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契丹王朝神秘失踪:契丹人今在何方?(3)
  • 《连山》《归藏》名称由来考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下)
  • 二十世纪的中国历史地理研究——回顾与展望
  • 中国谏议制度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上)
  • 《天朝田亩制度》和《资政新篇》
  • 宋代“衣服变古”及其时代特征
  • 陕西商帮的文化思考:重振秦商育商魂(1)
  • 西周金文中的小臣
  • 二十世纪魏晋南北朝研究(1)
  • 李鸿章私访俾斯麦 推心置腹谈中国变革
  • “九鼎”的传说及其史实素地的思考
  • 中国历代疆域变迁(6)
  • 历史学的基本学术理念:怀疑的态度与历史演进的方法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研究评论
    “历史票友”中能产生史学大家吗?(2)

    发布时间: 2008/10/9 11:33:49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新京报
    文字 〖 〗 )

    黄仁宇让票友变得自信,讲故事也能讲成史学大家。

    历史票友/现实情怀

    历史写作为了向今天开放

    新京报:历史票友埋头于古代历史,是对现实的回避还是另一种关注?

    刘后滨:我觉得是对现实的关注。

    吴思:就我自己而言,埋头故纸堆主要是对现实的深究。如果你要研究人类的某个疾病组织,就肯定没有什么现实不现实。如果你研究一件事,今天和昨天,和100年前完全没什么区别,那么就无所谓历史和现实了。在这个意义上,你顺着往下看,可以看到更多次的重复,看得更深,看得更远,解决方法管用不管用,一路看下来,你说这是对历史的深究,一点没错。

    你要说是对现实的回避也没错,你这样深究,写出来的东西,在报纸上能发吗?写历史就发的了。

    十年砍柴:中国的古代历史从来不是僵死在历史的隧道中,它对当下一直有着这样那样的影响,所以谈回避说不上,在目前的言论环境下,我认为是另一种关注。

    朱大可:这里面显然有多种情况的并存,但我认为,历史作为一门学科,从来就是为了向今天开放而存在的。那些重要的历史著作,叙事者一定是有当下意图的,这种意图就会内在地改变你的视角、选材和结论,历史阐释是无限开放的,每个时代所阐释的历史都不一样。阐释者投入自己的当代性。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有对错可言。

    许晖:不,这不是回避,这是“曲线救国”。

    新京报:中国历史的主角多为帝王将相,沉默的大多数在哪里?

    吴思:我觉得古人这么写历史是有道理的。在中国历史上,决定老百姓生活得好点坏点,天下大乱还是天下大治,是兴是衰,就是由帝王将相来决定的。从单个来说,他们就是比老百姓重要。从整体来说,他们是牧人,老百姓是羊群。要想把这个事情勾勒出来的历史学家,去写牧羊人、牧羊犬的行为,并没有什么错。

    当然,你要知道羊的行为。其次,对于平民的研究是弱了,现在找史料很麻烦。

    刘后滨:现在有一种声音,就是要把沉默的大多数的声音给表达出来。关注小人物,关注小事件,它的背后也能体现大历史。这在史学界也是一种很重要的取向。但是,中国的史料在这些方面记载不太多。一些学者的研究就是从社会切入,关注下层,关注民众,这种趋势还会继续下去。但是,这种东西票友未必玩得好。做这种研究,一个是需要史学的理论思维,同时要对史料有很高深的鉴别能力。

    十年砍柴:传播手段的迅速发展,使少部分人垄断信息的难度越来越大,“沉默的大多数”越来越可以不沉默,他们的审美观价值观反过来直接影响着文化工作者,包括历史写作。如果不是大众能表达出某种需求,今天的票友写作不可能这样火爆。

    许晖:普通人的历史镶嵌在帝王将相和权力争夺的游戏之中,就像色泽暧昧的马赛克一样,虽然光芒黯淡,可是他们的光芒永远不会彻底消亡,“成王败寇”的混蛋逻辑永远掩盖不住这种光芒。那些“沉默的大多数”,谁能把他们钩沉出来?谁愿意像做义工一样把他们钩沉出来?指望“经费派历史学家”和所谓的“历史票友”吗!

    编辑:汀滢

    “历史票友”中能产生史学大家吗?(3)
    “历史票友”中能产生史学大家吗?(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