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红楼梦》专题研究
  • 《三国演义》研究
  • 《水浒传》研究
  • 《金瓶梅》研究
  • 《西游记》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 戏曲文学研究
  • □ 同类热点 □
  • 《西游记》研究 (一)
  • 《西游记》的原本及其改作
  • 《西游记》猪八戒形象新论
  • 《西游记》里菩提祖师的真实身份大揭密
  • 论《西游记》的双重价值兼述几个有争议的论点
  • 论《西游记》中猪八戒的角色定位
  • 西游记中玉帝为什么要请如来佛来降伏孙悟空(2)
  • 《西游记》研究
  • 西游记中玉帝为什么要请如来佛来降伏孙悟空(1)
  • 孙悟空“籍贯”、“故里”考论
  • “大闹天宫”中的孙悟空形象
  • 《西游记》沙僧形象新论
  • 《朴通事谚解》所引《西游记》考
  • 《西游记》中最难堪的一处硬伤
  • 西游记研究之三:孙悟空的武力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专题研究 >> 《西游记》研究
    猪八戒论考(2)

    发布时间: 2010/7/20 16:43:31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淮阴师范学院学报
    文字 〖 〗 )

      更重要的,上世纪70年代,洛阳西汉卜千秋墓后壁发现一幅很大的猪头神像,孙作云教授认为是“猪头方相”。我们觉得更可能是雷雨之神。证据之一是小说《西游记》常常参考的《酉阳杂俎》(唐段成式着)记载道:


      唐贞元中,宣州忽大雷雨,一物堕地,猪首,手足各两指,执一赤蛇啮之。俄顷,云暗而失,时皆图之。


      这跟天蓬元帅差不多,大概在天上犯了什么错误,随着雷雨“贬”到人间,而且现出了雷雨之神“猪”的原形。时皆图之,证明这类图像曾在民间流行,也许跟卜千秋墓的“猪头神”像相似。


      电视剧《西游记》就表现,被逐出天庭的天蓬元帅在雷雨晦冥之夜,稀里糊涂地跌进猪圈而变作小“公猪”。


      雷雨之神是能够辟邪、赶鬼的。中国和日本的一些“猪头神”造像都有辟除邪魅的作用。《酉阳杂俎》猪头的雷雨之神抓住蛇咬啮,蛇在这里是邪恶的象征。卜千秋墓后壁图画猪头神(雷雨之神?)确实有“镇墓”、“驱邪”的意图:避免毒蛇恶兽对墓主人的侵害。


      小说《西游记》说猪八戒做上门女婿的高老庄在“乌斯藏”国界,已进入西域。而《楚辞‧大招》说:



      原文     今译



      魂乎无西,  魂啊可别向西逃,
      西方流沙,  西方有流沙和沙暴,
      漭洋洋只。  洋洋漭漭把人包喳。
      豕首纵目,  猪头长着竖眼睛,
      被发鬣只。  满头乱发的鬼魅准碰到喳。
      长爪踞牙,  锯齿般的牙长长的爪,
      诶笑狂只。  狂笑乱喊在狞笑喳。


      这像被楚人“误读”或“曲解”的猪头神,样子确实丑陋可怕。说不定西域有“豕首”原生神话。



      《西游记》描写由动物变来的神怪妖魔,大多数都具有“三重”性质:人性/神性/动物性,而且把三者“融合”得恰到好处,写主要人物的孙悟空和猪八戒尤其成功。西方有哲学家说:人是什么?一半是神,一半是兽。也有说,“人”由1/3的人性、1/3的神性、1/3的兽性组成。这首先由于人是由动物(猿猴)进化来的,人的“本能”里确实有许多动物性的成分。但是人究竟是能够制造工具、能够理性思维、能够运用音节语言的“能动性”动物,首先具有上述的“人性”;人,更是文化的动物,创造了高度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当然比其他动物具有“神性”——何况神本来就是由人创造的“超级”的人。哲人的话有其深刻的地方。但是“兽性”、“神性”云云容易引起误解。我们通常不像他们那样论述《西游记》动物形“神怪”之性格构成。


      男人都好色,不“好色”恐怕不是真男人。公猪尤其好色,常常被用来讽刺欲望强烈的男性。莫泊桑有个短篇,描写一位不会追求女人,偏要摹仿巴黎式“风流”的男子,题目就叫《莫兰那只公猪》,为钱氏《管锥篇》所失引。中国小说里则有唐代牛僧儒《玄怪录》里的“乌将军”,是猪灵,却贪恋女色,逼人献美女为“祭”,为英雄郭元振斩落一蹄(这故事好像为《西游记》改头换面,变成金鱼精索取童男童女为祭)。食色互渗,好色跟贪吃一致,色欲跟食欲同样旺盛,这是猪的特征,《管锥篇》等已说得很透彻。



      近年浙江余姚瑶山和反山“良渚文化”墓地出土玉琮等宝器,其上有所谓“神人兽面”图纹。戴着“发形冠”的大女神,双手扶持着她巨大的乳房,这乳房正是构成她“半身”的野兽的眼睛,在肚脐以下;两腿以上的是其阴部——而这又是野兽那长着獠牙的血盆大口。这在艺术学上叫做“兼体造型”(某一人兽的器官“兼”为其他的鸟兽或其器官),常常见于草原萨满文化圈,包括亚欧草原“斯基泰人”(Scythians)的动物造型艺术。



      当然,还得承认,这些“动物精怪”还具有“神性”(或曰“超现实性”),例如会呼风唤雨,变化腾挪,或者移山倒海,神出鬼没,等等。不然, 猪八戒 不过是您院墙后面一头待宰的肥猪罢了。需要提醒的是,他们的“神性”往往是用极有特色的“人性”或“物性”的方式表现出来,所以仍然非常有趣,非常逗人喜欢——易言之,他们的“神性/人性/物性”时时刻刻揉合在一起,而且十分富于个性地表现出来,铺展开来,不时让您赏心悦目,开怀大笑,拍案叫绝。



      就说猪八戒吧,本领也是有的,比如,他“会变山,变树,变石头,变癞象,变水牛,变大胖汉”,咱们这些凡夫俗子就不会。可因为他是一头公猪,一位胖子,叫他变个玲珑剔透的小丫头,都实在困难。在金箍棒的威胁之下,只好“变个头来,就也像女孩儿面目,只是肚子胖大,郎伉不像”(第47回)。这就入情入理,使人信服。他并非不懂武艺,使起钉钯来也能“招架”几下,可他像个猪似地怕死,胆小,退缩,而且不顾脸面地表现出来,连伪装一下“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都不会,也没那个工夫。“不好了,风响是那话儿(妖怪)来了!”吓得面无人色。可孙悟空是个胆大包天、“无恶不作”的猴子,反而笑嘻嘻接待妖怪,“请自在受用”。弄得那妖怪也疑疑惑惑,犹犹豫豫起来,常年先吃童男,今年偏要先吃童女,吓得猪八戒手忙足乱,“扑的跳下来,现了本相,掣钉钯,劈手一筑”,筑下两片冰盘大鱼鳞来。这才叫猪八戒,才是人味十足,情趣盎然。



      可怜他最后修成正果,也不过封个“净坛使者”,充满反讽。对此,他是有意见的,责问道:“他们都成佛,如何把我做个净坛使者?”如来安慰说,这是个“有受用的品级”,因为他“口壮身慵,食肠宽大”。郑明娳说,这封号是由元剧《小尉迟斗将将鞭认父》里借来的,仍含讥刺:“若有人请我到的酒席上,且不吃酒,将各样好下饭狼餐虎噬,则一顿都噻了方才吃酒,以此号‘净盘将军’。”成了佛又如何呢?还不是换了顶新官帽的猪八戒?



      猪八戒这种“酒色财气”、“五毒俱全”的喜剧性格,使得它不论具有多少神性、佛性或超人性,其实都接近于“混沌”,接近于“自然”,不但与孙悟空的不好吃、不贪色构成对照(其实孙悟空也食水果,偶尔也有所“宣泄”),特别是跟超凡入圣的唐僧形成鲜明对比:淡菜素食,见到女人避之犹恐不及,整日价诵经参禅……简直不像个“人”;同时又胆小如鼠,遇事慌张,不分皂白,人妖颠倒,简直比猪八戒还可笑。相形之下,我们倒觉得猪老哥更有人情味,更亲切些。许多“人类的弱点”,包括一些跟猪性、神性关系不太大的小毛病,我们都能“理解”,都原谅,因为这些既不伤大雅,又情有可原。比如,他是个不大不小的神,又希望成佛,多少还能腾挪变化,到哪里都想方设法弄些宝物或食品,还偷偷地攒私房钱——活生生的一个庄稼汉,一个桑科‧潘扎(唐‧吉诃德的助手)。他被白象精捉拿,扔在水牢里。孙悟空变个阴间“勾司人”逗他。他报出孙悟空的大名,企图在阎罗王那里拉个关系,“长官,那里不是方便”,孙悟空便索取贿赂,要“好处费”。


      猪八戒:“有便有些儿,只是不多。”
      孙悟空:“在那里?快拿出来!”


      猪八戒:“可怜,可怜。我自做了和尚,到如今,有些善信的人家斋僧,见我食肠大,衬钱比他们略多些儿……”(第76回)



      好容易,零零碎碎,积攒了五钱银子,去银匠处“化整”时,“没天理,偷了我几分,只得四钱六分一块”,藏在耳朵窍中,却被孙悟空“诈”了出来。全在“道理”之外,又全在“情理”之中。正是这种数不尽的小幽默,造就了这部大喜剧。



      又比如说,人人都知道猪八戒是“呆子”,唐僧、沙和尚夸他老实、憨厚,孙悟空也以为“可欺”。可他在呆傻之中又爱耍些小聪明,恰是那些不成气候的小手段造成他既老实又狡诈的“恶名声”,成就着性格的复杂性,展开着情节的丰富性。并不老实的他却时时夸耀自己的老实:“若论老实,像师兄(孙悟空)就摆一队伍,也不如我。”“我生平不敢有一毫虚的。”


      猪八戒吃人参果,不知滋味,却白着眼混赖,问悟空、沙僧:“你两个吃的是甚么?”吃出了事,唐僧查问,猪八戒首先说:“我老实。不晓得。不曾见。”(第25回)他就借着自己的“老实”来撒谎,狡赖。又如,他奉命去巡山,去时倒也雄赳赳,气昂昂,可走了七八里地,便撇下钉钯,钻进草丛就睡,睡毕,想出妙计,拿大青石当唐僧等三人,打躬作揖地“演练”谎言:“他问甚么山。我若说是泥捏的,土做的,锡打的,铜铸的,面蒸的,纸糊的,笔划的,他们见说我呆哩,若讲这话,一发说呆了。”为了证明自己不呆,就编出什么“石头山”、“石头洞”、“铁叶门”,连谎都编不圆,却又叫孙悟空偷听到了,当着师父面给予揭发,弄得狼狈非常(第32回)。这就是猪八戒。这才是猪八戒。什么“便宜”都想讨,什么“坏事”都沾点边,可是什么坏心肠,什么“馊主意”都没本领、没“运气”实现,处处沾光,处处碰壁。“喜剧是危险边缘的艺术”,实现了的“罪恶”是很难造成幽默感的。猪是喜剧角色,猴是喜剧角色,吃人的鳄鱼就很难表演喜剧了。



      詹森论喜剧的审美特征说:喜剧嘲弄人类的愚蠢,但决不涉及罪恶——罪恶通常是悲剧或正剧的表现物件。猪八戒做妖精时也吃人——具体地血淋淋地“吃人”(具象的罪恶)就极难做成喜剧。卓别林的《大独裁者》讽刺的是希特勒的狂妄和群众性的迷信(“狂妄”和“迷信”都是愚蠢),却不描写他屠杀犹太人——那是《辛德勒的名单》的事。愚蠢只是“错误”而不是“罪恶”(所谓“内容”和“形式”的错位与分裂,或形式压倒内容,这便造成“错位”,造成所谓das-komische,即“滑稽”)。又如詹森所说,“错误人人都有,只分大小、早晚”;所以,喜剧人物正像我们普通人一样,往往一错再错,一误再误,处处碰壁,时时倒运,我们也不过一笑置之,用“欢笑”来解构愚蠢,以“玩世不恭”来疏导荒谬;正如詹森所说,“笑完了,心中仍充满希望,你对怪物尚且施恩,对人类自然宽恕”。



      小孩子为什么既热爱孙悟空,又喜欢猪八戒呢?孙悟空为他“解构”权威,为他缓和压力;猪八戒则为他承担“罪错”,为他“稀释”恐惧。“无美不归孙悟空,无丑不属猪八戒。”孙悟空使他“升华”为英雄,猪八戒让他“幻化”为智者——因为能够嘲笑傻瓜的都是聪明人。我们跟孩子一样都常常犯傻,常常犯错误(自以为聪明的人其实就是傻子)。正如果戈理《钦差大臣》结尾所揭发的:“你们笑什么?你们笑的是自己!”



      我们人人都想做孙悟空,其实都是猪八戒。


      耶稣基督为人类负担罪恶。猪八戒替我们负担错误。



      胡适教授论《西游记》有云:他骂了你,你还觉得这是一篇极滑稽,极有趣,无论谁看了都要大笑的神话小说。



      这就是《西游记》的伟大处。

    编辑:梁利

    猪八戒论考(1)
    《西游记》的儒释道文化解读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