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契丹王朝神秘失踪:契丹人今在何方?(3)
  • 《连山》《归藏》名称由来考
  • 中国谏议制度
  • 二十世纪的中国历史地理研究——回顾与展望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下)
  • 《天朝田亩制度》和《资政新篇》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上)
  • 宋代“衣服变古”及其时代特征
  • 西周金文中的小臣
  • 二十世纪魏晋南北朝研究(1)
  • 中国历代疆域变迁(6)
  • 陕西商帮的文化思考:重振秦商育商魂(1)
  • “九鼎”的传说及其史实素地的思考
  • 李鸿章私访俾斯麦 推心置腹谈中国变革
  • 说“士”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研究评论
    浅析《史记.佞幸列传》

    发布时间: 2019/9/9 0:03:4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摘要]《史记》是西汉史学家司马迁撰写的中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为二十四史之首。史记卷一百二十五的《佞幸列传》虽然篇幅短小,却展现了西汉历史中特殊的一面。文章将从佞幸的定义、身份、特点、影响等进行分析,得出司马迁对于佞幸者的态度。  
      [关键词]《史记》;司马迁;佞幸  
      《史记》是中国第一部百科全书式的通史,第一次把政治、经济、文化各个方面都包容在历史学之内,开拓了历史学研究的新领域,推动了中国史学的发展。《佞幸列传》作为《史记》中的一篇,所占篇幅单薄却有其自身的研究价值,它从另一个角度展现了西汉的政治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  
      一、佞幸的定义  
      “佞”,谄媚;“幸”,宠幸。佞幸,指以谄媚而得宠幸。对古人而言最好的宠幸是皇帝的宠幸,得到皇帝宠爱,就等于得到地位与财富。《史记·佞幸列传》:“谚日‘力田不如逢年,善仕不如遇合’,固无虚言。非独女以色媚,而士宦亦有之。”为了得到皇帝宠幸,士宦们不择手段。  
      《史记·佞幸列传》中所出现的佞幸者多为男宠,所以“佞幸”又指以色事君的男子(不能保证这些男子都是男同性恋);后来“佞幸”多指佞幸之臣,如《后汉书·桓鸾传》:“举贤才,审授用,黜佞幸。”  
      二、佞幸的身份  
      《史记·佞幸列传》中的佞幸者主要有三种身份:宦官、士人和外戚。  
      1、宦官:籍儒(高祖)、闳孺(惠帝)、赵同和北宫伯子(文帝)、李延年(武帝)  
      最值得一提是汉武帝时期的李延年。  
      “李延年,中山人也。……延年坐法腐,给事狗中。……与上卧起,甚贵幸,埒如韩嫣也。……及其女弟李夫人卒后,爱弛,则禽诛延年昆弟也。”  
      单从《史记》记载来看,李延年是汉武帝的男宠,但是也有很多疑点。第一,  
      “与上卧起”真的是与皇帝发生性关系的意思吗?会不会有其他的情况?第二,李延年是在其妹李夫人人宫之后才“与上卧起”,那么已经有了美丽的李夫人、外加后宫三千的汉武帝会对身体残废的李延年有性趣吗?第三,假设李延年是汉武帝的男宠,“及其女弟李夫人卒后,爱弛”又怎么解释呢?  
      2、士人:邓通(文帝)、周文仁(景帝)、韩嫣和韩说(武帝)  
      以邓通为例:  
      “孝文时中宠臣,士人则邓通,……邓通无伎能。邓通,蜀郡南安人也,以濯船为黄头郎。孝文帝梦欲上天,不能,有一黄头郎从后推之上天,顾见其衣袈带后穿。觉而之渐台,以梦中阴目求推者郎,即见邓通,其衣后穿,梦中所见也。召问其名姓,姓邓氏,名通,文帝说焉,尊幸之日异。……上於是赐邓通蜀严道铜山,得自铸钱,‘邓氏钱’布天下。……竟不得名一钱,寄死人家。”  
      邓通有三点引人注目:第一,邓通首获文帝的宠爱原因太离奇。仅仅是皇帝的一个梦境,就使无才无能的邓通获得别人梦寐以求的宠爱,是文帝太迷信还是邓通另有手段?第二,赐其铜山,得自铸钱,这是超乎寻常的恩宠。文帝是史上有名的节俭皇帝,却让邓通如此得利,显然与他的治国理念不符。第三,从富可敌国到寄死人家,邓通身前死后形成一个巨大的反差。这恐怕也是西汉佞幸的典型下场。  
      3、外戚:卫青和霍去病(武帝)  
      《史记·佞幸列传》所提到的卫青和霍去病是以外戚得幸。“自是之后,内宠嬖臣大底外戚之家,然不足数也。韂青、霍去病亦以外戚贵幸,然颇用材能自进。”  
      卫青,霍去病不同于一般佞幸,他俩都是汉武帝时期威名远扬的武将,在抵御匈奴的战斗中立下过赫赫战功,声震古今。因此,他俩虽然名列佞幸,却得到了“颇用材能自进”的评价,司马迁特别以《卫将军骠骑列传》加以表彰。  
      三、佞幸的特点  
      1、《史记·佞幸列传》的佞幸都是男性  
      以谄媚、色媚获宠的人,不分男女。为什么女性不在佞幸之列呢?其一,司马迁在《佞幸列传》中开宗明义就说“非独女以色媚,而士宦亦有之”;其二,女宠多为皇帝的后妃等,她们被视为皇帝的内眷。  
      2、《史记·佞幸列传》的佞幸主体是宦官和士人  
      从《史记·佞幸列传》中我们可以看出佞幸主体是宦官和士人,这两种人合占总人数的80%。所以司马迁特别为此群体作传,是有其特别意义的,一是警醒,二是嘲讽。  
      3、《史记·佞幸列传》的佞幸与汉朝皇帝有暧昧的同性恋情  
      “今天子中宠臣,士人则韩王孙嫣……嫣与上学书相爱。及上为太子,愈益亲嫣。……时嫣常与上卧起。……嫣侍上,出入永巷不禁,……使使赐嫣死。上为谢,终不能得,嫣遂死。……其弟亦佞幸。”汉武帝一直是史学界比较有争议的人物。从司马迁的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出汉武帝与韩嫣在上学时相亲相爱,汉武帝做太子后对他的极其宠爱,后来为韩嫣向皇太后求情不得,最后甚至移情宠爱韩嫣的弟弟韩说。这些可以确定汉武帝是一位双性恋。  
      4、《史记·佞幸列传》的佞幸者结局往往是悲惨的  
      邓通:  
      “长公主赐邓通,吏辄随没入之,一簪不得着身。于是长公主乃令假衣食。竟不得名一钱,寄死人家。”韩嫣:“使使赐嫣死。上为谢,终不能得,嫣遂死。”李延年:“及其女弟李夫人卒后,爱弛,则禽诛延年昆弟也。”佞幸者受宠时享尽荣华富贵,一旦他们“色衰爱驰”或宠幸他的皇帝死了,他们往往成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四、佞幸的影响  
      佞幸是西汉政治中十分重要的一股力量,由于其与皇帝的特殊关系,因而对西汉的政治产生了积极或消极影响。对这股力量不好笼统地说是积极作用大,还是消极作用大。大体说来,宦官和士人由于以色媚、谄媚获宠,没什么真才实学,消极作用多一些;而外戚由于其多能以才能自进,所以积极作用多一些。  
      五、总结  
      司马迁对佞幸曾有过两段评论,其一是在《史记·佞幸列传》之末,日:“甚哉爱憎之时!弥子瑕之行,足以观后人佞幸矣。虽百世可知也。”司马迁已经预示到佞幸对于西汉王朝的危害。其二是在《史记·太史公自序》之中,日:“夫事人均能悦主耳目,和主颜色,而获亲近,非独色爱,能亦各有所长。”司马迁对佞幸们以色固爱似乎并没有表示出多大的反感之意。就各有所长而言,至少李延年的音声之妙,卫青、霍去病的战功之著是肯定的。今天我们不能得知这些佞幸者内心的真实想法,因此对于这一类人的评价不应带有过多的道德色彩,毕竟佞幸的存在是依附于帝王的需要和“雅兴”的。    作者:周雯茵
    编辑:秋痕

    司马迁与《史记》初探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