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契丹王朝神秘失踪:契丹人今在何方?(3)
  • 《连山》《归藏》名称由来考
  • 中国谏议制度
  • 二十世纪的中国历史地理研究——回顾与展望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下)
  • 《天朝田亩制度》和《资政新篇》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上)
  • 宋代“衣服变古”及其时代特征
  • 西周金文中的小臣
  • 二十世纪魏晋南北朝研究(1)
  • 陕西商帮的文化思考:重振秦商育商魂(1)
  • 中国历代疆域变迁(6)
  • “九鼎”的传说及其史实素地的思考
  • 李鸿章私访俾斯麦 推心置腹谈中国变革
  • 说“士”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研究评论
    明清保歇制度初探(3)

    发布时间: 2017/10/31 18:08:53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论文联盟
    文字 〖 〗 )
    1、 “歇保”。 “保户歇家”可调换其位置而称“歇家保户”,取“歇家”的“歇”与“保户”的“保”便可缩称为“歇保”。“歇保”是“保歇”的另一种称呼,如史称:“革歇保,以净本源。仓庾弊窦百出,总之,开设骗局,唆吸粮解,保歇为祟,相应议革。顾保歇何能制缚粮解?惟合衙役为一家,气焰益炽,更宜严禁衙役,则歇之奸少止。上命如议行”(注:《明神宗实录》卷468,万历三十八年三月癸未,(台北)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68年影印版,第8830-8831页。)。这里的“歇保”与“保歇”是同义。又如:“口欲裁而心惟恐其尽裁者,则包揽歇家市棍也,市棍无家产,父子世世以包当坊里为生业,其什物器具素备也,其人素习也,其衙门趋走吏胥面孔素熟也。故或一人而包三四役,每年渔利櫐十百,是歇保之生理也。”(注:张国维:《抚吴疏草•再覆沙田疏》,四库禁毁书丛刊本,史部第39册,第443-444页。)这里的“歇保”与“歇家”同义。 
      2、“保家”、“积歇”、“主保”。 有的地方,是取“保户”的“保”与“歇家”的“家”联称为“保家”。 “保家”本质上与“保歇”毫无区别,史称:“或问保家云何?答曰:郊野之民,东西南北分为六隅,隅民进城纳钱粮者投宿寄食处,即为保家,盖保其人而即保其银也。初意望保其所欠者代输于官,流弊反保其所完者侵收于己”(注:沈长卿:《沈氏日旦》卷7《摄融四十八答》,明崇祯七年刻本,第15页。)。“保家”首先的功能是为纳户提供住宿餐饮,即拥有“歇家”作为客店别称的本义功能,因其担当“保户”,所以称“保家”,其设置目的也是为了保证赋役的足额完纳。如果上述论述还不够服人的话,下面一则史料,则足以证明“保家”与“保歇”、“歇保”同义。如万历年间,江西奉新县令支大纶发一告示: 
      访得本县旧年里催上卯,必差皂役追呼,至县则又各投积歇主保,主保因为开派使用,有该房管区书手钱,有长押民壮钱,有保歇钱,有原承皂隶钱,大约每名费银四两有奇。夫里催之有保耶,非其逃而责之保耶。然保家皆外境游民浮店沽酒无赖之徒,而里催皆田产相应,身家无过,非土著之良民,即世家巨族也。不信良民而信无赖,不信土著而信游民,是非颠倒,莫过于是。(注:支大纶:《支大纶告示•革粮里上卯比限之弊》,载杨一凡、王旭编《古代榜文告示汇存》(第1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年版,第487-488页。) 
       
      从上述告示来看,“积歇”、“主保”、“保歇”、“保家”均是同一含义,仅是名称不同而已,且可互相混用。“积歇”是“积年歇家”的缩称,即长期充当歇家之人。而“主保”是指“歇家”担当“保户”,故可称“保歇”或“保家”。 
      “保家”与“保歇”完全同义,还有诸多史料可说明。如:“又设龙江关保家贰名,保歇各商皆朔望赴船政分司点卯。”(注:倪冻:《船政新书》卷3《买给料价之法》,续修四库全书本,第878册,第191页。)这里的“保歇”为动词,其义应指为各商家提供担保、歇脚之意,可见“保家”与“保歇”的功能是一致的,可串用。再如:“里甲花费……如出卯有卯钱,出限有限钱,保家有歇钱,总催有工食钱。”(注:毛南熏:《申详》,载陆寿名、韩讷辑《治安文献》卷2《徭役部》,《官箴书集成》第3册,第653页。)所谓“保家有歇钱”当是指里甲进城交纳赋役,住宿于“保家”所需的住宿餐饮费,这里的“保家”当是指“歇家”,亦是“保歇”无疑。 
      3、“保户”、“保识”、“保人”。“保户歇家”或“歇家保户”在文献中,有时仅称“歇家”,也有时仅称“保户”,在明清时期甚为流行。如康熙年间武昌府兴国州知州张辉祖就说:“本官一切钱粮俱借手与保户梁佑人、李尔千等包揽称收”,接着又言“保歇梁佑人、李尔千,每人于每里勒索银四、五两不等,米四、五石不等”(注:郭琇:《华野疏槁》卷3《会参汙吏疏•计开》,四库全书本,第430册,第755-756页。)。这里“保户”与“保歇”可以互相混用,显然是同义。“保户”同样有住宿功能,如“保户食宿之赀”(注:陈龙正:《几亭外书》卷4《乡帮利弊考•北运》,续修四库全书本,第1133册,第331页。),其拥有“歇家”本意的内涵比较明朗,而且还有史料认为“保户”是“歇家”的更名,如“吴江旧有歌(应为“歇”字之讹——笔者注)家,崇祯癸未甲申间,县令叶翼云改称保户,以钱粮责之”(注:陆文衡:《啬庵随笔》卷4《风俗》,(台湾)广文书局1969年影印本,第5页。)。至于“保户”与“歇家”联称的例子,则举不胜举,如,“听审时,不由差役传唤,须令歇家保户往传,谓之请审”(注:《清道光实录》卷182,道光十一年正月己巳。)。又如,“每思乡里愚民,生平不见官长,出作入息,何等安闲!至一入公门,便难自主,歇家保户诈伪多端,累月经年资斧莫继,兼之胥吏把持,差役勒索,迨得质讯,巳费多少花销”(注:裕谦:《戒讼说》,载徐栋《牧令书》卷17《刑名上》,《官箴书集成》第7册,第293页。)。故在许多文献中,虽没有出现“歇家”之词,仅出现“保户”一词,但其指代“歇家”是非常明了的。如嘉靖年间,张时彻在其《祛积弊以苏民困案》中言: 
       
      又令每里取保户一名保领,方总立限完纳,保户承保以后,每排年(里长)一名索要保头钱或一两二两,多寡不等,此其害一也。又立限未及半月而辄差快手与同保户下乡催征,虽牌差一人而勾引游食棍徒三五人拘唤,势如虎狼,动辄索项凌辱,弃毁器物,每名索要鞋脚钱三五钱或一两以上,方行宽锁,此其害二也。拘至衙门,皂吏通同保户索要行杖常例,该房与管粮厅吏书,通同保户索要宽限常例,此其害三。(注:张时彻:《芝园集》别集公移卷2《祛积弊以苏民困案》,明嘉靖刻本,四川图书馆藏,第7页。) 
       
      张时彻在其另两文中指出了“保户”便是“歇家”, 其在《禁约崇仁县奸弊案》一文中言: 
       
      将在县歇家查审姓名丁口住邻佑,逐一造册在官,但凡里甲应投或词讼到官,即拘歇家保领,遇有公事及问理干对,责令拘提。(注:张时彻:《芝园集》别集公移卷5《禁约崇仁县奸弊案》,明嘉靖刻本,第41-42页。) 
      张时彻在《查处南新二县里甲案》一文中又言: 
      (里长)到官之时,里长自带歇家投递保状,不许皂吏押保,应纳官钱能完者,即时放回,朔望点卯。若有勾摄,止令歇家送牌下乡,带人销牌,若二三牌不至者,方差皂隶机兵拘究。(注:张时彻:《芝园集》别集公移卷5《查处南新二县里甲案》,明嘉靖刻本,第17-18页。) 
      对照上述张时彻的三条史料,把“每里取保户一名保领”、“拘歇家保领”、“里长自带歇家投递保状”仔细对比,便知“保户”便是“歇家”,“歇家”便是“保户”。“点卯”就是“应比”,而“辄差快手与同保户下乡催征”便是下文歇家“勾摄”的具体含义,“保户”与“歇家”同义已经非常明了,况且张时彻在《咨利弊以便兴革案》一文中明确指出这种“歇家”就称“保歇”(注:张时彻:《芝园集》别集公移卷5《咨利弊以便兴革案》,明嘉靖刻本,第33页。)。可见“保户”、“保歇”、“歇家”在张时彻概念中毫无区别,可以混用。从上述“每里取保户一名”来看,以里为单位设置“保户”是制度性的规定,这种情形到康熙年间一直未变,如江西峡江县,“峡江旧例征粮,里有长以督花户,城中复设保户,以督里长,乡民输税咸主其家,岁敛费数千金”(注:道光《续修桐城县志》卷12《人物志•姚文焱》,清道光七年修十四年刊本,第63页。)。从“乡民输税咸主其家”来看,这里“保户”是“歇家”无疑,这从后文的“主户歇家”概念更能明确断定这个“保户”便是“歇家”无疑。
    编辑:秋痕

    明清保歇制度初探(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