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红楼梦》专题研究
  • 《三国演义》研究
  • 《水浒传》研究
  • 《金瓶梅》研究
  • 《西游记》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 戏曲文学研究
  • □ 同类热点 □
  • 《水浒传》的影响及其现实意义
  • 《水浒传》诗词大全(7)
  • 《水浒传·林教头风雪山神庙》赏析
  • 浅议《水浒传》中吴用形象的塑造
  • 水浒中的女人非丑即淫
  • 《水浒传》思想本质新论——评“农民起义说”等
  • 20世纪以来《水浒传》人物绰号研究述略(2)
  • 武术人读《水浒传》——狡猾属武松
  • 谈谈《水浒传》的研究情况
  • 《水浒传》诗词大全(2)
  • 《水浒传》是“为市井细民写心”的传神之作 (一)
  • 《水浒传》的简本与繁本
  • 《水浒传》王婆受的究竟是什么刑?(2)
  • 《水浒传》是“为市井细民写心”的传神之作(二)
  • 《水浒传》与中国绿林文化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专题研究 >> 《水浒传》研究
    《水浒传》诗词大全(7)

    发布时间: 2010/7/30 11:42:3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个人图书馆
    文字 〖 〗 )

    第六十四回 呼延灼夜月赚关胜 宋公明雪天擒索超

      古来豪杰称三国,西蜀东吴魏之北。卧龙才智谁能如?吕蒙英锐真奇特。中间虎将无人比,勇力超群独关羽。蔡阳斩首付一笑,芳声千古传青史。岂知世乱英雄亡,后代贤良有孙子。梁山兵困北京危,万姓荒荒如乱蚁。梁公请救赴京师,玉殿丝纶传睿旨。前军后合狼虎威,左文右武生光辉。中军主将是关胜,昂昂志气烟云飞。黄金铠甲寒光迸,水银盔展兜鍪重。面如重枣美须髯,锦征袍上蟠双凤。亲衫淡染鹅儿黄,雀靴雕弓金镞莹。紫骝骏马猛如龙,玉勒锦鞍双兽并。宝刀灿灿霜雪光,冠世英雄不可当。除此威风真莫比,重生义勇武安王。

      宋江振旅暂回营,飞虎坡前暗伏兵。杀得李成无处走,倒戈弃甲入京城。

      征袍穿蜀锦,铠甲露银花。金盔凤翅披肩,抹绿云靴护腿。马蹄荡起红尘,刀面平铺秋水。满空杀气从天降,一点朱缨滚地来。

      西江月

      汉国功臣苗裔,三分良将玄孙。绣旗飘挂动天兵,金甲绿袍相称。赤兔马腾腾紫雾,青龙刀凛凛寒冰。蒲东郡内产英雄,义勇大刀关胜。

      亡命呼延计最奇,单人疋马夜逃归。阵前假意鞭黄信,钩起梁山旧是非。

      千丈凌云豪气,一团筋骨精神。横枪跃马荡征尘,四海英雄难近。身着战袍锦绣,七星甲挂龙鳞。天丁元是郝思文,飞马当前出阵。

      西江月

      卷缩短黄须发,凹兜黑墨容颜。争开怪眼似双环,鼻孔朝天仰见。手内钢刀耀雪,护身铠甲连环。海骝赤马锦鞍鞯,郡马英雄宣赞。

      生居河北最英雄,累与朝廷立大功。双凤袍笼银叶铠,飞鱼袋插铁胎弓。勇如袁达安齐国,壮若灵神劈华峰。马上横担金蘸斧,索超名号急先锋。

      烂银深盖藏圈套,碎玉平铺作陷坑。 

      第六十五回 托塔天王梦中显圣 浪里白跳水上报冤

      岂知一夜乾坤老,卷地风严雪正狂。隐隐林边排剑戟,森森竹里摆刀枪。六花为阵成机堑,万里铺银作战场。却似玉龙初斗罢,满天鳞甲乱飞扬。

      西江月

      嘹唳冻云孤雁,盘旋枯木寒鸦。空中雪下似梨花,片片飘琼乱洒。玉压桥边酒旆,银铺渡口鱼艖。前村隐隐两三家,江上晚来堪画。

      宋江偶尔患疮痍,张顺江东去请医。烟水芦花深夜后,图财致命更堪悲。

      肘后良方有百篇,金针玉刃得师传。重生扁鹊应难比,万里传名安道全。

      蕙质温柔更老成,玉壶明月逼人清。步摇宝髻寻春去,露湿凌波步月行。丹脸笑回花萼丽,朱弦歌罢彩云停。愿教心地常相忆,莫学章台赠柳情。

      久恋烟花不肯休,临行留滞更绸缪。铁心张顺无情甚,白刃横飞血漫流。

      盗金昔日沉张顺,今日何期向水撺。终须一命还一命,天道昭昭冤报冤。

      将军发背少宁安,千里迎医道路难。四腿俱粘双甲马,星驰电逐奔梁山。

      北京城内,变成火窟枪林;大名府中,翻作尸山血海。谈笑鬼神皆丧胆,指挥豪杰尽倾心。 

      第六十六回 时迁火烧翠云楼 吴用智取大名府

      野战攻城事不通,神谋鬼计运奇功。星桥铁锁悠悠展,火树银花处处同。大府忽为金璧碎,高楼翻作祝融红。龙群虎队真难制,可愧中书智力穷。

      卢生石秀久幽囚,豪杰分头去复仇。只待上元灯火夜,一时焚却翠云楼。

      八路军兵似虎狼,横天杀气更鹰扬。安排盖地遮天技,要使鳌山变杀场。

      北京三五风光好,膏雨初晴春意早。银花火树不夜城,陆地拥出蓬莱岛。烛龙街照夜光寒,人民歌舞欣时安。五凤羽扶双贝阙,六鳌背驾三神山。红妆女立朱帘下,白面郎骑紫骝马。笙箫嘹亮入青云,月光清射鸳鸯瓦。翠云楼高侵碧天,嬉游来往多婵娟。灯球灿烂若锦绣,王孙公子真神仙。游人轇轕尚未绝,高楼顷刻生云烟。

      回禄施威特降灾,薰天烈焰涨红埃。黄童白叟皆惊惧,又被雄兵混杀来。

      烟迷城市,火燎楼台。千门万户受灾危,三市六街遭患难。鳌山倒塌,红光影里碎琉璃。屋宇崩摧,烈焰火中烧翡翠。前街傀儡,顾不得面是背非。后巷清音,尽丢坏龙笙凤管。斑毛老子,猖狂燎尽白髭须。绿发儿郎,奔走不收华盖伞。耍和尚烧得头焦额烂,麻婆子赶得屁滚尿流。踏竹马的暗中刀枪,舞鲍老的难免刃槊。如花仕女,人丛中金坠玉崩。玩景佳人,片时间星飞云散。瓦砾藏埋金万斛,楼台变作祝融墟。可惜千年歌舞地,翻成一片战争场。

      狱囚遇赦重回禁,病客逢医又上床。

      第六十七回 宋江赏马步三军 关胜降水火二将

      申哙庄公臂断截,灵辄车轮亦能折。专诸鱼肠数寸锋,姬光座上流将血。路傍手发千钧槌,秦王副车烟尘飞。春秋壮士何可比?泰山一死如毛羽。豫让酬恩荆轲烈,分尸碎骨如何说。吴国要离刺庆忌,赤心赴刃亦何丑。得人小恩施大义,剜心刎头那回首。丈夫取义能舍生,岂学儿曹夸大口。

      玺书招抚是良谋,赵鼎名言孰与俦。堪笑蔡京多误国,反疏忠直快私仇。

      李逵斗胆人难及,便要随军报不平。只为宋江军令肃,手持双斧夜深行。

      相扑丛中人尽伏,拽拳飞脚如刀毒。劣性发时似山倒,焦挺从来没面目。

      狰狞丑脸如锅底,双睛叠暴露狼唇。放火杀人提阔剑,鲍旭名唤丧门神。

      凤目卧蚕眉,虬髯黑面皮。锦袍笼獬豸,宝甲嵌狻猊。马跨东洋兽,人擎北斗旗。凌州圣水将,英勇单廷珪。

      朗朗明星露双目,团团虎面如紫玉。锦袍花绣荔枝红,衬袄云铺鹦鹉绿。行来好似火千团,部领绛衣军一簇。世间人号神火将,此是凌州魏定国。

      宋江调拨军兵,来打这个去处。重报旧仇,再雪前恨。情知语是钩和线,从头钩出是非来。 

      第六十八回 宋公明夜打曾头市 卢俊义活捉史文恭

      恢恢天纲实无端,消息盈虚未易观。不向公家遵礼度,却从平地筑峰峦。宋江水浒心初遂,晁盖泉台死亦安。天道好还非谬语,身亡家破不胜叹。

      梁山泊五军先锋,马军遇水叠桥;水浒寨六丁神将,步卒逢山开路。七星旗带,飘飘散天上乌云;八卦阵图,隐隐动山前虎豹。鞍上将齐披铁铠,坐下马都带铜铃。九洞妖魔离海内,十方神将降人间。

      头戴金盔,身披铁铠。腰系绒绦,坐骑快马。弯弓插箭,身挂绯袍。脚踏宝镫,手拈钢枪。

      拍马横枪要出尖,当场挑战势翩翩。不知暗中雕翎箭,一命悠悠赴九泉。

      头上金盔耀日光,身披铠甲赛冰霜。坐骑千里龙驹马,手执朱缨丈二枪。

      可怪曾家事不谐,投降特地贡书来。宋江要雪天王恨,半夜驱兵卷杀来。

      教梁山泊内,重添两个英雄,东平府中,又惹一场灾祸。天罡尽数投忠义,地煞齐临水浒来。

      第六十九回 东平府误陷九纹龙 宋公明义释双枪将

      神龙失势滞飞升,得遇风雷便不情。豪杰相逢鱼得水,英雄际会弟投兄。千金伪买花娘俏,一让能成俊义名。水战火攻人罕敌,绿林头领宋公明。

      尧舜推贤万古无,禹汤传后亦良图。谁知聚啸山林者,揖让谦恭有盛谟。

      不好资财惟好义,貌似金刚离古寺。身长唤做险道神,此是青州郁保四。

      蚱蜢头尖光眼目,鹭鹚瘦腿全无肉。路遥行走疾如飞,杨子江边王定六。

      万种风流不可当,梨花带雨玉生香。翠禽啼醒罗浮梦,疑是梅花靓晓妆。

      可叹虔婆伎俩多,粉头无奈苦教唆。早知暗里施奸狡,错用黄金买笑歌。

      史进怆惶已就擒,当官拷掠究来音。若非顾媪通消息,怎救圜中万死身。

      两面旗牌耀日明,简银铁铠似霜凝。水磨凤翅头盔白,锦绣麒麟战袄青。一对白龙争上下,两条银蟒递飞腾。河东英勇风流将。能使双枪是董平。

      再施忠义轻舒手,复夺资储锦绣城。

      第七十回 没羽箭飞石打英雄 宋公明弃粮擒壮士

      龙虎山中降敕宣,销魔殿上散霄烟。致令煞曜离金阙,故使罡星下九天。战马频嘶杨柳岸,征旗布满藕花船。只因肝胆存忠义,留得清名万古传。

      头巾掩映茜红缨,狼腰猿臂体彪形。锦衣绣袄袍中,微露透深青。雕鞍侧坐,青骢玉勒马轻迎。葵花宝镫,振响熟铜铃。倒拖雉尾,飞走四蹄轻。金环摇动,飘飘玉蟒撒朱缨。锦袋石子,轻轻飞动似流星。不用强弓硬弩,何须打弹飞铃,但着处,命归空。东晶马骑将,没羽箭张清。

      手执标枪惯飞舞,盖世英雄诚未睹。斑烂锦体兽吞头,龚旺名为花项虎。

      虎骑奔波出阵门,双腮连项露疤痕。到处人称中箭虎,手搭飞叉丁得孙。

      张清神手拨天关,暗里能将石子攀。一十五人都打坏,脚瘸手跛奔梁山。

      祖代英雄播英武,义胆忠肝咸若古。披坚自可为干城。佐郡应须是公辅。东昌骁将名张清,豪气凌霄真可数。阵云冉冉飘征旗,劲气英英若痴虎。龙鳞铁甲披凤毛,宫锦花袍明绣补。坐骑一疋大宛驹,袖中暗器真难睹。非鞭非简亦非枪,阵上陨石如星舞。飞来猛将不能逃,中处应令倒旗鼓。感人义气成大恩,此日归心甘受虏。天降罡星大泊中,烨烨英声传水浒。

      传家艺术无人敌,安骥年来有神力。回生起死妙难言,拯惫扶危更多益。鄂公乌骓人尽夸,郭公騄駬来渥洼。吐蕃枣骝号神驳,北地又羡拳毛騧。腾骧騋皆经见,衔橛背鞍亦多变。天闲十二旧驰名,手到病除能应验。古人已往名不刊,只今又见皇甫端。解治四百零八病,双瞳炯炯珠走盘。天集忠良真有意,张清鹗荐诚良计。梁山泊内添一人,号名紫髯伯乐裔。

      三十六天罡临化地,七十二地煞闹中原。 

      第七十一回 忠义堂石碣受天文 梁山泊英雄排座次

      光耀飞离上窟间,天罡地煞降尘寰。说时豪气侵肌冷,讲处英风透胆寒。仗义疏财归水泊,报仇雪恨下梁山。堂前一卷天文字,付与诸公仔细看。

      香腾瑞霭,花簇锦屏。一千条画烛流光,数百盏银灯散彩。对对高张羽盖,重重密布幢幡。风清三界步虚声,月冷九天垂沆瀣。金钟撞处,高功表进奏虚皇;玉佩鸣时,都讲登坛朝玉帝。绛绡衣星辰灿烂,芙蓉冠金碧交加。监坛神将狰狞,直日功曹勇猛。道士齐宣宝忏,上瑶台酌水献花;真人密诵灵章,按法剑踏罡布斗。青龙隐隐来黄道,白鹤翩翩下紫宸。

      蕊笈琼书定有无,天门开阖亦糊涂。滑稽谁造丰亨论?至理昭昭敢厚诬。

      忠义堂前启道场,敬伸丹悃醮虚皇。精诚感得天书降,凤篆龙章仔细详。月明风冷醮坛深,鸾鹤空中送好音。地煞天罡排姓字,激昂忠义一生心。

      虎噬狼吞兴已阑,偶摅心愿欲招安。武松不解公明意,直要纵横振羽翰。

      舞榭歌台,翻为瓦砾之场;柳陌花街,变作战争之地。猛虎直临丹凤阙,杀星夜犯卧牛城。

       第七十二回 柴进簪花入禁院 李逵元夜闹东京

      圣主忧民记四凶,施行端的有神功。等闲冒籍来宫内,造次簪花入禁中。潜向御屏剜姓字,更乘明月展英雄。纵横到处无人敌,谁向斯时竭寸衷?

      州名汴水,府号开封。逶迤接吴楚之邦,延亘连齐鲁之地。周公建国,毕公皋改作京师。两晋春秋,梁惠王称为魏国。层叠卧牛之势,按上界戊己中央。崔嵬伏虎之形,像周天二十八宿。王尧九让华夷,太宗一迁基业。元宵景致,鳌山排万盏华灯。夜月楼台,风辇降三山琼岛。金明池上三春柳,小苑城边四季花。十万里鱼龙变化之乡,四百座军州辐辏之地。黎庶尽歌丰稔曲,娇娥齐唱太平词。坐香车佳人仕女,荡金鞭公子王孙。天街上尽列珠玑,小巷内遍盈罗绮,霭霭祥云笼紫阁,融融瑞气罩楼台。

      一自梁王,初分晋地,双鱼正照夷门。卧牛城阔,相接四边村。多少金明陈迹,上林苑花发三春。绿杨外溶溶汴水,千里接龙津。潘樊楼上酒,九重宫殿,凤阙天阍。东风外,笙歌嘹亮堪闻。御路上公卿宰相,天街畔帝子王孙。堪图画,山河社稷,千古汴京尊。

      少年声价冠青楼,玉貌花颜世罕俦。万乘当时垂睿眷,何惭壮士便低头。

      浩气冲天贯斗牛,英雄事业未曾酬。手提三尺龙泉剑,不斩奸邪誓不休!

      绛都春

      融和初报,乍瑞霭霁色,皇都春早。翠幰竞飞,玉勒争驰,都闻道鳌山彩结蓬莱岛。向晚色,双龙衔照。绛霄楼上,彤芝盖底,仰瞻天表。缥缈风传帝乐,庆玉殿共赏,群仙同到。迤逦御香,飘满人间开嬉笑。一点星球小,渐隐隐鸣稍声杳。游人月下归来,洞天未晓。

      天南地北,问乾坤何处可容狂客?借得山东烟水寨,来买凤城春色。翠袖围香,绛绡笼雪,一笑千金值。神仙体态,薄幸如何消得!想芦叶滩头,蓼花汀畔,皓月空凝碧。六六雁行连八九,只等金鸡消息。义胆包天,忠肝盖地,四海无人识。离愁万种,醉乡一夜头白。

      铁锁星桥烂不收,翠华深夜幸青楼。六宫多少如花女,却与倡淫贱辈游。

      声吼巨雷离店肆,手提大斧劈城门。 

      第七十三回 黑旋风乔捉鬼 梁山泊双献头

      蛇藉龙威事不诬,奸欺暗室古谁无。只知行劫为良策,翻笑彝伦是畏途。狄女怀中诛伪鬼,牛头山里戮凶徒。李逵救得良人女,真是梁山大丈夫。

      绿酒乌猪尽力噇,奸夫淫女正同床。山翁谬认为邪鬼,断送绸缪两命亡。

      恶性掀腾不自由,房中剁却两人头。痴翁犹自伤情切,独立西风哭未休。

      依草凶徒假姓名,花颜闺女强抬行。李逵不细穷来历,浪说公明有此情。

      李逵闹攘没干休,要砍梁山寨主头。欲辩是非分彼此,刘家庄上问来由。

      三家对证已分明,方显公平正大情。此日负荆甘请罪,可怜噂沓愧余生。

      寻贼潜居古庙堂,风寒月冷转凄凉。夜深偶获山林客,说出强徒是董王。

      弓鞋窄窄剪春罗,香沁酥胸玉一窝。丽质难禁风雨骤,不胜幽恨蹙秋波。

      共动了泰安州,大闹了祥符县。东岳庙中双虎斗,嘉宁殿上二龙争。 

      第七十四回 燕青智扑擎天柱 李逵寿张乔坐衙

      罡星飞出东南角,四散奔流绕寥廓。徽宗朝内长英雄,弟兄聚会梁山泊。中有一人名燕青,花绣遍身光闪烁。凤凰踏碎玉玲珑,孔雀斜穿花错落。一团俊俏真堪夸,万种风流谁可学!锦体社内夺头筹,东岳庙中相赛搏。功成身退避嫌疑,心明机巧无差错。世间无物堪比论,金风未动蝉先觉。

      骁勇燕青不可扳,当场跌扑有机关。欲寻敌手相论较,特地驱驰上泰山。

      李逵平昔性刚强,相伴燕青上庙堂。只恐途中闲惹事,故令推病卧枯床。

      庙居岱岳,山镇乾坤。为山岳之至尊,乃万神之领袖。山头伏槛,直望见弱水蓬莱。绝顶攀松,尽都是密云薄雾。楼台森耸,疑是金乌展翅飞来。殿阁剩棱层,定觉玉兔腾身走到。雕梁画楝,碧瓦朱檐。凤扉亮槅映黄纱,龟背绣帘垂锦带。遥观圣像,九旒冕舜目尧眉。近睹神颜,兖龙袍汤肩禹背。九天司命,芙蓉冠掩映绛绡衣。炳灵圣公,赭黄袍偏称蓝田带。左侍下玉簪珠履,右侍下紫绶金章。阖殿威严,护驾三千金甲将。两廊猛勇,勤王十万铁衣兵。五岳楼接东宫,仁安殿紧连北阙。蒿里山下,判官分七十二司。白骡庙中,土神按二十四气。管火池铁面太尉,月月通灵。掌生死五道将军,年年显圣。御香不断,天神飞马报丹书。祭祀依时,老幼望风皆获福。嘉宁殿祥云杳霭,正阳门瑞气盘旋。万民朝拜碧霞君,四远归依仁圣帝。

      头绾一窝穿心红角子,腰系一条绛罗翠袖。三串带儿拴十二个玉蝴蝶牙子扣儿,主腰上排数对金鸳鸯踅褶衬衣。护膝中有铜裆铜裤,缴臁内有铁片铁环。紥腕牢拴,踢鞋紧系。世间架海擎天柱,岳下降魔斩将人。

      百万人中较艺强,轻生捐命等寻常。试看两虎相吞啖,必定中间有一伤。

      牧民县令古贤良,想是腌臜没主张。怪杀李逵无道理,琴堂闹了闹书堂。

      千千金戈铁骑,密布山头;簇簇战舰艨艟,平铺水面。误冲邪祟,恼犯魔王。香醪翻做烧身药,丹诏应为引战书。

      第七十五回 活阎罗倒船偷御酒 黑旋风扯诏谤徽宗

      祸福渊潜未易量,两人行事太猖狂。售奸暗抵黄封酒,纵恶明撕彩凤章。爽口物多终作疾,快心事过必为殃。距堙轒辒成虚谬,到此翻为傀儡场。

      一封丹诏下青云,特地招安水浒军。可羡明机张叔夜,预知难以策华勋。

      贝锦生谗自古然,小人凡事不宜先。九天恩雨今宣布,抚谕招安未十全。

      太尉承宣出帝乡,为招忠义欲归降。卑身辱国难成事,反被无端骂一场。

      千千铁骑,布满山川;万万战舡,平铺绿水。

      只凭飞虎三千骑,卷起貔貅百万兵。 

      第七十六回 吴加亮布四斗五方旗 宋公明排九宫八卦阵

      廊庙徽猷岂不周,山林却有过人谋。凤无六翮难高举,虎入深山得自由。四斗五方排阵势,九宫八卦运兵筹。陷兵损将军容失,犬马从知是寇仇。

      兵分九队,旗列五方。绿沉枪,点钢枪,鸦角枪,布遍野光芒。青龙刀,偃月刀,雁翎刀,生满天杀气。雀画弓,铁胎弓,宝雕弓,对插飞鱼袋内。射虎箭,狼牙箭,柳叶箭,齐攒狮子壶中。撶车弩,漆抹弩,脚登弩,排满前军。开山斧,偃月斧,宣花斧,紧随中队。竹节鞭,虎眼鞭,水磨鞭,齐悬在肘上。流星槌,鸡心槌,飞抓槌,各带在身边。方天戟,豹尾翩翻。丈八矛,珠缠错落。龙文剑掣一汪秋水,虎头牌画几缕春云。先锋猛勇,领拔山开路之精兵。元帅英雄,统喝水断桥之壮士。左统军振举威风,有斩将夺旗之手段。右统军恢弘胆略,怀安邦济世之才能。碧油幢下,东厅枢密总中军。宝纛旗边,护驾亲军为羽翼。震天鼙鼓摇山岳,映日旌旗避鬼神。

      枪横鸦角,刀插蛇皮。销金的巾帻佛头青,挑绣的战袍鹦哥绿。腰系绒绦真紫色,足穿气袴软香皮。雕鞍后对悬锦袋,内藏打将的石子。战马边紧挂铜铃,后插招风的雉尾。骠骑将军没羽箭,张清哨路最当先。

      人人虎体,个个彪形。当先两座恶星神,随后二员真杀曜。李逵手持双斧,樊瑞腰掣龙泉。项充牌画玉爪狻猊,李衮牌描金睛獬豸。五百人绛衣赤袄,一部从红旆朱缨。青山中走出一群魔,绿林内进开三昧火。

      盔顶朱缨飘一颗,猩猩袍上花千朵。狮蛮带束紫玉团,狻猊甲露黄金锁。狼牙木棍铁钉排,龙驹遍体胭脂抹。红旗招展半天霞,正按南方丙丁火。

      蓝靛包巾光满目,悲翠征袍花一族。铠甲穿连兽吐环,宝刀闪烁龙吞玉。青骢遍体粉团花,战袄护身鹦鹉绿。碧云旗动远山明,正按东方甲乙木。

      漠漠寒云护太阴,梨花万朵叠层琛。素色罗袍光闪闪,烂银铠甲冷森森。赛霜骏马骑狮子,出白长枪搦绿沉。一簇旗幡飘雪练,正按四方庚辛金。

      堂堂卷地乌云起,铁骑强弓势莫比。皂罗袍穿龙虎躯,乌油甲挂豺狼体。鞭似乌龙搦两条,马如泼墨行千里。七星旗动玄武摇正按北方壬癸水。

      擐甲披袍出战场,手中拈着两条枪。雕弓鸾凤壶中插,宝剑沙鱼鞘内藏。束雾衣飘黄锦带,腾空马顿紫丝缰。青旗红焰龙蛇动,独据东南守巽方。

      当先涌出英雄将,赳赳威风添气象。鱼鳞铁甲紧遮身,凤翅金盔拴护项。冲波战马似龙形,开山大斧如弓样。红旗白甲火光飞,正据西南坤位上。

      虎坐雕鞍胆气昂,弯弓插箭鬼神慌。朱缨银盖遮刀面,绒缕金铃贴马傍。盔顶穰花红错落,甲穿柳叶翠遮藏。皂旗青甲烟云内,东北天山守艮方。

      雕鞍玉勒马嘶风,介胄棱层黑雾濛。豹尾壶中银镞箭,飞鱼袋内铁胎弓。甲边翠缕穿双凤,刀面金花嵌小龙。一簇白旗飘黑甲,天门西北是乾宫。

      熟铜锣间花腔鼓,簇簇攒攒分队伍。戗金铠甲赭黄袍,剪绒战袄葵花舞。垓心两骑马如龙,阵内一双人似虎。周围绕定杏黄旗,正按中央戊己土。

      冠簪鱼尾圈金线,甲皱龙鳞护锦衣。凛凛身躯长一丈,中军守定杏黄旗。

      铠甲斜拴海兽皮,绛罗巾帻插花枝。茜红袍袄香绵甲,守定中军帅字旗。

      一个战袍披锦绮,一个铠甲绣狻猊。一个稳把骅骝跨,一个能将骏马骑。一个钢枪威气重,一个利剑雪光飞。一个紧护中军帐,一个常依宝纛旗。

      踞鞍立马天风里,铠甲辉煌光焰起。麒麟束带称狼腰,獬豸吞胸当虎体。冠上明珠嵌晓星,鞘中宝剑藏秋水。方天画戟雪霜寒,风动金钱豹子尾。

      三叉宝冠珠灿烂,两条雉尾锦斓斑。柿红战袄遮银镜,柳绿征裙压绣鞍。束带双跨鱼獭尾,护心甲挂小连环。手持画杆方天戟,飘动金钱五色幡。

      虎皮磕脑豹皮裈,衬甲衣笼细织金。手内钢叉光闪闪,腰间利剑冷森森。冲剑窟,入刀林,弟兄端的有胸襟。两只盖地包天胆,一对诛龙斩虎人。

      乌纱唐帽通犀带,素白罗襕乾皂靴。慷慨胸中藏秀气,纵横笔下走龙蛇。

      绿纱巾插玉螳螂,香皂罗衫紫带长。为吏敢欺萧相国,声名寰海把名扬。

      一个皮主腰乾红簇就,一个罗踢串彩装成。一个双环扑兽创金明,一个头巾畔花枝掩映。一个白纱衫遮笼锦体,一个皂秃袖半露鸦青。一个将漏尘斩鬼法刀擎,一个把水火棍手中提定。

      锦鞍骏马紫丝缰,金翠花枝压鬓傍。雀画弓悬一弯月,龙泉剑挂九秋霜。绣袍巧制鹦哥绿,战服轻裁柳叶黄。顶上缨花红灿烂,手执金丝铁杆枪。

      蜀锦鞍鞯宝镫光,五明骏马玉玎当。虎筋弦扣雕弓硬,燕尾稍攒羽箭长。绿锦袍明金孔雀,红鞓带束紫鸳鸯。参差半露黄金甲,手执银丝铁杆枪。

      西江月

      头巾侧一根雉尾,束腰下四颗铜铃,黄罗衫子晃金明,飘带绣裙相称。兜小袜麻鞋嫩白,厌腿絣护膝深青。旗标令字号神行,百十里登时取应。

      西江月

      褐纳袄满身锦衬,青包巾遍体金销。鬓边一朵翠花娇,鸂鶒玉环光耀。红串绣裙裹肚,白裆素练围腰。落生弩子棒头挑,百万军中偏俏。

      西江月

      如意冠玉簪翠笔,绛销衣鹤舞金霞。火神朱履映桃花,环佩玎当斜挂。背上雌雄宝剑,匣中微喷光华。青罗伞盖拥高牙,紫骝马雕鞍稳跨。

      西江月

      白道服皂罗沿襈,紫丝绦碧玉钩环。手中羽扇动天关,头上纶巾微岸。贴里暗穿银甲,垓心稳坐雕鞍。一双铜练挂腰间,文武双全师范。

      凤翅盔高攒金宝,浑金甲密砌龙鳞。锦征袍花朵簇阳春,锟吾剑腰悬光喷。绣腿絣绒圈翡翠,玉玲珑带束麒麟。真珠伞盖展红云,第一位天罡临阵。

      从前作过事,没幸一齐来。数只皂雕追紫燕,一群猛虎啖羊羔。

    编辑:陶平

    《水浒传》诗词大全(6)
    《水浒传》诗词大全(8)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