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宋史》与《金史》杂考(一)
  • 天赋迂儒自圣狂——陈寅恪的气质与风骨
  • 魏源的边疆史地研究述略
  • 《宋史》与《金史》杂考(二)
  • 吕思勉纪实
  • 《绎史》评介
  • 张荫麟的幸与不幸
  • 陶菊隐的多重价值
  • 不要让历史学失去诗意
  • 连横与《台湾通史》
  • 唐德刚与《张学良口述历史》
  • 村民的历史:《北朝村民的生活世界》
  • 国学百年经典:顾颉刚与《古史辨》
  • 钱大昕的学术批评
  • 陈寅恪: 柳如是别传第五章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史家史著
    从《中国历史研究法》看钱穆对治史中“通”的强调(2)

    发布时间: 2017/7/4 0:30:29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以上观点在严耕望的《治史三书》中开篇关于治史中“博通”和“专精”的关系也有过详细讨论。严耕望先生是钱老的门生,他对于“通”的重视与钱老是一脉相承的[7]。
      二、由历史材料到历史智识的转变
      钱老在《中国历史研究法》开篇即倡导人们要了解本国历史,即掌握“历史材料”,当然,这仅仅是一个历史研究的基础。
      “研究历史首要是要赋予其意义”,“一个民族及其文化之有无前途,其前途何在,都可从此处即历史往迹去看。这是研究历史之大意义大价值所在。”[8]因此,把握历史材料后,要寻求历史智识,关键就是把握“通”,而“通”又是治史的归宿。带着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温情,用“通”的观念对待中国传统历史,钱老多部著作都论述了对于中国传统政治的错误观点[9],将“通”这个治史原则发挥得淋漓尽致。
      钱老的“通”,不仅是自己学术的一贯标准,也是对当时中华民族人民的一个要求[10]。这里的“通”,要求当时的人们带着对以往历史的温情,将目光放在传统中,把握历史的演变与发展,形成历史智识。当然,现在不同于当时,在相对和平的年代,民族的存亡并不是历史研究中最显著的意义所在,钱老的这种把握“通”的研究观念却一直拥有学术价值,对于历史研究具有启发性。作者:冯瑶
      
      注释:
      [1]钱穆:《中国历史研究法》,2001年6月,三联书店,第1页。
      [2]具体见钱穆:《中国历代政治得失·序》,2001年6月,三联书店。
      [3]钱穆:《中国历史研究法》,2001年6月,三联书店,第10页。
      [4]出处同上。
      [5]钱穆:《国史新论·再版序》,2001年6月,三联书店,第1-2页。
      [6]钱穆:《中国历史研究法》,2001年6月,三联书店,第136页。
      [7]具体观点可见严耕望:《治史三书·治史经验谈》,1998年3月,辽宁教育出版社,第7页-16页。钱老对严耕望在学术方面的影响参看《治史三书·钱穆宾四先生与我》中《下篇·从师问学六十年》。
      [8]钱穆:《中国历史研究法·序》,2001年6月,三联书店。
      [9]在《中国历史研究法》、《国史大纲》、《中国历代政治得失》和《国史新论》中,均对中国古代政治按照西方的理论简单地归为封建专制有具体的讨论。
      [10]参看《国史大纲》、《中国历史研究法》、《中国历代政治得失》和《国史新论》四本著作。
      作者简介:冯瑶,女,出生年月:1991年3月,籍贯:江苏海安,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编辑:秋痕

    从《中国历史研究法》看钱穆对治史中“通”的强调(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