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服饰| 膳食| 礼仪| 建筑| 曲艺| 信息资讯| 民族风采| 民间传说|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相声
  • 弹词
  • 鼓词
  • 诸宫调
  • 评书
  • 民歌
  • 其他
  • □ 同类热点 □
  • 十大经典话剧 (一)
  • 河南坠子
  • 姜昆:《如此照相》是群众心声的真实表达
  • 绍兴莲花落
  • 戏曲的程式化、戏剧化的歌舞表演(1)
  • 小品
  • 金钱板
  • 十大经典话剧 (二)
  • 山东快书艺术家——郭秋林
  • 六盘山区的春官与传统春官词(1)
  • 徐州琴书
  • 流传在承德的满族歌谣(2)
  • 老票友的"梦":水榭戏台
  • 倍享盛名的邢台梨花大鼓
  • 单弦牌子曲传统曲目:翠屏山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民俗 >> 曲艺 >> 其他
    在当下如何说好曲艺大书?

    发布时间: 2017/6/1 9:45:0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文化报
    文字 〖 〗 )
    5月14日,浙江杭州滑稽艺术剧院的青年杭州评话演员李想很早就来到了杭州艺苑艺海楼。这是一个营造成传统书场茶馆氛围的戏曲小剧场,这天,“全国曲艺大书(评书评话)传承发展论坛”在这里举行。一进剧场,李想发现73岁的杭州评话老艺人王超堂来得更早,便恭敬地走到老人身边坐下。在剧场的角落里,一老一少盯着写有论坛标题的大屏幕沉默了许久,突然老人感慨地说:“不容易啊,多少年了第一次。”
      作为一名曲艺新秀,李想或许一时还不能完全体会老人话中蕴含的复杂情绪,但老人一语道出了一个事实——以长篇和说表为基本节目形态及艺术表演范式的曲艺大书(评书评话)在当下较少受到关注。
      为了纠正对曲艺以简驭繁“简便”特质的片面性理解和急功近利的“短平快”式创演,避免曲艺发展的碎片化倾向,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中国说唱文艺学会和浙江省文化厅日前联合主办了旨在探讨曲艺传承发展之道、激发曲艺创作表演活力的“中国浙江(杭州)·全国曲艺大书(评书评话)传承发展论坛及观摩交流展演”活动。来自北京、上海、天津、重庆、辽宁、吉林、江苏、浙江、湖北、福建10个省区市的近50位专家学者和艺术家通过交流展演和论坛研讨,共话在当下如何说好曲艺大书。
      名家示范 同道交流
      可以说,这次的活动是一个时期以来曲艺大书(评书评话)界少有的全国性学术研讨和艺术交流盛会。研讨会前,连续两天的4场观摩交流展演,涵盖北京评书、四川评书、湖北评书、苏州评话、杭州评话、福州评话、闽南讲古等10个曲种的26 个精品节目;既有刘兰芳、田连元、何祚欢、李自新、陈景声等名师大家的领衔示范,又有传承中坚、当红新秀和浙江新人的同台竞艳。全国各地评书评话的曲艺工作者同台展开交流,互相启发、互相借鉴。
      “我们举办这样的活动是希望科学引导曲艺传承保护,强力推进曲艺发展繁荣。所强调的‘科学’并非用理论去引导创演实践,而是通过名家的示范,让传承曲艺大书的中青年演员去体会前辈艺术家身上所承载的优良传统和美学示范。其中的‘强力’并不是代表要从外在施压,而是期望以一种善意、诚心、说真话的方式对当下的曲艺大书从业者加以提醒。”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所长吴文科说。
      对此,扬州评话的传承人姜庆玲感触很深。“名家示范”专场,从老艺术家们前期的走台开始,姜庆玲就一直在台下观察学习。看着田连元、刘兰芳等名师大家一丝不苟地对待演出的每一个细节,她默默地告诉自己今后对待艺术要像前辈一样认真。
      让人感动的不仅包括后辈对前辈艺术家的恭敬与仰慕,还有老先生对年轻一辈的关注和爱护。尽管许多老先生年事已高,体力和精力有限,但两个整天的展演他们都是全程观看,在台下为年轻人把场。“观看中青年演员的表演唤起了我很多的回忆,比如看上海市评弹团张兆君的表演让我想到了上海的吴君玉先生,看江苏省评弹团姜永春的苏州评话让我仿佛看到了金声伯先生的影子……最令人欣慰的是,这些年轻人在传承的基础上有思考、有创新。传统曲艺特别是说书,之所以能够长久地传承下去,就在于它的形式没变,但内容却始终在变。”北京评书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田连元说。
      带着书目跟上时代的步伐
      于说书人,一桌一椅就是一个世界,一个人一张嘴就是千军万马。舞台上的单打独斗固然精彩,但在舞台之下,作品的创、排、演对于绝大多数的演员来讲也是单枪匹马。在当前的大书领域,业内的合作尚不密切,绝大多数的说书人还处于“作坊式经营”的状态,没有书场,没有经理人,演出产业链的不健全等各种因素长期制约着这一领域的发展。说书人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是,在当前文化多元且相对繁荣的时代背景之下,可供人们选择的文化产品越来越多样,传统曲艺大书如何才能适应环境而不被边缘化?
      对此,湖北评书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何祚欢认为:“年轻人对于评书其实并不是不迷,而是他们不了解。在湖北武汉,曲艺曾经有书场天天满座的辉煌过去,但由于历史原因,书场消失了,人们也没了听书的习惯。对于当下的说书人而言,重新营造说书听书的氛围、找到振兴剧场的策略和方法,是异常艰难但又十分必要的探索路径。”
      苏州评话传承人吴新伯称:“我们身处多元文化的时代,观众的选择余地越来越大,任何一样艺术要想像过去一样老少通吃、妇孺皆爱显然是不可能的。因此,评话演员要特别留心找到并培养自己的观众群,占有一席之地,并为他们说好书、说他们喜欢听的书。此外,个性与独特的思想是一个演员和一部书目的生命线。要保持评话艺术的活力,说书人要在尽力继承前辈艺术的基础上融入自己的思想,带着书目跟上时代的步伐。”
      “过去‘体育靠比赛,文艺靠汇演’的观念,已不再适用于当今社会。如今的说书人应该清楚,说书不是你讲我听,而是一种心灵的沟通,是演员与观众共同创作的艺术。好的说书人,要能用今天的眼光来分析和点评故事的思想、精神、伦理、价值。”浙江省非遗保护协会曲艺专委会主任马来法说。
      地方发力 学术支撑
      除了说书人自身的努力和发展,政府的支持、学术界的理论支持也是确保曲艺大书有力传承、繁荣发展的必要保障。为此,活动的主办方浙江省文化厅和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计划以此次为开端,连续5年每年关注曲艺领域的一大门类,开展相关的学术研讨和交流展演活动,此举也得到了业界的高度评价。
      北京评书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刘兰芳说:“曲艺大书并不是浙江的强项,但他们愿意以此为开端联合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等搞一个为期5年的持续性活动,其精神和做法值得肯定和鼓励。从中也可见地方政府的文化担当和主动作为。相信通过这一系列活动的号召,全国特别是浙江将培养出更多的曲艺人才。”
      与会的许多学者也表示,此次的活动为学术和艺术互动提供了重要平台,许多时候,学者们的呼吁更多地发表在学术期刊上,进而使得许多建议不能够“落地生根”,或者指导意义不大。而此次活动引导理论和学术界更多地关注说书人,真正打开了用智力、学术服务实践的大门,促进了学术界真正将理论研究建立在实践的基础之上。  王学思
    编辑:秋痕

    武汉杂技赴瑞典演出 百年技艺屡登世界舞台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