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朝代
  • 人物
  • 事件
  • 制度
  • 疆域民族
  • □ 同类热点 □
  • 清朝后宫制度
  • 清朝官级制度
  • 清朝官制
  • 剃发·蓄发·剪发——清代辫发的身体政治史研究
  • 清朝军机处
  • 大清朝外交部的成立
  • 清代县制研究
  • 对清代朝贡体制地位的再认识
  • 追寻历史足迹--满清八大旗
  • 清朝后妃制度 (1)
  • 清代政治浅析
  • 捐输、捐纳、捐例
  • 清代诰命敕命制作内幕
  • 清朝时期的监察制度
  • 雍正帝下令封刀:酷刑腰斩被废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明清 >>  >> 制度
    清朝政府清水江林木市场经济调控法律制度研究(3)

    发布时间: 2019/6/26 13:36:25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三)《奕世永遵》石刻  
      “当江”制度化对清水江区域贸易中心的形成、“三江”及区域社会的均衡发展无疑带来了诸多影响,赋予了多重的意义和内涵,其中最为显著者当为“当江”制度背后可能包含的对于不同人群或族群的界划[3]84-89。  
      《奕世永遵》石刻内容如下:  
      “徽、临、西三帮协同主家公议,此外界牌以上,永为山贩湾泊木植,下河买客不得停簰。谨为永遵,母得紊占。  
      嘉庆二年季春月榖旦立。  
      《奕世永遵》是关涉清水江木材采运各方权利与利益的一则江规,铭文短短数十字之间,蕴涵着极为丰富的历史信息,反映着当时区域贸易活动和地方社会生活的某些重要侧面。  
      首先,这一江规涉及到三个不同的主要人群,即以 “三帮”为主的“下河买客”,卦治寨的“主家”和上河贩运木植的“山贩”。“三帮”是清水江木材采运活动中最早进入清水江地区进行木材采买的三个木商集团,也是来自下游的客商中最有势力的商帮,他们往往都“兼代办江南例木”、采办“钦工例木”等,即负有为皇家或朝廷采购大型和特殊木材的使命,这实际上就给予了“三帮”木商与众不同的某种身份,在地方官府对木材采运活动控制性政策环境下,这种特殊身份为他们赢得了特殊的权力和地位。① ①清代参与清水江木材市易的下河商人并不仅限于“三帮”,几乎同时的“五勷”和晚清时的“十八帮”,在经营规模上有的远超过“三帮”。 “主家”则是指卦治寨中有权在木材交易中联络木商和山贩的大姓房族和家庭,凭借着其“本系黑苗同类,语言相通,性情相习”,同时又懂汉语的优势,他们充当着沟通买卖双方、促成木材交易的中介角色。“山贩”则是居住在清水江上河一带的贩卖木植的“黑苗”,他们负责将山场的木植组织砍伐并运至进行木材交易的地方,是连通生产和大规模流通的纽带。  
      其次,这块立于江边的石刻,实际上就是一块界分上下河的“界牌”。山贩和木商均不得越界“湾泊木植”或“停簰”,不同的利益主体在木材交易过程中的权利和利益得到了清楚的界划。与此同时,当江主家可能也因此而分享了上下河不同的客商湾泊木材或是停排的经济利益。  
      再次,这一江规是官府确立“当江”制度以界分清水江一河上下不同人群构想的具体化,它真实地在卦治所处江面划出了一条清晰的界线,把山贩和木商及其各自的权属和利益做了明确的规定。因此,《奕世永遵》石刻作为具有规范参与到木材贸易中来的各个利益主体行为的功用的一条江规,是根据官府地方性法规的规定,以民间协商的方式订立的,但是其基础或前提仍然是“当江”制度。  
      (四)围绕“当江”的利益纠纷  
      “当江”制度也有负面的影响。在清水江木材采运市场网络的形成和运作的诸多主要纠纷事件中,不同村落间争取木材贸易利益和市场权利纠结在一起,经济纠纷复杂多变。早在康熙朝后期天柱县境内沿江村寨“串立十八关”阻木抽江等事件。嘉庆年间由于“内三江”对木材贸易的垄断,就引发了清代中期邻县天柱坌处等“外三江”与锦屏“内三江”分享木材的商业利润,争夺“当江”专利权的诉讼,这一“当江巨案”涉及的问题大、涉讼的范围广、人员多,时间长,非其他清代大案可比,前后有近千人卷入这场旷日持久的诉讼,官司从县打到府,又从府级打到府院,直至向朝廷告御状,在处理过程中“外三江”的“肇事者”被判杖刑、徒刑、发配的不计其数,有的还被发往黑龙江给“披甲人”为奴。很多案件案情复杂、跌宕起伏,这些诉讼资料一直保存完好,连篇累牍的诉讼状词反映了清水江下游苗侗民族社会、法律、经济生活,也反映了民族地方诉讼裁决等司法审判与国家司法程序。  
      在清政府的政策支持和法律支持下当江制度的重要规则继续维持,清水江木材采运活动一直基本保持是三寨轮流当江,分年歇客的格局。在清水江木材贸易逐步增长的过程中,“三江”作为关系密切的利益共同体,在应对下游坌处等村寨挑战的同时,其内部相互之间存在一系列矛盾与冲突,并在利益的驱动下进一步激化。三江行户自恃地利优势,长期“财利营谋”,叛逆不羁,擅更江规,制造事端[4]312。早期有茅坪“借夫立市”之请,王寨指控卦治“附籍漏役”等等,随之而来,官府亦订立往来夫役“单双值年”、囚犯接送“南北随应”等很多具体的规范和制度,这些都直接反映了在王朝国家体制下,三寨之间权益和关系的重新划分和调整,以及作为一种保证各自利益的主要手段,各种制度在当时现实社会生活中越来越突出的意义与作用[3]97。 清水江大的波涛过去后,小的波澜始终没有中断过。  
      二、建立木业市场中介与纳税制度  
      从明朝对清水江流域的林业开发开始,清水江流域逐渐形成以林业经营为主的一个经济体,并且具有内外两个市场支撑,服务林业资源有效流转和社会中介也广泛形成,这成为清水江林业模式的一个特点。“锦屏木业通例:恒称卖方为山客,买方为水客,盖以卖客多来自山间,而买客多来自下江各地也。山客放运木植至行户以待价而沽;水客则携款至行户选购木植,水客选定木植后,则由行户约同买卖双方根据当时行情及材品质议定基价,经双方同意后,水客即应先付木价二分之一,其余半数俟所购木植全部放抵水客木木乌 内,即应照数交付山客。如是则交易手续即称完成矣”[5]。  
      (一)木行和行户  
      服务于林业资源流转的特定中介,最主要的是木行和行户。清水江木行形成于清初,衰亡于民国抗战之中。木行就是充当水客(外省木商)与山客(本地木商)之间进行交易的中介人。明末至清初,清水江流域的木材交易必须经过木行来进行,木行的建立对该地林业经济的兴起着重要作用。“苗木”的交易最早是在湖南黔阳县(现怀化黔阳市)的托口镇进行。清康熙五年(1666年)《黔阳县志》载:“托市上通天柱,为峒木所必由,明时木商皆聚于此,以与苗市。兵燹后市移天柱之远口司。托市之名尚仍其旧。”当时的苗木交易是通过歇店进行的。歇店即旅店、伙铺、客栈。歇店店主是木材交易的中介。
    编辑:秋痕

    清朝政府清水江林木市场经济调控法律制度研究(2)
    清朝政府清水江林木市场经济调控法律制度研究(4)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