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契丹王朝神秘失踪:契丹人今在何方?(3)
  • 《连山》《归藏》名称由来考
  • 中国谏议制度
  • 二十世纪的中国历史地理研究——回顾与展望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下)
  • 《天朝田亩制度》和《资政新篇》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上)
  • 宋代“衣服变古”及其时代特征
  • 西周金文中的小臣
  • 二十世纪魏晋南北朝研究(1)
  • 陕西商帮的文化思考:重振秦商育商魂(1)
  • 中国历代疆域变迁(6)
  • “九鼎”的传说及其史实素地的思考
  • 李鸿章私访俾斯麦 推心置腹谈中国变革
  • 说“士”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研究评论
    明清保歇制度初探(6)

    发布时间: 2017/10/31 18:10:2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论文联盟
    文字 〖 〗 )
    总之,“歇保”、“保家”、“保户”、“保识”等异名,是各个领域的通称;而“里歇”、“安保”、“主户”等仅为县域“保歇”与“歇家”的异名,在其它领域无此称呼。 
       
      二、保歇的性质、设置单位、职能和势力 
       
      透过对“保歇”、“歇家”异名的考证,从中可以了解到,在保歇制度盛行的时代,保户歇家成为国家最具影响力的势力群体,他们的身影遍及各个领域和各个地区,几乎掌控了国家的财政命脉。下面,就从性质、设置单位、职能和势力等方面对县域“保歇”作一综合阐释。 
      (一)保歇的性质。就县域歇家而言,保歇是县衙与乡民之间的中间机构,是政府为了追征赋役和词讼审理的方便而设置的一种制度,在政府方面言其为保户,在乡民方面则言其为歇家,故合称为“保歇”。而担当“歇家”者基本上是世代相传,如上述王元曦《禁革保歇》一文称:“凡一里长上役,必由歇家认保。乌程、归安两县,三百余家,买定都图,立有顶首,父子相传,竟为世业。”再如上述张国维言:“口欲裁而心惟恐其尽裁者,则包揽歇家市棍也,市棍无家产,父子世世以包当坊里为生业……是歇保之生理也。”还如上述李芝芳言:“访闻(浙省)各属向有保歇一项,最为民害,分定都图,专卖顶首,积蠹相承,竟同世业。民间事涉公廷,不论钱粮词讼,认定居停,奉为耆蔡。” “歇家”世代相传的职业特性与册书几乎一致,他们包揽赋役不仅利用“保歇”职能,还通过“买定都图”,或称“买定里区”,或称“分定都图”来充当里役,故有“乡愚视里役为畏途,而衿蠹以里役为生涯也”之说(注:黄之隽等撰:《江南通志》卷76《食货志•徭役》,四库全书本,第509册,第229页。),因此“保歇”对里图的控制具有世代相承性及相承不变的势力范围,且他们都为城居之民。 
      (二)保歇的设置单位。保歇的设置原则多是以里为单位,但实际操作中,有一歇家担当数里之保户的情形存在。不过,即随着赋役制度变革,也有的地方采取了以甲为单位设置歇家,如“滚单落甲法”推行后,在湖南、湖北便曾推行过以甲为单位设置保户,如“(湖南嘉禾县)今自变乱以来,非复昔者之旧,排年难以应差,而十甲分截一月有奇,名曰软抬。各甲取有保户,里自为输,排年又息肩,而与诸甲无殊矣”(注:康熙《邵阳县志》卷3《里甲》,清康熙二十三年刊本,第4页。)。又如湖北监利县,“顺治六年,仁廉县主蔺福星蒞任……里长排年,不知何官作始,每里用押差一名,每甲四季打发抽丰酒食,大约十余两,三百三十甲,共省费三千三百余两。每甲保户一名,其费相同。尚有当年里长南粮,另用押差、保户,繁费更盛……革除押差、保户,省费近万”(注:康熙《监利县志》卷10《蔺公禁革陋规碑记》,清内府本。)。在江苏、浙江一些地方,因粮长以区为单位征收漕粮和白粮,其歇家则以区为单位设置,如江苏,“查从前不肖粮官,视收粮为利薮,多用粮书仓歇,分区包揽”(注:乾隆《镇江府志》卷13《赋役八》,乾隆十五年增刻本,第55页。)。总之,保歇的设置是根据各地及各类赋役征税对象单位不同而不同,但因以里为单位征收最为普遍,所以以里设置歇家是常态,故有“里歇”这个专门词汇。 
      (三)保歇的职能。政府赋予保歇的核心职责主要有五:一是追征赋役,许多史料谈起了歇家催征赋役的职责,如天启《衢州府志》载:“未完者,命见年催之;不到,则命歇家催之;又不到,则始差人严拘”(注:天启《衢州府志》卷16《政事志•征收》,中国方志丛书本,第602号,第1713-1714页。)。又如崇祯《嘉兴县志》载:“倘顽户负欠不完……但许着歇家催完,不许(皂吏)下乡骚扰。”(注:崇祯《嘉兴县志》卷10《食货志•赋役》,明崇祯十年刻本,第57页。)明末佘自强就认为最佳征税方式便是“令歇家认保,差人催之歇家,即可完矣”(注:佘自强:《治谱》卷4《词讼门•比赎》,载《官箴书集成》第2册,第119页。)。除此之外,嵇尔遐也称:“新里上卯,诸歇领单催粮之日,取各里甲并各衙门,具揭中报”(注:嵇尔遐:《禁役保兼充议》,载陆寿名、韩讷辑《治安文献》卷2《钱谷部二》,《官箴书集成》第3册,第640页。)。韩讷言催征之法时,不断提及歇家责任,其言:“若将旧欠比簿,及流水堂簿,(县令)猝然闯入内衙,令精明子弟辈,细细对查。摘欠多第一等(者),汇发一单,着令歇家或一月或半月内,勒限比清,逾期即行解宪,法在必行,俟本歇名下略略清理。次便摘出欠多第二等者,照前勒比,复口谕歇家,即日便要摘出”(注:韩讷:《征输管见》,载陆寿名、韩讷辑《治安文献》卷2《钱谷部二》,《官箴书集成》第3册,第646页。)。从史料中可以看出,歇家是二次催征,即当里长(见年)没有按限完成赋役交纳后,歇家才出马催征,实际上是追征,即每限过后,尚有挂欠现象,歇家便有责任把所欠赋役追征完纳,由于挂欠赋役在明代已是常态,所以歇家才成为催征主力。二是拘禁里长或纳户,因为歇家负有追征职责,所以他们有权对挂欠赋役的里长或纳户进行刑比,即上述山东地区所谓的“既比,或送狴室,或闭之歇家,慎防之”,也就是黄六鸿所言的“恐现年逃卯,取在城所住为保”的实质内涵,这种情形到了吴楚便是“私牢在保家”。当然,私牢在保家,不仅仅是关押,是要用刑的,“非得银遂意,苦拷极虐”(注:佘自强:《治谱》卷4《上司原告讨保差人》,载《官箴书集成》第2册,第110-111页。)。三是勾摄,如上述言:“勾摄不滋保歇”,甚至还出现了“勾摄”作为“歇家”定语的史料,如“中间甲胥徭役,勾摄保歇,巧飞愚弄,深吸暗拨,万千状态,殆不可综核”(注:乾隆《光州志》附余卷之3《碑记•别侯征收便民良法碑记》,信阳县地方志编纂办公室1985年点校,第531页。)。这足以证明“勾摄”是歇家的核心职责,而上述张时彻亦言:“若有勾摄,止令歇家送牌下乡,带人销牌”。四是拘提,即上述张时彻言:“但凡里甲应投或词讼到官,即拘歇家保领,遇有公事及问理干对,责令拘提”。这说明保歇拘提的事物特多,几乎所有“公事”皆有歇家拘提,故歇家能做到“乡民私则籍为居停,公则赖为打点一切。差粮、催比、答应、征解诸役,咸彼任之”的地步。五是引领自己所保里长到衙门赴比,即张时彻所言的“里长自带歇家投递保状”,此又称“带比”,如“至于折银、比较,宜照昔年旧规,用县前歇家或总书带比,俱可”(注:陈仁锡:《无梦园初集》劳集一《粮长》,明崇祯刻本,第16页。)。因歇家拥有拘禁、拘提、勾摄等职权,由此而延伸出的功能甚多,甚至具有拘捕逃犯、参与司法取证的职责。如崇祯十二年,张国维言:“趁(犯人)此际遁逃不远,严督捕役急急分头躧拿,着囚属歇家追缉”(注:张国维:《抚吴疏草•吴狱疏》,四库禁毁书丛刊本,史部第39册,第632页。)。从“着囚属歇家追缉”来看,歇家分割了捕役部分职能。又如:“余(项樟)守凰之三年,台邑解命犯尚超谋财勒死秦成一案……超次女向云先生夜来怕么,俺家后屋死一小孩子,又云前日官府相验查,歇家来俺屋哩,俺爹娘俱惊避等语。”(注:项樟:《玉山文钞》卷4《纪凰台尚超诬认谋死秦成案略》,清乾隆二十六年项成龙刻本。)从该条史料来看,歇家还参与案件侦破。 
      就乡民而言,歇家几乎成为了他们进城的桥梁,不管是应役、交纳赋税,还是进城贸易、打官司,皆先经过歇家这个环节,上述“主户”一节的大量史料已经明确地说明这一点,此不赘述。从歇家服务乡民的多样性来看,歇家经营是综合性的,具有控制社会各方面的力量。
    编辑:秋痕

    明清保歇制度初探(5)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