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敦煌学
  • 西方历史
  • 近现代史
  • □ 同类热点 □
  • 蒋介石在1949年10月1日
  • “七君子事件”真相
  • 八路军、新四军战斗序列
  • 抗战时期的国民党战场各战区序列表
  • 艳谍川岛芳子处决照片
  • 林彪三兄弟的不同历史结局
  • 中国1948:背后的故事
  • 孙中山反对五色旗作民国国旗 力争青天白日旗
  • 毛泽东之前的五位中共总书记(组图)
  • 重说五四故事
  • 蒋介石身边的红色女谍
  • 中华民国疆域沿革录(三)
  • 中华民国疆域沿革录(六)
  • 抗日战争的历史反思(2)
  • “南唐北陆” 20世纪初中国最著名的交际花(1)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历史专题 >> 近现代史
    论辛亥革命与中国历史之新的转向(2)

    发布时间: 2013/10/25 13:12:2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历史春秋网
    文字 〖 〗 )

    二、山雨欲来风满楼

    历史的发展,究竟有其自己的一定的规律.他决不依照人们主观的幻想而委曲求全。资本帝国主义者固然幻想一面征服中国的封建势力;另一面,为了自己的需要起见,还要扶持中国的社会经济,使从根基上引起了一个深刻的变革。这种变革,恰恰成为资本帝国主义征服中国之反对物。这一历史之辩证的发展,也就是辛亥革命之历史的根据。

    当资本帝国主义深入中国以后的结果,一方向是中国中古式的农村经济之分解。而这一分解,遂把几千年依附于土地的中国农民手工业者投诸生产过程之外,成为广大的失业游民群;同时由于农村的崩溃,中国的小商人和知识分子也从小康的境遇沦为一无所有者。另一方面,却又影响到中围民族资本的发展――虽然这种资本,没有脱离买办的性质——而使中国一部分的大地主、大商人、大官僚转入新的生产方式。然而在资本帝国主义的压迫之下,不仅前者感到致命的威胁,即后者也不能获得自由发展的许可。在这种历史的客观条件下,前者与后者必然以利害相同而统一起来,形成一个强大的革命集团。反之,清朝政府以及由清朝政府而能分到赃物的腐败官僚军阀、大地主、买办,又必然以资本帝国主义为靠背而组成其反革命的集团。在这样的社会基础之上,革命两大敌对营垒的斗争,便日益成为不可避免。

    伟大的孙中山先生首先出现为这一时代的革命的领导者,他组织了中国最初的革命的党——兴中会,并且确立了革命的三民主义的纲领,开始了反中世纪制度的民主主义的斗争。

    中山先生深知要实现他所创立的主义,不是经过和平的道路可以达到的,而是要经过采取革命强力反对封建主义的道路。同时他又知道,要实现这种革命,只有把一切不满意于封建主义者组织起来。根据这样的要求于扩大党的组织,遂成为必要,而兴中会便与光复会、华兴会组合为同盟会。并且在同盟会的宣言上,提出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的口号。这种革命的号召,就完全表示他不以种族革命为满足,甚至也不以政治革命为满足,并且提出了社会经济改造与民众生活问题之完整的民主主义的革命。中山先生深知“如果没有民众的伟大精神和革命的高涨,中国的民主派就未能推翻中国的旧制度,就未能争取共和国”。于是他开始从广大的人民中,寻找革命的力量。他一方面在三合会与哥老会等秘密会党中及新军中,进行组织和煽动的活动;另一方面又在国内外进行对大商人及知识分子的宣传与鼓动;最后则使这各种力量巩固而密切的联合而形成一个广泛的反清的统一战线。很明白地,这一反清的统一战线之形成,就完全由于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不仅为中国当时的民族资本者所需要.同时对于贫苦的人民,也表示了极恳切的同情。

    中山先生的革命号召,不久就在中国广大的苦难的人民中得到了热烈的回响,不在清朝的敌人三合会和哥老会的群众,及一切不在秘密会党中的贫穷的农民手工业者,带着深刻的悲哀与痛苦,积极参加反清斗争。就是清政府的新军也受到革命思想的感化,到处发动了可怕的哗变,来响应革命党人的活动。

    革命的号召,吹出了新时代的声音。在同盟会的领导之下继续不断的革命起义,成了辛亥革命前夜历史的丰要内容。从1895年乙未广州之役开始,以后1900年庚子惠州之役,1902年壬寅广州之役,1904年甲辰长沙之役,1906年丙午萍乡之役.1907年丁未黄冈之役,惠州七女湖之役.防城之役,镇南关之役,四川之役,1908年戊申钦廉上思之役,云南河口之役,安徽之役,1910年庚戌广东新军哗变之役。直至1911年辛亥七十二烈士起义广州之役。这些革命斗争,虽然一个跟着一个陷于惨败,可是任何的血的屠杀,任何大炮的轰击,任何失败,任何收买,都不能使他们放弁革命的事业;反之,由此而造成了革命的高涨。

    与这种群众性的武装斗争几乎是平行发展的,还有一种暗杀的活动。如1904年,万福华之枪击王之春。吴樾之图炸载泽、戴鸿慈、徐世昌、端方、绍英。1907年,徐锡麟之刺杀恩铭。1908年,熊成基之谋杀载洵。19l0年,汗精卫之炸载沣。1911年,温生才之枪杀孚琦,林寇慈、陈敬岳之炸李准。李沛基之炸凤山。这些壮烈的英雄主义的活动,是当时革命斗争之又一形式的表现。但是这种个别的暗杀手段,去刺杀压迫者集团中个别的代表人物,在当时革命斗争中,并不是一种正确的路线。因为刺杀了一个封建的贵族或将军,代之而起的,又是另一个封建的贵族或将军。而且恐怖的活动将提高反动者对革命活动之更高的警觉,从而给与革命活动之进行以更大的阻碍。所以当时的革命主流,还是在于那些具有群众性的斗争,而不在于这些暗杀活动。

    编辑:秋痕

    论辛亥革命与中国历史之新的转向(1)
    论辛亥革命与中国历史之新的转向(3)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