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敦煌学
  • 西方历史
  • 近现代史
  • □ 同类热点 □
  • 蒋介石在1949年10月1日
  • “七君子事件”真相
  • 八路军、新四军战斗序列
  • 抗战时期的国民党战场各战区序列表
  • 艳谍川岛芳子处决照片
  • 中国1948:背后的故事
  • 林彪三兄弟的不同历史结局
  • 毛泽东之前的五位中共总书记(组图)
  • 孙中山反对五色旗作民国国旗 力争青天白日旗
  • 重说五四故事
  • 蒋介石身边的红色女谍
  • 中华民国疆域沿革录(三)
  • 中华民国疆域沿革录(六)
  • “南唐北陆” 20世纪初中国最著名的交际花(1)
  • 中华民国疆域沿革录(五)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历史专题 >> 近现代史
    百年前上海租界的中国官员如何维护主权?(2)

    发布时间: 2008/9/19 14:51:23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新闻网
    文字 〖 〗 )

    中国官员终于不再退让

    1884年,情形终于不同了。这一年,公园靠江的堤岸外又出现一块涨滩,才一亩地之多。工部局向上海道台申请填实泥滩,扩大公园面积。工部局以为,这种申请还像从前一样,不过是走过场。所以,等官府真的派人去公园查看时,发现工部局已经在堤岸上打桩了。道台马上照会工部局,指出工部局的行为违反了公园建立之初双方的约定,也违反了上海《土地章程》的条款,勒令其停工。

    这位叫邵友廉的道台是举人出身,但他所处的时代,却是李鸿章的“自强运动”已轰轰烈烈进行多年的时代,跟随李鸿章多年的道台们,心里一样埋藏着光复的理想。所以,他们才在上海办英文学校,办翻译馆,办工厂,办官商结合的轮船公司,与英籍的中国海关税务司交涉,渴望着为摇摇欲坠的帝国挽回些颜面。

    这一亩烂泥滩,终于让邵友廉抓住了道理,终于让他有机会旌旗翻飞,一招一式地冲向前台。僵持之下,双方上诉上海领事团。领事团出面调解,约定工部局在填实滩地之前,须经上海道许可。已开始的工程没有经过上海道的同意,因此即行停止。

    工部局过了不久又擅自开工,接着围田筑岸。在他们看来,整个中国都在被列强疯狂蚕食中,中国人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早已被外国人熟悉。整个中国都落花流水了,还有谁会在乎这一小块自己从江里涨出来的泥滩?所以,他们从来没有真的将上海道台的态度放在眼里,觉得他不过是在唱戏。

    但这次的情况却和以往完全不同了。邵友廉紧锣密鼓,马上照会英国领事和上海领事团,要求执行对外滩公园的约定。工部局败诉,外滩公园的扩张被迫再次停工,连已经打下的桩都被要求立即拔起。中方派往工部局的代表也变得硬朗起来,他们随身带去地图,一英尺一英尺地核准公园的界线。当工部局不得不小心解释自己不是为了公园的扩张,而是出于保护河口,他们才表示满意。但中方仍旧不答应出让那涨滩,甚至不允许工部局在地图上将公园的堤岸线向外弯曲,一定要他们改画成一条直线。

    上海道台从开埠以来,一直挣扎在夹缝中,像京戏里的反派小花脸,在鼻子两边被画了两块白。这次他总算一展拳脚,暂时为自己洗去了那个白鼻子。英国领事不得不常常出面协调道台和工部局之间的矛盾,劝说工部局采取妥协的态度。这场一亩滩地的纷争,一直持续了3个道台和3届工部局董事会的任期。上海道寸土不让,工部局也不敢再动工。

    华人有了自己的公园

    1890年,聂缉上任,他是历任道台里最年轻的一个,35岁就掌了权。他不再只是消极地回绝,而是明确提出:公园可以在上海道的允许下使用那块滩地,但条件是要让华人也能从中得益。他用这种方式逼迫外国人承认主权归属。经过长时间的讨论,英国人终于明白,他们遇到了一名在滩地权益上竭尽全力的中国官员。

    终于,工部局提出一个妥协方案:由英方出资填平苏州河边的另一块滩地,在外滩公园扩建完成的同时,在那里为华人建立一座专用公园。接受了这个条件,道台终于同意工部局使用当年疏浚苏州河的淤泥填实那块涨滩。

    出现在旧档案里的那些为公园连绵不休的争夺,只是只言片语,像舞台上随锣鼓声翻飞的衣摆和旗角那样稍纵即逝,但那急促的锵锵声不绝于耳。这是属于梦想着有一天能正色面对外国人的上海道台的鼓点。事实上,聂缉是洋务运动在上海最得力的清朝官员,他主持的江南制造局,翻译了大量西方科技书籍,仿制了西方的大炮和军舰,为中国在中法之战中取得胜利提供了保证。他鼓励传教士在开设新式学堂,在中西女塾成立时,去为那所专收女生的学校剪彩,并将自己的女儿们送去读书。

    华人公园开园时,聂缉喜气洋洋地主持了开园仪式。这是一个比外滩公园窄小得多的西式公园,平躺在河滩上不过百米长,但它也有西式的木条靠背椅,公园的中心有一个白色的大鸟石雕。这位道台还亲手书写了一块“寰海联欢”的木匾,挂在公园门楣上。这个小小的华人公园也有园规,其中照例有衣冠不整者不得入内,醉酒者不得入内,但没有洋人不得入内的规定。

    他与华人和工部局的洋人一起游览了这个小公园。我不知道来自英国的诸位先生是否能理解“寰海联欢”,也不晓得他们经过木匾下面的时候,道台可曾解释过它的含义。无论如何,这位强硬的道台并没有记恨不让华人入内的园规,因为他的理想是世界大同。所以,这个小公园的章程虽然仿制了租界公园的章程,却没有拒绝外国人来游玩。

    编辑:汀滢

    张学良自述:不抵抗命令是我下的
    百年前上海租界的中国官员如何维护主权?(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