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契丹王朝神秘失踪:契丹人今在何方?(3)
  • 《连山》《归藏》名称由来考
  • 中国谏议制度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下)
  • 二十世纪的中国历史地理研究——回顾与展望
  • 《天朝田亩制度》和《资政新篇》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上)
  • 宋代“衣服变古”及其时代特征
  • 西周金文中的小臣
  • 二十世纪魏晋南北朝研究(1)
  • 陕西商帮的文化思考:重振秦商育商魂(1)
  • 中国历代疆域变迁(6)
  • “九鼎”的传说及其史实素地的思考
  • 李鸿章私访俾斯麦 推心置腹谈中国变革
  • 说“士”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研究评论
    略论鸦片战争与中国近代化(2)

    发布时间: 2017/6/26 15:30:25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三、鸦片战争对 中国 近代化起了双重作用 
      鸦片战争,是英国为了毒害中国人民、阻止中国禁烟而发动的一次侵略战争。战争结果,中国第一次向外国侵略者屈辱求和,签订了第一个不平等条约——《南京条约》,从而独立的中国走上了半殖民地、殖民地的苦难道路。因此,鸦片战争是中国人民遭受外国侵略者压迫、剥削、欺凌的开端。但鸦片战争又迫使中国从封建 社会 走向资本主义近代化,中国近代化是鸦片战争的直接产物,因此,鸦片战争又是中国近代化的开端。鸦片战争的这两个开端,便交织成一部旧中国109年的 历史 ,实际上也就是鸦片战争对中国近代化所起的双重作用。即既刺激和促进了中国走上近代化的道路,又压迫和抑制了中国近代化的顺利进行,不得不走上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畸形道路。 
      鸦片战争对中国 现代 化起的刺激和促进作用是: 
      ——迫使中国人睁眼看世界,承认自己落后,逐步消除“上国天朝”、“惟我独尊”、“夜郎自大”等等虚骄之气,不得不向西方资本主义 学习 ,引进近代化生产技术和社会制度,把自己变为资产者。林则徐、魏沅等进步先驱,是第一批自觉地这样做的人,提出了“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响亮口号。太平天国领袖洪秀全和干王洪仁玕发布了旧中国第一个较完整的近代化纲领——《资政新篇》。洋务派奕䜣、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辈,则是半自觉地这样做,开创了一系列中国近代化事业,担负起他们力不胜任的历史任务。顽固派则从近代化的“绊脚石”,转而被近代化牵着鼻子走,跌跌冲冲地进入近代化。早期改良派和维新派,则 总结 和吸收了中国近半个世纪近代化的经验教训,响亮地提出“救亡图存”“变法维新”的 政治 纲领,反映了新兴资产阶级对中国近代化逐渐成熟的要求。这半个多世纪各政治派别在中国政治舞台上围绕着近代化所展开的政治角逐,都是在鸦片战争炮声揭开中国近代化序幕的大背景下进行的。 
      ——输入机器和近代生产技术,在中国封建 自然 经济 的旷野上,移植了几百个近代大机器工矿 交通 企业 ,大大缩短了中国近代化的历程。根据马克思的 研究 ,作为资本主义典型的英国,是经过简单协作、手工工场再 发展 到近代机器大 工业 的,这一历程花了近300年左右的时间。而中国近代机器大工业的出现,则是跳过了前面两个阶段,直接从外国移植过来,象江南制造局那这庞大的近代机器工厂,从筹备到建成,一般只经过3年左右,比起英国缩短了100倍。在这一点上,中国人是经过一段摸索过程的。例如曾国藩,开始对仿造洋炮洋船的想法很简单,认为外洋器物“购成之后,访募覃思之土,智巧之匠,始而演习,继而试造,不过一、二年,火轮船必为中外官民通行之物”。(《曾文正公全集》奏稿,第17卷,第6页。)于是他便于1862年,在安庆内军械所,委托徐寿、华蘅芳等,开始用手工仿造洋炮洋船。先试制出中国第一部蒸汽发动机,接着又试制出木壳轮船“黄鹄”号,试航结果,“行驶迟钝,不甚得法”,失败了。他只得改变办法,于1863年,选派最早留学美国的容闳,赴美购办“制造机器之机器”,准备运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机器设备,正式建立近代机器工业。例如李鸿章,在1865年创办江南制造局前几年,已先后派江海关道丁日昌、总兵韩殿甲和英人马格里,在上海、苏州两地分设了3个洋炮局,以手工制造开花炮弹等军火,供应军队使用。再如左宗棠,在1867年创办福州船政局之前,已在杭州西湖,用手工试造过小轮船未成。曾、左、李辈在60年后期进口外国机器设备创建江南制造局、福州船政局等大型近代军事工业获得成功后,便陆续创建了轮船招商局、兰州织呢局、上海织布局、开滦煤矿局等大型近代机器工矿交通企业,奠定了中国近代工业的基础。 
      ——外国在华近代企业的示范作用。旧中国兴办近代企业,先有外国在华资本,后有洋务企业和民营企业。当洋务企业于60年代初陆续创办时,外国在华资本经营的近代工厂已有26家,其中船坞船厂10家,机器铁厂3家。这些厂在使用机器、培养技术工人、以及经营管理等方面,对后起的洋务企业和民营企业,都直接间接地起着示范作用。李鸿章1862年办的上海洋炮局和1863年办的苏州洋炮局,一部分技工便是从外商工厂来的。1863年开设在上海的美商旗记铁厂,还被李鸿章花6万银两买下,该厂的全部机器设备,连同美国资本家科尔,洋匠8名和一部分中国工人,都成为旧中国第一家近代军事工业——江南制造局的基础。1866年创办的上海最早的一家民营机器厂——发昌机器厂,也是依靠向外商船厂承接装配船用零件发展起来的。不仅外资在华工厂,对后起的中国工厂起着示范作用,外资在华的航运、银行等业,也在起着同样作用。1872年创办的中国第一家近代航运业——轮船招商局,内部的经营管理制度,大都从当时外商在华轮船公司搬用过来,连局里的总船主和每艘轮船的船主,都长期聘用着外国人。1897年创办的中国第一家银行——中国通商银行,经营管理模式,完全是英商汇丰银行的一套。 
      ——培养近代技术人材。以英国为首的西方资本帝国主义,通过在华企业雇用中国职工,受中国聘用的技术人员,接受中国留学生等各种渠道,为中国培养了大批近代人材。这里只举福州船政局为例,便足以说明。左宗棠于1867年创办福州船政局时,即同船政局法国正副监督日意格、德克碑签订培养人材合同,议定5年限满,教中国员匠能自按图监造并能自行驾驶,即加奖日意格和德克碑银各2.4万两,加奖各法籍师匠共银6万两,计定奖格银10.8万两,另再加精神奖励。至1873年5年期限届满时,首任船政大臣沈葆桢,督促法监督日意格,逐厂试验中国员匠制造技术,洋匠逐步撤走,交给中国员匠放手自造,正副匠首都选中国工人担任。经过半年多的考核试验,于合同期满后,洋匠全部遣散回国,按合同规定给予奖赏。该局撤走外籍技术人员,在本国技术人员主持下,陆续制造了十余艘兵商轮船,基本上已具有独立制造能力。 
      鸦片战争对中国近代化起的压迫与抑制作用是: 
      ——仗着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所攫取的特权,加速扩大外国在华资本势力,逐步控制了中国的经济命脉,把中国民族资本压得抬不起头来,不能获得正常的发展。据统计,外国在华资本在中国资本总额中所占的百分比是:1894年占60.7,1913年占80.3,1920年占70.4,1936年占78.3。也就是说,外资要占中国资本总额的60~80%左右。在中国不少重要近代产业部门,外资均处于垄断半垄断的优势。中国新生的民族资本,多方遭受排挤和限制。例如早期以英国资本为主在上海、广州等地兴办的几个船舶修造厂,便挤垮了中国具有千余年传统的旧式造选业,压抑着中国民族资本经营的新式造船业,长期垄断着中国船舶修造工业。前面提及的上海最早举办的民族资本发昌机器厂,便因竞争不过英商船厂,于1899年为英商耶松船厂所吞并。又如早期俄国资本在武汉、福州等地兴办的茶砖厂,便挤垮了福建好几家新生的民族资本茶厂。20世纪后,外国资本已逐步趋向垄断,对中国资本的排挤、压抑直至并吞,更十分明显。例如外国资本对中国近代煤矿的控制和垄断,不仅压抑着民族资本的中小型煤矿喘不过气来,连清政府和北洋政府经营的大型煤矿,也逃避不了外资侵吞或控制的命运。英国资本骗夺开平煤矿和并吞滦州煤矿的过程,便是最典型的史实。外国资本对中国铁路运输的垄断和控制,事例也很突出。从1896—1914年间,外国资本对中国铁路的直接投资总额达2.92亿美元,在修筑成的1万余公里铁路中,外资占90%以上。清政府和北洋政府修筑的铁路,大部分是借外国资本。“商办铁路”,虽然一度呼声很高,但在外国资本勾结中国封建势力的强大压力面前,毫无成就,民族资本铁路所占比重,微不足道。至于中国的 金融 市场,更是长期被以英国汇丰银行为首的外国银行所垄断。外国资本对中国经济命脉的控制,是中国资本主义不能获得顺利发展的根源。 
      ——长期控制和垄断中国的进出口贸易,在工业进口农副产品出口之间,进行不等价交换,加上早期的贩运鸦片,从中吮吸着中国人民的大量血汗,使中国陷入贫困的境地。关于进出口商品的不等价交换,找不到全面的估算数字,根据《上海解放前后物价资料汇编》一书的估算,仅1926—1936年的10年间,我国在进出口商品总值中所遭受的不等价交换的损失总额,高达当时币值50亿元余,每年平均损失达5亿元,当时每年的进出口商品总值为20亿海关两左右。约折成30亿元,年损失比重为1/6。如果以此类推,中国近百年来受外国资本帝国主义不等价交换的总损失,该是何等惊人!(参见《上海解放前后物价资料汇编》上海人民出版社1958年版,第61—62页。)早期贩卖鸦片,毒害中国人民,是外国在华洋行攫取暴利的重要手段,如老牌的怡和、太古、旗昌等洋行,大都靠贩卖鸦片起家。据估计,怡和洋行在19世纪四五十年代,每年仅从贩卖鸦片一项,即可获利400万银元左右,(当时鸦片年输入量约5万箱,每箱利润约400元,恰和至少占1万箱。)利润之高可以想见。 
      ——巨额的战争赔款,成为中国人民的沉重负担。鸦片战争赔款2100万银元,开了战争赔款的恶例。作者:姜 铎
    编辑:秋痕

    略论鸦片战争与中国近代化(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