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8月书刊销量排行榜
  • 2006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
  • 《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目录(4)
  • “选秀文化”的意义
  • 《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目录(3)
  • 我们应该怎样看“超女”“快男”?
  • 《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目录(2)
  • 当代纯文学的困境与出路
  • 卡波特经典小说《蒂凡尼的早餐》中文版面世
  • 盗墓小说也有“后时代”?
  • 中华诗歌中的传统精神宝库
  • 王安忆痛批当下“美女文学”怪现象
  • 严歌苓:不折不扣的寄居者(1)
  • 《教学设计(第三版)》
  • 田耳:从“边城”出发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文坛动态
    从余秋雨的书中看余秋雨的“垃圾信息”(2)

    发布时间: 2010/8/2 10:08:35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文学报
    文字 〖 〗 )

    一条鲜为人知的信息是关于余秋雨父亲余学文先生的:“我的爸爸余学文,因为议论过‘文革’之类莫须有的罪名被打成右派,十年蒙冤”(《我赶上了这巨大的历史机遇》,《我这三十年——10位文化名人口述改革开放》陈志红、陈志主编,花城出版社2008年12月第1版)。

    从不曾听说有人因为议论‘文革’被划为右派。要划的话,“踢开党委闹革命”的红卫兵就个个都是右派了。造反派把人打成“漏网右派”是有的,但那是两码事,算的还是1957年的账。难道上海情况特殊,“文革”运动中还裹套了个“反右”运动?退一步说,即便余学文先生是我神州大地反“文革”第一人,也只能被打成现行反革命,怎么可能被打成右派呢?难道真如7月18日《东方早报》的一篇文章题目,《余老师病了》吗?

    余秋雨应该记得,他曾经告诉过我们,父亲余学文在“文革”时被打倒的罪名是“阶级异己分子”,此前他一直都是这样说的。在他的2004年出版的记忆文学《借我一生》登录的大批判简报中,有下列字句:

    “罪行累累、混入党内的阶级异己分子余学文,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发动后就靠了边”、“打倒混入党内的阶级异己分子余学文”。(《借我一生》588页)为了给历史立此存照,他还把大批判简报附列书后,据说这些简报已经陈列在故居供人“瞻仰”了。

    四年之后,2008年12月,余秋雨忽然嘴巴叭嗒一下,蹦出的说法既新鲜又怪异:因为议论过“文革”之类莫须有的罪名被打成右派。

    说真话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不必记住过去说过的话,不会有穿帮的危险。很遗憾,余先生享受不到这个好处。

    垃圾信息的误导结果是明显的,连这篇口述文章的作者郭珊也被误导,在该文的延伸阅读(《我这三十年》68页)上赫然写着这样的字句:“文革”时期,余秋雨的父亲被错划为右派。如此说来,中国在“文革”时期的确曾经划过右派。请研究“反右”和“文革”历史的专家们注意这条新出现的史料,共和国的历史需要改写。

    余学文是历史,但不是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历史不能与时俱进随意改写。余学文也不是《道士塔》中的王道士,可以恣意想象。他是余秋雨他爹,是一种真实的存在。尽管余学文先生已经故去,但即使是儿子,即使这个儿子是个学者,前面还加著名,也无权乱写他的历史。

    《借我一生》面世之后,邓宾善在《档案春秋》2005年第1期撰文《有关余秋雨父亲的几件往事》。作者曾经是余学文的同事,1966年至1972年同在静安区糖业烟酒公司。他如是说:“由于自己很早就离开了泰昌中心店,因此对余秋雨书中写到的余经理进一步受审查的情况,也是闻所未闻”。邓宾善是“在运动开始后不久就借调到公司搞通讯报导工作”,他特别强调“在余秋雨书中被述及的与他父亲一案有关的一些人,不是我的朋友,就是我的同事”。用的词竟是“闻所未闻”,质疑的含义自在其中。可见连原来余秋雨关于父亲的种种说法是否真实尚且不得而知,更不要说新冒出来的“右派”之论了。在当今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对其真伪的鉴别确实十分重要,对余秋雨尤其要一百倍的小心。

    “读书一定要有选择!”余秋雨这句话真的说对了!

    窦文涛讲过一个笑话:拍年画华南虎的周正龙告诉邻居,他在动物园看到了老虎,居然没有人愿意相信。余秋雨先生可曾想过,以后即便他告诉人们现在几点钟,怕也有人不敢相信的。

    当撒谎成为习惯,诚信就会遭遇危机。最近热议的某些名人涉嫌抄袭、学历造假事件表明,社会有权拷问公众人物的诚信。

    编辑:秋痕

    从余秋雨的书中看余秋雨的“垃圾信息”(1)
    作家北村:文学没死,只是变异了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