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契丹王朝神秘失踪:契丹人今在何方?(3)
  • 《连山》《归藏》名称由来考
  • 中国谏议制度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下)
  • 二十世纪的中国历史地理研究——回顾与展望
  • 《天朝田亩制度》和《资政新篇》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上)
  • 宋代“衣服变古”及其时代特征
  • 二十世纪魏晋南北朝研究(1)
  • 西周金文中的小臣
  • 陕西商帮的文化思考:重振秦商育商魂(1)
  • 中国历代疆域变迁(6)
  • “九鼎”的传说及其史实素地的思考
  • 李鸿章私访俾斯麦 推心置腹谈中国变革
  • 说“士”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研究评论
    喀喇汗王朝的建立者及其建立时间(2)

    发布时间: 2017/1/19 13:15:38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历史网
    文字 〖 〗 )
    二、8世纪末至9世纪前期葱岭东西地区形势 分析 
        自8世纪中叶开始至9世纪前期,是阿拉伯帝国在中亚的统治走向解体的时期,也是唐朝内乱,无暇顾及西域事务的时期。 
        阿拉伯帝国方面,自750年阿拔斯朝(黑衣大食)建立伊始,其在中亚地区的统治区域内便先后发生了由舍里克(Shark b.shaykh)领导的什叶派起义(751年),以辛巴德(Sinbad)为首的波斯人起义(754年),以巴拉兹(Baraz)为首的白旗起义(759年),以木坎纳(Al Muqana,意为“蒙面者”、“隐藏者”,原名为Hashim b.Hakim)为首的“白衣人”起义(775~783年)以及以拉飞·伊本·来斯为首的暴动(806年)等。822年,继任呼罗珊总督仅一年的伊朗人塔赫尔将军又宣布独立,开始了由伊朗人建立的伊斯兰王朝——塔赫尔王朝。 
        唐朝方面,自751年高仙芝败绩于怛逻斯后不久,又于755年发生了“安史之乱”。唐朝为了平乱,不得不将驻扎在安西等地的军队调回内地,同时亦征调了回纥兵、拔汗那(费尔干纳)兵、中亚其他各地柘羯军和阿拉伯兵[22]。唐朝在西域地区的防卫力量因之而空虚。这期间,吐蕃又乘机侵占了河西等地,切断了唐朝与西域地区的联系。 
        阿拉伯帝国的解体和唐朝势力的退出,正为觊觎西域地区已久的吐蕃提供了一个天赐良机。正值强盛时期的吐蕃遂与葛逻禄联手,攻陷北庭,围攻龟兹,欲将整个天山南北地区置于其控制之下。然而,东部天山地区本是回鹘汗国之主体——九姓乌古斯的世居之地,岂能容忍吐蕃、葛逻禄侵占?由此也就引发了双方对该地区持久的争夺战争。直至崇德可汗在位期间(821~825年),吐蕃势力才不得不最终退出西域,葛逻禄等部亦被降服,归顺了回鹘。自此以后,整个天山南北地区便完全置于回鹘的控制之下[23]。 
        据密诺尔斯基《塔米姆·伊本·巴赫尔的回鹘旅行记》记载,大食使者塔米姆·伊本·巴赫尔于821年前后前往回鹘汗国国都时,便是从距怛逻斯东面不远的下巴尔斯罕出发,途经伊塞克湖附近,然后乘骑九姓古斯可汗为他准备的驿马,向回鹘汗国的国都进发的。由此亦可看出,由伊塞克湖附近开始,沿天山北麓往东,直到蒙古高原均为回鹘汗国的实际辖境。同时还说明,回鹘汗国于“回纥道”沿途均设有驿站并备有驿马,供来往使者骑乘使用[24]。 
        同东部天山地区一样,锡尔河流域原本亦是乌古斯人的世居之地;而费尔干纳盆地的鄂什、讹迹邗等地至晚自6世纪中叶开始亦为乌古斯人的驻牧之地。成书于10世纪上半叶的马苏第《黄金草原》称: 
        在(锡尔河)河岸上矗立着一座属于突厥人的城市,被称作“新城”,有穆斯林教徒在那里生活。居住在这一地区的大部分突厥人都属于乌古斯部,他们中既有游牧者又有城市居民,共分成3部:上部(乌古斯)、下部和中部。他们以自己的勇猛精神、小个头和他们眼睛的狭小而有别于其他突厥人[25]。 
        麻赫穆德·喀什噶尔在《词典》中亦记述道: 
        øgyz——用于称呼象阿姆河和幼发拉底河一样的所有大河的名称。此词单用时,在乌古斯人的语言中指的是锡尔河,因为他们的许多城市便座落在该河沿岸。其游牧民亦生活在该河沿岸。突厥人民生活的各省的其他一些河流也被称作øgyz。位于伊犁河流域和Jafïnʧ河流域之间边境上的一座城市也被赋予Iki øgyz(双河)的名称。(MⅠ.80~81) 
        kænd——在乌古斯人及其附近地区民众的语言中指村庄,在大多数突厥民众的语言中则指城镇、城市。因此,费尔干纳城被称为Øz Kænd(讹迹邗),意为“我们自己的城市”。另,与此相类,Sæmiz Kænd(飒秣建)也因为是大城市而作此称。波斯人则称之为Sæmær Qænd(撒马儿罕)。(MⅠ.448~449) 
        其实,有关乌古斯部族居于葱岭西的记载,早在7世纪中叶便已见于汉文 文献 。《大唐西域记》卷一,“伽毕试国·曷逻怙罗僧伽蓝”条称: 
        大城东南三十余里,至曷逻怙罗僧伽蓝,傍有窣堵波,高百余尺,或至斋日,时烛光明。覆钵势上石隙间,流出黑香油。静夜中时闻 音乐 之声。闻诸先志曰,昔此国大臣曷逻怙罗之所建也。功既成已,于夜梦中,有人告曰:“汝所建立窣堵波未有舍利,明旦有献上者,宜从王请。”旦入朝进请曰:“不量庸昧,敢有愿求。”王曰:“夫何所欲?”对曰:“今日有先献者,愿垂恩赐。”王曰:“然。”曷逻怙罗伫立宫门,瞻望所至。俄有一人持舍利瓶,大臣问曰:“欲何献上?”曰:“佛舍利。”大臣曰:“吾为尔守,宜先白王。”曷逻怙罗恐王珍贵舍利,追悔前恩,疾往伽蓝,登窣堵波,至诚所感,其石覆钵自开,安置舍利,已而疾出,尚拘衣襟,王使逐之,石已掩矣。故其隙间,流黑香油[26]。 
        这里称“曷逻怙罗”为“此国大臣”。“曷逻怙”一词作为国名,又写作“曷逻胡”。如同书卷十二“曷逻胡国”条称: 
        曷逻胡国,覩货逻国故地也,北临缚刍河,周二百余里。国大都城周十四五里。土宜风俗,大同活国[27]。 
        又,道宣《释迦方誌·遗迹篇第四》曰: 
        城东南三十余里曷逻怙罗寺,大臣所造,以名目之。浮图高百余尺。昔臣夜梦令造浮图,从王请舍利也。及旦至宫,有人持舍利瓶。臣留舍利,令人先入。乃持瓶登塔,覆钵自开,安舍利讫,王使追之,石已合矣。斋日放光,流出黑油。夜闻音乐[28]。 
        将以上材料相比较,可知所述相同。8世纪时,“曷逻怙”一词又被译写为“葛诺歌”。新罗(朝鲜古国)僧人慧超(又作惠超)由印度取道陆路,于唐开元十五年(727年)抵达安西(今库车)。在所著《往五天竺国传》中称: 
        从兹已北西业者多,市店□□,极多屠煞。此王虽是突厥,甚敬信三宝,王、王妃、王子、首领各各造寺,供养三宝。此王每年两回设无遮大斋,但是缘身所受用之物,妻及象、马等,并皆舍施。唯妻及象,令僧断价,王还自赎,自余驼、马、金、银、衣物、家具,听僧货卖,自分利养。此王不同余已北突厥也。儿女亦然,各各造寺,设斋舍施。此城俯临辛头大河北岸而置。此城西三日程,为一大寺,即是天亲菩萨、无著菩萨所住之寺。此寺名葛诺歌,有一大塔,每常放光。此寺及塔,旧时葛诺歌王造,从王立寺名也。又此城东南□里,即是佛过去为尸毗王放鸽处,见有寺有僧。又佛过去舍头舍眼,喂五夜叉等处,并在此国中。在此城东南里,各有寺有僧,见今供养。此国大小乘俱行[29]。 
        此段文字明确说其王为“突厥”,且“甚敬信三宝”,“不同余已北突厥”[30]。文中的“此寺名葛诺歌,有一大塔,每常放光”,与《大唐西域记》中的“曷逻怙罗僧伽蓝,傍有窣堵波,高百余尺,或至斋日,时烛光明”以及《释迦方誌·遗迹篇》中的“曷逻怙罗寺,……浮图高百余尺……斋日放光”亦正相吻合。可知“曷逻怙罗”当是突厥语译音。又,文中以“曷逻胡”为国名,称该伽蓝为“曷逻怙罗僧伽蓝”,为“昔此国大臣曷逻怙罗之所建也”,且将“曷逻怙罗”用作人名(《往五天竺国传》则谓“此寺名葛诺歌……旧时葛诺歌王造,从王立寺名也”)。据此可断定,“曷逻怙罗”当是Qïnïqlïq(克尼柯的,克尼柯人)的音译。“曷逻怙”、“曷逻胡”、“遏逻胡”(《释迦方誌·遗迹篇》另一处作“遏罗胡国”)为乌古斯部族克尼柯(Qïnïq)部落的音译(n/l混同),“罗”即-lïq,为突厥语形容词构词词缀;而“葛诺歌”则是Qïnïq的另一音译形式。 
        《大唐西域记》和《释迦方誌》中的“曷逻怙”、“曷逻胡国”、“遏罗胡国”以及慧超所记之“葛诺歌”国,也便是《新唐书·地理志七下》“傍碎卜水五十里至热海。又四十里至冻城,又百一十里至贺猎城”中所说的“贺猎城”。从地理方位来看,正与法显(约337~422年)所记之“宿呵多国”同在一处。《法显传》载: 
        南下到宿呵多国。其国佛法亦盛,昔天帝释试菩萨,化作鹰鸽,割肉贸鸽处。佛即成道,与诸弟子游行,语云:此本是吾割肉贸鸽处。国人由是得知。于此处起塔,金银校饰。 
        显然,法显所记之“割肉贸鸽处”,也便是慧超所记之“佛过去为尸毗王放鸽处”。但法显称之为“宿呵多国”,而慧超却称之为“葛诺歌”国。“宿呵多”为Soʁd或Soʁdat(粟特)的音译。两相对照,正与前引《词典》“øgyz”词条所记相合,亦与汉文史籍中有关突厥语部落入驻该地的记载相一致。同时还表明,乌古斯部族的克尼柯部落早在6世纪中叶便已入驻该地,该部是乌古斯部族中最早信仰佛教的。 
        8世纪初,回鹘汗国因统治集团内部权力和利益之争而迅速衰落。宰相拥兵,互相残杀,可汗已失去了对汗国的控制能力,汗国四分五裂。继崇德可汗之后即位的昭礼可汗(825~832年在位)、彰信可汗(832~839年在位)等均死于非命。约自昭礼可汗继位时开始,驻牧于费尔干纳盆地、七河流域及阿图什一带的乌古斯部落,便凭藉此前奠定的基础,脱离了回鹘汗国,独立继续着对样磨、葛逻禄、炽俟等部的统治。具体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一)约自此时开始,该部便不再以回鹘(Ujʁur)自称,而是以其部族名称“乌古斯”、原部族集团名称“九姓古斯”(Toquz Oʁuz)或其部落名称“克尼柯”传诸于世。也正为此,拉施特才在《史集》中称: 
        尽管最初他(指乌古思可汗——引者)曾以畏兀儿的名称称呼归附于他的所有各部,[但]当这些部落中有些部落按上述特殊原因以各自的名称著名以后,畏兀儿一词就专用于剩下的[诸部]了。剩下的诸部以这个名称著称[31]。 
        其“剩下的诸部”显然是指840年西迁诸部以及为黠戛斯掳往剑河流域的“十姓回纥”而言的。《词典》专以“回鹘”之名指称高昌回鹘王国,称其为“一个国家(ɛl)的名称”,11~12世纪的马卫集在叙述诸突厥集团时将“九姓古斯”与“回鹘”并列[32]的事实,均是最有力的证明。 
        (二)《词典》的记载,亦提供了相关的证据。例如: 
        本书著者麻赫穆德按:我们的祖辈æmir(异密,艾米尔)正因此而被称为χæmir。因为乌古斯人不会说æmir,而把ا-elif换成χ,说成χæmir。因此,从萨玛尼诸子手中夺回突厥疆域的我们的祖辈称作χæmir Tɛgin(异密·特勤)。正如我在Ujʁur(回鹘)一词中所指出的那样,这里ا-elif变成了χ。(MⅠ.152) 
        此段材料明确指出:喀喇汗王朝为其祖先所建,是乌古斯人从萨曼王朝统治者的手中夺取的政权。同时还表明,麻赫穆德·喀什噶尔亦出自乌古斯部族。“萨玛尼诸子”正指的是努哈·伊本·阿萨德等萨曼王朝的统治者。 
        (三)黠戛斯于840年攻灭回鹘汗国以及于842年对迁至东部天山地区的庞特勤部进行再次打击时,该部都不曾出兵救援——至少,各类史籍中不见有这方面的记载。 
        (四)初期安西回鹘王国的西部疆域只是对回鹘汗国破灭前所实际控制的西部疆域的继承,即塔里木盆地东南缘止于若羌境内的瓦石硖;天山南麓止于龟兹以西;天山北麓止于伊塞克湖附近。脱离汗国独立出去的这支乌古斯部落,初期也仅是对其原领地,即费尔干纳盆地东缘、七河流域及阿图什、喀什噶尔一带的保持。 
        (五)10世纪中期萨土克·博格拉汗夺取喀喇汗王朝政权后,也仅是挥师北进,先统一汗朝全境;待境内稳定后,始向于阗地区及葱岭西拓展。而对于阗地区的进攻,亦可能与于阗方面支持喀什噶尔人反对伊斯兰教有关。只是到了11世纪中后期,才与毗邻的安西回鹘王国和高昌回鹘王国发生武装冲突(如《词典》的有关记载)。 
        这一支乌古斯部落脱离回鹘汗国的另一个原因,是塔赫尔王朝的征服。阿拉伯帝国解体后,上述各地在名义上为塔赫尔王朝(塔赫尔任呼罗珊总督是在821年)派驻当地的长官——波斯人萨玛尼(Samanï,724~743年)及其子孙所领辖。萨玛尼之子努哈·伊本·阿萨德生有努赫(?~841年)、阿黑马(?~864年)、雅希亚(?~855年)、伊里牙斯(?~856/857年)四个儿子。他们都忠于阿拉伯人,曾经协助阿拔斯朝镇压过拉非起义。所以,阿拔斯朝哈里发马蒙(813~833年)在820年任命这四兄弟管理中亚的几个地区:努赫为撒马尔罕的地方长官;阿黑马为费尔干纳的地方长官;雅希亚为塔什干与苏对沙那的地方长官;伊里牙斯为赫拉特的地方长官。马蒙以后的哈里发也认可了这些任命。萨玛尼家族为中亚诸地的世袭统治者,但其势力主要在河中。后来的萨曼王朝便是因其建立者萨玛尼而得名,只不过通常将该王朝的起止时间确定为874~999年之间罢了。不过,这一支乌古斯部落,也仅是在名义上归萨曼王朝领辖。
    编辑:秋痕

    喀喇汗王朝的建立者及其建立时间(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