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郭沫若经典诗歌十首(1)
  • 《错误》赏析
  • 朱自清优美散文《歌声》
  • 卞之琳诗歌欣赏(2)
  • 风雨兼程——汪国真诗集(一)
  • 贺铸《踏莎行·阳羡歌》赏析
  • 图文并茂《再别康桥》
  • 梅花诗词赏析(专辑)
  • 废名《初恋》赏析(1)
  • 郭沫若经典诗歌十首(2)
  • 意象欲出造化已奇──诗歌意象的解读
  • 试解李商隐《无题》李贺《七夕》诗
  • 汉乐府 江南
  • 松树的文化意境
  • 元人小令选(58首)赏析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诗文赏析
    《阿Q正传》阅读札记(1)

    发布时间: 2010/9/21 11:24:58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一元一
    文字 〖 〗 )

    然而,阿Q们有时也会诉诸将来,并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书写道:我儿子会比你阔得多。这种对将来的企求难道不是犯了历史理性的大忌吗?其实不然,因为这种对将来的企求实际上是没有将来向度的,那原因就在于现在的将来向度不是幻想而是实践,而是身体力行。而阿Q恰恰是在诉诸将来的空幻想像中取消了现实行动的任何可能性,从而亲手彻底戕杀了其未来向度。使其对将来的诉求成为了空洞的所指,犹如一个不及物动词,在空白的纸上无所适从。不仅如此,这种对未来的精神企求由于没有实践的可能性,他只能反身自啮,成为了一种空洞的满足与骄傲,犹如人的手淫,既渲泄了欲望,又萎靡了身体。这于历史记忆来说,也是非常必要的,因为这实际上是一种对历史理性主义的反向归依。

    当然,在现实生活中寻求精神的快乐与安慰如果始终要诉诸过去或将来,仍旧证明了现实的残缺。所以,对现在的控制必须落实于对现在的改写。所谓历史对现在的进驻与控制,不独是指让现在返身后顾或瞩目没有行动向度的未来,更为主要的是,过去通过自己的意识形态威权与暴力后遁彻底改写现实,使现实的残缺与黑暗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现实的完美与幸福。历史法则显然深黯人性的弱点,他明白,只有将人彻底逼入死胡同,在后有历史生活的完美,前无未来去向的处境之中,人只能求诸于自我内心的褪变,即使现实人生在个体生命的内心深处发生性质迥异的变化,以获取生活的乐趣与依据。阿Q们就这样落入了历史塑刻刀的毂中。阿Q们对现实的天才性创造就是在这样的绝境中逼出来的。所以,他在现实中的节节败退只能使他更为死心塌地的看到现实的完美与幸福。所以当他说自己总算被儿子打了时,实际上是有着强烈的伦理快感与道德优势的。历史在他心中发挥了倒转乾坤的现实变异功能。同样,当他庆幸自己是第一个自认为虫豸的人时,则是历史的等级意识发生了作用。可见,阿Q能够从现实的溃败中反败为胜,能够在现实的残缺与黑暗中看到完美与幸福,其独特发明并不是无本之木。他的后面,有着雄厚的历史后盾!这一历史后盾甚至能使阿Q们在走投无路无计可施痛不欲生时也发生起死回生之效。所以,大堆大堆洋钱瞬间的消失,也只是一块磨刀石,使阿Q们创造现实的天才更加卓越无伦。不是吗?面对毕生不曾拥有过的大堆大堆洋钱的突然消失,阿Q的心酸心痛心苦是可以想像的——这一大堆洋钱可以做多少事啊,可以提升阿Q的多少等次啊,然而,转眼之间全都没了,阿Q怎么办呢?这个时候,历史暴力的快感在他身上锥露出了九转还魂的功能:通过阿Q的自我分裂,先使阿Q一身二任,主奴兼居,然后,在专制等级意识的心理暗示下,使其只以暴力与威权拥有着自居——阿Q这一次是彻底胜利了,因为他成了历史主体的化身,拥有生杀予夺的大权——现实在深不可测的深渊之中就这样奇妙的变成了光明坦途!

    于此可见,所谓精神胜利法并不纯然是内心的胜利。历史的吊诡在阿Q们身上显示出了其强大的非理性力量。当每一个个体生命都服膺于精神胜利法时,他们在内心所制造的完美而幸福的现实就不是纯然的处于幻想状态,而是真正的处于现实状态,可感可触。也就是说,精神胜利法实质上不是一种方法而是一个空间,这个空间也不是封闭的空间,而是开放的空间,他从外在世界进入内心然后又向外扩张,最终精神胜利法所创造的世界作为一种幻想转眼之间成为了活生生的现实,不独是心理现实,而且还是物理现实。其根本原因就在于,精神胜利法不是个人的臆造而是历史的激发。也正是因此,精神胜利法的功效是依赖于历史理性的,所以,当阿Q被他的所谓儿子赵太爷打了以后,他的精神胜利就真的能变为物质世界的胜利——这就是“阿Q此后倒得意了许多年”的根本原因。可是,一旦历史理性的权力代理之威权开始动摇,其权力秩序对现实世界的控制大不如前,精神胜利法所精心营造的物理现实也会发生变异。正是因此,王胡敢于向阿Q挑衅,也正是因此,阿Q只能到尼姑这个更弱者身上获取专制等级意识所带来的快感!也正是因此,阿Q不得不在现实世界中谋取实实在在的身份改变。也就是说,阿Q的革命不是发生在精神胜利法失效之时——精神胜利之法是根本不可能失效的,而是发生在历史理性的权力代理及其威权秩序丧失了现实统治能力的时候!阿Q们是如此依赖于历史理性与历史秩序,因为历史理性与历史秩序的失责意味着精神胜利法丧失了现实依据。阿Q的革命其实是多么不得已,这一生命行状的出现纯属历史的失职!

    梳理阿Q的优胜纪略,我惊讶的发现,阿Q的行状与其说是一个个体生命的行状,不如说是整体历史的行状,历史行状对个人行状的僭越,使个体生命抽象化为整体民族的生命,个体生命的悲剧因而扩大为一个民族的生存悲剧。这个民族在历史行状的滑稽表演中活着,其实根本就不存在!

    编辑:杨子龙

    [原创七绝十五首]塞上行吟草
    《阿Q正传》阅读札记(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