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红楼梦》专题研究
  • 《三国演义》研究
  • 《水浒传》研究
  • 《金瓶梅》研究
  • 《西游记》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 戏曲文学研究
  • □ 同类热点 □
  • 论潘金莲之一:潘金莲与西门庆
  • 西门庆与李瓶儿
  • 金瓶梅中的风流尼姑们的精彩表演
  • 金瓶梅的风流娘们之李瓶儿的“性”福生活(二)
  • 张竹坡及其《金瓶梅》评本
  • 金瓶梅风流娘们之王六儿(八)
  • 点评《金瓶梅》:潘金莲形象的悲剧意义
  • 《金瓶梅》中的风流娘们之王六儿(四)
  • 吴晓铃:《金瓶梅》“勉铃”释
  • 《金瓶梅》中的风流娘们之王六儿(3)
  • 金瓶梅的风流娘们之王六儿(2)
  • 潘金莲最后的结局
  • 论张竹坡的《金瓶梅》批评
  • 《金瓶梅》的金、瓶、梅
  • “人”在《金瓶梅》中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专题研究 >> 《金瓶梅》研究
    西门庆与李瓶儿

    发布时间: 2010/4/5 0:32:10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光明博客
    文字 〖 〗 )
    一、本事 


        西门庆与李瓶儿的关系是《金瓶梅》中最主要的家庭关系。它有一个发展变化的过程。二人关系的发生有别于其他关系,因为李瓶儿是朋友花子虚的妻子。西门庆对李瓶儿固然垂涎已久,然而比较被动,明显他的手脚受了“朋友之妻不可夺”传统礼仪的束缚。李瓶儿反倒非常主动,先是给西门庆暗送秋波,后是打发丈夫花子虚去妓院乘机与西门庆频繁约会。气死花子虚后,李瓶儿急切地想嫁给西门庆,因为中间西门庆摊上官司,以为与西门庆相会永无期,便招赘了蒋竹山。在招赘蒋竹山之前,西门庆非常喜欢李瓶儿,无论日间有何要事,无论妻妾们何人提出要求,他总要光顾李瓶儿处,不忍让其独守空房。在此期间,李瓶儿托玳安留宿西门庆,都能如愿以偿。李瓶儿招赘蒋竹山后,西门庆和李瓶儿的关系走向低谷。对李瓶儿“吃的碗里的,看的锅里的”做法,西门庆大动肝火,认为这是对自己价值的藐视。于是西门庆唆使鲁华、张胜两个光棍无赖打了蒋竹山,实际上是打给李瓶儿瞧的。李瓶儿撵退蒋竹山后,表示想再嫁给西门庆时,西门庆虽最终答应,但没有举行隆重的典礼,足见他对李瓶儿还耿耿于怀。当李瓶儿的花轿到达西门庆府门前,全家人竞无人愿意去迎接李瓶儿。她也满不在乎,抱着宝瓶径直入其新房,婚礼当天所受的境遇何等凄凉。更有甚者,新婚三日,西门庆也没有与李瓶儿同房,这是对李瓶儿先前行为的强烈反报。李瓶儿心里本已凉透,三日空房简直让他伤心绝望到了极点,悬梁自尽未遂。西门庆对李瓶儿的这种极端行为却颇不以为然,非但没有有柔情去温暖李瓶儿的冰心,反而对着众人这样讲:


        “你每休信那淫妇,装死儿唬人,我手里放不过他,到晚夕等我进房去,亲看着她上吊,我瞧方信,不然吃我一顿好马鞭子。贼淫妇不知把我当谁呢?”


        夜夕时分,他果然提着马鞭子进入李瓶儿的房中。那个晚上可以说是二人关系的谷底,同时也是向上爬升的新起点。在这个晚上,二人化干戈为玉帛,只见“西门庆欢喜无尽,即丢了鞭子,用手将妇人拉起来,穿上衣服,搂在怀里。”那个晚上事情的发展远没有如潘金莲和孟玉楼的意,没有出现二人想要看到的一幕。打那以后,二人的关系非常融洽。


          二、李瓶儿是西门庆之最爱


        在西门庆的一妻五妾中,西门庆最爱李瓶儿。二人之间具有较强的灵肉结合的夫妻关系的色彩。西门庆与其他妻妾只停留在肉欲的层面,没有多少夫妻间的情感色彩。西门庆对李瓶儿的喜爱表现在以下几个事证:


        ㈠ 含有尊重对方的性关系


        在李瓶儿死之前,西门庆留宿李瓶儿房的时候最多。这一点招来其他妻妾(特别是潘金莲)对李瓶儿的嫉恨。房事之时,西门庆比较尊重李瓶儿的意愿。李瓶儿身上不干净,西门庆绝不房事。当李瓶儿不想房事,西门庆往往能克制自己,到别的妻妾处留宿。在与李瓶儿云雨之时,西门庆注意控制力度,不让李瓶儿觉得疼痛。与潘金莲同房时,西门庆肆一己之意,以满足自己为快,丝毫不顾及潘金莲特殊的生理、心里要求。西门庆之对潘金莲,与妓院的郑爱月等粉头没有多少区别。潘金莲的“烈淫”固能满足西门庆如海之欲望,然其出身贫寒,狠毒之个性,让西门庆也觉不爽,他们之间只有性交而没有心交。西门庆与吴月娘虽曰夫妻,然既少肉欲的结合,更少心灵的交通;李娇儿是从良之妓女,孙雪娥实为厨房总管,二人很少受到西门庆的恩泽;西门庆与孟玉楼的关系亦若即若离。因此,从性关系上而言,西门庆与李瓶儿虽为夫妾,然有夫妻之行迹,含有较多的夫妻色彩。


        (二)李瓶儿死后,西门庆悲痛欲绝的情怀


        李瓶儿死后,西门庆府上悲恸声一片。上下人等俱为假哭伪痛,真正伤心的人儿是西门庆。小说第六十二回有文为证:


        迎春慌忙推醒众人,点灯来照,果然没了气儿,身底下流血一洼,慌了手脚,忙走去后边,报知西门庆。西门庆听见李瓶儿死了,和吴月娘两步做一步奔到前边,揭起被,但见面容不改,体尚微温,悠然而逝,身上止着一件红绫抹胸儿。西门庆也不顾甚么身底下血渍,两只手捧着他香腮亲着,口口声声只叫:“我的没救的姐姐,有仁义好性儿的姐姐!你怎的闪了我去了?宁可教我西门庆死了罢。我也不久活于世了,平白活着做甚么!”在房里离地跳的有三尺高,大放声号哭。吴月娘亦流泪哭涕不止。……


        月娘见西门庆磕伏在他身上,挝脸儿那等哭,只叫:“天杀了我西门庆了!姐姐你在我家三年光景,一日好日子没过,都是我坑陷了你了!”月娘听了,心中就有些不耐烦了,说道:“你看韶刀!哭两声儿,丢开手罢了。一个死人身上,也没个忌讳,就脸挝着脸儿哭,倘或口里恶气扑着你是的!他没过好日子,谁过好日子来?各人寿数到了,谁留的住他!那个不打这条路儿来?”因令李娇儿、孟玉楼:“你两个拿钥匙,那边屋里寻他几件衣服出来,咱每眼看着与他穿上。”又叫:“六姐,咱两个把这头来替他整理整理。”西门庆又向月娘说:“多寻出两套他心爱的好衣服,与他穿了去。”月娘吩咐李娇儿、玉楼:“你寻他新裁的大红缎遍地锦袄儿、柳黄遍地锦裙,并他今年乔亲家去那套丁香色云绸妆花衫、翠蓝宽拖子裙,并新做的白绫袄、黄绸子裙出来罢。”……


        西门庆熬了一夜没睡的人,前后又乱了一五更,心中又着了悲恸,神思恍乱,只是没好气,骂丫头、踢小厮,守着李瓶儿尸首,由不的放声哭叫。那玳安在旁,亦哭的言不的语不的。吴月娘正和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在帐子后,打伙儿分孝与各房里丫头并家人媳妇,看见西门庆哑着喉咙只顾哭,问他,茶也不吃,只顾没好气。月娘便道:“你看恁劳叨!死也死了,你没的哭的他活?只顾扯长绊儿哭起来了。三两夜没睡,头也没梳,脸也没洗,乱了恁五更,黄汤辣水还没尝着,就是铁人也禁不的。把头梳了,出来吃些甚么,还有个主张。好小身子,一时摔倒了,却怎样儿的!”玉楼道:“原来他还没梳头洗脸哩?”月娘道:“洗了脸倒好!我头里使小厮请他后边洗脸,他把小厮踢进来,谁再问他来!”金莲道:“你还没见,头里我倒好意说,他已死了,你恁般起来,把骨秃肉儿也没了。你在屋里吃些甚么儿,出去再乱也不迟。他倒把眼睁红了的,骂我:‘狗攮的淫妇,管你甚么事!’我如今整日不教狗攮,却教谁攮哩!──恁不合理的行货子。只说人和他合气。”月娘道:“热突突死了,怎么不疼?你就疼,也还放在心里,那里就这般显出来?人也死了,不管那有恶气没恶气,就口挝着口那等叫唤,不知甚么张致。他可可儿来三年没过一日好日子,镇日教他挑水挨磨来?”孟玉楼道:“李大姐倒也罢了,倒吃他爹恁三等九格的。”……


     
        小说第第六十七回写了西门庆白日梦中会李瓶儿的情节,足见西门庆对李瓶儿的感情至深。


        西门庆就歪在床炕上眠着了。王经在桌上小篆内炷了香,悄悄出来了。良久,忽听有人掀的帘儿响,只见李瓶儿蓦地进来,身穿糁紫衫、白绢裙,乱挽乌云,黄恹恹面容,向床前叫道:“我的哥哥,你在这里睡哩,奴来见你一面。我被那厮告了一状,把我监在狱中,血水淋漓,与秽污在一处,整受了这些时苦。昨日蒙你堂上说了人情,减我三等之罪。那厮再三不肯,发恨还要告了来拿你。我待要不来对你说,诚恐你早晚暗遭毒手。我今寻安身之处去也,你须防范他。没事少要在外吃夜酒,往那去,早早来家。千万牢记奴言,休要忘了!”说毕,二人抱头而哭。西门庆便问:“姐姐,你往那去?对我说。”李瓶儿顿脱,撒手却是南柯一梦。西门庆从睡梦中直哭醒来,看见帘影射入,正当日午,由不的心中痛切。正是:花落土埋香不见,镜空鸾影梦初醒。有诗不证:残雪初晴照纸窗,地炉灰烬冷侵床。个中邂逅相思梦,风扑梅花斗帐香。


         三、西门庆之至爱是李瓶儿悲剧命运的起因


        在中国古代妻妾成群的大家庭中,围绕家庭地位会形成你死我活的竞争,竞争表现为各种触目惊心的明争暗斗。西门庆对李瓶儿的宠爱,使李瓶儿成为妻妾间争斗的风暴中心与攻击的把心。李瓶儿越是受到西门庆的宠爱,她所承受的打击力度也就越大。西门庆之至爱是导致李瓶儿悲剧命运的起因之一。在这场明争暗斗中,妒火中烧与狠毒狡诈的潘金莲给予李瓶儿致命一击。为了打击李瓶儿,潘金莲可以说是绞尽脑汁,设置了种种机关,一招比一招歹毒凶狠。


        挑拨离间,意图成立反对李瓶儿的联盟,这是潘金莲的阴招之一。她的这一招并没有奏效,被西门大姐拆掉了,因为李瓶儿对西门大姐等人出手大方,在西门宅院中有一个很好的人缘。小说第五十一回写到:


        话说潘金莲见西门庆拿了淫器包儿,与李瓶儿歇了,足恼了一夜没睡,怀恨在心。到第二日,打听西门庆往衙门里去了,老早走到后边对月娘说:“李瓶儿背地好不说姐姐哩!说姐姐会那等虔婆势,乔坐衙,别人生日,又要来管。‘你汉子吃醉了进我屋里来,我又不曾在前边,平白对着人羞我,望着我丢脸儿。交我恼了,走到前边,把他爹赶到后边来。落后他怎的也不在后边,还到我房里来了?我两个黑夜说了一夜梯己话儿,只有心肠五脏没曾倒与我罢了。’”这月娘听了,如何不恼!因向大妗子、孟玉楼说:“你们昨日都在跟前看着,我又没曾说他甚么。小厮交灯笼进来,我只问了一声:‘你爹怎的不进来?’小厮倒说:‘往六娘屋里去了。’我便说:‘你二娘这里等着,恁没槽道,却不进来!’论起来也不伤他,怎的说我虔婆势,乔坐衙?我还把他当好人看成,原来知人知面不知心,那里看人去干净是个绵里针、肉里刺的货,还不知背地在汉子跟前架甚么舌儿哩!怪道他昨日决烈的就往前走了。傻姐姐,那怕汉子成日在你屋里不出门,不想我这心动一动儿。一个汉子丢与你们,随你们去,守寡的不过。想着一娶来之时,贼强人和我门里门外不相逢,那等怎的过来?”大妗子在旁劝道:“姑娘罢么,看孩儿的分上罢!自古宰相肚里好行船。当家人是个恶水缸儿,好的也放在心里,歹的也放在心里。”月娘道:“不拘几时,我也要对这两句话。等我问他,我怎么虔婆势,乔做衙?”金莲慌的没口子说道:“姐姐宽恕他罢。常言大人不责小人过,那个小人没罪过?他在背地挑唆汉子,俺们这几个谁没吃他排说过?我和他紧隔着壁儿,要与他一般见识起来,倒了不成!行动只倚着孩儿降人,他还说的好话儿哩!说他的孩儿到明日长大了,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俺们都是饿死的数儿──你还不知道哩!”吴大妗子道:“我的奶奶,那里有此话说?”月娘一声儿也没言语。常言:路见不平,也有向灯向火。不想西门大姐平日与李瓶儿最好,常没针线鞋面,李瓶儿不拘好绫罗缎帛就与他,好汗巾手帕两三方背地与大姐,银钱不消说。当日听了此话,如何不告诉他。李瓶儿正在屋里与孩子做端午戴的绒线符牌,及各色纱小粽子并解毒艾虎儿。只见大姐走来,李瓶儿让他坐,又交迎春:“拿茶与你大姑娘吃。”大姐道:“头里请你吃茶,你怎的来?”李瓶儿道:“打发他爹出门,我赶早凉与孩子做这戴的碎生活儿来。”大姐道:“有桩事儿,我也不是舌头,敢来告你说:你没曾恼着五娘?他对着俺娘,如此这般说了你一篇是非──说你说俺娘虔婆势,乔做衙。如今俺娘要和你对话哩!你别要说我对你说,交他怪我。你须预备些话儿打发他。”这李瓶儿不听便罢,听了此言,手中拿着那针儿通拿不起来,两只胳膊都软了,半日说不出话来,对着大姐掉眼泪,说道:“大姑娘,我那里有一字儿?昨晚我在后边,听见小厮说他爹往我这边来了,我就来到前边,催他往后边去了。再谁说一句话儿来?你娘恁觑我一场,莫不我恁不识好歹,敢说这个话?设使我就说,对着谁说来?也有个下落。”大姐道:“他听见俺娘说不拘几时要对这话,他也就慌了。要是我,你两个当面锣对面鼓的对不是!”李瓶儿道:“我对的过他那嘴头子?只凭天罢了。他左右昼夜算计的只是俺娘儿两个,到明日终久吃他算计了一个去,才是了当。”说毕哭了。大姐坐着劝了一回,只见小玉来请六娘、大姑娘吃饭。李瓶儿丢下针指,同大姐到后边,也不曾吃饭,回来房中,倒在床上就睡着了。西门庆衙门中来家,见他睡,问迎春。迎春道:“俺娘一日饭也还没吃哩。”慌的西门庆向前问道:“你怎的不吃饭?你对我说。”又见他哭的眼红红的,只顾问:“你心里怎么的?对我说。”李瓶儿连忙起来,揉了揉眼说道:“我害眼疼,不怎的。今日心里懒待吃饭。”并不题出一字儿来。正是:满怀心腹事,尽在不言中。有诗为证:


        莫道佳人总是痴,惺惺伶俐没便宜。只因会尽人间事,惹得闲愁满肚皮。大姐在后边对月娘说:“才五娘说的话,我问六娘来。他好不赌身发咒,望着我哭,说娘这般看顾他,他肯说此话!”吴大妗子道:“我就不信。李大姐好个人儿,他怎肯说这等话!”月娘道:“想必两个有些小节不足,哄不动汉子,走来后边,没的拿我垫舌根。我这里还多着个影儿哩!”大妗子道:“大姑娘,今后你也别要亏了人。不是我背地说,潘五姐一百个不及他。为人心地儿又好,来了咱家恁 字串7 二三年,要一些歪样儿也没有。”


         挑拨离间计策未奏效,潘金莲接着来个釜底抽薪,通过除掉官哥儿来从精神上乃至肉体上彻底消灭性格相对软弱的李瓶儿。在过去那个“母以子贵,妻以夫荣”的社会里,在众妻妾没有生养子嗣的情形下,除掉李瓶儿的孩子,等于去掉维系李瓶儿地位的台柱。官哥儿生性怕惊吓,这几乎是所有婴儿的普遍弱点。潘金莲因此就用各种方法吓唬官哥儿,最终除掉了李瓶儿的这个命根子。


        小说第三十二回写到:


        单表潘金莲自从李瓶儿生了孩子,见西门庆常在他房里宿歇,于是常怀嫉妒之心,每蓄不平之意。知西门庆前厅摆酒,在镜台前巧画双蛾,重扶蝉鬓,轻点朱唇,整衣出房。听见李瓶儿房中孩儿啼哭,便走入来问道:“他怎这般哭?”奶子如意儿道:“娘往后边去了。哥哥寻娘,这等哭。”那潘金莲笑嘻嘻的向前戏弄那孩儿,说道:“你这多少时初生的小人芽儿,就知道你妈妈。等我抱到后边寻你妈妈去!”奶子如意儿说道:“五娘休抱哥哥,只怕一时撒了尿在五娘身上。” 金莲道:“怪臭肉,怕怎的!拿衬儿托着他,不妨事。”一面接过官哥来抱在怀里,一直往后去了。走到仪门首,一迳把那孩儿举的高高的。不想吴月娘正在上房穿廊下,看着家人媳妇定添换菜碟儿,那潘金莲笑嘻嘻看孩子说道:“‘大妈妈,你做什么哩?’你说:‘小大官儿来寻俺妈妈来了。’”月娘忽抬头看见,说道:“五姐,你说的什么话?早是他妈妈没在跟前,这咱晚平白抱出他来做甚么?举的恁高,只怕唬着他。他妈妈在屋里忙着手哩。”便叫道:“李大姐你出来,你家儿子寻你来了。”那李瓶儿慌走出来,看见金莲抱着,说道:“小大官儿好好儿在屋里,奶子抱着,平白寻我怎的?看溺了你五妈身上尿。”金莲道:“他在屋里,好不哭着寻你,我抱出他来走走。”这李瓶儿忙解开怀接过来。月娘引逗了一回,吩咐:“好好抱进房里去罢,休要唬着他!”李瓶儿到前边,便悄悄说奶子:“他哭,你慢慢哄着他,等我来,如何教五娘抱到后边寻我?”如意儿道:“我说来,五娘再三要抱了去。”那李瓶儿慢慢看着他喂了奶,就安顿他睡了。谁知睡下不多时,那孩子就有些睡梦中惊哭,半夜发寒潮热起来。奶子喂他奶也不吃,只是哭。李瓶儿慌了。  


        小说第五十八回写到:


        潘金莲吃的大醉归房,因见西门庆夜间在李瓶儿房里歇了一夜,早晨又请任医官来看他,恼在心里。知道他孩子不好,进门不想天假其便──黑影中踩了一脚狗屎,到房中叫春梅点灯来看,一双大红缎子鞋,满帮子都展污了。登时柳眉剔竖,星眼圆睁,叫春梅打着灯把角门关了,拿大棍把那狗没高低只顾打,打的怪叫起来。李瓶儿使过迎春来说:“俺娘说,哥儿才吃了老刘的药,睡着了,教五娘这边休打狗罢。”潘金莲坐着,半日不言语。一面把那狗打了一回,开了门放出去,又寻起秋菊的不是来。看着那鞋,左也恼,右也恼,因把秋菊唤至跟前说:“这咱晚,这狗也该打发去了,只顾还放在这屋里做甚么?是你这奴才的野汉子?你不发他出去,教他恁遍地撒屎,把我恁双新鞋儿──连今日才三四日儿──踩了恁一鞋帮子屎。知道我来,你也该点个灯儿出来,你如何恁推聋妆哑装憨儿的?”春梅道:“我头里就对他说,你趁娘不来,早喂他些饭,关到后边院子里去罢。他佯打耳睁的不理我,还拿眼儿瞅着我。”妇人道:“可又来,贼胆大万杀的奴才字串8,我知道你在这屋里成了把头,把这打来不作准。”因叫他到跟前:“瞧,踩的我这鞋上的龌龊!”哄得他低头瞧,提着鞋拽巴,兜脸就是几鞋底子。打的秋菊嘴唇都破了,只顾捂着抹血,忙走开一边。妇人骂道:“好贼奴才,你走了!”教春梅:“与我采过来跪着,取马鞭子来,把他身上衣服与我扯去。好好教我打三十马鞭子便罢,但扭一扭儿,我乱打了不算。”春梅于是扯了他衣裳,妇人教春梅把他手扯住,雨点般鞭子打下来,打的这丫头杀猪也似叫。那边官哥才合上眼儿,又惊醒了。又使了绣春来说:“俺娘上覆五娘,饶了秋菊罢,只怕唬醒了哥哥。”那潘姥姥正歪在里间炕上,听见打的秋菊叫,一骨碌子爬起来,在旁边劝解。见金莲不依,落后又见李瓶儿使过绣春来说,又走向前夺他女儿手中鞭子,说道:“姐姐少打他两下儿罢,惹得他那边姐姐说,只怕唬了哥哥。为驴扭棍不打紧,倒没的伤了紫荆树。”金莲紧自心里恼,又听见他娘说了这一句,越发心中撺上把火一般。须臾,紫浆了面皮,把手只一推,险些儿不把潘姥姥推了一交。便道:“怪老货,你与我过一边坐着去!不干你事,来劝字串2甚么?甚么紫荆树、驴扭棍,单管外合里应。”潘姥姥道:“贼作死的短寿命,我怎的外合里应?我来你家讨冷饭吃,教你恁顿摔我?”金莲道:“你明日夹着那老屄走,怕他家拿长锅煮吃了我!”潘姥姥听见女儿这等擦他,走到里边屋里呜呜咽咽哭去了,随着妇人打秋菊。打够二三十马鞭子,然后又盖了十栏杆,打的皮开肉绽,才放出来。又把他脸和腮颊都用尖指甲掐的稀烂。李瓶儿在那边,只是双手握着孩子耳朵,腮边堕泪,敢怒而下敢言。

     
        小说第五十九回写到:


        却说潘金莲房中养的一只白狮子猫儿,浑身纯白,只额儿上带龟背一道黑,名唤雪里送炭,又名雪狮子。又善会口衔汗巾子,拾扇儿。西门庆不在房中,妇人晚夕常抱他在被窝里睡,又不撒尿屎在衣服上,呼之即至,挥之即去,妇人常唤他是雪贼。每日不吃牛肝干鱼,只吃生肉,调养的十分肥壮,毛内可藏一鸡蛋。甚是爱惜他,终日在房里用红绢裹肉,令猫扑而挝食。这日也是合当有事,官哥儿心中不自在,连日吃刘婆子药,略觉好些。李瓶儿与他穿上红缎衫儿,安顿在外间炕上顽耍,迎春守着,奶子便在旁吃饭。不料这雪狮子正蹲在护炕上,看见官哥儿在炕上,穿着红衫儿一动动的顽耍,只当平日哄喂他肉食一般,猛然望下一跳,将官哥儿身上皆抓破了。只听那官哥儿“呱”的一声,倒咽了一口气,就不言语了,手脚俱风搐起来。慌的奶子丢下饭碗,搂抱在怀,只顾唾哕与他收惊。那猫还来赶着他要挝,被迎春打出外边去了。如意儿实承望孩子搐过一阵好了,谁想只顾常连,一阵不了一阵搐起来。忙使迎春后边请李瓶儿去,说:“哥儿不好了,风搐着哩,娘快去!”那李瓶儿不听便罢,听了,正是: 字惊损六叶连肝肺,唬坏三毛七孔心。连月娘慌的两步做一步,迳扑到房中。见孩子搐的两只眼直往上吊,通不见黑眼睛珠儿,口中白沫流出,咿咿犹如小鸡叫,手足皆动。一见心中犹如刀割相侵,连忙搂抱起来,脸温着他嘴儿,大哭道:“我的哥哥,我出去好好儿,怎么就搐起来?”迎春与奶子,悉把被五娘房里猫所唬一节说了。那李瓶儿越发哭起来,说道:“我的哥哥,你紧不可公婆意,今日你只当脱不了打这条路儿去了!”月娘听了,一声儿没言语,一面叫将金莲来,问他说:“是你屋里的猫唬了孩子?”金莲问:“是谁说的?”月娘指着:“是奶子和迎春说来。”金莲道:“你看这老婆子这等张嘴!俺猫在屋里好好儿的卧着不是。你每怎的把孩子唬了,没的赖人起来。爪儿只拣软处捏,俺每这屋里是好缠的!”月娘道:“他的猫怎得来这屋里?”迎春道:“每常也来这边屋里走跳。”金莲接过来道:“早时你说,每常怎的不挝他?可可今日儿就挝起来?你这丫头也跟着他恁张眉瞪眼儿,六字串6说白道的。将就些儿罢了,怎的要把弓儿扯满了?可可儿俺每自恁没时运来。”于是使性子抽身往房里去了。看官听说:潘金莲见李瓶儿有了官哥儿,西门庆百依百随,要一奉十,故行此阴谋之事,驯养此猫,必欲唬死其子,使李瓶儿宠衰,教西门庆复亲于己。就如昔日屠岸贾养神獒害赵盾丞相一般。正是:


        花枝叶底犹藏刺,人心怎保不怀毒。


        四、从李瓶儿的结局安排看兰陵笑笑生的妇女观


        兰陵笑笑生对李瓶儿的态度是否定的,从作家给李瓶儿安排的带有因果报应色彩的悲惨结局可以看出来。作家让李瓶儿平日要承受来自比她更坏的女人潘金莲的迫害,就在李瓶儿临死前,作家也特意安排已故前夫花子虚的鬼魂来惊吓她。一句话,在作者看来,类似李瓶儿这样的淫妇既不应该好活,也不应该好死。


        小说第六十回写到:


        这李瓶儿一者思念孩儿,二者着了重气,把旧病又发起来,照旧下边经水淋漓不止。西门庆请任医官来看,讨将药来吃下去,如水浇石一般,越吃越旺。那消半月之间,渐渐容颜顿减,肌肤消瘦,而精彩丰标无复昔时之态矣。正是:肌骨大都无一把,如何禁架许多愁!一日,九月初旬,天气凄凉,金风渐渐。李瓶儿夜间独宿房中,银床枕冷,纱窗月浸,不觉思想孩儿,唏嘘长叹,恍恍然恰似有人弹的窗棂响。李瓶儿呼唤丫鬓,都睡熟了不答,乃自下床来,倒[革及]弓鞋,翻披绣袄,开了房门。出户视之,仿佛见花子虚抱着官哥儿叫他,新寻了房儿,同去居住。李瓶儿还舍不的西门庆,不肯去,双手就抱那孩儿,被花子虚只一推,跌倒在地。撒手惊觉,却是南柯一梦。吓了一身冷汗,呜呜咽咽,只哭到天明。正是:有情岂不等,着相自家迷。有诗为证:纤纤新月照银屏,人在幽闺欲断魂。益悔风流多不足,须知恩爱是愁根。


        小说第六十二回写到:


           话说西门庆见李瓶儿服药无效,求神问卜发课,皆有凶无吉,无法可处。初时,李瓶儿还[门乍][门争]着梳头洗脸,下炕来坐净桶,次后渐渐饮食减少,形容消瘦,那消几时,把个花朵般人儿,瘦弱得黄叶相似,也不起炕了,只在床褥上铺垫草纸。恐怕人嫌秽恶,教丫头只烧着香。西门庆见他胳膊儿瘦得银条相似,只守着在房内哭泣,衙门中隔日去走一走。李瓶儿道:“我的哥,你还往衙门中去,只怕误了你公事。我不妨事,只吃下边流的亏,若得止住了,再把口里放开,吃些饮食儿,就好了。你男子汉,常绊在我房中做甚么!”西门庆哭道:“我的姐姐,我见你不好,心中舍不的你。”李瓶儿道:“好傻子,只不死,死将来你拦的住那些!”又道:“我有句话要对你说:我不知怎的,但没人在房里,心中只害怕,恰似影影绰绰有人在跟前一般。夜里要便梦见他,拿刀弄杖,和我厮嚷,孩子也在他怀里。我去夺,反被他推我一交,说他又买了房子,来缠了好几遍,只叫我去。只不好对你说。”西门庆听了说道:“人死如灯灭,这几年知道他往那里去了!此是你病的久,神虚气弱了,那里有甚么邪魔魍魉、家亲外祟!我如今往吴道官庙里,讨两道符来,贴在房门上,看有邪祟没有。”……


        那西门庆独自一个坐在书房内,掌着一枝蜡烛,心中哀恸,口里只长吁气,寻思道:“法官教我休往房里去,我怎生忍得!宁可我死了也罢。须厮守着和他说句话儿。”于是进入房中。见李瓶儿面朝里睡,听见西门庆进来,翻过身来便道:“我的哥哥,你怎的就不进来了?”因问:“那道士点得灯怎么说?”西门庆道:“你放心,灯上不妨事。”李瓶儿道:“我的哥哥,你还哄我哩,刚才那厮领着两个人又来,在我跟前闹了一回,说道:‘你请法师来遣我,我已告准在阴司,决不容你!’发恨而去,明日便来拿我也。”西门庆听了,两泪交流,放声大哭道:“我的姐姐,你把心来放正着,休要理他。我实指望和你相伴几日,谁知你又抛闪了我去了。宁教我西门庆口眼闭了,倒也没这等割肚牵肠。”那李瓶儿双手搂抱着西门庆脖子,呜呜咽咽悲哭,半日哭不出声。


        从作者对李瓶儿的这种态度,可以看出兰陵笑笑生的妇女观还停留传统的窠臼里,即女人是祸水、女人是水性杨花之辈。《金瓶梅》一书的女性,无论她来自哪个社会阶层,都是让人讨厌的淫妇,这明显反映了作者对女性认识充满了偏见与仇视。下列典型证据加以证实兰陵笑笑生的妇女观。⑴ 这部小说称大多数女性为“淫妇儿”;⑵ 该小说第二十三回的回目“癫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顺水流”;⑶ 作者给全书的女人大多安排了比较可悲的下场,尤以潘金莲的结局最为悲惨。兹录描绘潘金莲结局的文字如下:


        小说第八十七回写到:


         妇人慌忙叫道:"叔叔且饶,放我起来,等我说便了。"武松一提,提起那婆娘,旋剥净了,跪在灵桌子前。武松喝道:"淫妇快说!"那妇人唬得魂不附体,只得从实招说,将那时收帘子打了西门庆起,并做衣裳入马通奸,后怎的踢伤武大心窝,王婆怎地教唆下毒,拨置烧化,又怎的娶到家去,一五一十,从头至尾,说了一遍。王婆听见,只是暗中叫苦,说:"傻才料,你实说了,却教老身怎的支吾。"这武松一面就灵前一手揪着妇人,一手浇奠了酒,把纸钱点着,说道:"哥哥,你阴魂不远,今日武松与你报仇雪恨。"那妇人见势头不好,才待大叫。被武松向炉内挝了一把香灰,塞在他口,就叫不出来了。然后劈脑揪番在地。那妇人挣扎,把(髟狄)髻簪环都滚落了。武松恐怕他挣扎,先用油靴只顾踢他肋肢,后用两只手去摊开他胸脯,说时迟,那时快,把刀子去妇人白馥馥心窝内只一剜,剜了个血窟窿,那鲜血就冒出来。那妇人就星眸半闪,两只脚只顾登踏。武松口噙着刀子,双手去斡开他胸脯,扎乞的一声,把心肝五脏生扯下来,血沥沥供养在灵前。后方一刀割下头来,血流满地。迎儿小女在旁看见,唬的只掩了脸。武松这汉子端的好狠也。可怜这妇人,正是三寸气在千般用,一日无常万事休。亡年三十二岁。但见:手到处青春丧命,刀落时红粉亡身。七魄悠悠,已赴森罗殿上;三魂渺渺,应归枉成城中。好似初春大雪压折金钱柳,腊月狂风吹折玉梅花。这妇人娇媚不知归何处,芳魂今夜落谁家?


        古人有诗一首,单悼金莲死的好苦也:
     

         堪悼金莲诚可怜,衣裳脱去跪灵前。 
         谁知武二持刀杀,只道西门绑腿顽。 
         往事看嗟一场梦,今身不值半文钱。 
         世间一命还一命,报应分明在眼前。
    编辑:秋痕

    兰陵笑笑生之“兰陵”竟是“金华酒”
    曲度尽传春梦景 三套词曲掀翻西门庆得意(图)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