括有信仰、道德、政策等方面的内容,甚至“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可包括在德之中”,[10] (第38页)而“招携以礼,怀远以德”,[11] (左传·“僖公七年”条)也是先秦时期管仲提出的政治思想,并为后代儒家学者们所看重。明成祖在即位之初就考虑向四夷布“德”,显然是要通过主动的外交行动在四夷中树立自己的美好形象。而隐藏在对这一美好形象追求背后的现实因素,则是他通过靖难之役夺得皇帝宝位后在国内所面临的政治权威缺乏。[12] (第71-77页)为此,他要全面地开展明朝与四夷诸国的交往,通过构建华夷秩序来树立他作为“天下共主”的至高无上权威。


        对于东南亚地区,他在夺得帝位70余天后就向安南(位于今越南北部)、占城、暹罗、爪哇等国送去了自己即位消息的诏书。他在这封诏书中宣布:


        太祖高皇帝时,诸番国遣使来朝,一皆遇之以诚,其以土物来市易者,悉听其便。或有不知避忌而误干宪条,皆宽宥之,以怀远人。今四海一家,正当广示无外。[7] (卷十二上,“洪武三十五年九月丁亥”条)


        他的这份诏书表明了两点立场,一是对于早先明朝在与这些东南亚国家交往过程中所发生的不愉快事件,他要采取既往不咎的立场;二是他要从“四海一家广示无外”的立场出发,来建立明朝与上述国家之间关系的新秩序。


        所谓“四海一家广示无外”,正是《春秋公羊传》中所宣传的“王者无外”思想的具体体现,它构成了明成祖在东南亚推行华夷秩序的理论基础。而“王者”所以“无外”,则是由于“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13] (诗经·小雅·谷风之什·北山)。所以,圣王的理想和奋斗目标是“合天下为一家,进世界于大同”。[14] (第455页)明成祖正是从“广示无外”的立场出发,在永乐元年十月专门要求礼部官员做好抚绥“远人”的工作:


        帝王居中抚驭万国,当如天地之大,无不覆载。远人来归者,悉抚绥之,俾各遂所欲。[7] (卷二十四,“永乐元年十月辛亥”条)


        永乐七年,他在派遣郑和出使海外诸国并由郑和带交给海外诸国王等人的《皇帝敕谕》中,则明确表达了他的“天下共主”理想:


        皇帝敕谕四方及海外诸番王及头目人等:


        朕奉天命君主天下,一体上帝之心,施恩布德。凡覆载之内日月所照、霜露所濡之处,其人民老少,皆欲使之遂其生业,不致失所。今遣郑和赍敕谱谕朕意。尔等祗顺天道,恪守朕言,循理安分,勿得违越,不可欺寡,不可凌弱,庶几共事太平之福。若有摅诚来朝,咸锡皆赏。故兹敕谕,悉使闻知![15] (第851-852页)


        由此可见,他交给郑和向海外诸国宣布的这份“敕谕”,是一份描述他要构建的华夷秩序的宏伟蓝图。我们从这份华夷秩序蓝图中可以发现,明成祖所要构建的华夷秩序,其核心是他本人而并非明朝。


        然而,他作为“天下共主”来“抚驭万国”,并不意味着他要直接统治四夷国家,“圣王”对于“夷狄之邦,则以不治治之”。[16] (“序”,第11页)不过,“圣王”却承担着“协和万邦”的神圣职责,即“圣王之治,协和万邦。”[7] (卷二十八,“永乐二年二月壬辰”条)明成祖在永乐六年所写的封浡泥镇国之山的御制碑文中,即就他调解浡泥与爪哇关系一事有感而发,“朕嗣守鸿图,率由典式,严恭祗畏,协和所统,无间内外,均视一体,遐迩绥宁,亦克承予意”[7] (卷八十六,“永乐六年十二月丁丑”条)。就是说,他是遵循圣王之道,来做“协和所统”诸邦工作的。永乐二年,他还针对暹罗使节在前往琉球国途中遭遇海难而需要福建地方救助一事指示礼部尚书李至刚:“暹罗与琉球修好,是番邦美事。不幸船为风漂至此,正宜嘉恤,岂可利其物而籍之?乡有善人,犹能援人于危,助人于善,况朝廷统御天下哉!”[7] (卷三十四,“永乐二年九月壬寅”条)这种鼓励番邦之间修好和对遭遇海难的番邦人士施以求助,不仅是“圣王有德”的直接表现,也是他为构筑东南亚地区华夷秩序所做的努力。
    编辑:秋痕

    郑和下西洋与东南亚华夷秩序的构建(3)
    郑和下西洋与东南亚华夷秩序的构建(5)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