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作家作品
  • 文学理论著述
  • 综合选集及研究著作
  • □ 同类热点 □
  • 《赵氏孤儿大报仇》
  • 试论《西厢记》的语言艺术(二)
  • 元曲简述
  • 金元散曲
  • 元明散文研修书目举要
  • 王锡九著《金元的七言古诗》
  • 试论《西厢记》的语言艺术(一)
  • 赵维江著《金元词论稿》
  • 陶然著《金元词通论》
  • 诗谱/元.陈绎曾
  • 试析颜延之研究综述(二)
  • 试析颜延之研究综述(一)
  • 陶宗仪《南村辍耕录》之成书考(1)
  • 试析颜延之研究综述(一)

    发布时间: 2010/10/4 1:32:41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论文下载中心
    文字 〖 〗 )

     论文关键词:颜延之  著述  思想性格  诗歌风格  影响
      论文摘要:目前,学术界对于颜延之研究主要集中在出仕时间、思想性格、著述、作品系年、诗歌创作、文赋、影响和颜谢比较八个方面。总体而言,成效显著,但还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如对于出仕时间有争议,没有颜集的校注本,一些诗文的写作时间还有待考证和确定,诗歌“辞采”的研究比较表面化,文赋研究相对薄弱等。
      颜延之作为“元嘉三大家”之一,在当时的文坛享有重要的地位,史书和文学批评论著都有记载。钟嵘在《诗品》中称其为“经纶文雅才”。然世事变迁,南朝以后,颜延之其人其文的影响力和地位不断下降,褒少贬多,受关注程度不高。新中国成立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对颜延之的研究依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从1949年到1982年,竞无一篇研究颜延之的论文,其他研究资料只有缪钺发表于《中国文化研究会刊》(1948年)的《颜延之年谱》”“p4)。自1985年周怀忠的《论颜延之的文学创作》(《山东师范大学学报》1985年第5期)发表后,才陆续出现一些研究颜延之的论文,但这和“元嘉三大家”中的另二位——谢灵运和鲍照的受关注程度不可同13而语。至于专著,截至上世纪末,中国内地居然没有一本研究颜延之的专著出版,期间只有台湾1988年出版的黄水云《颜延之及其涛文研究》。进入本世纪,这种情况有所改观,颜延之研究不断加强,表现为三个方面:其一是在为数不多的(8O多篇)研究颜延之的论文中,有大约50篇是在新世纪发表的;其二是一批博士、硕士沦文相继出现,博士论文有杨晓斌的《颜延之生平与著述考》(2005年),硕士论文有刘文兰的《颜延之文学论》(2000年)、裴闯的《颜延之生平创作一议》(2001年)、李佳的《颜延之校注及其研究》(2003年)、陆立玉的《颜延之与元嘉文学》(2005年)、孙震芳的《颜延之及其诗文研究》(2007年)、黄磊的《颜延之诗歌研究》(2007年)、杨艳华的《颜延之诗歌研究》(2007年)、张莎莎的《颜延之研究》(2008年);其三是2008年长沙理工大学谌东飙教授的《颜延之研究》一书出版,该书不仅填补了大陆颜延之研究专著这一空白,也标志着颜延之研究在这一阶段取得了重要突破。然而,在古代文学研究13益深入的今天,颜延之研究还是相对薄弱的。本文试图对颜延之研究加以回顾和评述,以期引起研究者对颜延之更多的关注。
      一、出仕时间考辨
      颜延之以光禄大夫致仕。《宋书》和《南史》都为其立传,这为研究颜延之的生平提供了重要的史料。后世学者对其年龄、任职经历、生平事迹、致仕时间等进行了深入的探讨研究,如缪钺的《颜延之年谱》,沈玉成的《关于颜延之的生平和作品》(《西北师范大学学报》1989年第4期),杨晓斌的《元嘉十七年至二十九年问颜延之仕历考辨》(《甘肃联合大学学报)2006年第4期)、《颜延之出为始安太守始末考》(《西北师范大学学报》2006年第2期)、《颜延之生平与著述考》,黄水云的《颜延之及其诗文研究》,李佳的《颜延之作品新探》(《北京大学研究生学志》2008年第2期),谌东飙的《颜延之研究》(湖南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其中,颜延之出仕时间是争议的焦点。缪钺、黄水云、谌东飙等人均认为延之出仕时间当在义熙十年(414年)至义熙十一年(415年),即31—32岁之间,主要依据就是《宋书·颜延之传》。而沈玉成在《关于颜延之的生平和作品》中以刘柳的仕历为线索,推断延之的出仕时间不晚于义熙元年(405年),即23岁左右,因为义熙三年刘柳已是“尚书仆射”,如果颜延之30岁以后出仕,和刘柳的仕历矛盾。杨晓斌在《颜延之生平与著述考》中沿着沈玉成的思路对刘柳的仕历进行了仔细的考辨,也认为延之是义熙元年出仕,这就将延之的出仕时间提前了10多年。当前,由于史料的缺乏,这个问题还很难形成定论。
      二、思想和性格研究
      关于颜延之的思想研究,影响较大的有李宗长的《论颜延之的思想》(《南京社会科学》1996年第6期)、陆立玉的《颜延之思想性格解析》(《承德民族师专学报)20o5年第3期)、谌东飙的《颜延之研究》,大都认为占据颜延之思想主导地位的是儒家思想,同时也有玄佛思想。黄水云则在《颜延之及其诗文研究》一书中认为,其不仅具有儒佛思想,同时还受嵇、葛影响,有养生神仙思想以及道教思想,这对于颜延之的思想研究又多了一个关照层面和视角。总体而言,这些研究使人们对颜延之的思想有了清晰而全面的了解。但是,这类研究更多的是关注其存在的多元思想,忽视了对其多元思想形成原因的探讨,而这对于我们深刻认识颜延之思想的多元性和矛盾性格有着重要的意义,所以很值得后续研究者注意。

      在《南史》、《宋书》中都有关于颜延之性格的记载:“延之性既褊激,兼有酒过,肆意直言,曾无遏隐。”张溥《汉魏六朝百三名家集·颜光禄集题词》日:“狂不可及,老不改性。”无沦是史书的记载还是张溥的评价,都准确地把握了颜延之性格中狂傲、偏激、耿直这一主要特征。今人对颜的性格研究则更为全面。沈玉成在《关于颜延之的生平和作品》中指出:“颜延之的性格里有十分傲岸的一面。所不同的是,颜延之门第较低,政治上并不热衷躁进,立身处世则以佯狂掩盖狷介而又有和光同尘的一面。”沈文谈及颜延之性格的文字只有此寥寥数语,却一语中的。颜延之在文士性命堪虑、朝不保夕的刘宋王朝,虽屡犯权贵,多次被贬,却能以高寿善终,与他表现出的这种矛盾性格有着十分重要的关系。陆立玉在《颜延之思想性格解析》中认为:“颜的性格心态是在世间仕途屡受打击的过程中逐步裂变的。”“由初期的乐观向上、张扬率直逐步走向矛盾悲哀、隐闵内敛。”这种立足于人的性格与外界环境的关系,进而动态把握人的思想性格的方法,有利于全面、准确地了解颜延之性格的复杂性,非常值得借鉴。
      三、著述研究
      据《隋·经籍志四》载:“宋特进《颜延之集》二十五卷梁三卜卷。又有《颜延之逸集》一卷,亡。”’但《宋史·艺文志》载:“《颜延之集》五卷。”而流传至今的作品主要见于明人张溥《汉魏六朝百三名家集》中收录的《颜光禄集》(一卷),涉及赋、诏、表、书、序、文、颂、赞、箴、七、连珠、谥议、哀策文、祭文、铭、状、乐府、诔、诗等多种文学体裁,这说明颜延之不仅作品数量众多,而且兼善众体。目前对其著述进行研究的主要有黄水云的《颜延之及其诗文研究》,杨晓斌的《逸集·别集辨析》(《图书馆杂志))2007年第4期)、《古本<颜延之集>结集与流传稽考》(《图书与情报工作>2o08年第3期)、《古类书、总集误收颜延之诗文辨证》(《文史哲》2006年第2期)、《颜延之佛学著述考略》(《图书馆杂志》2008年第8期)以及《颜延之生平与著述考》,湛东飙的《颜延之研究》。黄水云是较早对颜延之的作品进行全面考证的学者之一,他根据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指出:“颜延之除了诗文著作外,尚有《逆降议》(一卷)、《论语颜氏说》、《庭诰》、《纂要》等书。”杨晓斌的博士论文将其作品分为经学和杂学两大类,从文献考证的角度对《论语颜氏蜕》的真伪、成书原因、写作时间,《逆降议》的文献著录类别、名称与卷数、本义探源、正名,《诂幼》、《纂要》的文献著录类别、名称与卷数、正名等进行了详细的考辨,同时还列举了颜延之的《论检》、《折达性论》、《离识观》等佛学著作和其他著作,如总集《元嘉西池宴会诗集》三卷、《阮籍<咏怀诗>注》及他人作品注。更为可喜的是,他还对颜延之作品的版本进行了系统的梳理和考证,这在目前是绝无仅有的。遗憾的是,目前尚无完整的颜延之作品的校注本,只有李佳的《颜延之校注及其研究》对部分篇目进行了校注。这非常不利于对颜延之其人、其文进行深入研究。
      四、作品系年考证
      关于颜延之作品的写作年代,研究者多是结合颜延之的生平事迹进行考证,其中以缪钺的《颜延之年谱》价值为最高,其中有明确系年的诗文共24篇,这为后来的研究奠定了良好的基础。黄水云的《颜延之及其诗文研究》、谌东飙的《颜延之研究》虽略有增益,但多承缪说,沈玉成先生《关于颜延之的生平与作品》提出了一些不同于缪钺的观点。李之亮《延之行实及<文选>所收诗文系年》(《郑州大学学报》1994年第1期)立足于《文选》,对部分诗文进行了考证,具有较高的文献价值。李佳的《颜延之诗文四篇写作年代考》(《浙江师范大学学报》2007年第l期)、石磊的《颜延之行实与诗文作年新考》(《古籍整理研究学刊》2008年第6期)则对缪钺《颜延之年谱》没有涉及或存疑的地方进行了再探讨。总体而言,这些研究基本上把颜延之大部分作品的写作时间考证清楚了。但这一方面的研究还有相当的开拓空间。截至目前,个别诗篇写作的确切时问还存在争论,如《祭屈原文》;有些篇章的写作年代还有待考证,如《七译》、《碧芙蓉颂》、《赤槿颂》、《蜀葵赞》、《大筮箴》、《范连珠》等。
      五、诗歌创作
      (一)诗歌分类研究
      颜诗内容广泛,所以学术界对其诗的分类标准也存在差异。概而言之,有两种标准:一是以诗歌内容划分。黄水云在《颜延之及其诗文研究》中将颜诗分为公宴诗、咏史诗、游览诗、哀伤诗篇、赠答诗、行旅诗篇、郊庙涛篇、杂诗八类,李宗长在《颜延之诗歌主题选择的文化审视》(《贵州师范大学学报》1992年第3期)一文中将颜诗分为朝庙应制之作、唱酬赠答之作、抒情自况之作、游历登临之作四类,陆立玉在《论颜延之诗歌特色》(《贵州师范大学学报》1992年第3期)一文中将颜诗分为应制诗、赠答诗、抒情i寺、山水咏物诗四类,孙震芳的《颜延之及其诗文研究》和黄磊的《颜延之诗歌研究》在谈及此问题时与李、陆的标准大同小异。以上分类的差别只是具体化、细化与慨括性、系统化的区别,但视角是一致的。二是从审美的角度划分。吴功正的《颜延之诗美成就论》(《齐鲁学:刊》1994年第1期)从美学的视角将其作品分为雕缋之作、悲咽之作与寄慨之篇三类。这两种分类标准着眼不同,各有千秋,都能准确地把握诗歌分类的关键和要领。前一种分类由于标准清晰、易操作而接受度较高,后一种虽未被广泛接受,但独辟蹊径、富有新意,值得关注。

    编辑:辛向前

    诗谱/元.陈绎曾
    试析颜延之研究综述(二)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