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宋史》与《金史》杂考(一)
  • 天赋迂儒自圣狂——陈寅恪的气质与风骨
  • 魏源的边疆史地研究述略
  • 《宋史》与《金史》杂考(二)
  • 吕思勉纪实
  • 《绎史》评介
  • 张荫麟的幸与不幸
  • 陶菊隐的多重价值
  • 不要让历史学失去诗意
  • 连横与《台湾通史》
  • 唐德刚与《张学良口述历史》
  • 村民的历史:《北朝村民的生活世界》
  • 国学百年经典:顾颉刚与《古史辨》
  • 钱大昕的学术批评
  • 陈寅恪: 柳如是别传第五章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史家史著
    从《中国历史研究法》看钱穆对治史中“通”的强调(1)

    发布时间: 2017/7/4 0:30:31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从《中国历史研究法》看钱穆对治史中“通”的强调
     摘 要:作为一位造诣高深的史学家,钱穆先生在中国传统史学的研究有一个显著的特点——注重“通”。钱老注重历史研究中各层次的“通”,号召人们在历史知识的基础上培养历史智识,在历史研究的领域独树一帜,也为历史研究提供了一种可贵的观念。本文以《中国历史研究法》为主要依据探讨钱老在治史过程中对中国古代史的“通”的重视。
      关键字:“通” 传统性 历史智识  
      先后接触了钱老的一些著作,以及严耕望的《治史三书》,让我感受到钱穆治史的独特视角与方法,即注重“通”。
      一、“通”的含义
      《中国历史研究法》这本书本身就是对于历史研究领域各方面的贯通,形式上是将通史、政治史、社会史、经济史、历史人物、历史地理、文化史这几个方面的研究方法分述,却有一个共通的思维方式。在书中,“通”的具体含义是多样的:在时间范围上,首要博通,即强调通史;在研究领域上,表现为看重史学各研究领域的会通;在地理和文化等一些层面上,也要求注重探求源流,把握历史的传统性。
      本书中,“通”的具体含义主要有两个层次:
      第一层次,“通”是一个思维方式,要求着重在文化层面,不局限于琐碎变化的外部,即重视文化的传统性。
      书中提出,历史的特征有三,特殊性、变异性和传统性[1]。其中研究历史最先要注意的是特殊性和变异性,否则,历史便无书写的意义。前两项的重心都是历史的“变”,而最终都归结为传统性——“通”。历史传统,就是历史演进中内在的一股精神和力量,是历史的生命和个性,也可以表述为历史精神,能让历史在不知不觉中,循着独特的路线前进。《国史大纲》和《中国历史研究法》中,均反复强调中国民族精神的平和与向心力,循着“通”的思维模式去探讨具体的历史事件。
      读罢全书,再对照《中国历代政治得失》,发现钱老研究历史都是抓住历史的传统性来研究其特征和变化,注重人事和制度的关系,分析具体制度的来源和演变[2]。《中国历史研究法》中所说的“把握传统性,研究特殊性”,故而钱老特别注重通史,并把通史作为本书的首章。
      第二个层次,“通”是一个研究方式,要求在研究范围中有意识的会通。由主要可以分为两点:
      第一,时间上的贯通。书中所说的通史研究方法,虽形式上有所不同,但总归还是回到了通史的研究方向,正如书中所说:“我们若真要研究历史,仍不如从头到尾作通体的研究。首先便是通史,再深入分着时期去研究一部断代史。对一部断代史有研究,再回头来接着重治通史,又继而再另研究一断代。如此循环不息地研究下去,才是可远可大,才能真明白历史上的时代之变,才能贯通上下古今,而获得历史之大全。”[3]
      第二,研究领域上的贯通。如果说时间上的贯通是竖向的贯通,那么横向的贯通就是一个时期社会的横截面。在这个范围内,“若能熟悉于某一时代之横剖面,自见在此时代中一切政治制度、社会形态、经济情状、学术大端、人物风尚等等,一一可以综合起来互相会通,如此才算真明白了此时代。”[4]
      一是历史本领域的贯通。就钱穆先生自身的著述情况而言,《国史新论·再版序》中说:“(余)贯古今,融诸端,自谓于国史大体略有所窥,写成《国史大纲》一书。凡余论史,则皆出《国史大纲》之后。”然后列举三本著作《中国文化史导论》、《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中国历史精神》“虽属分篇散论,自谓亦多会通合一之处,而无扦隔抵牾之病。”[5]钱老在历史的研究中注重本学科的会通,从而达到所有研究中思想的一贯性。
      钱老还主张不同领域的贯通。如书中所讨论的研究文化史的时候,就主张“自其汇通处看,不当专自其分别处寻。”[6]当然,按照钱老的观点,文化史本身就是一部通史,研究时必定需要汇通各领域。另外,在分析专史的研究时,钱老也注意其他领域与史学的合作,如对历史地理这种交叉学科的重视,并专门分出一章论述历史研究中地理因素的重要性。
    编辑:秋痕

    《明史-选举志》编纂考述(2)
    从《中国历史研究法》看钱穆对治史中“通”的强调(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