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契丹王朝神秘失踪:契丹人今在何方?(3)
  • 《连山》《归藏》名称由来考
  • 中国谏议制度
  • 二十世纪的中国历史地理研究——回顾与展望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下)
  • 《天朝田亩制度》和《资政新篇》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上)
  • 宋代“衣服变古”及其时代特征
  • 西周金文中的小臣
  • 二十世纪魏晋南北朝研究(1)
  • 陕西商帮的文化思考:重振秦商育商魂(1)
  • 中国历代疆域变迁(6)
  • “九鼎”的传说及其史实素地的思考
  • 李鸿章私访俾斯麦 推心置腹谈中国变革
  • 说“士”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研究评论
    明清保歇制度初探(4)

    发布时间: 2017/10/31 18:09:18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论文联盟
    文字 〖 〗 )
    另外,“保户”在文献中亦称“保识”、“保人”,也成为歇家另一种称呼。如康熙三年,湖南宁乡县曾“勾摄不滋保歇之扰,既听花户自完,一切保识杂费尽省”(注:陶汝鼐:《荣木堂合集》卷6《碑记•公勒权邑候实行上纳法记》,四库禁毁书丛刊,集部第85册,第565页。)。这里的“保歇”与“保识”是同一个含义。“保户歇家”被称为“保识歇家”或“歇家保识”比比皆是,如天启六年叶有声言:“民运之苦,在家苦收贮舂办,中途苦风波剥浅,到通则苦车运繇闸以至铺垫、守批,折耗亏损,烦费骚然,而歇家保识且谿壑是厌也,串合书役,表里牢笼”(注:《明熹宗实录》卷74,天启六年七月癸巳,(台北)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68年影印本,第3608页。)。再如:“粮长乡愚故多,而其中有积猾有包头,在县与衙门埠头串通,至京与保识歇家纠合,以同帮粮解之殷实愿者为壑。”(注:陈龙正:《几亭外书》卷4《乡帮利弊考•北运》,续修四库全书本,第1133册,第331页。)所谓的“歇家保识”或“保识歇家”,就是指担当纳户之保户的“歇家”,故“保识”也可指代“歇家”。 如明代两京白粮交纳,必经“歇家”代纳,耗米、铺垫银亦由歇家代交。史称:“奉旨……一、酒醋局每正米一百石加耗米五石,铺垫等银八两六钱,其余无名多费尽行禁革,今据粮歇私议,每米一包足五斗七升之数,此外不许勒索升合……一、粮米及铺垫银两,俱要当官明写议单,照数交付歇家,同进完纳,不得推调取究。一、议单数目已从宽处,此外歇家不得多勒升合,如违,以诓骗论。一、各粮解务各用本地方洁净好米交付歇家完纳,如与户部样米不对者重究。”(注: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原编第7册《常镇•武进县志•征输》,第31-32页。)而同时期另一史料载:“有交纳内供用库、光禄寺,保识多索使用及勒耗米之苦。”(注: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卷84《浙江二•浙江巡按方公大镇疏》,第26页。)至崇祯元年,礼科给事中叶有声等奏称:“(粮长)即至京交卸,旧例正米百石,加耗五石,铺垫银不过五六两,今被保识强勒,耗米加至二三十石,垫银加至二三十两矣”(注:嘉庆《松江府志》卷27《田赋志》,清嘉庆松江府学刻本,第12页。)。仔细对照上述三则史料,不难看出,这里的“保识”就是指“歇家”,因前者已言耗米、铺垫银等各类使用,粮解皆是“交付歇家,同进完纳”或交“歇家完纳”,而后者“保识”则勒索耗米、铺垫银,他们是同一身份非常明了。 
      4、“里歇”。在上述考证中,已经清晰揭示了江西是以里为单位设置歇家(保户),实际上这样的情形遍及全国,如在浙江,史称:“各衙门书役保歇,皆有坐管之里”(注:康熙《钱塘县志》卷6《田赋》,清康熙刊本,第20页。)。又称:“每图设立保人,令其催管见年……遂买定图分,议定顶首,父盘子据,倚为金穴。”(注:光绪《嘉兴府志》卷22《田赋二》,清光绪五年刊本,第41-42页。)这个保人就是指“保歇”。江苏与浙江类似,亦是每里设“歇家”,史称:“保家歇家,凡该役里长着役先取认状,随卯着落讨保。因而土棍钻充,每里派工食银四十两,而饭米酒钱亦在其外,拴同积蠧,朋党分肥,此歇保为害最烈,尤宜禁革”(注:乾隆《镇江府志》卷13《赋役八》,乾隆十五年增刻本,第49页)。每里设歇家,在湖南亦如是,史称:“自有明计里差徭,立递年见年之规……每递有保户,见年将更预先科粮多寡,每石诈银数十两不等”(注:道光《宝庆府志》卷84《户书二》,清道光二十七年修民国二十三年重印本,第15-16页。)。从“每递有保户”来看,湖南亦是以里设置保歇,这种例子较多,不一一例举了。最为直接言及每里设“歇家”是在山西,史称:“卑县(山西夏县)二十五里即有二十五歇家。凡乡民入城,各投其各里之歇家,丝连绳贯,容易稽查”(注:鲁九皋:《翠岩杂稿》卷2《禀复抚宪班房不许私押犯人》,四库未收从刊本,集部第10辑,第26册,第97页。)。正因为保歇多是以里为单位设置,故引申出“里歇”一词,“里歇”一词遍及多省,这说明以里为单位设立“保歇”,在各地应为通例,康熙年间,闽浙总督刘兆麒言:“照得各属征收钱粮……民间既无每亩应完细数,必须求问里歇,里歇又须求问房科,名曰做数”(注:刘兆麒:《总制浙闽文檄》卷6《酌颁易知小单》,《官箴书集成》第2册,第617页。)。明末,毕自严谈江西:“江西巡按御史倪元珙题前事内开江右十一郡七十八州县,其罚俸降级几十人,而六七人为海内所无之事,臣巡役经年,备查案牍,见钱粮之拖欠,或以千计,或以万计,或以年计,或以数年计……天启以来迄今一纪而未解尚多,司府州县不特升迁异路,抑且古今隔世。官以问之吏书,亦复杳然,吏书以问之里歇,仍复杳然”(注:毕自严:《度支奏议》新饷司卷36《覆江右催科考成事宜疏》,续修四库全书本,第 486册,第703-704页。)。康熙十一年,安徽太平府知府黄桂条颁禁例,其中有两条是关于里歇,“一、征粮务要漕粮并行,粮粒粒进仓,不许经承勾同里歇,窝囤私家,致滋盗干。如有故违,立拿处死……一、征粮奉文不许绅衿棍徒在仓包揽,充当粮里。并不许里歇包揽粮里,擅拥仓前,违者,即许该县拿解”(注:乾隆《当涂县志》卷30《碑文•太守黄桂禁革征漕弊窦》,清乾隆十五年刻本,第35-36页。)。在山东,据蒲松龄《怀刑录》卷上《葵阳笔记》记载:“凡欠止一分及七八分以下者,皆里歇包侵故,为飞酒极少,以避比责,当严比里歇追完”。在江苏,雍正九年总督尹继善禁革江宁里图贴差言:“全革里歇贴费,上元县银二千二百余两,江宁县银一千六百余两,查花戸完粮随处住宿,听其自便,何用里歇盘踞,勾引作奸滋弊”(注:道光《上元县志》卷24《艺文志•禁革里图贴差疏》,清道光四年刻本,第2页。)。在江苏案例中也频繁出现“里歇”一词,如“汤云身为里歇,不能预为解纷,杖惩”(注:韩世琦:《抚吴疏草》卷52《梅二招由疏》,四库未收书辑刊本,第8辑,第8册,第537页。)。“里歇”一词是一个较大的史料群,上述仅是列其要者。“里歇”一词显然是各地以里为单位设置“保歇”而产生的新名词,其应是“里长歇家”的缩称,具体含义应是“担当里长保户的歇家”或谓“担当某里保户的歇家”。虽然在制度设立的原则上是每里设一歇家,但在实际操作中,常有一歇家包揽数里的情形,史称:“江浙各县……更有衙门积棍名曰‘歇家’,买充数里”(注:黄之隽等撰:《江南通志》卷76《食货志•徭役》,四库全书本,第509册,第227页。)。这个说法应是有根据的,如史载:“凡一里长上役,必由歇家认保。乌程、归安两县,三百余家,买定都图,立有顶首,父子相传,竟为世业”(注:王元曦:《禁革保歇》,载《增定分类临民治政全书》卷2《户部》,转引自西村元照《清初の包揽-私征体制の确立、解禁から请负征税制》,《东洋史研究》35卷3号,1976年,第116页。)。据万历《湖州府志》卷三《区亩》的实际记载统计,归安县共有207里,乌程县为275.5里(注:在明代及清初,“里”本身含有赋役征收单位的概念,当不足十甲时,便有“半里”之称。如崇祯年间,嘉兴推官文德翼言:“国初编赋役,以百一十户为里,推十户丁粮多者为长,余百户为甲,甲十户,曰全图。不能十户,四五六七朋为户者,曰半图”(光绪《嘉兴县志》卷32《艺文二》,清光绪三十四年刻本,第7页)。),两县共482.5里,平均每个歇家包揽里数约1.6个,显然实力强大的歇家买充数里的事实是存在。但对于乡民来说,不管一歇家包揽多少里,里民所对应的仅为某一固定歇家,一里对应一歇家的概念依然成立,反之,一歇家对应一里的概念则不成立。
    编辑:秋痕

    明清保歇制度初探(3)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