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几多天涯沦落人:87版《红楼梦》背后的故事(1)
  • 元杂剧衰亡的原因是什么?
  • 李孟嘉:浅谈京剧基本功的五功四法
  • “国人不宜”的裸戏裸露了什么?
  • 《汉宫秋》的主题思想是什么?
  • 香艳和情色不是灵丹妙药:浅析新版《鹿鼎记》的致命伤
  • 邓贤:远征军体现“大国之魂”
  • 战争电影里的人性与反思
  • “战争版科教片”啼笑皆非—评电视剧《仁者无敌》
  • 当代喜剧电影中的“戏仿”:表征与意义
  • 《见龙卸甲》让我站在韩国人一边
  • 用肉欲表现艺术:导演的心理暗示
  • 《毛泽东回韶山》一部爱国主义教育的好影片
  • 沪上十余位文艺评论家齐聚《杏花雨》研讨会
  • 三国英雄数马超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影视、戏曲评论
    几多天涯沦落人:87版《红楼梦》背后的故事(1)

    发布时间: 2010/8/13 8:55:49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新华网
    文字 〖 〗 )

     1986年1月,邓小平的头像再次成为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八十年代的前半程,中国的改革波澜壮阔,引起了世界的惊叹。从80年代中期开始,曾经抢手的布票、粮票、肉票、油票逐渐退出了流通领域,基本生活用品的供应不再短缺。普通人从切身处境的变化,感受到了经济改革的巨大威力。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口号得到了真正的贯彻。一份《高技术研究计划纲要》在1986年3月获得批准立项,生物技术、航天技术、信息技术、先进防御技术、自动化技术、能源新技术的发展得到了国家的重点支持,史称“863计划”。这一计划的实施,突破了一批重大关键技术,缩小了中国和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

    文化艺术领域一样跃动着澎湃的生机和活力。1986年,在北京举行的纪念国际和平年音乐会上,摇滚歌手崔健穿了一身农装走上舞台,演唱了他的新作《一无所有》。歌曲结束时,被震撼的观众起立鼓掌。从此,他就成了青年人的音乐和精神偶像。

    1987年,《当代电影》杂志连续三七刊登了关于娱乐片问题的大讨论,电影从艺术神坛上跌入民间文化的尘埃中。随后,拍摄娱乐片被官方作为一个重要的引导方向提了出来,一大批国产武打、破案电影进占影院。这一年,美国电影《霹雳舞》在中国年轻人中引爆了舞蹈激情,太空步、传感手、擦玻璃、肩转、背转,这些新奇的动作让人目眩神驰。也许是受这部电影的影响,导演田壮壮拍摄了《摇滚青年》,记录和这段都市青年投身热舞的时代风潮。由于影片新鲜、热辣、与年轻人息息相通,创下了300万元的票房纪录。

    经济在机器的轰鸣中起飞,都市在多彩的舞姿中躁动,电影在娱乐的大旗下嬗变。在价值更迭的社会气息中,中央电视台投拍的两部古典名著电视剧《红楼梦》和《西游记》先后制作完成。古典名著是摹写中国人的最感性也最理性的教科书,从1982年到1997年,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将“三、水、西、红”四大名著全部搬上了荧屏。这几部剧无一例外地走了精雕细刻路线,也无一例外地成为中国电视宝库中的经典。

     

    (1)争议《红楼梦》

    早在1979年,导演王扶林去英国访问的时候,看到莎士比亚剧作被大量改编成了影视作品,就产生了拍摄古典名著《红楼梦》的念头。回国以后,这一设想得到了中央电视台领导和红学家们的支持。1983年2月成立了筹备组,5月成立编剧组,8月成立顾问委员会。1983年2月成立筹备组;12月完成剧本初稿。1984年春夏,剧组在北京圆明园先后举办了两期红剧演员学习班,从全国各地数万名候选人中遴选出的一百多名演员在此研究原著,分析角色,学习才艺。经过几次录象,反复比较,最终确定了各自的角色,进入拍摄阶段。历时3年大功告成,于1987年在央视开播。此后,这部电视剧被称为87版《红楼梦》。

    当时,《红楼梦》的拍摄不光是央视的任务,而成了整个红学界的大事。几乎所有的红学名家都参与其中,大师级的权威都成为这部电视剧的顾问。从开始做提纲,一直到剧本出稿以后,逐一征求专家意见。一直到后来选演员,办学习班,红学家们付出了辛勤的劳作。

    导演王扶林头上始终顶着巨大压力,他回忆说,“我在电视圈工作了50年,从1958年5月1日投身电视事业,当时中央电视台还叫北京电视台,一直到现在。筹拍《红楼梦》时,央视既没拍过古典作品,也没拍过文学名著,大家怀疑能不能拍成、拍好。红学界有各种说法,争得面红耳赤,学术是非是多,投入到这个领域里头是自找麻烦。当时剧组的工作人员专业的少,东拼西凑,人家看不起。一看演员,十七八岁,十八九岁,有的专家问其中的演员说你看过《红楼梦》没有。他说我看过小人书,专家就说了,你看过小人书就来演《红楼梦》的十二钗,你这不是糟蹋《红楼梦》吗?但是我心里对这个问题是另有答案的,一件事情总是从无到有,他不是没看过吗,我办一个学习班,就教他读书,读一遍不懂,读两遍,读两遍还不懂,有专家辅导,给你讲人物,让你学习琴棋书画,让你选择接近你的角色,你做小品给我看。通过这个学习班,你了解了书里的人物,我们也了解了你这个演员怎么回事。如果这个《红楼梦》连80年代青年人都读不懂的话,它能成为名著吗?它早就失传了,我觉得没什么了不起。我虚心学跟着专家学,用他们研究成果武装自己,一方面战战兢兢,一方面又有一股志气,非得拍出来给你看看。当时没有那种我要通过《红楼梦》出名、得利的想法,我说把它拍完就不简单了,不挨骂就更不简单了。”

    《红楼梦》的创作中遇到了很多困难,最大的难题在于如何收尾。它本来是个大悲剧,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但是后40回不是这样写的,沐皇恩、延世泽,兰桂其芳,成了大团圆的结局。周岭认为,“这实际上把《红楼梦》的高度降低了。我们改编到80回以后就写不动了,因为人物变了,矛盾不见了,接不起来了,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还有一个疯癫的贾宝玉,怎么办?我们非常佩服当时中央电视台的负责人戴临风和阮若琳,他们拍板同意我们的改变原则,就是根据人物发展、情节推进的自然逻辑,根据原著前80回正文的伏线,根据现在能看到的脂砚斋批点的版本,根据《红楼梦》学术界多年研究成果,尽可能合理地把80回以后部分构想出来。忠于原著,重视续作,凡是合理的内容一概保留,不合理的部分把它还原成素材,能用多少用多少,按照这个原则把剧本完成了,这个剧本是经过了全体专家的审阅。”

    《红楼梦》于1984年9月正式开机,于1987年上半年制作完成。跟《西游记》相比《红楼梦》开机较晚,而完成较早。36集《红楼梦》播出以后引起巨大反响,但并非喝彩声一片。王扶林至今仍记得描述当时收视反应的两个词:毁誉参半,差强人意。有说好的,竟然把这个《红楼梦》拍出来了,不容易,但是一看呢不够深刻,味不够,叫毁誉参半。电影《红楼梦》出来以后,慢慢的舆论有点变了,觉得电视剧《红楼梦》不错,身价慢慢高一点了,到了中央电视台搞《红楼梦》剧组相聚20年再聚首,说已经播了700多遍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电视剧《红楼梦》的声望越来越高,被说成了“经典”,但谦虚的王扶林表示“不敢苟同”。他说,“我不是故意卖乖,你想我《红楼梦》也就是读了一年,研究它的学术成果,拍了两年半,后期制作一年,就这么一点时间,你说我对《红楼梦》能了解到一个什么样的深度?再加上当时这些演员都十七八岁,他们对人物有一个初步理解,要把人物的韵味演出来差距很大。欧阳奋强出了一本书叫《记忆红楼》,扉页有一个作者介绍,说他创作的贾宝玉不可超越,我准备给他提醒一下,再版的话把这几个字去掉,你只能说比较尽心尽力完成了角色,说不能超越就太过了。87版的《红楼梦》只能按照冯其庸先生的评价:这是《红楼梦》小说有史以来最大的普及。当时确实书店里的书抢购一空,这是对的。以前都是折子的、片断的表演,我们是全本搬演,第一次把《红楼梦》的人物在屏幕上定了位。”

    编剧周岭也说,“大家一边看电视剧一边看小说,实际上是全国人民在补古典文化课。周世昌先生在电视剧《红楼梦》播出之后写过一首诗,其中有一句是对这部剧最经典的评价,他说‘收尾全龙第一功’,说这是《红楼梦》改编以来唯一的完整作品。而且,《红楼梦》的意义超过了这部作品的本身,它给后边的一系列名著改编铺了一条道路,它是打头阵的,引发了一系列名著改编的现象。”

    周岭不无遗憾地说,“现在回忆起来,毕竟是20多年前的作品,是一个时代转换期的作品,不可避免地带着那个时代的痕迹,有很多缺憾。那个时候‘文革’结束不久,左的思潮影响没有完全消除,对很多问题的认识比较保守。按照当时的一个要求,这个作品只能拍成严格意义上的现实主义作品。《红楼梦》是典型的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结合的作品,它的浪漫主义部分简直匪夷所思,这种新奇的想象力都没有表现,不可以表现,甚至连梦都不能写,绛珠仙草,神瑛使者,太虚幻境的故事都没有,更不要说所谓迷信色彩的东西,统统不许出现。这就使作破的完整性就受到很大的影响。”

    87版《红楼梦》36集,国家出资350万,潍坊农民资助300万,总共650万把这个戏拍完了。那个时候物价便宜,好多地方都不要钱。剧组的一些老人曾说起,现在不比当年了,所到之处你别说是“中央电视台”的,就是把电视台去掉说你是“中央”的,也得交钱。如今,李少红导演的新版《红楼梦》已经关机,一共50集,总投资1.18亿元,每集平均200万元还多。

    说起经济账,王扶林感慨地说:“如果《红楼梦》现在拍的话,我绝对是大富翁,但是那时我跟一般的国家干部没什么两样,除了一点补助,还有一点很低的稿费,大概一个月二、三百块钱。看着现在有些比我差的人都住在别墅里面了,我也有羡慕的感觉,但是我觉得他如果不努力就只能是昙花一现,事业这个东西是不饶人的,一部戏20多年了还在那里播,这对我是最大的告慰。”

    (2)三个文学青年

    87版《红楼梦》之所以经得起时间的考验,首先是它在演员的选择上下足了功夫。当时,经过认真的研究,剧组确定了用无名新人而不用知名演员的原则。

    编剧周岭回忆说,“刘晓庆演王熙凤就吃亏了,邓婕演王熙凤就占便宜了,刘晓庆要调用很多手段来说服观众这是王熙凤,这不是刘晓庆,邓婕不需要,她出来是个陌生的脸,大家只要根据自己的内心参照戏进行对比你接受不接受就行。《红楼梦》播出以后,大家虽然觉得很陌生但是耳目一新,虽然跟自己的印象不完全重合,看一段时间以后差不多就全接受了。根据周世昌先生的考证,从贾宝玉出生到故事结束,跨度是15年,书中人物多数是十二岁到十五岁的年龄段,都是小儿女态。最早曾有这样的动议:从小学中学当中选演员,但由于各种困难没能实现。最后确定演员的时候,薛宝钗的演员争论比较激烈,张莉年龄感比其他人显得小,如果用她作为一个标准,其他人压成她的弟弟妹妹就好看了。”

    王扶林更是为选角煞费苦心:“演员们当时都是中学毕业,受读书无用论影响,文化底子很薄,但是我选演员必须年龄小,因为宝黛钗她们在黛玉进府的时候,她们也就是十来岁左右,这个你不能违背。如果找一个20几岁的明星来演,很多戏没法演,它有很多打打闹闹,儿童嬉戏的那种东西,你要成人来演就变成调情了,味道就不对了。”

    中央台要拍《红楼梦》的消息传开后,全国各地的文艺青年们纷纷想办法争取角色,有毛遂自荐的,有找人推荐的,有写信求角的,有跑到北京的,种种不一。

    陈晓旭是辽宁鞍山话剧团的演员,当时18岁,她能入选是因为她的别出心裁的自荐信。信里有两张登有她自己作品的剪报,一张画报封面,还有几张不同角度的照片。照片上的姑娘摆了一个标准的“文静”POSE:手抚着胸前的辫梢,一只手支撑在背后,坐在一片绿草坪上,显得恬静、秀美、纤弱。姑娘在信里表明自己想演林妹妹,而且对这个人物进行了独到的分析,也谈到了自己的特点和优势,不卑不亢,娓娓道来。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写的一首诗《柳絮 》:

        我是一朵柳絮,长大在美丽的春天里;因为父母过早地将我遗弃,我便和春风结成了知己。

        我是一朵柳絮,不要问我家住在哪里;愿春风把我吹到天涯海角,我要给大地的角落带去春的信息。

    一看这封自荐信就可以感觉到,这是个聪明而有心计的姑娘,知道怎么在人群中凸显自己。这封信打动了导演王扶林,陈晓旭获得了来京面试的机会,并顺利进入了红楼培训班。当时,竞争林黛玉角色的还有张蕾。论相貌,张蕾更漂亮一些;论气质,则是陈晓旭更接近内藏锦绣、多愁多病的林妹妹。剧组委决不下,一直寻找更合适的“林黛玉”。最后,天上没有掉下新的林妹妹,王扶林用了陈晓旭。

    《柳絮》是陈晓旭14岁时的作品,意境和文笔不俗,可见她很有文学的天分。在《红楼梦》剧组,欧阳奋强和陈晓旭喜欢舞文弄墨,《红楼梦》刚刚拍完,他们就着电视剧播出的热乎气,出了一本书《宝黛说红楼》,把入选经历和拍摄花絮写了出来。此二人还经常串通一气“整蛊”别人。当时,导演给欧阳布置了一个功课:短时间内调皮起来,以找到宝玉的感觉。欧阳很想使坏,可是有想法没办法,每次都是陈晓旭帮他出主意。一会儿以表哥的名义骗一个女演员去看电影,害得人家呼朋引伴去了,在影院门口苦等多时也没见着“表哥”;一会儿以外地导演的名义骗扮演史湘云的郭宵珍去见面,害得人家大老远跑了一趟,怅然而归;最出格的一次,竟然把“老祖宗”身下的床板抽掉,害得老演员李婷躺下时着实吓了一跳。可见,陈晓旭那时就很有创意,也难怪她后来开办了广告公司,吃了创意产业饭,挣得千万身家。

    欧阳奋强时年20岁,是峨眉电影制片厂演员,当时已拍了一些影视剧。有一天晚上,他从女友康莉家回来,看到了邓婕留下的字条,说导演王扶林来成都挑演员,想见他一面。因为第二天又要上戏,他连夜赶到王导下榻的锦江宾馆。会面以后,王导比较满意,要他来京试镜头。临出门还叮嘱他:欧阳,你一定要来,这是个好机会。本来,欧阳对自己的外形条件很不满意:天生一张娃娃,演小青年显得太老,演青少年岁数已超,总也捞不到太好的角色。可是在北京试戏时,扮上行头一照镜子,他没想到化妆能有此鬼斧神工的魔力,自己活脱成了宝玉。他信心十足地完成了表演。在进一步的考察中,欧阳遭遇了很大的压力。他的天性并不调皮,却被导演要求捣蛋。他只好求助于林妹妹,干了一系列不着调的事,而且一定要让导演知道。导演是满意了,他的伙伴们被他治得苦不堪言。在给央视领导审看的试录像中,欧阳发挥失常,导演郁闷不已,欧阳的信心几近崩溃。要不是长辈们的耐心开导,他已然打了退堂鼓。导演对“宝玉”不是很满意,只是直到开机,更强的人也没出现,欧阳最终当上了宝二爷。

    当时,欧阳喜欢看三毛的书,有空就记拍摄日记,戏一拍完就出了书。在拍摄当中,他一度萌生了办杂志的想法,并且得到了其他演员的支持,后来被副监制胡文彬以经济效益为由拒绝了。拍完戏后,作为炙手可热的新星,欧阳只要开口,就能留在中央电视台,但他想到了日夜思念的女友,想到了以自己的外形条件做演员难有更大发展,想到了“贾宝玉”这个颠峰过后再难碰见更有光芒的角色,就决定回四川。回去之后,他从峨影调到四川电视台,改行当了导演。说起当年的选择,欧阳似乎有些悔意。演艺圈的大本营就在北京,没在北京,他错过了很多机会。他也没想到,导演之路如此艰辛,虽然国内的奖项都拿遍了,就是没有一部戏真正火起来,让人家说起他不再是“贾宝玉”而是欧阳导演。2008年,老文学青年欧阳奋强重新拿起笔,并且招呼剧组的其他成员,一起写了《记忆红楼》。

    在拍摄中,王扶林和欧阳奋强结成了忘年交。王扶林说,“他把我看成老师,人家讲他的一举一动,他导演时那个味道、手势、方式都是从我这套过去的。拍戏过程当中,一般的演员一下戏之后都是聊天,开玩笑,他是认认真真记东西,所以他出了两本书了。他是四川电视台的首席导演,得了很多奖,但是到北京来以后,从来没有忘记到我这来看一看,聊一聊,请我吃一顿饭。这种在艺术实践当中结下的友谊是非常难得的,因为这里面没有利害关系,纯粹友谊的东西。《红楼梦》的制片主任,包括一些主要演员、职员,只要有机会总是要在一起相聚,这种友谊很难形容。虽然我跟他年龄有差距,但是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像我的小学同学或者中学同学或者大学同学一样,很亲切。他们演这些角色并不是给我送了礼,也不是答应我什么请求,一种纯粹的学术、艺术上的交往,彼此都是一种坦诚。其实我跟他们父辈一样大,但是他们在我面前没有任何顾忌。”

    第三个文学青年是邓婕。“宝黛钗凤”四大主演,四川籍的就占了三个:欧阳奋强、张莉和邓婕。他们每个人得到角色都经过了炼狱般的等待,但谁都没有像邓婕承受了那么多的心理煎熬。当时,邓婕自认是一个丑小鸭,又黑又瘦,身材矮小,人家都是一米六五的标准身材,惟独她一米五几,长相也只平平。可依凭者,是她的荧屏形象上佳,演技过硬。在成都录像后,北京方面甚为满意,制片主任任大惠急着要见邓婕,但在火车站一看见“小不点”,他就成了霜打的茄子。

    进培训班后,邓婕的竞争对手有两个,一个是来自上海的乐韵,一个是后来扮演尤三姐的周月。前者天生丽质,后者美貌过人,两个人也都很有表演经验。每录一次像,邓婕就承受一次打击,幸亏有王扶林导演温言鼓励她。剧组上上下下都认为这个角色非乐韵莫属,化妆师不是忘了邓婕的存在,就是给她化妆时挑她五官的毛病;摄橡师李耀宗更是直接劝邓婕不要再想王熙凤,去争取秋桐;导演王扶林也问她想演什么别的角色。邓婕顽强地坚持着,事情出现了转机,乐韵的家长不同意她演凤姐,而且举家要出国,邓婕成了惟一的候选人。但角色仍没有直接落她头上,走了一个乐韵,又来了个于兰,身高1.69米,京剧演员,容貌出众。又是一番较量和等待,邓婕迎来了日出时刻。

    后来,邓婕用饱含情感的文笔回忆这段经历,她用象征的手法写到了两只向上爬的蜘蛛,以貌不惊人的白蜘蛛自比,以美丽而强大的红蜘蛛譬喻竞争对手,一段磨难重重的心路写得摇曳动人。(李星文)

    编辑:杨丽

    透视名著改编热(2)
    几多天涯沦落人:87版《红楼梦》背后的故事(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