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契丹王朝神秘失踪:契丹人今在何方?(3)
  • 《连山》《归藏》名称由来考
  • 中国谏议制度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下)
  • 二十世纪的中国历史地理研究——回顾与展望
  • 《天朝田亩制度》和《资政新篇》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上)
  • 宋代“衣服变古”及其时代特征
  • 二十世纪魏晋南北朝研究(1)
  • 西周金文中的小臣
  • 陕西商帮的文化思考:重振秦商育商魂(1)
  • 中国历代疆域变迁(6)
  • “九鼎”的传说及其史实素地的思考
  • 李鸿章私访俾斯麦 推心置腹谈中国变革
  • 说“士”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研究评论
    喀喇汗王朝的建立者及其建立时间(3)

    发布时间: 2017/1/19 13:17:2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历史网
    文字 〖 〗 )
    三、喀喇汗王朝为乌古斯部族克尼柯部落于9世纪20年代所建 
        驻牧于费尔干纳盆地东缘、七河流域及阿图什、喀什噶尔一带的这一支乌古斯人,虽在名义上归萨曼王朝领辖,却享有很大的独立性。著名波斯史家塔巴里(Abu Djafar Muhammed ibn Djarir al-Tabari,838或839~923年)在《先知与国王之书》中,曾谈到820年后不久,托古兹古兹侵入位于今吉札克(Jizaq)和霍占德(Hojent)城之间的奥斯鲁沙纳(Osruχana)省[33],即曾进抵锡尔河以西地区。这一事件,当是指保义可汗(808~821年在位)或崇德可汗(821~825年在位)的西征,正与《九姓回鹘可汗碑》的记载相合。阿拉伯作者贾希孜(?~868/869年)曾记载说:“托古兹古兹一直欺辱在数量上倍于他们优势的葛逻禄[34]。”巴尔托里德亦指出,伊斯兰史料曾记载当时有九姓古斯参与河中的 政治 事件[35]。 
        乌古斯人对这一地区的统治延续到12世纪20年代。由于其统治者无能,已无力控制葛逻禄和康里等属部。以耶律大石为首的契丹人初到中亚,根基不稳,正好趁虚而入,轻而易举地便接掌了该地区的统治大权。志费尼《世界征服者史》记述到: 
        他们从那里征进,直到他们来到叶密立,在这里他们建筑了一座其基址至今尚存的城市。这儿有很多突厥人和部落大量集合在菊儿汗身边,以致他们达到四万户。但他们在这里也不能停留,因此他们继续前进,到达蒙古人现在称之为虎思八里(Ghuz-Baligh)的八剌撒浑。该邦的君王是一个把他的先世追溯到阿甫剌西牙卜、但无能无力的人。该地的哈剌鲁(Qarligh)和康里突厥人已摆脱了对他的隶属,而且经常欺凌他;袭击他的部属和牲口,进行抄掠。这个当君王的家伙,不能阻止他们或者把他们赶跑。听说菊儿汗及其部下的移居,以及他们人多,他向他们遣出使者,把自己的软弱、康里人和哈剌鲁人的强大和奸诈告诉他,并请求他到他的都城去,以此他可以把他的整个版图置于他的治下,从而使他自己摆脱这尘世的烦恼。菊儿汗进抵八剌撒浑,登上那不费他分文的宝座。他从阿甫剌西牙卜后人那里接受汗的称号,授与后者夷离堇·突厥蛮(Ilig türkmen)的头衔。他这时把沙黑纳派到从谦谦州到巴儿昔罕(Barskhan),从答剌速到牙芬奇(Yafinch)的各个地方去。不久后他的百姓兴旺,他们的牲口长了膘,这时他使康里人服从他的统治,并把一支军队遣往可失哈耳和忽炭,也征服了该地区。[36] 
        “阿甫剌西牙卜”是乌古斯人传说中的先祖。此段文字正表明该地区的统治者为乌古斯人,而菊儿汗(耶律大石)所征服的地区也正是喀喇汗王朝的辖境。作为昔日统治者的乌古斯人,自此时开始已沦为西辽的附庸。 
        正因为喀喇汗王朝为乌古斯人所建,《世界境域志》第十二章“关于九姓古斯国及其诸城镇”之序言中才肯定地说:“在古代,全突厥斯坦的国王皆出自九姓古斯部[37]。”如若将《世界境域志》中“他们的国王与九姓古斯人的国王同族”一句(长期以来,学者们对这一记载有过各种各样的推测),同写成于1126年的《编年史与故事汇编》中“样磨的帕迪沙赫称为博格拉汗”之记述结合起来考虑,我们有理由认定,两条材料所反映的为同一史实,即:样磨的国王(帕迪沙赫)出自九姓古斯部族,被称作博格拉汗。喀喇汗王朝正是由这一支九姓古斯人所建立的。 
        喀喇汗王朝在穆斯林史料中分别称为“可汗朝”(Al-Hakaniya,χaqanïjɛ)、“汗朝”(Al-Haniya,χanïjɛ)或“阿夫拉西雅卜(Al-Afrasiyab,Afrasïjab~Afrasïjap)王家”。其统治者则被称作“王”(Ilik)、“伊列克汗”(Ilikχan)、“可汗”(χaqan)、“博格拉汗”(Buʁraχan)等,故而,学者们最初称该王朝为“伊列克汗朝”,后来俄国学者格里哥利也夫(1816~1881年)在其著作中以“喀喇汗王朝”称之,渐为学者们所接受,并沿用了下来。 
        Ilik一词本身便出自乌古斯语,其他突厥语则称之为Jilik(MⅠ.98~99)。Afrasïjab~Afrasïjap则是高昌回鹘的王族和喀喇汗王朝的王族所共认的始祖[38]。表明二者有着共同的起源,即均出自乌古斯部族。其初期的统治者被称作“王”(Ilik)而非“汗”的情况,亦表明当时仍为回鹘汗国的属部。《词典》曾明确说:“Manqïʃlaq是乌古斯人国家中的一个地名。Mankɛnd是接近喀什噶尔的一座城的名称,后来荒废了(MⅢ.215)[39]。”将此条与同书有关“回鹘(Ujʁur)是一个国家的名称”(MⅠ.151)之说相比照,便知“乌古斯人国家”显然是指喀喇汗王朝而言。此条亦可作为喀喇汗王朝为乌古斯所建的又一个证据。 
        穆斯林史料称,喀喇汗王朝的第一个可汗名叫毗伽·阙·喀迪尔汗(Bilgæ Køl Qadïrχan)。此汗早在840年就在锡尔河东部的白水城同萨曼王朝发生过冲突。扎马勒·哈儿昔(Jamal al-Qarshi)于14世纪初用阿拉伯文写成的《苏拉赫词典补编》(Mulhaqat al-Surah)一书中,曾转引了约与《词典》作者同时期的喀什噶尔人阿勒马依《喀什噶尔史》(已佚)一书中的片断。其中谈到:“突厥地区中首先皈依伊斯兰教的是柘折(今塔什干一带),柘折人在毗伽阙卡迪尔汗时期皈依了伊斯兰教,(当时)异密努哈·本·曼苏尔·剌迪·萨曼尼(al-Amir Nuh b.Mansur al-Radi al-Samani)出兵他的国家,一直打到白水城,得到大笔钱财后撤退回去[40]。”又,萨姆阿尼于12世纪中期用阿拉伯文写成的《谱系之书》中亦说,840年,萨曼王朝的努哈·伊本·阿萨德向毗伽·阙·喀迪尔汗进攻,占领了突厥的伊斯非加布(白水城),但并没能长久占有其地。不久,仍归突厥人统治,只不过在名义上臣服于萨曼王朝罢了。这期间,喀喇汗王朝的统治者,虽然被称为“边区都督”,但实际上却是独立的君主,他们对萨曼王朝是“只送礼物,而不纳贡赋”。 
        毗伽·阙·喀迪尔汗死后,喀喇汗朝的君权由其长子巴兹尔·喀迪尔(Bazïr Qadïr)继承,称号为“阿尔斯兰·喀喇汗”(Arslan Qaraχan),驻巴拉沙衮。后巴拉沙衮为萨曼王朝攻陷,巴兹尔·喀迪尔被杀。次子奥古勒恰克·喀迪尔(Oʁulʧaq Qadïr)继承汗位,称号为“博格拉·喀喇汗”(Buʁra Qaraχan),驻怛逻斯。伊斯兰历280年(893/894年),奥古勒恰克·喀迪尔汗因怛逻斯被萨曼王朝攻陷,而迁往喀什噶尔。这期间,努哈之子纳斯尔·本·曼苏尔(Nasr bn.Mansur)因内部纷争而逃亡至喀什噶尔,被奥古尔恰克·喀迪尔任命为阿图什地区的长官。当时,奥古尔恰克·喀迪尔年满12岁的侄子、巴兹尔·喀迪尔之子萨土克(Satuq)常去阿图什观看由商队运来的各种货物。他见到穆斯林商人的礼拜活动,受到很大 影响 。便去访问纳斯尔王子,想了解有关伊斯兰教的知识。在纳斯尔的影响下,最终皈依了伊斯兰教(约10世纪初),并取了个伊斯兰教名阿卜达勒·克里木(Abudal Karim),而且让其扈从也皈依了伊斯兰教。 
        或许是身世相同、同病相怜的原因,纳斯尔和萨土克的关系甚为密切,并为萨土克保守着皈依伊斯兰教的秘密。萨土克25岁时,率领50名士兵以狩猎为名,攻占了阿图什附近的要塞拜库(Jïʁaʧ Balïq)。不久,他身边集合了300名喀什噶尔骑兵,并得到了拔汗那圣战者的支援,共达1000人。他们先攻占了阿忒八失(At baʃ),人数增至3000骑兵。于是,围攻喀什噶尔,推翻了其叔父的政权[41],称萨土克·博格拉汗(Satuk Buʁraχan)。接着对巴拉沙衮和怛逻私地区发动了圣战。 
    萨土克死于伊斯兰历344年(955.4.27/956.4.14),葬于阿图什[42]。汗位由长子阿布·哈桑·本·巴依·塔什(教名为Masab.Abdal-Karim)继承,称阿尔斯兰汗。之后,巴依·塔什又占领了巴拉沙衮及其以北地区。于960年宣布伊斯兰教为国教,并在这一年强迫20万帐突厥人皈依了伊斯兰教。自此以后,统治今新疆西部、费尔干纳盆地及七河流域的喀喇汗王朝的王族均为萨土克·博格拉汗的后裔。 
        以上是学者们根据《苏拉赫词典补编》中保存下来的《喀什噶尔史》中的一些片断,并 参考 13世纪的阿拉伯史家伊本·阿西尔(Ibn al-Athir)所撰《全史》(Chronicon quod perfectIssimun insoribitur)等书的记载而勾勒的喀喇汗王朝的早期 历史 ,亦是学者们藉以确定该王朝创建时间的主要论据。然而,如若稍加留意便可发现,以上所谈的仅是该王朝的统治者皈依并推行伊斯兰教的历史。事实上,该政权早在此前便已存在,只不过汗权是于这一时期由非穆斯林的统治者手中,转移至汗室内已皈依伊斯兰教的成员手中罢了,汗室的王统并未改变。故而,其历史理应自前伊斯兰时期,即其统治集团正式脱离回鹘汗国时开始算起。如前文所论,驻牧于费尔干纳、七河流域及其以东地区的九姓古斯部落,自崇德可汗去世后不久,即昭礼可汗前期,便因统治集团的内讧和塔赫尔王朝的征服而脱离回鹘汗国,独立行使着对当地的统治权。也即是说,喀喇汗王朝的历史当始于9世纪20年代。 
        毗伽·阙·喀迪尔汗(Bilgæ Køl Qadïrχan)是其尊号,而并非是其本名。《词典》中将“毗伽”(Bilgæ)分为3个词条加以阐释,分别为: 
        Bilgæ——医生,医师;明哲的,贤明的; 哲学 家。(MⅠ.557) 
        Bilgæ——学者, 科学 家;富有学识的,博学的。(MⅠ.557) 
        Bilgæ——智慧,理智,情理,头脑,见识。诗曰:Bilgæærigæðgy tutup søzin ɛʃit,  ærðɛmini øgrænipæn ïʃqa sora(善待学者、贤者和智者,聆听其教诲, 学习 其品德,将所学用于处事)。此词也可以采用Bilgæ Bæg(毗伽·匐)的形式作为男子之名。意为“有知识的匐”。回鹘的汗称做Køl Bilgæχan(阙·毗伽·汗),意为“其智慧就如同水汇集之地,即象湖一般宽广”。同理,聪明的人被称为Bøgy Bilgæ。(MⅠ.558) 
        “阙”(Køl)的本义为“湖”,其比喻义已见上文。“汗”(χan)的语义与“可汗”相同。《词典》对“喀迪尔”(Qadïr)的解释为: 
        Qadïr——顽强的,果断的。称王朝诸汗为喀迪尔汗便由此而来。其词义亦合乎阿拉伯语。因为“顽强”、“果断”均由力量而来。顽强、果断的人有力量去做其所愿意做的事情。(MⅠ.472) 
    上文说“称王朝诸汗为喀迪尔汗便由此而来”,而喀喇汗王朝早期统治者——毗伽·阙·喀迪尔汗及其二子巴兹尔·喀迪尔汗、奥古尔恰克·喀迪尔汗的名号中亦均含有该词。据此推测,这位毗伽·阙·喀迪尔汗当即是《词典》中所记载的“从萨玛尼诸子手中夺回突厥疆域的我们的祖辈”——χæmir Tɛgin(异密·特勤)。Tɛgin为单数形式,其复数形式为Tɛgit(MⅠ.461)。关于Tɛgin(特勤)的语义,《词典》中有详细的解释,谓其“王子”义系由谦称转义而来: 
        Tɛgin——此词的本义为“奴隶”,“奴仆”。由此引申,称肤色如白银般纯正的奴隶(白种人?)为Kymyʃ Tɛgin(白银奴隶),称骁勇的奴隶为Alp Tɛgin(勇士奴隶),称给人带来幸福的奴隶为Qutluʁ Tɛgin(吉祥的奴隶)。后来,此词仅为可汗家庭的孩子们所专用。之后,此词又与某种猛兽的名称或此类词语连用。如ʧaʁrï Tɛgin(兔鹰特勤),Kyʧ Tɛgin(强有力的特勤)之类。 
        说到此词是如何被移用于阿夫拉西雅甫诸子的,其起因是他们很尊重自己的父亲,视为至尊。因某事向父亲请示或写信时,常将自己置于低位,说“您的奴仆某某这样做了,您的奴仆某某那样做了”。后来,此词就成了他们的名号。他们为了将自己的名号同其他奴隶相区别,便在该词前再冠以其他词使用(MⅠ.539~540)。 
        上文明言“此词仅为可汗家庭的孩子们所专用”,意味着χɛmir Tɛgin(异密·特勤)即毗伽·阙·喀迪尔汗亦当为某位回鹘可汗的子弟。 
        那么,该王朝的统治者究竟出自乌古斯部族的哪一个部落呢?据马尔瓦兹记载,卡迪尔汗之子称作Čagri tegin(=ʧaʁrï Tɛgin)[43];于阗文敦煌 文献 P.5538a载称,喀喇汗王朝的首领为Čagri khan(=ʧaʁrï Qan);《福乐智慧》中有ʧaʁrï Bɛg之名。这一名号亦见于莎车出土的一份阿拉伯语 法律 文书,作ʧaʁrï Tɛgin Abu Musa Harun[44]。该文书撰写于伊斯兰历“474年Du’l-Higga月1日”(1082.5.1),正值喀喇汗王朝的鼎盛时期。ʧaʁrï显然是喀喇汗王朝汗室男子习用的称号。
    据《史集》记载,乌古斯部族的Kyn、Aj、Julduz、Køk、Taʁ、Tæŋiz等六大支系均有各自的“汪浑”动物。其中出自Tæŋiz支系的Bïgdïr(应作Igdir)、Būkdūz(=Bygdyz)、Yïweh(=(J)ïva)、Qïnïq等四个部落的“汪浑”动物为čāqïr[45]。čāqïr一词,余大钧、周建奇汉译为“青鹰”,注称:“贝书作čāqïr。据布达戈夫,为‘捕鸽之鹰、小鹰’(《突厥-鞑靼方言比较辞典》第1卷第460页);据拉德洛夫,为čāqïr dogān,即‘浅灰色青鹰’(《突厥方言词汇试编》第3卷第1834页)。”按,čāqïr也便是ʧaʁrï,本义为“兔鹰”。《词典》称:“ʧaʁrï——兔鹰。ʧaʁrï Bæg(兔鹰伯克)。男子之名。”(MⅠ.549)该词常用作男子名号,同书便列举有ʧaʁrï Tɛgin(兔鹰特勤)的名号(MⅠ.540)。《词典》的记述正与其他史籍的记载相合。喀喇汗王朝王室成员的习用称号表明,该王朝的统治者应出自上述乌古斯部族Tæŋiz支系的某一部落。 
        那么,喀喇汗王朝究竟是这四个部落中的哪一个部落建立的呢?《词典》中有一条重要记载,长期以来都未曾引起学者们注意。其文称: 
        乌古斯,突厥诸部族中之一部。乌古斯也即是突厥蛮(Tyrkmæn)。他们有22个部落(引者按:同书MⅢ.564~568,“Tyrkmæn”词条中称其原有24个部落。因其中的两个被称作哈拉奇——χalaʧ 的部落,在某些方面与其他22个部落有别,故而通常未将其归入乌古斯部族之中),每个部落均有其特有的标志和印在牲畜上的印记。他们相互间便是凭借这些印记来辨识牲畜的。位列第一且作为领导者的是克尼柯(Qïnïq),当代的诸位苏丹(Sultan)均出自该部。(MⅠ.77) 
    以上记载明白无误地指出:喀喇汗王朝的诸位苏丹均出自乌古斯部族之克尼柯部落。如果说,这一材料尚是孤证,仅凭此还难以令人确信的话,那么,《史集》中的以下记载则正好可与之相互印证: 
    在乌古思(引者按:即Oʁuz——乌古斯,只不过在该书中被用作人名)及其诸子以后的漫长时间和许多岁月中,从这些部落中出过许多君主。每个 时代 ,都从这上述二十四支中出过威武幸运的君主。帝位长期保留于乌古思家族;君主的尊号如此长久地保留于撒罗儿(引者按:即Salʁur,该部当为前突厥汗国的领导部落)的嫡支,以后又保留于[脱漏一词]一支,另几支[中也]出过受尊敬的帝王;他们每一个的传记,都将逐一载入本书补编《乌古斯史》(引者按:汉译本中缺“补编”部分)中。他们的政权和统治达到了我伊朗国,在[伊朗]各地都有许多出身于乌古思氏族(引者按:当以“部族”译之为妥)的、伟大的、很著名的、受到颂扬和尊敬的君主和异密;但并非[其中]每人都知道自己[属于]乌古思的后裔。 
        突厥蛮人明确地知道,每个君主和异密[出自]这些部落的哪一支。塞尔柱王朝诸算端及其祖先,这些伟大和受尊敬的君主,在土兰和伊朗地区统治了将近四百年,从遥远的埃及各地区直到 中国 边境,[各民族]都曾受其统治,他们[都出自]乞尼黑(引者按:即Qïnïq——克尼柯)。[46] 
        抛开翻译 问题 不论,上文亦明确称喀喇汗王朝及塞尔柱王朝均为乌古斯部族之克尼柯部落所建。另据曾经经过乌古斯人地区的伊本·法德兰称,塞尔柱王朝系由喀喇汗王朝中分裂出去的一支克尼柯部落的人所建立的,塞尔柱王朝的建立者——塞尔柱克(Sælʧyk)本人,早先便是乌古斯部族克尼柯部落的一位首领,与以上两书记载正相一致。又,上引《史集》文称,“塞尔柱王朝诸算端及其祖先”统治土兰(Turan,指游牧区)和伊朗(Iran,指农耕区)“将近四百年”。从昭礼可汗即位的825年开始,至成吉思汗征服中亚后于1224年班师东归时止,为399年,时间亦恰好相合。 
        四、结  语 
        根据诸语种史料的记述,并结合前文对8世纪中叶至9世纪前期葱岭东西地区形势的 分析 可断定:克尼柯部落自6世纪中叶便已入驻该地;该部是乌古斯部族中最早信仰佛教的部落之一;喀喇汗王朝便是该部于9世纪20年代所建。也即是说,克尼柯部落为喀喇汗王朝的核心部落,毗伽·阙·喀迪尔汗为其第一任可汗,其后的诸位可汗均出自该部落。
    编辑:秋痕

    喀喇汗王朝的建立者及其建立时间(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