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陶渊明人生境界的审美范型及其现代性
  • 中国当代文学的分期及其发展概况
  • 说宋代笔记(上)
  • 《边城》里翠翠的人物形象分析(2)
  • 现代格律诗史纲
  • 柳永词风及其词史地位(一)
  • 鲁迅的药与酒及魏晋风度(二)
  • 朦胧诗
  • 中国美学
  • 此情可待成追忆--谈林徽因的记忆与李商隐的锦瑟二诗
  • 《封神演义》研究综述
  • 唐诗格律
  • 小说类型理论与批评实践——小说类型学研究论纲
  • 90年代诗歌(一)
  • 中国诗学的百年历程 蒋寅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论路遥作品中的女性形象(二)

    发布时间: 2010/10/8 14:20:4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论文下载中心
    文字 〖 〗 )
    三、女性友情的魅力和坚韧、刚毅之美
      
      友情是我们世间不可缺少的情感之一,而特别是男女之间的友情更是十分宝贵的。在共和国遭受三年自然灾害的年代里,人们面临饥饿生存的危机,物质生活极端贫乏。而这时更需要人与人之间相互关心、真诚的友谊、人们高尚而美好的心灵世界。
      “人要是处在厄运之中,哪怕是得到别人一点点的同情和友爱,那也是非常宝贵的。”吴亚玲,我们忘不了《在困难的日子里》她那温情的身影。马建强在当时生活极其困难的情况之下,几乎没吃饱过,而由于自己的贫穷,致使他陷入了极大的自卑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吴亚玲在他的生活中出现了,她长的很漂亮而且会跳舞、唱歌,学习也是最好的,同时又是县武装部部长的女儿,这在马建强的心中形成了极大的反差,但是吴亚玲却不以为然,她想帮助他,但同时又考虑到他的自尊心,所以总是找理由让他正常的接受她的帮助。正是在这种女性的友情的感染下,马建强的生活逐渐“富裕”起来,这主要是女性给了他人间最温暖的人情、友情。使得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进一步得到了升华。
      
      四、“沉默女性”散发耀眼的情感魅力
      
      “沉默女性”在路遥的作品中占有一大部分,往往作者通过几笔的勾勒与描绘而把她们的形象刻画的十分具体而动人。她们几乎处于“失语”状态,但她们并不抱怨生活的艰辛,而是用自己的行动去证实自己生活的存在;她们用嘴巴说的很少,但用身上的温情去感染别人的却很多。这种默默的力量最是无穷,也最是永久。
      惠英嫂,一个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煤矿工人的老婆,她善良、热情、善解人意,对丈夫无微不至的关怀,对儿子最亲最真的疼爱,而更重要的是她在孙少平第一次去他们家买醋时,所表现出的关心和热情,使人想到异乡相遇的亲人。在她身上散发出的是人与人之间的那种真诚的友爱、无私的热肠。正是这样的真情感染了人间的空气,使的到处飘满异香。
      在失去丈夫的日子里,她伤心,她痛苦,她嚎哭,“即使风摇动一下门环,她也要疯狂地跳下床,看是不是丈夫回来了?”她对丈夫的爱是多么的深,她的感情又是多么的丰富,但是她并没有倒下去,她坚强地活着,用自己的爱去爱儿子、关心少平。在少平失去晓霞的日子里,她又是千方百计地用好饭、好酒、好话和一个女人的全部温情来安慰他。这是一个默默的女人所能给予男人最痛苦时的最大安慰和人情熏染,这是任何一种别的东西所不能代替的。
      金波妈和少安妈也是这类女性的典型。金波妈是一个善良、朴实、勤劳能干的普通劳动妇女,由于自己的丈夫长期在外奔波,家中的一切事物都有自己一个人操劳,照顾两个孩子的衣食,可以说她就是这个家的“主力”,更重要的是她从不抱怨一句,并且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别人。如少安结婚去她家借钱,她很豪爽的答应了。平时少平从学校回来总是住在她的家中,她有什么好吃的也总是分给少平和兰香,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孩子看待。
      少安妈和金波妈一样的能干,更重要的是她非常的善解人意,对待自己的儿媳秀莲那也是对待自己的亲生闺女一般,她们两人之间并没有发生那种传统的所谓的“婆媳之战”。她总是想着让自己的儿子和儿媳生活的好,她本人倒很少计较生活中的琐事,不管是分家,还是秀莲私自给少安白面馍吃,她从不多说一句话。而少安和秀莲闹别扭时,她总是先训斥儿子。这便是一个伟大的母亲所特有的伟大的光彩。
      在这两位慈祥的母亲身上所表现的更多的是她们的任劳任怨、无怨无悔,用自己的爱去为自己的家做出应该做的贡献。她们体贴、同情、理解别人的难处,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别人最大的帮助,在她们的身上闪着中国千百万的普通劳动妇女和普通母性的光彩。
      女性身上的魅力将是文学艺术表现的永恒主题,作者路遥是一个天性情感丰富的人,七岁时,路遥的父母将他过继给伯父,失去了母爱,兄妹爱。 正如王光东先生在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专题研究中所说的“作家的灵魂无法处于宁静的状态去求得安闲,也无法于俗世浮华中得到片刻的满足,它总是带着忧伤、哀怨、痛苦、希翼的鸣叫,在蓝天、山峦、大地、海洋中写下一路的心痕。”作者强烈的感情需求特别是对于女性爱的需求和现实的感情亏欠,使得他把女性放到了一个极为崇高的地位,甚至有点女性的崇拜都不足为奇。我想正是因为这,才使得路遥笔下的女性有那么大的魅力,给我们以无尽的回想。
      
      参考文献:
      [1]《当代文艺问题十讲》 钱谷融著,复旦大学出版社 2004年5月第1版 24页.
      [2]《卢梭忏悔录•爱弥尔》 张秀章、解灵芝选编,吉林人民出版社 2003年3月第1版 3页.
      [3]《路遥文集》路遥著,北岳文艺出版社 2004年11月第1版 452页. 转贴于 中国论文下载中心
    编辑:辛向前

    论路遥作品中的女性形象(一)
    上博《诗传》与儒家《诗》教谱系新知见(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