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红楼梦》专题研究
  • 《三国演义》研究
  • 《水浒传》研究
  • 《金瓶梅》研究
  • 《西游记》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 戏曲文学研究
  • □ 同类热点 □
  • 金玉其外 败絮其中——试谈薛宝钗的性格特点
  • 论《红楼梦》 的悲剧性
  • 对宝黛爱情悲剧的再认识
  • 贾敬、贾赦、贾政兄弟比较谈
  • 大观园平面图的研究(1)
  •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晴雯论
  • 《〈西江月〉二首·评贾宝玉》解读
  • 大观园平面图的研究(2)
  • 《葬花吟》赏析(1)
  • 试论《红楼梦》诗词与人物形象塑造的关系
  • 《红楼梦》中的悲剧角色
  • 论《红楼梦》诗词曲赋的艺术价值
  • 《红楼梦》诗词曲赋介绍
  • 《红楼梦研究稀见资料汇编》前言 (二)
  • 论《红楼梦》的人物系统
  • 解读《红楼梦》里的三世界(二)

    发布时间: 2010/9/9 9:48:2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经济网
    文字 〖 〗 )
    女儿世界,即大观园内的世界,这个世界满满当当装着一个“情”字。外面须眉世界奉为圭臬的道,在这里没有市场;外面长期占据主流的功名利禄经世致用的高论,也都“谢绝入内”。大观园本是为了迎接元妃省亲而建的“省亲别墅”,占地“三里半大”,里面亭台楼榭应有尽有。第二十二回贾元春“忽然想起那园中的景致,自从幸过之后,贾政必定敬谨封锁,不叫人进去,岂不辜负此园?况家中还有几个能诗会赋的姊妹们,何不命她们进去居住,也不使佳人落魄,花柳无颜”。准入的人选,自然不会是谁想进去就能进去的,也不是金陵十二钗个个都进得去的。书上只说元春下了一道谕旨,“命宝钗等在园中居住”,哪些人呢?薛宝钗、林黛玉、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李纨,还有一个妙玉。问题就来了,倘若园中全是一班女流,没有一个哥儿们,后果恐怕不只是“佳人落魄,花柳无颜”的问题。没有贾宝玉的大观园,将会是个什么光景,直叫人想都不敢往下想的。
     
    贾宝玉明明是个须眉男子,准入女儿世界,有理由吗?元春的理由是,“却又想宝玉自幼在姊妹丛中长大,不比别的兄弟,若不命他进去,又怕冷落了他……”。元春的话只说了一半,其实宝玉长期接受姊妹们的熏染,就其身上某些特质而言,他早已“女儿化”了的。尤三姐算是个有识见的女性,她也说宝玉“言谈吃喝,原有些女儿气”。何况宝玉对女孩儿还有过许多“至理名言”——“女儿是水做的骨肉”、“老天,老天!你有多少精华灵秀,生出这些人上之人来”、“天地间灵淑之气,只钟于女子,男儿们不过是些渣滓浊沫而已”等。这才是贾宝玉获得大观园“准入证”的最大理由,也是大观园众女儿唯一能接受他这个男性却非“浊物”的最大理由。实际上贾宝玉住进大观园,其房间仍按女儿标准布置陈设,以至刘姥姥醉卧怡红院,因问道:“这是哪个小姐的绣房?这么精致!”
     
    住进大观园时宝钗刚过及笄之年,满十五了;宝玉小些,十三;黛玉又略小些。当然也不是因为年纪小,男孩就有了进大观园的理由,宝玉的异母弟贾环、侄儿贾兰,就没有资格进入。没有女儿气,再小也是空的。
     
    曹雪芹形容宝玉此刻心情,说了一句“惟宝玉喜之不胜”。贾宝玉他哪能不喜!一则远离墙外那些“须眉浊物”,二则可以日夜亲近“水做的”女儿们,三则离父亲的呵叱棍棒也略远了些。
     
    住进大观园里的,自然不可能就只他们几个,如鲁迅说的,陶渊明也得要有人给他烙大饼,才有闲工夫“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因而丫头、嬷嬷、奶妈、媳妇都少不了。这一群里面,还很有几个著名人物,如袭人、晴雯、紫鹃、雪雁等等。
     
    而把贾宝玉安排进大观园女儿世界,无异于一箱子沙丁鱼放进去一条鲇鱼,全都激活了。女儿们便一直围着他转。结社吟诗,观云赏月,嬉笑打闹,互嘲互虐,荷锄葬花,踏雪探病……曹雪芹在这个女儿世界倾尽了他的感情和才情,既是一片可以寄托理想安抚灵魂的净地,又是一方香消玉殒肝肠寸断的伤心地。
     
    正因为如此,后来亲身经历了女儿们死的死,走的走,嫁的嫁,劫的劫,宝玉那内心的震动,才真正显示了心灵上的悲剧。这女儿世界的悲剧,远比那墙外须眉世界的悲剧包括抄家都要来得震撼人心的。
     
    第三个世界是神仙世界,即太虚幻境。应该说这是大观园的前身与后续。照理说,这里是仙境,比起大观园内女儿世界来,无论人物还是情境,都应该提纯了许多才是。但读起第五回和一百十六回这些文字来,倒让人郁闷。人物苍白没了个性这倒是意料中事,奇怪的是,那警幻仙子法力无边,众姊妹的穷通夭寿她都一目了然的。然而她却对宝玉转述了贾氏先人的一番谆谆嘱托:“从今后,万万解释,改悟前情,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宝玉听来,这不是墙外那些“须眉浊物”不绝于耳的“混账话”么?看来,这个神仙世界并不那么冰清玉洁,只怕是曹公既欲拆庙又想补天的矛盾心理映照罢了。不过,这个世界又与传统的神佛世界大有区别。它不像天庭有玉皇大帝,四大天王,各路神仙;也不像佛界有如来佛祖及诸多罗汉尊者。尤其没有那森严的等级和复杂的组织关系。它只设“薄命司”、“痴情司”等几个专管人间情感的机构,其余万事万物皆与之无关。警幻仙子之上似无更高的领导。手下姐妹同她的关系也比较随和,说些牢骚之言嗔怪之语却也无妨。这又是曹公的妙思所在:在感情这个层面上,应该是没有什么森严等级,更没有什么尊卑可言的。
     
    作者:彭匈
    编辑:杨子龙

    解读《红楼梦》里的三世界(一)
    红楼梦里的贵族精神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